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瓮中捉鳖,帅气出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裴宁连忙站起来将孩子抱在怀里,“好宝贝儿,不哭,妈妈在这里呢。”她将孩子递给沈清澜,“好像是尿了。”

    沈清澜检查,还真是。

    “我来吧。”裴宁说道。

    正给安安换尿布呢,裴浩就醒了,眼神懵懂地看着裴宁,“妈妈,我刚才好像听到弟弟在哭。”

    等看清了裴宁正在做的事情,眼睛亮,自己家从床上滑了下来,“妈妈,弟弟醒了。”

    他挥着小手,和安安打招呼,“弟弟你好,我是裴浩,是你的哥哥。”

    安安吐着泡泡,无视了小家伙的话。

    小家伙委屈地看向沈清澜,“姨姨,弟弟不理我。”

    沈清澜伸手揉揉他的脑袋,“没事儿,姨姨理你。”

    小家伙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定定地看着躺在那里自己玩的高兴的某宝宝开口,开口说道,“姨姨,我可以握下弟弟的手吗?”

    沈清澜点头,小家伙小心地握住了安安小朋友的小手,笑了,“姨姨,弟弟的手好小。”

    某宝宝下意识地握住小家伙的手就往嘴里塞,小家伙连忙将手抽回来,“弟弟不可以,手脏,不能吃。”

    沈清澜微笑着看着两个小家伙的的互动,心的某些想法更加坚定。

    裴宁直待到傅衡逸回来了才离开。

    “今天感觉还好吗?”沈清澜问傅衡逸。

    “还不错。”傅衡逸说道,看了眼正在睡觉的某宝宝,嫌弃地说道,“他怎么又在睡觉,该不会谁傻了吧。”

    沈清澜没忍住,送给傅衡逸个大白眼,傅衡逸无辜地摸摸鼻子。

    “傅衡逸,我那天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沈清澜忽然严肃了表情,说道。

    傅衡逸脸上的表情也收了收,反问,“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放弃吗?”

    沈清澜闻言,沉默,随后摇头,“我不想放弃。”

    傅衡逸微微笑,“所以你尽管去做,我定会保护好你和孩子。”

    沈清澜伸手,主动握住了傅衡逸的手,要不是现在身体不方便,她真的想给他个吻,“傅衡逸,我就知道你定会支持我。”

    傅衡逸苦笑,沈清澜要以自身为饵引诱秦妍上钩的计划其实他是不同意的,抓住秦妍的方法有很多种,他不想让沈清澜去冒险,但是沈清澜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而且伊登和安德烈也找他谈过,最终傅衡逸才不得不同意了这次的行动。

    自己看着她,总比让她瞒着自己去参与这些危险的事情来得好。

    也是从今天之后,傅衡逸开始慢慢拒绝人家来看沈清澜,基本上除了家人以外,其他人都被他给拒绝了。想要引诱秦妍上钩,那么病房里就不能有太多的人,总要给人家个下手的机会的嘛。

    傅衡逸的生活依旧是每天泡在医院里,不是在病房里陪妻子和儿子,就是和伊登待在复健室里,除了探望沈清澜的朋友少了,其他的看起来与平日里没有人任何的区别。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四天,再有两天沈清澜就该出院了,因为亏损了身子,所以她要做双月子,明天离开医院之后就会去月子心。

    这家月子心是傅衡逸亲自找的,原本长辈们的意思是回家坐月子,毕竟家里舒服,而且家里照料起来总归比外人细心。

    但是傅衡逸坚持,他相信专业。其他人自然也就同意了。

    **

    Y国,艾伦听澜澜管家的汇报,脸色铁青,“秦妍果然就是个祸害,现在她人在哪里?”

    管家低着头。“据说在R国,有人在R国看到了金夫人。”

    “去,立刻让人去R国将她给我带回来扔进兽笼,还有她手下的人,给我灭了。”

    管家面色犹豫,“少爷,R国的本田和金夫人私交很好,现在她在R国的地盘上,我们想要将她带回来,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不惜任何代价,记住我要活的,留口气就行。”艾伦眼神阴冷,他不想让秦妍这个女人死的那么干脆,尼那样的死法对于她而言,太仁慈了。

    管家想劝,但是他深知艾伦的性格,知道自己就算是说了也没用,转身下去了。

    艾伦

    在沈清澜有意识地推动下,她明天就出院回家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样,整个医院都知道了,沈清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秦妍肯定在时刻关注着她的动态,那么这家医院里自然会有人给她传递消息,今晚既然是最后的机会,换做是她,她也会选择今晚动手。

    安安小朋友因为要检查身体,已经被抱回婴儿室了。

    暗地里有人守着婴儿室,宝宝的安全根本不用担心。傅衡逸今晚依旧睡在病房里。

    沈清澜和傅衡逸睡到半夜,忽然听到阵脚步声,双双睁开了眼睛,两人对视眼,重新闭上了眼睛。

    窗外有淡淡的月光洒进来,病房里并不是漆黑片,能隐约看见屋内的景象。

    门被悄然打开,对方看就是专业的,几乎没有发出动静,要不是沈清澜和傅衡逸警惕,般人根本察觉不到有人进来了。

    来人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却没有第时间动手,她直勾勾地看着沈清澜,眼底是刻骨的恨意,她的手出现了把Q,缓缓地对准了沈清澜的脑袋。

    沈清澜忽然睁开了眼睛,来人惊,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只是没等她动作,手臂就是痛,她闷哼声,Q掉落在地上,转身想走,却被人脚踢了腹部,整个人直接弯腰倒在了地上。

    病房的风灯打开,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傅衡逸扣着来人的肩膀,将她死死地抵在地上,沈清澜起身,“许诺,好久不见。”

    尽管来人穿着身的护士服,带着口罩,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沈清澜还是眼认出了她。

    她伸手将许诺脸上的口罩摘下来,看着她样子皱起了眉头,实在是这次制服许诺太容易了些,她是跟许诺交过手的,自然了解许诺的身手,她刚刚的表现更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许诺冷冷地看着沈清澜,言不发,她敢来就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只是可惜自己这废物般的身体无法给沈清澜造成丝毫的伤害。

    许诺是五天前到京城的,她到的时候沈清澜已经醒了。当时她就知道,现在再想动沈清澜已经难了,可是已经到了这步,她不做点什么,实在不甘心。

    她想过对沈清澜的孩子动手,但是却找不到机会,而明天沈清澜又要出院了,机会更加少,她今晚才会铤而走险,只是老天爷到底没有眷顾她。

    沈清澜想过秦妍或许会让别人来,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许诺,毕竟许诺可是艾伦的人,她皱眉看着许诺,“秦妍呢?”

    许诺低着头沉默,从开始到现在,她没有说过句话,金恩熙推门进来,看见是许诺,眼睛亮,嘴角勾起抹残忍的弧度,“哎哟,许诺,终于见面了,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许诺没啥反应,继续低着头,金恩熙的手里拿着个针筒,只是专门为来人准备的,她走近许诺,直接将针筒扎进了许诺的手臂上。

    而从头到尾,许诺竟然连挣扎都不曾,三人互相对视眼,察觉到了不对劲。

    金恩熙把撩起许诺的衣服,并没看见她的身上绑着炸弹,微微放心。

    “呵呵。”许诺冷笑,“没想到你们也怕死。”

    金恩熙神情恼怒,却没有动作,这里毕竟是医院,公众场合。

    许诺渐渐感觉到了身上的无力,知道肯定是刚刚那支药的作用,也懒得挣扎,静静地等待着药性的发作。

    没多久,许诺就睡了过去,傅衡逸这才放开她,只是众人都没看见许诺嘴角那丝很快消失的笑意。

    金恩熙跟沈清澜打了声招呼就将人带走了,他们没打算将许诺交给警方,许诺知道太多的事情,交给警方之后谁知道她跟会警察说些什么。这点傅衡逸也清楚,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问他们许诺的去处。

    安德烈几人在外面接应,很快离开了医院。

    沈清澜依旧皱着眉头,傅衡逸洗了手出来,见到她这幅样子,忍不住开口询问,“在想什么?”

    “这次抓住许诺似乎太容易了些。”沈清澜说道。

    “她的手脚被人废了。”傅衡逸开口。

    “什么?”

    “她的手脚似乎被人打断过,根本没力气。”傅衡逸解释,他刚刚制服许诺根本没花费任何的力气。

    沈清澜明白了,难怪这次这么容易就制服了她,“秦妍这是想让许诺死?”不然派个废物过来做什么?只是很快沈清澜就知道了,秦妍派过来的不是个废物,而是个疯子。

    “啊,有炸弹!”尖叫声在黑夜响起,穿透了夜空,传进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耳。

    沈清澜和傅衡逸刚打算睡觉,就听到了这个声音,对视眼,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从床上翻身下来,匆匆赶往了声音的发源地。

    声音是从这层的公厕发出来的,沈清澜和傅衡逸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个护士正站在女厕的门口,神情惊惧,沈清澜眸色微沉,就要进去,却被护士把拉住了,“别进去,里面有炸弹。”声音颤抖,就连手都是抖的。

    “没事。”沈清澜微微笑。

    护士抓着她不放,“我已经报警了,你别进去,危险。”

    而此刻,整栋大楼都已经沸腾起来,刚刚的那声尖叫,吵醒的不止是沈清澜他们,还有其他的人,听到有炸弹,不管三七二十,都是先跑了再说。

    护士拉着沈清澜不让走,傅衡逸则是直接进去了,他仔细辨认了下,就确定了炸弹的位置,在个厕所的马桶水箱的背面。

    是个微型定时炸弹,上面的字数显示还有二十分钟,要不是护士半夜上厕所,厕所里太安静,她听到了声音,恐怕今晚就会有不少人失去了生命。

    傅衡逸走出来,在沈清澜的耳边耳语了两句,沈清澜眸光微沉,最新型的微型炸弹,威力巨大,要是运气差点,这幢楼里的人的都要陪葬。而棘手的是,这种炸弹旦启动之后,要么将它拆除,要么等待它爆炸,根本不能轻易移动,因为旦移动,很有可能会立即引爆炸弹。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炸弹是谁放的,许诺简直就是个疯子,而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许诺到底放了几个炸弹,要是只有这个还好说,要是多几个,只要有个没有被排查出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傅衡逸和沈清澜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傅衡逸看着沈清澜,“你带着孩子先走。”

    “你呢?”沈清澜问道,其实不用问,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傅衡逸拍拍她的手,给了她个放心的眼神,“带着孩子先离开,相信我。”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傅衡逸,我和孩子都在等着你。”

    傅衡逸微微笑,“嗯。”

    沈清澜转身就走,刚走到婴儿室,就遇到了茜丝莉,她的手里抱着的不是安安小朋友又是谁,“安。”

    “许诺在这栋大里安装了炸弹,你带着孩子先离开。”沈清澜说道。

    茜丝莉脸色都变了,“你呢,安?”

    “傅衡逸在这里,我也要去帮他。”沈清澜说道,她看了眼在茜丝莉怀熟睡的孩子,笑了笑,“茜丝莉,赶紧走,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茜丝莉深深地看向沈清澜,“安,保护好自己。”

    沈清澜点头,见他们离开了,快速转身回到了住院楼,傅衡逸正在组织人撤离,见到她回来了,眼神微变,“你怎么回来了?孩子呢?”

    “孩子让茜丝莉带走了,你回来帮你。”沈清澜冷静地说道。

    “这里不用你,你赶紧走。”傅衡逸沉着脸,语气严肃。

    “傅衡逸,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炸弹的位置和数量,时间不多了。”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而沈清澜在这方面也确实帮得上自己的忙,点头,“好,我们分头行动,但是你要答应我,旦情况不对,你必须先离开,不要管我。”

    沈清澜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他定不会放心,“好,你也要注意安全。”她转身就要离开,傅衡逸拉住她,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不要受凉。”

    沈清澜心微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真的走了,楼下传来警笛的声音,应该是警察到了。

    沈清澜快速地辨认了下方向,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边走,边给金恩熙打电话,金恩熙听到医院里出现了炸弹,吓得开车的手都抖了下。

    “安,你没事吧?”

    “我没事,现在先不说这些,你将许诺弄醒,问问她炸弹的数量和位置。”沈清澜说道,虽然知道许诺既然这样做了,那么十有九不会说,但是她依旧想试下。

    金恩熙挂了电话,找了个安静不起眼的角落停车,拿出瓶水浇在许诺的头上,许诺并没醒,金恩熙并不意外,看向伊登,“伊登,弄醒她。”

    伊登打开随身携带的医药箱,拿出支试剂,注射进许诺的身体里,过了会儿,许诺就睁开了眼睛。

    金恩熙把拎起她的衣服,冷声说道,“说,炸弹的数量和位置。”

    许诺的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听到金恩熙的话,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等明白了她话的意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真是好。”

    金恩熙神情恼怒,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炸弹在哪里?”

    许诺的嘴角挂着丝血迹,却笑得越发开心,“沈清澜不是很厉害吗,那就自己去找咯,要是知道找不到,呵呵,整幢大楼就会爆炸,化为废墟,那些无辜的人就会因此而惨死,你说到时候他们的家属要是知道他们的亲人是因为沈清澜才死的,会怎样?”

    许诺脸上的笑意更加疯狂,“哈哈,真是想想都让人兴奋的画面,只是可惜,我现在看不到了。”她的语气充满遗憾。

    金恩熙的手很痒,却死死压住心的怒火,“说吧,什么条件你才肯说出炸弹的位置和数量。”要不是时间太短,排查太困难,她是真的不想跟许诺妥协。

    “唔,很简单。”许诺笑,“只要沈清澜愿意带着她那个贱种去死,我就告诉她。”

    闻言,金恩熙的眼底划过抹杀意,拳头狠狠落在了许诺的腹部,这下打得结结实实,许诺疼的脸都扭曲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许诺,别给脸不要脸。”

    许诺神情丝毫不惧,面无表情地看着金恩熙,“你可以将我杀了。”

    “你以为我不敢?”金恩熙眯眼。

    许诺闭上眼睛,副悉听尊便的模样,金恩熙看着她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心里的怒火阵阵地往上涌,就像是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伊登按住了她的手,摇头,许诺这样的人,她要是真的不想说,短时间之内是很难从她的口获得信息的,而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伊登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沈清澜闻言,什么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既然从许诺那里找不到突破口,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自动屏蔽了周围的所有声音,脑海浮现这个医院的平面图,想象着如果她是许诺,那么会将炸弹放在哪里地方。

    想明白之后,沈清澜转身往个方向而去,她去的是个角落,植被茂密,是这幢大楼东北角,沈清澜定定地看着那个角落,想了想,走了进去,果然,这里面也有个定时炸弹,时间显示是十二分钟。

    不远处传来警察组织群众撤离的声音,但是这里是妇产科住院部,这样安静的凌晨,大家都在安睡,就算是醒了撤离也没有那么快,或许等到炸弹爆炸了,大楼里还有人。

    沈清澜跟傅衡逸说了自己此刻的位置,很快就有警察赶了过来,沈清澜指着炸弹的位置说道,“炸弹在那里。”

    个身上穿着防弹服的警察走了出来,率先朝着炸弹的位置走了过去,他的手上拿着工具,显然是拆弹专家。

    沈清澜没有留下来观看,向下个可能的地方赶去。

    下个地点是在西北角,沈清澜找了好几个角落都没找到,她皱眉,没道理啊,既然东北角放置了炸弹,那么在西北角再放置个,是最快将整栋大楼炸毁的方式,怎么会找不到骄呢?

    沈清澜拧眉,眼底满是疑惑,目光忽然顿,看向摆在墙角的个花盆,她慢慢走了过去,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了照,果然就在花盆的后面找到了另个炸弹。

    将这个位置告诉警察,警察很快赶了过来,只是很快,警察的脸色就不变了,负责拆弹的同志说道,“这个炸弹跟刚才那个不样,这个难度更大,我没有把握。”

    沈清澜刚打算离开的脚步顿,看向拆弹的人,“把握有多少?”

    拆弹的警察脸的为难,“不足三成。”这样的炸弹他只听说过,今晚是第次见。

    沈清澜走过去,警察拦住她,“太危险了,你不能过去。”

    沈清澜眨眨眼,开口说道,“我会拆弹。”她虽然好多年不碰这些东西了,但是毕竟是从小接触的东西,刻在骨子里的熟悉感让她本能地知道该怎么去做。

    警察狐疑地看着她,他们知道这位傅太太出身军人家庭,或许对这些东西比般人熟悉,但是……“傅太太,这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让你实践的时候,请你立刻离开这里,我们已经联系了更好的专家,马上就到了。”

    沈清澜眼睛微闪,倒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给嫌弃了,想了想,不顾警察的阻止,直接走到了炸弹旁边,她夺过警察手里的工具,蹲下来,淡淡开口,“把灯照向这里。”

    她的脸上带着股漫不经心,就连说话的语气却都是慢条斯理的,仿佛面对的不是炸弹,而是普普通通的东西,可是就是这样的她,却散发出种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于她。

    位警察依言将灯光照向了这里,让沈清澜得以看清。

    等到真的开始拆弹的时候,沈清澜脸上的漫不经心渐渐收起,神情变得严肃,只见她熟练的拆去了炸弹的外壳,露出了里面五颜六色的电线,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看的众警察是目瞪口呆。

    沈清澜仔细地看了看这些颜色各异的电线,拿起剪刀朝着其个电线伸了过去。

    “傅太太。”个警察叫住她,咽了咽口水,“我们的专家马上就到了,你还是等等吧。”

    沈清澜看了那个说话的警察眼,手上的动作是毫不犹豫,周围响起了阵抽气声。而就在警察愣神间,沈清澜已经剪断了两根电线,剩下的电线还有三根,只要再剪断根,就可以了。

    但是剩下的三根,万剪错了,那么炸弹就会立即爆炸,情况很危险,几个警察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傅太太,剩下的那根让我们的专家来吧。”警察再次开口,刚才两根可以说是幸运,但是这位傅太太毕竟是外行,万个不小心,大家都会遇到危险。

    沈清澜扫了眼那个警察,目光清冷,低头看着剩下的三根线,眼底闪过抹纠结,最后的那根其实她的把握也不是很大,仔细研究了下,沈清澜手的剪刀伸向了黑色的那根线。

    几个警察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咔嚓。”微弱的声音清晰地传递到他们的耳,其个警察甚至闭上了眼睛。

    明明是喧嚣的环境,可是这刻,这里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沈清澜看着停跳的数字,嘴角轻扬,站起来,将手里的剪刀扔给了其个警察,那人连忙接住。

    几人看着沈清澜离去的背影,明明是那么纤细的身影,这刻却莫名高大起来。

    拿着剪刀的那个警察看了停顿的那个数字——6分57秒,他记得开始的数字是7分37秒,也就说,沈清澜开始到结束,用了分钟都不到。

    他看向同伴,呆呆地问道,“要是你,你做得到吗?”

    被问的那个人摇头,给他半个小时,他或许可以研究出来这个炸弹的结构,从而拆除,但是几十秒的时间,他做不到。

    “这位傅太太好厉害。”个警察轻轻说道,这话得到了另外几位警察的赞同,他们默默地看了眼沈清澜离开的方向,已经看不到人了。

    沈清澜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保证自己不会被夜里的冷风吹到,就回去找傅衡逸了。

    她没有继续去找炸弹,因为就在刚刚,金恩熙发来消息说从许诺的嘴里得知炸弹的数量共是两个。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三颗炸弹就是全部了。

    许诺说两颗是为了迷惑他们,在得知了数量是2的前提下,人们在找到了2颗之后,就不会再想着现场还有第三颗炸弹,必然会放松警惕,而只要有颗没有找出来,那么今晚的重大事故就逃不了。许诺想的很好,却没想到沈清澜会提前找到了三颗炸弹。

    沈清澜回到住院部十层的时候,傅衡逸正在和位拆弹专家商量最后根电线的拆除,许诺安装的这三颗炸弹,颗比颗难拆,颗比颗威力巨大,尤其是十楼的这颗,旦引爆,足以将整栋大楼炸成两节。

    傅衡逸神情凝重,见沈清澜回来了,看了她眼,沈清澜开口说道,“这里是最后颗。”

    傅衡逸立刻明白了,点点头,继续看着炸弹,而此时,上面的时间显示只剩下了三分钟。

    陈院长今天刚好在另栋大楼做手术,手术比较复杂,他直到凌晨才走出了手术室,刚回到办公室打算睡觉就听到了外面的骚乱,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到了警笛声。

    他的脸色变,赶紧走了出去,就听到了走廊里到处都是人,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窜,陈院长拉住个医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医生被让人拉住,刚想发火,看见是自己的上司,连忙说道,“院长,妇产科大楼发现了炸弹。”

    “炸……炸弹!”陈院长震惊地待在原地,脸的不可置信,医生拉着陈院长,“院长,赶紧走吧,这里危险。”

    陈院长被人拉着走,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跑出了大楼,他才从震惊回过神来,转身往妇产科大楼跑。

    他们这里是妇产科医院,妇产科住院部大楼里人才是最多的,而且他也没忘记,沈清澜还在住院部住着呢。

    电梯里已经满是人了,陈院长直接爬楼梯上去,楼梯上都是惊慌逃窜的人,陈院长好不容易爬到十楼,已经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他来不及休息,就往沈清澜的病房跑,刚跑到半路就看见了厕所那边围了好几个警察。

    陈院长走了过去,却被警察拦住了,“这里危险,赶紧下去。”警察呵斥道。

    “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你们让我进去,我是有义务对我的医院和病人负责的”

    “是院长也要下去。”警察要将他赶走,这都什么时候还想着凑热闹。

    沈清澜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看见陈院长,开口,“陈院长,这里有炸弹,很危险,你先下去组织群众撤离。”

    陈院长就是来找她的,听到她的话,立刻说道,“傅太太,你跟我起离开。”原本因为沈清澜难产的事情就已经很难向沈家交代了,好不容易这尊大神明天就出院了,谁知道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了这样的意外,陈院长想为自己抹把辛酸泪,他这个院长这次算是当到头了。

    傅衡逸在这里,沈清澜自然不会走,“陈院长,我留在这里,你赶紧离开这里。”

    “傅太太,这里太危险了,你赶紧跟我起离开。”陈院长说道,心难免对沈清澜升起了股怨气,这位大小姐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在这里凑热闹,这样的热闹是她能凑的吗?

    沈清澜看了警察眼,警察立刻明白了,强行将陈院长带走了,沈清澜转身进去。

    “傅少帅,我认为应该剪红色的那根。”拆弹专家说道,这颗炸弹外面看着时候是国际上最新型的,但是拆开之后才发现竟然被人改动过,要是没被人动过,那么他倒是知道怎么做,现在嘛,没有把握。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拆弹专家的额头上就冒出了细汗,尤其是看到时间已经从1分钟跳到了五十九秒,握着剪刀的手紧了紧。

    傅衡逸也是脸的凝重,他看了眼沈清澜,“清澜,你认为呢?”

    沈清澜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那三根线,过了几秒,开口,“同时剪断红色和黑色的线。”

    “应该只要根就够了,剪断两根会爆炸的。”专家下意识地说道,却见傅衡逸的嘴角扬起,“好,听你的。”

    专家冷汗直流,不可置信地看向傅衡逸,“傅少帅!”

    “我相信她。”傅衡逸说了句,拿起剪刀毫不犹豫地剪了下去。

    “滴——”滴声响过之后倏然停止,数字定格在10秒。

    专家愣愣地看着那个红色的数字,直到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离开了,他才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冷风吹,他的后背发凉,伸手摸,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

    “你当时就不怕我判断失误?”沈清澜问着傅衡逸。

    傅衡逸微笑,“我相信你。而且我当时的判断是跟你致的。”

    沈清澜抿抿唇,“那要是不致呢?”

    “听你的。”傅衡逸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是真的不怕我出错啊。”沈清澜说了句。

    傅衡逸握紧了她的手,“这是你的本能,我相信。”

    沈清澜笑了,“嗯,傅衡逸,你运气真好,我当初学的最好的几个项目之正好包含了这项。”

    傅衡逸闻言,顿时又心疼了,只要想到沈清澜的过往,他的心就像是被针扎般,或许是沈清澜毫不在意的语气才让他更加的心疼。

    “走吧,我们该去接儿子了。”沈清澜察觉到傅衡逸情绪的不对,赶紧转移了话题。

    走到住院部外面的时候,空地上已经挤满了人,有警察有病人,有医生护士,甚至还有记者。

    沈清澜好傅衡逸绕过人群走到了外面,茜丝莉正在车上等着他们,刚靠近,沈清澜就听到了阵婴儿的哭声,哭得那叫个撕心裂肺。

    她加快了脚步,连忙走过去,打开后座的门,就看见茜丝莉怀里抱着孩子,急的汗都出来了,而安安小朋友正扯着嗓子嚎,脸蛋通红。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澜澜很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