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小心眼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金恩熙也不是完全就将安妮扔在这里就管了,还是留了两个男人看着安妮的,起码不能将人给饿死了。

    安妮刚开始以为这两人是绑匪,但是都过了两天了,他们丝毫动静都没有,她的心里的恐惧就更大了,就在她惶惶不安,几近崩溃的时候,紧闭的大门被人打开。

    阳光照射进来,门口站着两个人,逆着光,看不清面容,安妮闭上了眼睛,突如其来的灯光让她的眼睛很难受。

    “哟,大小姐,两天不见,你很惬意嘛。”金恩熙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

    安妮立刻睁开了眼睛,好不容易看清了她的面容,安妮的神情瞬间变得狰狞了,“是你!”

    金恩熙笑眯眯地点点头“唔,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这是绑架,是要坐牢的。”安妮有些歇斯底里,这两天简直比过去二十多年的是人生遇到的最可怕的事情还要让她觉得崩溃,她真的已经快疯了。

    金恩熙蹲下来,“坐牢,我好怕怕的呀。”夸张的语气,根本没有丝毫的信服力,安妮看向茜丝莉,“我知道你,你是名模茜丝莉,你难道也要跟她起犯法吗?就算你是外国国籍,在我国犯了法,同样要受法律制裁的。你好不容易成了国际名模,难道就真的打算跟这个疯女人起疯吗?”

    茜丝莉摸着下巴,状似在思考,安妮眼睛微亮,还以为自己已经说动了茜丝莉,却听见茜丝莉说道,“怎么办,我觉得我成为国际名模还挺容易的,而那个名声对我来讲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唉。

    安妮闻言,差点口老血吐出来,“你们都是丘之貉,我爸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茜丝莉看着金恩熙,“你看,人家是有后台的,有老爸撑腰呢,你就不怕人家的老爸来追杀你?”

    金恩熙哈哈大笑,夸张地抱住了自己,“我的好怕哦。”神情变,把捏住安妮的下巴,迫使她抬头,“说,你去医院到底是想干什么?别说是去看伊登,这样的鬼话我不会相信,你要是说真话,我还可以考虑对你温柔点,你要是不老实,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老实。”

    她的眼神冰冷,丝毫看不出点人类的感觉,就像是部毫无感情的机器,安妮摇头,却被捏的更痛,“我真的就是去看伊登的。”

    “呵,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金恩熙将她甩在地上,拿过她的包,从里面拿出那张百万的支票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去看伊登随身带着张百万的支票?怎么,打算用钱去砸伊登?”

    安妮的眼闪过抹慌乱,硬着头皮说道,“难道不行吗?”

    “那你的出手就真的太小气,我们伊登可是顶尖的医生,你就用区区百万打发他?”

    茜丝莉站在边看着越玩越起劲的金恩熙,无奈地摇摇头。

    安妮狡辩道,“这只是我给他的零花钱。”

    金恩熙将支票甩在她的脸上,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老娘跟你开个玩笑,你就真当我是白痴了是吧,说吧,买通护士抱走沈清澜的孩子想干什么?”

    “我......什么孩子,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妮皱着眉,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金恩熙抬手就是巴掌,“我说的这么清楚了你再装不知道就没意思了,你要是认为自己扛得住我的手段,你尽管可以继续嘴硬。”

    安妮的嘴角流出抹血,刚刚的那巴掌,将她的牙齿都给打松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虽然伊登不喜欢我,但是我总有喜欢人的权利吧,而且我去医院也没可以伤害到任何人,反倒是你,现在这样做,等我回去了,我定会告你绑架伤害,到时候我就不相信沈清澜还能救你。”

    “唔,主意不错,我挺支持你的。”金恩熙认真地点点头,“不过现在外面警察正在找你这个畏罪潜逃的嫌疑犯,你说我俩要是同时出去,警察会先抓谁?”

    安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看着金恩熙,“你胡说,我才没有畏罪潜逃,你们这是诬陷。”

    “你说的不错,想要早点回去澄清事实吗?那就告诉我,你抱走沈清澜的孩子是打算干嘛。”金恩熙的声音里带上了丝诱惑。

    “我没想抱走她的孩子,你不要污蔑我。”安妮咬死了不松口。

    金恩熙残忍笑,反手又是巴掌,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安妮被打的整张脸都肿起来了,“不肯说实话是吧,那行,我们换点新鲜的玩,我听说你在国外很开放,有很多的男朋友,那介不介意再多两个?外面的这两位帅哥身材健硕,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不弱,你应该会喜欢,要不要试试?”

    安妮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死死地瞪着金恩熙,眼睛里满是恨意,“你这是强暴。”

    “唔,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那又如何,这里荒郊野外的,你就算是扯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到时候我们视频拍,你敢出去说吗?你要是敢说,我就敢将视频放在上,让大家都来欣赏下梁大小姐的风姿。”

    安妮低着头不说话,茜丝莉轻笑,“你在跟她废话什么呢,先把视频拍了,有了那东西,她自然就说了。”说着,她拍拍手,就要将那两个男人叫进来。

    安妮神情惊惧,大声喊道,“不要,我说,我说。”

    金恩熙放开她,冷冷地盯着她,“早这样听话不就完了,非要我暴力点才肯说,真是犯贱。说吧。”

    安妮低着头,“我就是想教训下沈清澜,也没想将她的孩子怎么样,顶多就是送到孤儿院里去罢了。”见金恩熙扬手又要打,她里忙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气不过,伊登喜欢的人明明就是沈清澜,她还装作脸无辜的样子劝我不要再浪费时间在伊登的身上。”

    “而且她都已经结婚了,就该跟伊登保持距离,可是她呢,非但没有,还利用伊登对她的感情,让伊登为她的丈夫治疗,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安妮说着,大概说道了激动处,提到沈清澜的时候她的眼底充满了愤恨。

    金恩熙和茜丝莉对视眼,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心万分庆幸,幸好这个女人伊登不喜欢,这心眼,大概针眼都比她大些。

    “为什么选择抱走孩子?”金恩熙冷声问道,不怪她多心,实在是这样的手法跟当年秦妍的做法太像了,谁知道这个人背后是不是有秦妍的影子。

    “对于个母亲来是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失去孩子。”安妮说道。

    “砰。”茜丝莉脚踹在她的胸口上,将安妮踹地连连咳嗽,她的眸光阴冷得吓人,毕竟她曾经也失去了个孩子,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对那个孩子感到万分的可惜。

    金恩熙懂得她的悲伤,拍拍她的肩膀,茜丝莉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也许是从小的经历,他们几个最痛恨的就是拿孩子说事的人,而安妮和秦妍的行为刚好触碰到了他们心最深的禁忌。

    金恩熙站起来了,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安妮,“既然你说了实话,那我就不打你了,毕竟你的皮这么厚,我的手也是挺疼的。跟你玩点新鲜的游戏。”

    安妮的身体瑟缩了下,惊惧地看着金恩熙,“你想干什么?”

    金恩熙咧嘴笑,配上她的娃娃脸,怎么看都很可爱,“你等下就知道了。”

    茜丝莉拍拍她的脸,“乖啊,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你出尔反尔,你说过只要我说了实话你就会放我走的。”安妮大喊,就连声音里都带上了颤音。

    金恩熙惊讶地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你刚才......”安妮下意识地说道,刚开口就顿住了,是了,他们从来没说过放自己走,是自己想当然的这样认为了。

    意识有可能她们根本就没打算放自己走,安妮这才真的害怕起来,她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而已,别看她平日里有些嚣张跋扈,但实际上就是个纸老虎。

    “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们放我走吧,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缠着伊登了,也不会再去找沈清澜的麻烦了。”安妮哭着求饶。

    金恩熙惊讶地看着她,蹲下来,抬起她的头,看着她涕泗横流的脸,满是嫌弃,“不是非伊登不可,扬言对伊登是真爱无敌吗,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就说要放弃伊登了?我真的很怀疑你对伊登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感情自然是真的,只是这份感情跟她自己的安全不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而且伊登的朋友都这么恐怖,谁知道他私底下是什么样的,她还不想死,爱情固然重要,但是女人最重要的是爱自己。

    “我不爱了,我不爱行了吗?我爱不起。”安妮大哭。

    金恩熙撇嘴,眼底闪过抹厌恶,将自己的手在她的衣服上擦了擦,“还说自己是真爱呢,也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我现在充分理解了伊登为何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死缠烂打,而是你最爱的人根本就是你自己,你对伊登的那也不叫爱,那叫占有欲。”

    “不是的,我是爱伊登的,我是真心爱他的。”安妮喊道,这是她第次爱慕的男人,她是认真的。

    “啧啧啧,真是可怜的女人,得不到就只能自我催眠了,不过自我催眠的效果还挺显著。”金恩熙饶有兴致地说道。

    “恩熙,你现在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茜丝莉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个罐子。

    金恩熙讪讪,“这不是无聊嘛。”

    茜丝莉的手里拿着罐蜂蜜,将蜂蜜在安妮的眼前晃了晃,开口,“这是最好的土蜂蜜,美容养颜的,我特地从蜂农的手里买来的,现在要将它送给你,想想还挺舍不得的。”

    安妮不明白她的话的意思,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你们干什么?不要。”安妮惊恐地喊道,她看着金恩熙手里的多功能军刀,心里的恐惧上升到顶点。

    金恩熙摇头,“就你这胆子,也敢学人家干坏事,不是我说你,你这段数真的是太LOW了。”

    茜丝莉就干脆多了,把拿过金恩熙的手里的刀,三两下将安妮身上的衣服划烂,然后将蜂蜜均匀地涂抹在她的皮肤表面。

    金恩熙站在边看着,“你说你是有多幸运啊,这么好的蜂蜜送给你当护肤品,想想真是心痛啊。”

    安妮的神情惊疑不定,时之间也摸不清他们这个举动的目的,很快,金恩熙就给了她答案,“唔,不过这蜂蜜应该也是蚂蚁们的最爱吧,这荒郊野外的,也没什么吃的东西,这些蚂蚁生活在这里也是可怜,还是我们的梁大小姐心善,竟然愿意牺牲自己来喂饱他们。”

    安妮闻言,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要,我求你们。放过我吧。”身子剧烈的扭动,拼命地在地上蹭,试图将身上的蜂蜜弄掉。

    金恩熙和茜丝莉站起来,“好好享受你的美好时光吧。”

    “不要,你们回来,你们给我回来。”安妮在身后大喊大叫,却没能将二人叫回来。

    “哎,我们是不是太不怜香惜玉了?”金恩熙感叹道。

    茜丝莉白了她眼,“你可以回去。”

    “那还是算了,这就是个蛇蝎美人。我可怜惜不起来,其实我更想直接了结了她,这样多干脆利落。”

    茜丝莉开着车,随意地说道,“不能给安惹麻烦,三天之后我会让人将这个女人带走。”

    “带到哪里去?”

    “她知道是我们做的,要是放她回去,只会给安惹来更大的麻烦,为了不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只能请这位大小姐去别的地方做客了。”

    “难道我们要养她辈子啊?”金恩熙问道,语气里有些不乐意,“要不,我们将她扔进大海里喂鲨鱼吧。”

    “这件事押后再说,,毕竟我们的重点也不是她,下场好戏也该开罗了。”茜丝莉说道。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金恩熙的脸色沉,“秦妍这个该死的女人,要是落入我的手里,千万不能让她轻易的死了。”

    “现在生什么气,等抓到那个女人,还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不知道这次她会不你上钩。”这是茜丝莉最担心的,要是秦妍不上钩,那么就白费了她们的番心血。

    “她的目的样也没有达成,要是换做我是她,我肯定就会找机会下手,安现在住在医院里,医院是个人多眼杂的地方,最是容易下手,我赌她会来。”金恩熙倒是对这件事很有把握。

    “但是你别忘记了,秦妍根本没有任何的功夫,你确定她会在明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的情况下还会出现?”茜丝莉不确定。

    “不管了,先这样吧,就算是她本人不来,她也肯定不会放弃这次的机会,我们总能捉到几条鱼的。”金恩熙说道。

    *************

    医院,沈清澜看着傅小少爷香甜的睡姿,神情温柔,她正在坐月子,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小宝宝的事情根本不用她操心,楚云蓉和傅衡逸就将所有的事情做好了,除了喂奶需要她亲自来之外。

    沈清澜的奶水不多,给小宝宝个人喝都很勉强,但是母乳对宝宝好这谁都知道,所以沈清澜还是决定用母乳喂养孩子。

    为了小宝宝的口粮,这几日,沈清澜直在喝下奶的汤汤水水,以前看到这些就皱眉的沈清澜,这几日喝得很是积极。

    这不,她刚刚喝完碗汤。

    “小家伙,妈妈为了你牺牲可大了。”沈清澜伸手摸摸孩子的小手,温柔地说道。

    傅衡逸进来的时候看见就是老婆对着儿子自言自语的画面,就连他和伊登进来都没察觉。

    他刚刚做完复健,是被伊登推进来的,“清澜。”傅衡逸主动叫了声。

    沈清澜回头看了眼傅衡逸,点点头,“回来了。”然后又转过头去看儿子。

    傅衡逸的眼眸幽深,看着沈清澜,也不说话。

    伊登将人送到就离开了,只是看着傅衡逸脸的怨夫样,那高高扬起的嘴角怎么看都透着股幸灾乐祸。

    或许是傅衡逸身上的怨气太浓,沈清澜的目光终于从宝宝的身上移到了傅爷的身上,“怎么了?”

    傅衡逸移开目光,抿唇,“没事。”他总不能说是自己是因为吃自己儿子的醋吧。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面无表情的脸,忽然意识到什么,眼浮现丝笑意,“傅衡逸,你该不是吃儿子的醋了吧?”

    傅衡逸轻哼,闲闲地扫了眼躺在沈清澜身边的小家伙,“我至于吗?”

    那你说不至于那就是不至于咯。沈清澜也不跟他辩解这点,点头附和道,“唔,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傅衡逸,宝宝已经出生好几天了,总不能就宝宝地叫着吧,大名没想好,那就叫先起个小名吧,你说叫什么小名好?”

    “男孩子嘛,随便叫叫就行了,不能养的太娇气了。”傅衡逸随意地说道。

    沈清澜:......孩子才出生几天啊,这么就娇气了?

    “不娇气总有不娇气的叫法吧。”

    “老辈人不都说贱名好养活吗,我看就叫......”傅衡逸想出口的最后几个字在对上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目光时顿住了。

    “叫什么?”沈清澜“温柔”地问道。

    傅衡逸想了想,“那就叫安安吧。”

    “安安听着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沈清澜皱眉,而且她的英名字就叫安,她原本是想轩轩或是墨墨之类的,起码听着就像是个男孩子。

    “安安好,平平安安,我只想你们母子能够平安幸福。”傅衡逸认真地说道。

    沈清澜对上他的视线,心微动,“好,那就叫安安吧。”反正是个小名,自己家人叫叫的,倒是无关紧要,而且安安的寓意也很好。

    只有女气什么的,瞬间就被沈小姐抛之脑后了。

    多年以后,傅小少爷每次听到幼儿园老师叫他的乳名,尤其是看到其他小朋友哄堂大笑的眼神时,就对给他起名的爸爸很是怨念。

    沈清澜确定了孩子的小名,低头看向宝宝,握住他的小手,“安安,欢迎你,我的宝贝。”她的眉眼温柔,阳光洒进来,在她的身上落下层光辉,傅衡逸看着,不自觉温柔了眉眼。

    傅衡逸等到腿上的感觉好些了,就站了起来,走到沈清澜的身边,看着她说道,“孩子交给我吧,你先睡觉。”昨晚上沈清澜为了给孩子喂奶,醒了好几次,傅衡逸固然心疼,可是喂奶这种事他还真的是没法帮沈清澜做了。

    他不是没想过晚上给孩子喝奶粉,但是这小家伙,人虽然小,嘴巴却刁,自从给他喝了母乳以后,奶粉他是碰都不碰,就是你给他喂进去了,他也能给你吐出来。

    沈清澜见孩子睡得香甜,想了想,问道,“你个人可以吗?”

    “可以。”傅衡逸回道,他个大男人,难道还搞不定个孩子。

    沈清澜见他信誓旦旦的样子,放心地去睡了,傅衡逸就坐在边,看着母子俩如出辙的睡颜,看着安安小朋友的眼神满是温柔。

    他伸出根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安安小朋友的小手指,然后又在他的脸上戳了戳,谁知道安安小朋友就醒了,睁开眼睛,黑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傅衡逸嘴角轻扬。

    大概是周围的环境太安静了,让安安小朋友有些不适应,只见他撇撇小嘴,就是副想要哭的模样,傅衡逸见状,连忙上前抱起他。

    姿势依旧不熟练,但比起刚开始,已经好多了。

    这是这几天来他第三次抱孩子,孩子对他的气息依然不熟悉,眨巴眨巴眼睛,挥挥小手,张嘴就要哭,傅衡逸立刻站起来,抱着孩子走出了病房他。

    “衡逸,你抱着孩子在走廊上干嘛呢?”楚云蓉来的时候就看见傅衡逸抱着孩子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

    傅衡逸微微笑,“清澜在里面睡觉,这小家伙睡醒了,我担心吵到清澜,就抱出来走走。”

    孩子躺在傅衡逸的臂弯里,睁着大眼睛,小手放在嘴里,脸的惬意。

    楚云蓉担心傅衡逸的腿受不了,将东西放好,连忙过抱孩子,“给我吧,你先歇歇。”

    傅衡逸点头,微微弯腰,动作忽然顿,神色僵硬,“衡逸,怎么了?”

    “妈,他拉了。”傅衡逸说道,只是这声音听着怎么都带点咬牙的味道。

    “嗨,小孩子拉了不是很正常。”楚云蓉不以为意,“而且孩子的大便都是干净的。”

    傅衡逸的身子很僵硬,尤其是感受到手上湿湿软软的东西时,更是动不动。刚刚宝宝乱动,将尿布给弄歪了,黄色的粑粑弄了傅衡逸手。

    楚云蓉接过孩子,看见傅衡逸手上的东西,呵呵笑,“行了,你先去洗手吧,这里交给我。”

    傅衡逸看了眼脸无辜的某宝宝,走进了卫生间,等傅衡逸再次出来的时候,楚云蓉已经换好了尿布,脏的尿布被放在边。

    傅衡逸看见了,正要去捡,却被楚云蓉阻止了,“衡逸,你放着我来,你个大男人怎么会洗这些东西。”就是沈谦,对她够好了吧,当初她坐月子的时候也没有为孩子洗过次尿布。

    傅衡逸捡起尿布,“妈,我去洗,你从家里赶到医院也够累了,先休息下。”说着就再次走进了卫生间,木着脸,将尿布洗干净,挂好。

    安安小朋友已经在外婆的怀里睡着了,丝毫不知自己闯下的祸。

    沈清澜是被楚云蓉叫醒的,因为孩子要喂奶了,沈清澜刚才睡得沉,被叫醒后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地将衣服撩开,给孩子喂奶,根本没有注意到傅衡逸也在这里。

    傅衡逸看着闯入视线的那片雪白的肌肤,尤其是以前只属于自己的领地现在却被另个“男人”占领,尤其是那小手还放在上面,这心里顿时就不得劲了。

    “妈,孩子要的多久才能断奶。”傅衡逸问楚云蓉。

    听到傅衡逸的声音,沈清澜才意识到傅衡逸也在这里,见他直勾勾看着自己,耳朵尖泛红,将被子拉了拉,当初了他的视线,只是等反应过来傅衡逸说的是什么的时候,恨不得上前捶他拳。

    楚云蓉啊了声,随后才说道,“母乳对孩子好,自然是吃的时间长点比较好,而且现在清澜的奶水也足够。当初君煜就吃了十个月,清澜更久些,吃了年半才断奶。”

    “总是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清澜也累,妈,不能早点断奶?”

    “每个妈妈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宝宝的生活作息还不规律,等过几个月调整调整,调整到跟大人的时间致就不会这么累了。”楚云蓉解释道。

    沈清澜在楚云蓉看不见的角落狠狠瞪了眼傅衡逸,别以为他说的这样冠冕堂皇就能掩盖他的小心思,这个小气的男人。

    “不过,般四到六个月宝宝就能开始吃辅食了,要是真的想断奶,那时候就可以慢慢断。”楚云蓉慢慢说道,对于傅衡逸心疼沈清澜还是心还是很满意的。

    要是楚云蓉知道傅衡逸心真正的想法,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认为。

    傅衡逸闻言,看着正在吃奶吃的欢快的安安小朋友,脸的若有所思。

    裴宁带着裴浩小朋友来的时候,沈清澜刚刚喂完奶,正打算吃饭呢。

    “姨姨。”小家伙轻轻叫了声,来的时候妈妈说了,小弟弟还小,不能大声说话,会吓着弟弟。

    “姨姨,弟弟呢?”小家伙有些迫不及待,就连以往最喜欢的沈清澜现在都要靠边了。

    沈清澜指了指旁边的婴儿床,“那儿呢。”

    小家伙是第次看见安安小盆友,轻手轻脚地走到小床边看着弟弟,脸的新奇,“姨姨,弟弟好黑。”

    安安小朋友的皮肤还没有白过来,但是比起刚出生的时候其实已经好看很多了,但是裴浩小朋友不知道啊。

    裴宁笑,“刚出生的宝宝都是这样的,你小时候也是黑黑的,长大了就漂亮了。”

    小家伙皱眉,“妈妈,我和弟弟是男生,男生不能用漂亮形容。”

    “行行行,小男生长大了就帅气了。”裴宁纠正。

    小家伙对小宝宝很好奇,直盯着他看,“姨姨,他什么时候才能醒?”

    “他刚刚才睡着,没有那么快醒,你要不要先过来吃点水果?”沈清澜柔声说道。她的病房最多的就是水果,都是人家来的时候送的,她又吃不完,前天刚刚送了些给护士站的护士,今天又是堆。

    小家伙摇头,“我不吃,我就站在这里看着小弟弟好不好?我保证不吵醒他。”小家伙脸的乖巧。

    沈清澜笑着点头,“要是看累了就自己找地方坐。”

    裴宁看了眼宝宝,回头对沈清澜说道,“眉眼长得很像你,但是鼻子嘴巴长得想衡逸。”

    “嗯。”沈清澜神情温柔,“表姐,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刚刚从临市回来,就过来看看你。”

    “你临市的工作结束了?”

    “是啊,我已经申请调回京城了,昊昊太小,总是分隔两地不好,我仔细考虑了下,还是决定回来,这样也方便照顾我父母。”

    前段时间楚云瑾摔了跤,伤着腰了,这段时间直在家里休息呢,要不是因为腰疼不能动,她就会亲自来看沈清澜了。

    “大姨的伤好点了吗?”沈清澜问道。

    裴宁点头,手里拿着个苹果,正在给沈清澜削皮呢,“好多了,但是还起不了床,要不然她就亲自过来了,等下我拍两张小宝宝的照片给她看看,惦记好几天了。”

    “我手机里有。”沈清澜拿起手机,打开相册,里面全都是孩子的照片,是这几天沈清澜自己拍的,从她醒来之后到现在,才三天时间,相册里的照片就已经将近两百张了。

    早上傅衡逸看到的时候还很是吃味地瞪了眼沈清澜,只因为沈清澜将手机桌面的壁纸换成了安安小朋友,最后为了安抚某位吃醋的大朋友,沈清澜又将壁纸换回了二人的合照。

    “好可爱。”裴宁赞叹地说道,“不愧是画画的,这拍出来的照片也比别人的好看些。”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挑了几张照片传到自己的手机里。

    个小时候,裴浩小朋友终于看腻了,对沈清澜说道,“姨姨,弟弟好能睡。”都睡了这么久了,点醒来的痕迹都没有。

    “他现在还小,睡觉长个子,等他长到和你样高了就可以陪你玩了。”沈清澜笑着说道,见小家伙好像困了,开口,“昊昊,你要是困了就在旁边的那张床上睡会儿。”

    “清澜,要不我还是先带他回去吧。”裴宁开腔。

    “不要,妈妈,我要在这里等着弟弟醒来,我不想回去。”裴浩小朋友不干。

    “你不是困了吗?”裴宁看着他。

    “那我可以在这里睡会儿会儿,等弟弟醒了你再叫醒我。”小家伙跟裴宁打着商量。

    “行,等弟弟醒了我就叫你,到时候你可不许哭鼻子。”裴宁说道,小家伙有时候会有很严重的起床气。

    “好。”小家伙乖巧地点头,裴宁将他抱到床上,继续和沈清澜聊着当母亲的心得。

    “这小子之前就念叨着要看弟弟,昨晚知道今天要来看你,兴奋地到了晚上十二点还不睡,今天早就自己醒来了,现在才开始犯困。”裴宁笑着说道。

    沈清澜也笑了,温柔地看了眼已经开始呼呼大睡的小家伙,算起来,正是因为小家伙,她才意识到孩子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她遇到的那些都是特殊的孩子,正常的孩子都是天真善良的。

    “表姐以后也在京城工作了,平时有空就带昊昊到家里去玩。两个孩子有伴也热闹些。”

    “这是定的。”裴宁不跟她客气,沈清澜是她的妹妹,跟自己的妹妹有啥好客气的。

    傅衡逸在裴宁来了以后就去复健了,直到午吃饭的点还没醒来,想来是复健的力度又加大了。

    “对了,你家傅衡逸的腿现在怎么样了?”裴宁终于想起傅衡逸。

    “已经好多了,医生说按照现在的速度,个月后就能好了,痊愈的话要两个月。”

    “等他好了就去京城军区?”

    “嗯,京城军区这边已经交接好了,就等着他伤好以后去任职了。”

    “这样也好,不然你们夫妻总是聚少离多的,以前倒也算了,现在有了孩子,到底不样。”裴宁说道。

    两人正聊着家常呢,安安小朋友就醒了,大概是意识到没人理自己,顿时扯开嗓子大哭起来。

    ------题外话------

    这章甜不?

    你们说安妮怎么对付她才是最好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