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婚礼惊变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安妮走进休息室,就看见温兮瑶和另外几个伴娘正在说话呢。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安妮笑着问道,这次的伴娘共有六个,除了她,剩下的伴娘只有个时候温兮瑶和她的共同好友,而现在在这个房间的伴娘有三个。

    “我们在说大学时候的事情呢,没想到我竟然是我们班第二个结婚的。”温兮瑶笑着说道。

    安妮笑笑,脑子里却在想用什么借口将这几个人都叫走会比较好,却想不到个好的借口,眼看着时间分秒的过去,她的心里不免也有些着急了,就担心杜楠会不管不顾地冲进来。

    “安妮,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温兮瑶注意到安妮的走神,关心道。

    安妮眼睛微闪,摇头,“没事,就是看见你今天这样美丽的样子,有点晃眼。”

    温兮瑶笑得甜美,“等你结婚了你肯定也会是最美的新娘。”

    安妮的眼神瞬间黯淡了,温兮瑶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戳到了她的痛处,歉意地看向安妮,安妮给了她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安妮的眼珠子转了转,压低了声音,在温兮瑶的耳边轻声说道,“兮瑶,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能不能先跟我出来下?”

    温兮瑶奇怪地看了她眼,“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安妮状似为难地看了眼其他的几个伴娘,“不太方便。”

    温兮瑶对她毫无防备,想了想,站起来,“我让安妮陪我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知道她穿着婚纱不太方便上厕所,需要有人帮忙,大家也没有放在心上。

    安妮带着温兮瑶去了隔壁的隔壁房间,她相信即便是没有时间沟通,直注意着这边的杜楠也能知道他们在哪里。

    “安妮,你想跟我说什么?”温兮瑶问道。

    “兮瑶,在我说之前,你先等我下,我回去那个东西,分钟就好。”安妮说道。

    温兮瑶的心忽然升起了抹怪异,今天的安妮很奇怪,“安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温兮瑶定定地看着安妮,安妮的心惊,“兮瑶,我就是想给你单独看个东西,很重要,但是刚刚我竟然忘在那个房间了,你先等我下,我马上去拿过来。”

    温兮瑶狐疑地看着她,安妮笑道,“我很快回来,马上。”说着,就走了出去,温兮瑶还没反应归来,人就走了,她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先在这里等着她。

    安妮刚出门,就看见了杜楠站在门口,她惊,急忙向四周看了看,没看到其他人,轻轻舒了口气,暗暗瞪了杜楠眼,什么都没说让开了路。

    杜楠感激地看了她眼,走进去。

    温兮瑶背对着门口,听见脚步声,转身就看见了杜楠,“是你。”

    杜楠怔怔地看着温兮瑶,“兮瑶,你今天真的好美。”

    温兮瑶沉了脸,看见杜楠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安妮叫自己出来,给自己看东西,有话说是假,让杜楠见她是真的,“你费尽心思想见我,到底是想做什么?”

    杜楠盯着温兮瑶,不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目光,眼神的爱恋和思念目了然。

    “兮瑶,从小时候我们第次过家家开始,我就幻想着长大后你穿着婚纱的样子,直期盼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今天见到了,果然跟我想的样美,不,比我想的更美。”

    杜楠说的脸的深情,可是听在温兮瑶的耳,却隐隐觉得胃部很不舒服,她皱眉,“你要是来祝福我的,那我谢谢你,你要是只是想说这些,那么现在话说完了,我也该走了。”她看着被杜楠关上的房门,心里很不安,这样的场景,跟当初订婚宴上发生的那幕很像。

    “祝福?”杜楠神情变,“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还想我祝福,兮瑶,在你眼我就是这么懦弱无能的个人吗?”

    “杜楠,今天是我的婚礼,是我生最重要的日子,你确定要破坏我的婚礼吗?”温兮瑶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杜楠的气势瞬间就弱了,“兮瑶,你别生气,我来就是想跟你说我比沈君煜更爱你,那你不要跟他在起好不好,只要你答应跟我走,我保证,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又是这样的话,温兮瑶厌恶地皱眉,“杜楠,我不会跟你走,你现在给我让开,我要出去。”温兮瑶想走,杜楠把拉住她的手。

    “兮瑶,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我想过了,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今天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去参加婚礼,帮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怎么,你又想用强?”温兮瑶看着他,眼神冰冷,仿佛凝了万年的雪山,语气是浓浓的嘲讽。

    杜楠脸色变,想起了那次订婚宴上的事情,看着温兮瑶的眼神,闭了闭眼,“兮瑶,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不会对你用强,我发誓,那次是第次,也是最后次。我就想你不要嫁给沈君煜,你再给我次机会,行吗?”他低声祈求。

    温兮瑶神情不变,丝毫没有因为杜楠的话而有所触动,“杜楠,就算你今天不让我参加婚礼,在法律上我和沈君煜也已经是夫妻了,就在昨天,我已经跟他领证了。”

    杜楠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愣愣地看着温兮瑶,“兮瑶,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从小到大,我对你那么好,心意地等着你,护着你,你怎么忍心对我这样残忍!”

    他的眼眶渐渐红了,就连眼底也染上了丝血红,“你知不知道,失去你,我真的会死的。难道你就真的能眼睁睁看着我去死吗?”

    “所以你现在是要以死威胁我吗?”温兮瑶反问。

    “要是我死了能让你不嫁给沈君煜,我就是死了又如何,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别想得到。”杜楠说道。

    温兮瑶脸色微变,看向杜楠,“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正常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杜楠呵呵笑,“是,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兮瑶,你为什么不肯爱我,跟沈君煜相比,我到底哪点不如他?我爱你比他爱你更深,我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切,他做的到吗?”

    “爱情从来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是心甘情愿的付出,而不是计较得失,杜楠,你对我的根本不是爱,而是占有欲。”温兮瑶冷静地说道,她甩了甩手,想将自己的手从杜楠的钳制挣脱出来,却没有成功。

    杜楠握着温兮瑶的手更加紧了紧,“兮瑶,你看看你跟沈君煜在起之后变成了什么样子,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这样蛮不讲理。都是沈君煜教坏了你。”

    温兮瑶很想骂人,到底谁才是蛮不讲理的那个,她看杜楠是真的疯了,简直就是神经病,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再不出现,外面的人就该急了,她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杜楠钳制着她,温兮瑶眼神狠,抬脚就往杜楠的下半身踹过去,这脚要是踢了,杜楠铁定是要废了。

    杜楠脸色边,身子往旁边躲,手就下意识地松开了。

    温兮瑶趁机往门外跑去,刚刚跑到门外想要喊人,就被杜楠捂住了嘴,杜楠将她我那个后门的方向带。

    **

    安妮见杜楠进去以后,在门外等了两分钟,见里面没任何动静,担心自己站在这里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休息室里的三个伴娘等了会儿,没见到温兮瑶和安妮回来,其个就建议去卫生间看看,结果就只看到安妮个人。

    “安妮,兮瑶呢?”其个伴娘说道。

    安妮脸的疑惑,“兮瑶不是回去了吗?她刚刚先走了,我因为肚子不舒服就迟了些,你们没看到她?”

    “没有,我们刚刚从休息室里过来。”另个伴娘说道。

    “这就奇怪了,休息室到卫生间就这条路,兮瑶去哪里了?”安妮状似自言自语地说道,笑了笑,“没事儿,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不会走远的,也许只是在哪里透口气呢,别忘了,她今天可是紧张的很。”

    其他人闻言,顿时觉得这话有道理,“那我们四处看看,时间快到了,别出了什么岔子。”几人说着,就想要去找找温兮瑶。

    “行啊,起吧,我去那边看看,你们去另外的地方看看。”安妮说道,手指着休息室的方向。

    其他几人没意见,大家分开找人,安妮与她们分开之后,轻轻舒了口气,心也暗暗责怪杜楠给自己惹麻烦,加快脚步,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她要将温兮瑶带回来了,不能耽误了婚礼的时间,而且这么长时间了,杜楠想说的话也应该说完了。

    只是安妮刚刚走过去,就看见杜楠拉着温兮瑶转过了走廊的拐角。

    安妮神情变,急忙跟了上去。

    杜楠刚刚想带着温兮瑶离开,可是温兮瑶不配合,直在挣扎,杜楠个狠心就将温兮瑶打晕了,他的力道不是很重,就只是让温兮瑶昏迷会儿而已,而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了,毕竟他要的只是将人带出去。

    但是刚刚走到门口,杜楠就看见了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在不远的地方站着,只要拐个弯出去就能被他们发现,他怔,转身向往后门的方向走,他昨天已经将这个酒店的布局探查清楚了,对这个很熟悉,只是走了没两步,就遇上了安妮。

    安妮看向杜楠怀的温兮瑶,沉了脸,“你对她做了什么?”

    杜楠也没有想到会遇上安妮,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安妮,你让开了,我要带兮瑶离开这里。”

    “不行。”安妮拒绝,“要是兮瑶是自愿跟你走的,我肯定不会阻拦,甚至还会支持,但是现在你是强行带走她,杜楠,往严重了说,你这是绑架,趁现在人家还没发现,你将兮瑶交给我,赶紧走,至于兮瑶那里,我会跟她解释,让她不要跟你计较。”

    安妮也没想到杜楠竟然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她现在已经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帮他了,兮瑶知道了肯定会怪她的。

    “想让我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我今天必须带走兮瑶,安妮,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你给我让开。”

    安妮不让,“杜楠,你放下兮瑶,你这样做对你没有点的好处。”

    不管安妮说什么,杜楠就是不愿意,安妮也急了,这里是安静,但是保不齐会引来其他人,要是看见这幕,事情就闹大了,“杜楠,你要是再不放下兮瑶,我就喊人了,到时候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杜楠呵呵笑,“绑架是吧?我不怕,你喊人吧,我是主谋,你就是帮凶,别忘了,是你帮我兮瑶叫出来的,我不干净,你也干净不了。”

    安妮闻言,脸色铁青,这个杜楠,自己想死,竟然还想拉上她,“杜楠,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没有兮瑶,我就是个疯子,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你现在放我走。”

    安妮看着杜楠猩红的眼睛,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兮瑶。”

    远远的,安妮听见了有人叫温兮瑶的名字,想来是温兮瑶离开了太久引起了其他人的怀疑,“杜楠,他们已经发现兮瑶不见了,你赶紧将兮瑶交给我。”安妮是真的急了,杜楠这个疯子,真是给她惹了大麻烦。

    “杜楠,你听我说,沈家请了保镖,酒店外面都是,你带着兮瑶是出不去的,与其这样,你不如放下她,给她个自由,看见她幸福,你也会开心不是吗?”

    “不,我不开心,她的幸福不是我给的,我开心什么?”杜楠摇头,“安妮,后门没有保镖,你让我从后面离开。”

    安妮现在哪里敢让杜楠离开,要是杜楠将温兮瑶带走了,麻烦的不止是杜楠,还有他们家,沈家可不是他们家可以得罪的,她跟温兮瑶是好朋友不错,但是她跟沈家可没有关系。

    杜家的大本营在南城,沈家鞭长莫及,但是他们家就在京城,沈家要是想针对他们叫并不是件难事,这么想,安妮越加后悔答应了杜楠的请求。

    这时心软惹来的麻烦让安妮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当务之急是赶紧将温兮瑶带回来。

    “杜楠,你冷静点,你想想你父母。”安妮劝说道。

    这边安妮还在劝说杜楠,那边沈清澜已经知道了温兮瑶不见了,她在傅衡逸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傅衡逸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道,“自己小心些。”

    沈清澜点头,起身走了。

    “澜澜做什么去?”沈老爷子问道。

    傅衡逸笑笑,“她说想去个卫生间,我让她注意脚下。”

    沈老爷子闻言,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说道,“你让澜澜不要着急,慢点走。”

    “我刚刚就是在跟她说这个。”傅衡逸应对自如。

    沈清澜走到后面,看向方彤,刚才就是方彤给她打电话说温兮瑶不见了。

    “怎么回事?”沈清澜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就是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进来想提醒声兮瑶姐,但是休息室里空无人,然后我就遇上了他们,他们说兮瑶姐去上了个卫生间直没回来。”方彤指着温兮瑶的伴娘团说道。

    沈清澜神情微变,第反应就是杜楠,她立即给金恩熙打了个电话,“恩熙,杜楠呢?”

    金恩熙愣,“杜楠,没看到啊,我直盯着监控呢。”

    “我嫂子不见了。”沈清澜沉声说道。

    金恩熙蹭的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什么?”随后反应过来,“你是怀疑是杜楠干的?但是我直盯着监控去,确实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

    “那要是对方早就先进来了呢?”沈清澜提出个他们都忽略的点。

    金恩熙沉默,这点之前确实都被他们忽略了,她们只是考虑了今天杜楠也许会来捣乱,却没考虑到也许人家早在他们之前就进入了这家酒店,伺机行动。

    “安,我现在立刻查看酒店的所以监控。”金恩熙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沈清澜站在原地,眸色冷沉。

    过了会儿,金恩熙的电话就进来了,“安,杜楠带着温兮瑶在楼南面的电梯口。你先过去,我现在马上就赶过来,你等我过来,千万不要自己动手。”

    沈清澜盛着冰霜,方彤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沈清澜,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沈清澜看了她眼,“去将我哥叫过来,别惊动其他人。”

    在场的其他人听,顿时将明白肯定是出事了,而且事情还跟杜楠有关系,刚刚他们可是听到了杜楠的名字。

    沈清澜朝着南边的电梯走去,刚刚走进就听见了安妮和杜楠的对话。

    “杜楠,你非要逼我喊人是吧?”安妮神情烦躁,她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劝了这么久,杜楠还是坚持要带温兮瑶走,她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

    杜楠温柔地看着怀的温兮瑶,“我今天是绝对不会让她嫁给别人的,安妮,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

    杜楠抬头,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沈清澜等人,面色边,转身按了电梯的门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进去了,原本他是想去地下停车场的,但是就是这么凑巧,这家酒店的这部电梯是往上走的,没办法,杜楠直接按了顶楼的电梯。

    沈清澜看着上升的电梯,神情很难看,她按着按钮,但是这幢楼只有部电梯,刚刚才上去,下来没有那么快,要是怀孕以前她还可以走楼梯,但是现在,等她走到顶楼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

    方彤找到沈君煜的时候,他正在跟司仪做婚礼流程的最后确认,“沈总。”

    沈君煜见到是她,笑了笑,温声问道,“怎么了?”

    方彤看了司仪眼,低声说道,“沈总,能不能过来下?”

    沈君煜定定地看了她眼,对着司仪说了声,“抱歉,稍等。”随后跟着方彤走到边。

    方彤将事情简单地说了遍,“清澜让你马上过去,他们在南面的电梯那里。”

    沈君煜眼神很冷,刚想离开,想到什么,走到司仪的身边,低声说了句,“婚礼想办法延迟十五分钟,我处理点事情马上回来。”

    “哎,沈先生。”司仪想叫住他,但是沈君煜已经走了,路上,沈君煜的步子不急不缓,面带微笑,众人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直到走到无人的地方,他才跑了过去。

    沈君煜到的时候,沈清澜他们还在等电梯,沈君煜走到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开了,沈清澜率先进了电梯,沈君煜跟着进来,“澜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兮瑶呢?”

    沈清澜沉着脸,眼积蓄着愤怒,她很少有情绪如此外泄的时候,这次杜楠的行为是真的惹到了她,早知道在上次订婚宴上就应该解决了杜楠这个后患。

    “嫂子被杜楠带到顶楼去了。”沈清澜冷冷的地说道。

    这家酒店分为三幢,层,十层和二十层是逐渐增高的形态,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三级楼梯,沈君煜举办的就是好最低的层,这里的层宴会厅的面积是京城所有酒店最大的,也是最奢华的,专做高级宴会或是婚宴。

    层可以通往旁边的那幢楼,沈清澜他们到了层之后,走出电梯,时之间有些犯难,因为不知道杜楠是温兮瑶带往了哪个方向。

    沈清澜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往哪里走,沈君煜说道,“澜澜,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旁边的大楼找。”

    “等等。”沈清澜叫住他,接起了电话,是金恩熙打来的,“安,我正在赶往酒店的路上,你听我说,杜楠将温兮瑶带到了你现在所在的楼层的天台上。”

    金恩熙今天虽然负责酒店的监控,但是她人并不在酒店里,对于她来说,在家里侵入酒店的监控系统并不是件难事,而且现场还有那么多的保镖,肯定不会出事,没想到事情还是出了纰漏。

    沈清澜挂了电话,和沈君煜来到了顶楼天台,果然就看见了杜楠,温兮瑶正躺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般。

    “兮瑶。”沈君煜叫了声。

    杜楠回头,看见是他,笑了,“你们来了,动作挺快的。”

    杜楠站在天台的边缘,只要再往前走两步就能脚踏空,沈君煜看的呼吸滞,“杜楠,你在干什么?”

    杜楠笑笑,温柔地看了眼怀的温兮瑶,“我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跟兮瑶在起而已,但是你们不让我走,我只要上来了。”

    沈君煜沉着脸,“你对兮瑶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就是让兮瑶睡觉而已,她是我最爱的人,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

    “你不舍得伤害她,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她今天就要嫁给她最爱的人,是她生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你却要破坏她的这份幸福,你就是这样爱她的吗?”沈清澜说道,她的语气平静很平静。

    杜楠的神情依旧温柔,“你错了,我今天是来修正她的错误的,她心里真正爱的人是我,只是被沈君煜的表现骗了,以后她要是清醒过来,肯定会后悔的,我现在不过是为了让她日后不要后悔而已。”

    闻言,沈清澜的眸光轻闪,直直地看向杜楠,他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缓了缓,沈清澜缓和了语气,轻声开口,“你怎么知道兮瑶爱的人是你,而不是沈君煜?”

    杜楠听了这话,笑得越发温柔,“因为兮瑶四岁的时候就说了长大后要给我做新娘子,我们从小起长大,这么多年,她的身边只有我个。你们不知道,兮瑶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她就是夜空那最亮眼的星星,永远最瞩目的存在,她的追求者很多,但是她从来不会正眼看他们,我知道她是为了不让我吃醋。”

    见着杜楠这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的模样,安妮忍不住开口了,“杜楠,你醒醒,兮瑶她从来不爱你,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爱的人是沈君煜,你别执迷不悟。”

    沈清澜听了她的这话,只想骂人,杜楠现在明显精神状态不对,根本不能刺激,她还偏偏去刺激她,这刻,沈清澜真想上前巴掌拍在她的脸上。

    安妮对上沈清澜冰凉的眸子,原本想继续开口的话顿时卡在了嗓子眼儿,她讪讪的闭嘴。

    可是已经晚了,杜楠听了安妮的这话,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你胡说,兮瑶她爱的人是我,她是我的,谁也不能将她从我的身边抢走,谁要是敢抢,我就跟谁拼命。”

    沈君煜看到现在也明白了此刻的杜楠是不正常的,刚刚沈清澜是想安抚杜楠,却被安妮句话给毁了。

    “你。”杜楠指着沈君煜,“都是你,要不是你,兮瑶她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和她依旧是恩恩爱爱的,今天跟她起走进礼堂的人就会是我。”他的神情狂躁,像是头暴怒的狮子,眼底带着丝猩红之色。

    沈清澜见状,神情微变,开口,“对,你说的没错,都是沈君煜的错,是他的出现破坏了你和兮瑶的感情,兮瑶是属于你的,没人能将她从你身边夺走,你现在先冷静下来,你这个样子是会吓到兮瑶的,你也不想她对你的印象变坏对不对?”

    闻言,杜楠似乎是清醒了些,“不对,我认识你,你是沈君煜的妹妹,你肯定是帮他的。你骗我!”

    “我是沈君煜的妹妹,但是我帮理不帮亲,在这件事上,我是支持你的,我也认为我哥哥做的不对。”沈清澜认真地说道。

    杜楠笑了,“还是你懂我,对,你哥哥配不上兮瑶。”

    他低头看着温兮瑶,“那么多人追求她,她却直保持单身,就是因为她心里也有我,只是因为我现在还不够优秀,所以她在等我,我会努力成长,追上她的脚步,你知道吗。兮瑶以前跟我的关系很好,我们经常起出去看电影,去游乐场玩,兮瑶很喜欢吃冰激凌,但是吃完冰激凌总是会肚子疼,每次我都会给她买只冰激凌,她吃口,剩下的给我。”

    “那你跟兮瑶的感情确实很好。”沈清澜附和,边给沈君煜使眼色,沈君煜顿时就明白了,走到边给韩奕发了信息。

    杜楠听见赞同的话,神情越发温柔,点头,“嗯,不仅如此,高的时候我还跟她起逃课出去玩儿,后来被老师发现请家长,温叔叔要责罚她,当时兮瑶的眼睛都红了,是我求情,让温叔叔不要责罚她的。然后我回家被我爸打了顿,兮瑶半夜来找我,给我送伤药。”

    杜楠说着与温兮瑶的点点滴滴,在他的叙述,旁人听,只会觉得温兮瑶和他从年少时开始就很相爱,而他说的那些事情,在沈清澜看来应该是确有其事,但是多半还是因为温兮瑶将他当做自己的好朋友,不掺杂任何的男女之情。

    杜楠的怀,温兮瑶渐渐睁开了眼睛,眼就看见了杜楠温柔的脸,但是此刻这张脸在她的眼却异常的狰狞。

    “啪。”巴掌毫不留情地落在杜楠的脸上,将他的脸打的偏向了边,温兮瑶的手心都发烫了,可见刚才用力之猛。

    她想推开杜楠,但是杜楠抱的很紧,“杜楠,你放手。”

    “兮瑶,乖,不要动。”杜楠丝毫不理会自己脸上的巴掌印,禁锢着温兮瑶不让她动。

    “兮瑶。”沈君煜开口,温兮瑶回头,看见沈君煜的刹那眼睛微亮,“君煜。”

    沈君煜安抚地看了她眼,示意她不要害怕,也不要刺激杜楠。

    温兮瑶看见沈君煜,那颗心顿时就踏实了,安静下来,杜楠见她不挣扎,脸上露出了笑容,“兮瑶。”

    温兮瑶冷静下来,也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楼顶的边缘,刚才她要是挣扎得再剧烈些,很有可能就会跟杜楠起掉下去,想到这里,她的眼闪过抹后怕。

    温兮瑶安静了下来,但是杜楠担心她会跑,钳制她的力道没有丝毫的减小。

    “杜楠,你将我带到这里是想做什么?”温兮瑶冷冷地问道,“难道你是想将我从这里推下去?”

    杜楠闻言,脸的无措,“兮瑶,我没有,我怎么舍得呢,我就是想带你离开,但是他们不让我走,我只能将你带到这里来了。”

    “不是他们不让你走,而是我自己不愿意跟你走,杜楠,你放了我吧,强扭的瓜不甜的。”温兮瑶冷静地说道,就像是在杜楠商量。

    杜楠怔,“兮瑶,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温兮瑶已经接收到了沈清澜的暗示,也不敢点头,而是说道,“不是讨厌,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只是杜楠,你曾经说过,你永远不会勉强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这话你还记得吗?”

    “我自然是记得,兮瑶,我也想祝福你,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只要想到你跟别的男人在起,我就疯狂地想杀人,兮瑶,失去你我真的会死的。”杜楠喃喃,这话已经不是他第次说了,但是这次的语气跟以往的任何次都不样,结合现在所处的环境,温兮瑶真担心他个想不开就带着自己从这里跳下去了。

    不由地,温兮瑶将求救的眼神投向了沈清澜。

    **

    另边,婚礼的时间已经到了,司仪也已经开始上台讲话了,正在介绍沈君煜和温兮瑶之间的爱情故事,楚云蓉坐在台下,却感觉不对,因为沈君煜不见了。

    “君煜这孩子到哪里去了?”楚云蓉低声跟丈夫说着话。

    沈谦拍拍她的手,笑着安慰道,“肯定在的,你瞎担心什么。脸上的表情整理整理,被脸愁容的,别人还以为你不喜欢兮瑶这个儿媳妇呢。”

    楚云蓉白了他眼,“兮瑶这个儿媳妇我可喜欢的很,你可别胡说。”嘴上这么说,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

    坐在旁边的傅衡逸,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沈清澜离开很久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就连沈君煜也离开了,傅衡逸想去看看,他看着自己的腿,再次生出了种无力感,他看了眼韩奕,韩奕会意,正要站起来,就接到了沈君煜的信息,眼神微变,和傅衡逸对视了眼,走了出去。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外面就传来了阵骚动,隐隐地听到了“有人要跳楼”这样的话,韩奕加快了脚步。

    杜母正等着婚礼开始呢,结果就见司仪个人在台上滔滔不绝,却不见新郎和新娘,忍不住跟丈夫嘀咕,“这时间都到了,婚礼还不开始,该不会是新郎跑了吧?”语气带着幸灾乐祸。

    ------题外话------

    咳咳,那些猜杜楠会强上了兮瑶,导致他们分手的亲们,你们都猜错了哈,这么狗血的桥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