399.送你一份礼物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许诺的眼神迷蒙,“在……”

    金恩熙眼睛微亮,“在哪里?”

    许诺报了个地名,她皱眉,这个地点好像是R国,秦妍现在在R国?想起之前道上的传说,金夫人与R国的山口组关系密切,现在看来是真的。

    “妈妈,我疼。”许诺流泪,嘴里轻轻叫着,金恩熙伸出手,忍着满地的鸡皮疙瘩,温柔地摸摸许诺的脸颊,“诺诺乖,妈妈考考你,妈妈的身边有多少关系好的朋友啊?”

    许诺脸的懵懂,报了几个名字,金恩熙将这几个名字记下来,然后问道,“诺诺真乖,还有其他的人吗?”

    许诺摇头,“我不知道了,妈妈,我疼,想回家,这里好可怕,我想回家。”

    金恩熙又问了几个关于秦妍的问题,但是许诺统统不知道,渐渐的,金恩熙也失去了兴趣,站起来,“现在先好好睡觉,妈妈等下就带你离开。”

    许诺脸的乖巧,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金恩熙定定地看了她眼,确定她是真的睡着了,这才走了出去,兴致勃勃地去找伊登了。

    伊登听到金恩熙的描述,眼底是闪过抹深思,“这个药的效果看来还不错。”

    金恩熙点点头,何止是不错啊,简直就是太好了,堪比催眠啊,像许诺这样意志力坚定的人,其实催眠是件很难成功的事情,就算是被催眠了,程度也不深,而这个药的效果简直就是深度催眠。

    “不过,这个许诺对秦妍的感情有这么深吗?嘴里直叫着妈妈。”金恩熙疑惑地说道。

    “她叫的人应该不是秦妍,而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我记得你调查的结果是许诺是个孤儿?”伊登侧目看向她。

    金恩熙点点头,“嗯,秦妍是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她,我特意调查过,许诺的父母似乎因为意外双双去世了。”

    “那就是了,这种药物其的个特点就是会让人的记忆产生定程度的混乱。”

    “那许诺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她说的话肯定是真的。”这点伊登很肯定。

    金恩熙听了这话就放心了,她刚刚从许诺的嘴里得知了秦妍在R国的据点,还想去看看呢。

    “伊登,这是什么药啊?”金恩熙对这点很好奇。

    “我新研究出来的种致幻剂,还记得曾经你留下来对付李希潼的那种植物提取物吗?我当初留下了点点,这些致幻剂就是用那个研究出来的,它和市面上种感冒药溶化在水里之后就会生成种新的物质,这种新物质加上植物提取物,就是这种致幻剂。”

    这是他在次实验不小心将两种物质混合之后发现的,也算是种巧合。

    “你不是说那种东西有很强的成瘾性吗?”当时她就给李希潼喂了那么点点,李希潼就变成瘾君子了。

    “这就是我发现的另个神奇的地方,这两种药物碰撞合成的致幻剂,只能让人产生强烈的幻觉,和种精神上的暂时错乱,并不会让人上瘾。”伊登解释。

    “但是这只是我理论上的推测,并不能肯定,所以要用许诺来试药,她的体质强悍,要是连她都能被影响,那么这种药的效果就很令我满意了。”

    金恩熙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伊登,脸的期待,“伊登,这玩意儿还有没有,再给我点。”

    伊登摇头,“当时留下的量本来就少,这种药物又很难合成,我的手里也只有两份的量,刚刚已经用掉了份。”剩下的那份他还要用来作研究的,自然不会给金恩熙。

    “那要是还有那种植物提取物,是不是你就可以合成新的?”

    伊登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严肃了神情,“恩熙,将你脑的想法给我扔掉,那个地方是在原始森林的深处,里面太危险,而且很难找,我上次也是机缘巧合,就是我现在去,我都不能保证还能找到那个地方。”

    金恩熙撇嘴,“我上次和丹尼尔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去了丛林里玩,这次我自己去,准备充分的情况下还会怕那群野人?”她很是不以为意。

    “你要是继续意孤行,我就告诉安。”伊登搬出杀手锏,金恩熙随心所欲惯了,他们几个谁也劝不动她,除了沈清澜。

    金恩熙瞪眼,“伊登,你这种行为很不绅士啊。”

    伊登耸肩,“绅士风度我向没有。”

    金恩熙咬牙暗恨,“哼,不去就不去,安现在正在坐月子,你可不许跟她说些有的没的。”她气呼呼地转身就走。

    伊登摇头失笑,这个金恩熙,不管多大,总是有些小孩子脾气。而且他刚刚也就是随口说,自然不会真的去找沈清澜说这些

    金恩熙心情不爽了,自然就要将这口气给泄出去,许诺已经睡过去了,那么只剩下安妮啦。

    这个星期对安妮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那天金恩熙和茜丝莉将蜂蜜涂在她的身上之后就离开了,过了不久,地面上就出现了很多的蚂蚁,还有些其他的虫子,顺着蜂蜜的味道爬到她的身上。

    什么叫万蚁噬咬的痛她算是深切地体会到了,那个时候她恨不得立刻去死,最后要不是那两个男人进来,恐怕现在她早就被蚂蚁啃成了具白骨。

    而现在虽然还活着,可是对于安妮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她的身上早已没有了块好皮,除了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细细密密的小伤口,眼看去,会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瞬间起毛。轻轻动就疼的厉害,她都怀疑以后她的身上是不是就这样了,要是真的是这样,那么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这样不认不鬼的活着。

    她身上的绳索已经解了,金恩熙点也不担心她会逃跑,先不说这里有人看守着她,就是她现在也没有了逃跑的力气。

    金恩熙进去的时候,安妮正抱着腿蜷缩在角落里,披头散发,看上去就像是个疯子,金恩熙嫌弃地看着她,“才几天没见啊,怎么就将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以前那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样子呢?”

    安妮看见金恩熙,本能地抖了抖,这个女人在她眼里简直就是魔鬼,是比沈清澜更可怕的存在,她害怕金恩熙,从骨子里畏惧。

    她瑟缩着,悄悄拿余光看着金恩熙,“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金恩熙冷冷地看着她,“你看我脸上写了‘好人’两个字,还是写了‘心软’两个字?你当初想对人家的孩子动手的时候,你怎么不心软下?”

    安妮喏喏,“我…。我当时就是脑抽了,脑子进水了,你们现在教训也教训过了,我也知道错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呵呵。”金恩熙冷笑,“要是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而且我要是放你回去,谁知道你之后会干出什么事情。”毕竟之前伊登只是拒绝了她就让她迁怒沈清澜,想让人偷走她的孩子,这个女人的心是黑的。

    金恩熙承认自己不善良,也善良不起来,但是她从来不会对孩子下手,做人嘛,总该有自己的底线。要是点底线都没有,那不叫人,叫畜生。

    “我保证回去之后什么也不会干,我也绝对不会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求求你,让我走吧。”安妮哭了,经过这些天的折磨,她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虽然除了蜂蜜,金恩熙和茜丝莉并没有再对她动手,就任由她待在这里,可是没人理会,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可以称得上是死寂的环境只会更加折磨人,更何况她还要忍受身上的疼痛和那令人作呕的伤口。

    现在只要可以让她回去,让她做什么都可以,至于回去之后的事情,那就是另说了。

    尽管安妮眼底的恨意隐藏的很深,但是却被金恩熙捕捉的清楚,她冷冷笑,蹲下来,捏住安妮的下巴,“你这个女人其实很蠢,说话之前怎么不记得将情绪整理下,起码也显得真诚些,你现在这样,嘴里说着求饶的话,心里却想着将我碎尸万段,你让我怎么敢让你回去,给自己埋下颗不定时炸弹呢?”

    安妮眼神惊惧,感受到金恩熙手上的力道,摇头,“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还在说谎,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我告诉你,我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你现在的样子更让我生气,我这人最讨厌人家惹我生气了,既然你让我生气了,就负责哄我开心吧,你要是哄得好,我就让你平平安安地度过今天,要是不能逗我笑,那么,呵呵……”后面的话尽管没有说下去,但是安妮却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给她选择的权利,安妮趴在地上,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开始狗叫,“汪汪,主人,我错了,汪汪,汪汪汪!”

    金恩熙撇嘴,“你就这点本事?”

    安妮神情变,看着金恩熙不满的神情,咬牙抬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扇,啪啪声不绝于耳,看着她的脸迅速肿起来,知道她丝毫都没留手,金恩熙心的那点点不快顿时消失无踪,“嗯,这声音可比狗叫声好听多了,继续。”

    安妮哪里敢停下,等到金恩熙喊停的时候,她的牙齿都被自己打松动了,她肿着张脸,“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金恩熙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我什么时候说过会放你走了?”

    安妮眼睛瞪,眼底满是惊怒,但是对上金恩熙冰冷的眼神,惊怒顿时被惊惧所替代,软了语气,“求你!”她的心是真的后悔了,她要是知道后来的这些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动沈清澜的孩子的。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金恩熙正要开口说话,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看向安妮,安妮本能的后退,金恩熙放下手机,露出了今天第个笑容,“乖,告诉我银行卡的密码是多少。”

    安妮摇头。

    “你要是不说我可以自己查,只是等我查出来,你的日子就没有这么舒坦了。”金恩熙“温柔”地说道。

    安妮连忙报出了串数字,“我的银行卡都是同个密码。”

    金恩熙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就乖了。”她站起来就打算走,安妮鼓起勇气抱住她的腿,仰头看着她,“我卡里的钱都可以给你,求你让我走吧,我以后保证会离你们远远的,看见你们我就绕道走。”

    金恩熙皱眉,“你如果不想要你的双手了,你尽管抱着。”

    安妮立刻松开,眼睁睁看着金恩熙离开,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爸,救我,呜呜呜呜,爸,我害怕。”

    金恩熙回去找到了安妮的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卡就离开了这里。要不是茜丝莉那边临时出了点状况,安妮早就被带走了。

    不过沈清澜在这主意很不错,金恩熙呵呵笑,直接前往了机场,买了张飞往F国的机票,开始在F国大肆买买买。

    **

    “梁总,有梁小姐的消息了。”助理气喘吁吁地敲开了梁家的大门。

    梁光建听,立即站了起来,“安妮在哪里?”

    “在……在F国,刚刚查到梁小姐的卡的消费记录。似乎是在F国购物。”助理说道,昨天他刚给安妮的卡解了,今天她就开始大肆购物,就刚刚为止,她已经消费了不下五十万了。

    梁光建闻言,先是眼睛亮,而后脸色铁青,看着助理,“在F国哪里?”

    “好几个地方,都是些有名的购物心。”

    “现在就给我去买张飞往F国的机票。”梁光建沉声说道,他就不信了,他亲自去,安妮还敢不回来。

    助理去订机票,梁光建继续给安妮打电话,手机依旧是关机状态,他的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水来,这个死丫头,惹了祸就跑,给他留下堆烂摊子,自己竟然去国外购物,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看来还真的是被自己给宠坏了。

    梁光建飞往F国却没有找到安妮,失望而归这暂且不说,警察那边得到消息,自然就认为安妮是畏罪潜逃,逃往了国外,已经对安妮实施了抓捕方案,却苦于找不到人。

    且说金恩熙大肆购物了之后,将所买的东西通通捐了出去,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回到京城,也没第时间去废弃工厂,而是回到了她和丹尼尔的家,这段时间她直忙着自己的事情,将丹尼尔都给忽略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要哄哄的。

    **

    傅家。

    沈清澜早上再次被安安小朋友的的哭声叫醒,以往傅衡逸会第时间将孩子送到她的怀里,这次竟然没有,沈清澜睁开眼睛,看了眼自己的身边,没有发现傅衡逸,也顾不上他,急忙起身去抱孩子。

    为了方便喂奶,孩子并不是睡在儿童房里,而是就在他们的房间里面,沈清澜看着在婴儿床上干嚎不掉眼泪的某小孩,笑容宠溺又无奈。

    俯身将他抱起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亲,“你这个小家伙,吃奶嚎,尿了嚎,拉了嚎,你倒是给我掉粒金豆豆呀。”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是轻轻地拍着安安小朋友的背。

    安安小朋友见到有人来抱自己了,立刻就不嚎了,安安静静地窝在妈妈的怀里,努着小嘴,沈清澜见就知道他是饿了,抱着他坐下来开始喂奶。

    等到小家伙吃饱喝足,却迟迟不愿意离开妈妈的怀抱,以往吃饱就睡的孩子,今天倒是异常的精神。沈清澜原本想将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让他自己玩,但是只要她放下,安安就作势要嚎,沈清澜无法,只要抱着安安靠在床头,昏昏欲睡。

    昨晚她起来了三次给孩子喂奶,今天的精神有点不济。

    傅衡逸进来的的时候,看见沈清澜的样子,就想将孩子抱过来,谁知他的手刚刚碰到安安,安安就皱眉了,小眉头紧紧地拧成了股麻花,挥舞着小手,明显是不愿意。

    “算了,我抱着他吧。”沈清澜说道,孩子难得黏她回,说起来,安安其实很好带,除了吃奶的时候会找妈妈之外,其他的时间是谁带都可以。

    “你刚刚去哪里了?”沈清澜问傅衡逸,傅衡逸笑笑,“出去散了圈的步。”

    沈清澜倒是没有起疑,他这几天除了复健的时间,每天都会出去散步。

    “现在想吃早餐吗?”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摇头,她昨晚没休息好,今天早上的胃口就更差了,现在什么东西都不想吃,傅衡逸也不勉强她,“那就等下再吃。”

    安安到底是还小,黏着妈妈玩了会儿就睡着了,傅衡逸见状,将他放在小床上,动作轻柔,力求不吵醒他,“孩子睡着了,你现在赶紧补个觉。”傅衡逸见到她眉眼间的疲惫,心疼地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躺下就睡着了,傅衡逸坐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会儿,给她掖好被角走了出去。

    沈清澜起床的时候,安安已经被傅老爷子带到客厅去玩了,赵姨见到她起来了,就给她将饭拿进来,沈清澜没有见到傅衡逸,赵姨看出了她的意思,开口,“衡逸出去了,说是很快就回来。”

    沈清澜自然不会再问。

    傅衡逸直到下午才回来,当时沈清澜正在陪安安玩呢,她的手里拿着个小小的拨浪鼓,轻轻摇着吸引安安的注意力,见到傅衡逸进来,手上的动作不停,“回来了,吃饭了吗?”

    傅衡逸点头,“还没。”

    “那赶紧先去吃饭吧。”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微笑,“不急。”他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沈清澜这才发现他的手上拿着束鲜花,只有九朵玫瑰,环绕着满天星,傅衡逸将鲜花递给沈清澜。

    沈清澜挑眉,“今天什么日子啊,竟然给我送花。”

    傅衡逸无奈地看了她眼,“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沈清澜这才想起来,今天是6月1号,是自己的生日,拍拍脑袋,看来生了孩子之后她是真的变傻了,连日子都不记得了。

    “老婆,生日快乐,恭喜你满二十三岁了。”傅衡逸在沈清澜的唇上亲了口,深情地说道。

    沈清澜伸手接过鲜花,“谢谢,我的少帅大人。”俏皮的语气,带着别样的风情,傅衡逸的喉结滚动了下,移开了目光。

    安安小朋友不知道父母在干啥,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父母,沈清澜低头看见儿子的目光,老脸囧,那什么,她刚刚忘记儿子的存在了。

    傅衡逸将她把花插起来,走了出去,过了会儿又进来了,这回手里捧着个很小的蛋糕,大概就他的巴掌大小,却很精致。

    蛋糕的上面是个小院,简单的二层小楼,带着个大大的花园,花园里种着各色的鲜花,竞相开放,个小朋友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把小小的铲子,正在种花,不远处的秋千架上,个女子坐在秋千上,温柔地看着孩子,而女子的身后,则是个男人,手搭在女子的肩膀上,低头看着她。

    “这是你亲手做的?”沈清澜问道,这样精致的翻糖蛋糕,尤其是那上面的人的熟悉脸孔,分明就是定制的,想起这几天他经常出去,今天更是大半天都不在家,只要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傅衡逸温声说道,沈清澜并不缺其他的东西,他也想不到应该送什么,前几天无意看到款翻糖蛋糕很漂亮,就萌生了想给她亲自做个的想法。

    他失败了很多次,今天这个已经是他做的第五个了,花费了他不少的时间。

    “傅衡逸,谢谢你。”沈清澜眼睛亮晶晶的,这么小的翻糖蛋糕,想要将它做的精致,难度比大蛋糕大多了,向来眼前的男人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你喜欢就好。”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招招手,让傅衡逸俯身,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两句,却见傅衡逸的眼神瞬间变得幽深,定定地看着她,“当真?”

    沈清澜的耳朵微红,点点头,“嗯,当真。”

    傅衡逸轻笑。

    夫妻俩正在说话呢,沈君煜和温兮瑶就来了,傅衡逸出去和沈君煜说话,温兮瑶走进来,看见房间里摆放着的蛋糕和鲜花,不由地笑道,“你家傅爷还挺浪漫的。”

    沈清澜笑而不语。

    温兮瑶将安安小朋友抱起来,“唔,好像重了,我们家的安安宝贝长大了呢。”

    她眼的喜爱毫不掩饰,沈清澜见她喜欢孩子,开口,“这么喜欢,赶紧跟我哥生个。”

    “不急,我们还想继续享受段时间的二人世界呢。”

    现在她跟沈君煜的工作都忙,暂时不适合要孩子,当初她回国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早结婚,跟新禾国际签的合同是三年的,现在才过去了半的时间,按照她和董新禾的关系,就算是现在走,人家也不会为难她,但是温兮瑶是个讲信用的人,说了帮董新禾三年,就不会提前走人。

    “对了,安安的大名起了吗?”温兮瑶陪着安安玩了会儿,问道。

    沈清澜摇头,“还没定呢,我和傅衡逸的意思是大名让两位爷爷来起。”而两位老爷子翻着字典,到现在还在纠结,索性现在还在还小,也不急。

    “那两位爷爷有点纠结了。”温兮瑶笑着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个小盒子,“这是我和你哥送你的生日礼物。”

    沈清澜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眼,是把钥匙,“房子?”

    “嗯,这房子本来是你哥打算在孩子满月的时候送你的,但是我觉得不合适,就提前给你做生日礼物吧。”温兮瑶说道,想到沈君煜的主意,她到现在还觉得无语,哪有孩子满月,娘家人送房子的道理,要送要是婆家人送。

    “我哥的浪漫细胞肯定都花在你的身上了。”沈清澜看着房子的钥匙,淡淡地说了句,前两年是车子,今年是房子,真是够俗气的。

    温兮瑶呆,神情微囧,“你就取笑我吧,你哥自然是比不上你家傅爷浪漫。”又是鲜花又是翻糖蛋糕的。

    沈清澜毫不客气地点头,“唔,我家傅爷确实挺浪漫的。”

    温兮瑶白她眼,“这当妈了以后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沈清澜笑眯眯,“我这叫承认事实。”谁能想到看着冷漠矜贵的傅衡逸骨子里竟然是暖男属性呢。

    **

    郊外废弃工厂。

    许诺醒来之后,摇摇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丝毫不记得自己之前跟金恩熙说了什么,唯的印象就是个人直在问自己问题,她好像说了很多。

    眼神微变,环顾了下四周,没看到金恩熙或是其他几人的影子,神情颓丧。

    伊登进来,看了许诺眼,许诺开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杀了我?”

    伊登不说话,只是蹲下身,从她的身上抽了管血,然后就走了,他还要研究下那种致幻剂在人体内的残留情况。

    许诺眼神空洞,她算是明白了,这些人根本不算让她死,而是想让她生不如死地活着。

    金恩熙连好几天都没出现,她这几天都在忙着陪丹尼尔呢,直到丹尼尔出差了,她才来了。

    刚到,她就听到了安妮的声音,似乎是在叫着伊登的名字,她挑眉,走了过去。

    安妮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见伊登,她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伊登,眼底泛着希冀的光,“伊登,你是来救我的吗?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伊登冷眼看着她,“你想多了,我只是给你送饭而已。”他将两个馒头扔在安妮的面前,安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

    伊登沉默,相当于是默认。

    “所以你也知道他们对我做的事情了?”安妮质问。

    伊登依旧沉默,事实上,茜丝莉和金恩熙对待安妮的手段算得上是温柔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任意践踏我对你的感情吗?”安妮吼道。

    “我从来没有让你喜欢我。”伊登终于开口说了句。

    安妮笑,却笑出了眼泪,“是,你从来没有让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犯贱,不肯相信你不我喜欢我的事实,伊登,我想知道,要是这次我真的抱走了沈清澜的孩子,你会如何?”

    伊登的眼底闪过抹杀意,安妮顿时就明白了,“伊登,你真的是个十分残忍的人,你就连句假话都不愿意对我说,我不明白,那个女人到底是哪里好,值得你背后为她做这么多,你们绑架我,是犯法的。”

    “那又怎样?”伊登反问,他们做的不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事情还少吗?

    “哈哈,哈哈哈,伊登,你竟然为了沈清澜愿意做这些事情,可是她呢,她又是怎么对你的?”安妮神情绝望,没看到伊登之前,她还可以安慰自己这是金恩熙的个人行为,伊登是不会这样对她的,现在伊登就活生生站在了她的面前,亲口告诉她,这件事他是知情的,并且是赞成的。

    伊登打碎了她心唯的点企盼。

    伊登冷冷地看着她,“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与沈清澜并无关系。”

    “心甘情愿,你对她心甘情愿,那我爱你就错了吗?我只是爱你而已,我承认我自私,但是我也是为你不值啊,她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利用着你对她的感情,她比我更自私。”安妮哭诉,这些话她早就想说了,但是伊登从来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尽管如此,但是这不能成为你伤害她的理由,尤其是对象还是那么小的个孩子,安妮,爱是自私,但是爱不是残忍,也不是占有。”伊登难得说了长话。

    安妮泪流满面,配上她现在的样子,其实看上去面目十分狰狞。

    “自私,残忍,这就是我在你的心目的形象是吧?伊登,你才是最残忍的那个,我恨你。这辈子我最恨的人就是你,要是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辈子都不曾遇见你。”安妮哭喊,要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自己现在不会这么狼狈,更加不会是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甚至不会变成人家口残忍的人。

    安妮忽然想到了曾经,在遇到伊登之前,自己是个留恋花丛却片叶不沾身的豪门千金,虽然任性,喜欢游戏人家,但是起码称得上善良,但是现在呢,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因为对个男人爱而不得,而想要对个刚刚出生几天的孩子动手。

    安妮抱住自己的头,“不,这不是我,这不是,我是怎么了?啊!”她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就往地上撞。

    发出砰砰的撞击声,伊登看着这样的安妮,眼眸轻闪,还来不及开口,金恩熙就进来了,看着安妮,好整以暇地开口,“哟,几天不见,梁小姐这是换套路了?”

    安妮的倏然顿,惧怕地看着金恩熙,垂下头,安静下来。

    “别停啊,我来你就不嚎了,这显得多虚伪,你应该继续嚎,这万我要是心软了要放你走呢。”金恩熙笑眯眯地说道,目光很冷,这个女人可真是戏精本人了,什么桥段那是信手拈来。

    安妮安静地沉默着,尽管很想说自己刚才并不是表演,而是真情流露,可是想想都知道这个女人是定不会相信的。

    金恩熙蹲下身,闲闲开口,“知道我这几天干嘛去了吗?我去给你做慈善去了,为了给你赎罪,我也是很不容易啊,专门飞到国外去给你买买买,捐捐捐,真是腿都逛断了,不过不得不说,你这个豪门千金当的有点失败,你说你是不是你爸爸充话费的时候送的,我才刷了七十多万,这卡就被停了。”

    安妮豁然抬头,死死地看着金恩熙,“你想干什么?”

    “唔,你问错了,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梁大小姐,做了错事就跑去国外,不仅没丝毫的忏悔之心,还在外面购物,你想干什么?”

    安妮倏然睁大了眼睛,现在总算明白了金恩熙拿走她的银行卡和密码的用意。

    “你的心好狠!”安妮暗恨。

    “比不上你。”金恩熙笑眯眯地接了句。

    “所以你是打算将我留在这里,还让我背上试图拐卖婴幼儿的罪名,让人以为我是畏罪潜逃,这样来,大家不会怀疑你们了,是这样吗?”安妮难得聪明了回。

    金恩熙打了个响指,“恭喜你,答对了,但是没有奖励。”这个女人太令人讨厌,她不想让她回到来梁家去兴风作浪。

    “恩熙,放她离开吧。”伊登忽然开口。

    金恩熙神情顿,掏掏耳朵,“你刚才说什么,再说遍,我没听清。”

    “恩熙,我知道你听清楚了,现在放她离开吧,我有办法让她不会想起这切。”伊登说道。

    “放她离开,经过我同意了吗?”门外忽然传来道嘶哑的声音。

    ------题外话------

    嗯,傅爷的属性是暖男,鉴定完毕。

    我想到明天还要加班,瞬间好绝望,明天是平安夜呀,好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