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沈家婚礼2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兮瑶姐,不,现在应该改口叫嫂子了。”沈清澜笑着说道。

    温兮瑶的脸上满是娇羞,似乎还有些不习惯沈清澜的称呼,“现在还不是呢。”

    “马上就是了,早晚都要叫,你要习惯。”

    “清澜”安妮是今天的伴娘,见到她,叫了声,然后将沈清澜拉到边,低声问道,“清澜,今天伊登会来吗?”她的眼神含着期待。

    沈清澜摇头,“伊登今天有事情,不会过来。”实际上是伊登知道今天婚礼的伴娘有安妮,就不来了。

    安妮脸的失望,“你们不是很好的朋友嘛?你哥哥的婚礼他为什么不参加?事情再重要能有这个重要吗?”

    沈清澜眼眸微闪,“谁跟你说我和伊登是很好的朋友的?”

    “我在伊登的身上看见了张照片,是好几年前的了,上面有你,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孩子,还有影帝安德烈和名模茜丝莉。你们几个已经认识了好几年了吧。”安妮说道。

    沈清澜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张照片暴露了他们的关系,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安妮压低了嗓子,“我知道你们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沈清澜笑笑,“谢谢。”

    “不客气,你是兮瑶的小姑子嘛,不用这么客气的。”说着,安妮忽然问道,“清澜,你能不能告诉我,伊登他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沈清澜美眸闪了闪,“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和伊登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联系地不多,对彼此的私生活也不会过问。”

    安妮眼底的失望更浓,低声开口,“清澜,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差?”

    沈清澜疑惑地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

    “我追了伊登很久,但是他直不喜欢我,甚至经常躲着我,我就想是不是我真的很令人讨厌,他才会这样。”

    “感情这个东西也要看缘分,伊登的事情我不好多说,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坚持了就会有结果的。”沈清澜淡淡地说道。其的意思很明显。

    安妮微愣,怔怔地看向沈清澜,“你也认为我和伊登不会有结果,让我放弃吗?”

    沈清澜只是笑笑,没有继续开口,转身去找温兮瑶,该说的话她已经说了,如果不是伊登现在是这个态度,她也不会开这个口,她说这话,既是为了伊登,也是为了安妮。

    安妮站在原地想着沈清澜的话,时间走神了。

    “安妮找你说什么事情?”温兮瑶问道,刚刚安妮拉着沈清澜神神秘秘的样子,有些奇怪。

    沈清澜摇头,“没事儿。嫂子,你是不是很紧张?”她看着温兮瑶握着捧花都微微颤抖的手,说道。

    “嗯,你不知道,我昨晚失眠了,想到马上就可以嫁给你哥哥了,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要不是拼命告诉自己明天我要做个美美的新娘,我恐怕会睁眼到天亮。”温兮瑶承认的很干脆,点也不怕沈清澜会笑话。

    沈清澜看着她,眼底闪过抹笑意,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哥哥,“我哥跟你样紧张,今天我去的时候,宋嫂跟我说他凌晨四点就起来了,然后就直看表,恨不得立刻飞过去把你接回来。”

    温兮瑶俏脸微红,握着捧花的手紧了紧,“清澜,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紧张。”知道沈君煜跟自己样紧张,她心里既甜蜜又担心自己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看向沈清澜,“清澜,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哪里不妥当,妆容是不是花了?”

    沈清澜还真的没看见过这样不淡定的温兮瑶,失笑,“你今天很美,绝对的完美,保证我哥哥看到你眼睛都舍不得移开了。”

    温兮瑶瞪她眼,“我说认真的。”

    沈清澜仔细地盯着温兮瑶的脸看了看,还真的被她发现了点不妥当的地方,“嗯,好像眼影不是很均匀,我去叫化妆师过来补个妆。”

    温兮瑶点头,“好,快去。”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另边,杜母和杜洪海找了有个位置坐下,幸好今天已经预料到了有些人会不请自来,所以沈家准备的席面远比请柬发出去的要多,杜氏夫妇也不会没有地方坐。

    坐下来后,杜母脸上直维持着的笑意就淡了,压低了声音说道,“也就是你,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人家都不给我们请柬,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我们还自己贴上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对于丈夫的这个决定,杜母表示很不满,按照她的意思,就是温家请她来,她都不会来,反正现在温家和杜家的关系也断了,就是不来也是说的过去的,反倒是来了之后给自己找不痛快。

    杜洪海跟桌上其他人微笑点头,压低声音和杜母说道,“这件事我们不是早就说了,既然答应来了,就给我高兴点,板着脸人家还以为你是来找茬的。”

    杜母轻哼,当她是自愿来的吗。但是脸上的笑容到底是浓了些。

    “对了,你给杜楠打了电话没有,他现在在哪里?”杜洪海问道,其实刚刚他跟温母说的杜楠在海城的事情是假的,前几天杜楠就不见了,电话关机,公司也不去,家里也不回。

    杜洪海也不是没想过杜楠也许是来了京城,这也是他坚持要来参加温兮瑶的婚礼的原因之,毕竟自己若是在,看见杜楠,总来得及阻止他做傻事。

    “已经联系上了,这个傻孩子跑到夏威夷去了,说是不想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嫁给其他人,真是心疼死我了,你说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温兮瑶个女人了,他怎么就这么死心眼了呢。”

    “确定是在夏威夷?”杜洪海问道,至于杜楠伤不伤心这回事,他现在也顾不上了,或者说根本没放在心上,杜楠是个男人,男人就要以事业为重,整天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有什么出息。

    说白了,在杜洪海的心里,之前杜楠为了温兮瑶做这做那的行为是很看不上眼的,但到底是自己唯的儿子,而且在工作上也算努力,这才没开口说他,现在温兮瑶结婚了,杜洪海还挺高兴。

    只要温兮瑶结婚了就彻底断了儿子的念想,这样以后儿子就可以专心在事业上,也算是件好事。

    “当然是在夏威夷了,我儿子还能骗我不成,我跟你说,回去以后我就给我儿子相亲,我就不相信了,就我儿子那么优秀的人,会找不到个好女人,我肯定要给他找个比温兮瑶要好百倍的女人,气死温丙川。”

    杜洪海直接无视了她后面的话,说道,“他出去了也好,但是你跟他说让他早点回来,为了个女人意志这样消沉,真是出息了。”

    杜母不以为意,“他出去散心怎么了,本来就是温兮瑶水性……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我知道了,我回头就给他打电话。”她说的随意。

    她四处看了看,这场光现场布置就很奢华,也不知道温家和沈家在这场婚礼上砸了多少钱。眼闪过抹不屑,杜母压低声音跟杜洪海说道,“我看温兮瑶不嫁给杜楠也好,她就是个嫌贫爱富的,我看哪,十有九是看上了沈家的家世,要是我们杜家能有沈家的这样的底蕴,我就不信她温兮瑶还会看上了沈家的小子。”

    杜洪海狠狠瞪了眼妻子,幸好声音轻,这话没有被其他人听见,不然当众被人请出去才是真的丢人丢大发了。

    杜母倒是不以为意,就是听见了怎么了,她温兮瑶敢作还不让人说啊。但是到底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只敢轻声嘟囔。

    杜洪海看着妻子叹气,自从温兮瑶有了男朋友以后,妻子的心态就彻底崩了,时不时就要说几句酸话,哪里还有之前的贵妇人姿态,这种状况在温家打压了杜家以后更加明显。

    见丈夫还在看着她,杜母就连嘟囔也不敢嘟囔了,收声,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口。

    心里则是想着杜楠的事情,她刚刚的相亲虽然只是随口说,但是却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现在家里的企业也稳定了,按照他们杜家的家世,想找个儿媳妇还不是任由她挑选的。

    这么想,杜母的心里安慰了,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些,杜洪海见状,心里总算安慰了些,毕竟来参加人家的婚礼,却板着张脸,这不是来祝福的,是来找晦气的。

    温母见到杜氏夫妇,心里还有些膈应,找到机会跟温思瀚说了声,温思瀚问道,“他们说杜楠还在海城?”

    温母点头,“我就怕杜楠来捣乱,他不来我倒是放心些。”

    温思瀚对此不置可否,“我会留意他们,妈,你安心招待其他宾客吧。”他说完就离开了,远远地看了眼杜氏夫妇所在的位置,见他们和同桌的人再说话,就离开了,走到角落的位置,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你帮我查查杜楠现在在不在海城。”

    他没有离开,而是等着助理的电话,不久,助理的电话就进来了,“温总,杜氏的人说他们的总经理已经好几天没来公司了,家里也没人看见杜楠,他就像是从海城消失了般。”

    温思瀚眼神微变,“机场那边查了吗?”

    “时间太短,来不及查,需要查吗?”

    “不必了。”温思瀚说道,其实已经很明显了,要是海城没有杜楠,依照杜楠对温兮瑶的执着,肯定会来京城。

    温思瀚找到沈清澜的时候,沈清澜正在和温兮瑶坐在休息室里说话呢,不知道说道了什么,两个人笑得很开心。

    “哥,你怎么进来了?不是在前面招待宾客吗?”温兮瑶好奇地问道。

    “外面有思贤和爸妈呢,我暂时偷会儿懒,婚礼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温思翰笑着说道。

    “嗯,已经好了。”温兮瑶说道,她的妆容刚刚补好,浑身上下无处不完美。

    温思瀚看着盛装的妹妹,心里忽然生出了点不舍,“我现在知道为何爸爸不愿意进来了。”

    温兮瑶疑惑地看向他。

    “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就这样嫁到了别人家,成了别人的家的人,大概每个父亲都不愿意看到这幕,都会舍不得。”温思瀚说到。

    “哥。”温兮瑶娇嗔道。

    温思瀚笑笑,看向沈清澜,“清澜,我刚刚看到衡逸在找你。”

    “傅衡逸找我?”沈清澜挑眉,站了起来,“嫂子,那我先过去了。”

    等沈清澜走了,温思瀚也走了,刚拐过个弯,就看见沈清澜正等在那里,“清澜,你怎么在这里?”

    “温大哥,不是你有话对我说吗?”沈清澜反问。

    温思瀚怔,笑了,摇头,“只是句话你就明白了我意思,你的智商让我害怕。”

    沈清澜嘴角轻勾,“谢谢夸奖。”

    “不过我确实有事情跟你说。”温思瀚正经了神情,将刚才的事情说了遍。

    沈清澜顿时了然,看来昨天自己在商场里看到的人果然是杜楠,拿出手机再次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安,我直盯着呢,各个大门口都没有看见杜楠的身影,也没有看见可疑的人影,杜楠应该没来。”

    沈清澜闻言,心里微微放心,“辛苦了。”原本金恩熙是要跟丹尼尔出去旅行的,却被沈清澜个电话叫了过来。

    “杜楠不在这里。”沈清澜说道。

    温思瀚看着她,“你早就做了准备?”

    “只是看着各个入口,防患于未然而已,兮瑶姐和我哥的婚礼自然不能出现任何点不完美的地方。”沈清澜理所当然地说道。

    温思瀚心微微叹息,外界早有耳闻沈君煜是个妹控,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谁又能知道沈清澜对自己哥哥的用心呢,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沈君煜对这个妹妹才更加疼惜吧。

    “清澜,谢谢你。”温思真诚的说道,不管是上次订婚宴上的事情,还是这次婚礼,他都要跟沈清澜说谢谢。

    “温大哥,你不必如此客气,兮瑶姐是我的嫂子,是家人,家人之间说谢谢总是生分了些。”

    温思瀚也不再说话了,笑笑,“我去前面招待客人去,你是跟我起去,还是?”

    “我等下去找傅衡逸,你先走吧。”沈清澜说道。

    等温思瀚离开以后,沈清澜刚打算离开,就看见了个人影,她的眼神凝,跟了上去,只是刚刚转角,人影就不见了,随后从男厕所走出来个相似的人影,奇怪地看了眼沈清澜。

    沈清澜摇头失笑,看来自己真是草木皆兵了,转身去找傅衡逸。

    **

    Y国,某城堡。

    许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过什么,过去的几天,她过得简直生不如死,手和腿上的疼痛越发剧烈,就像是有人拿着棍子将她的手脚打断了次又次,而且次比次剧烈,她差点就死了,生生被疼死的。

    就像刚刚,她才从场疼痛缓和过来,秦妍的耳边天天围绕着许诺的惨叫声,刚开始她还能淡定,但是越到后来她越烦躁,但是说的再狠毒,许诺也不可能不叫,她心里隐隐有些后悔叫管家给许诺接骨了,她这不是在帮许诺,而是在害自己。

    许诺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果然每次的疼痛过后,她身上的感觉就会好些,她的眼渐渐有了光亮,或许管家并没有骗她,她的手脚也许真的可以好。

    见隔壁安静下来了,秦妍睁开眼睛,眼满是暴怒,要不是有铁栏隔着,她真想把掐死许诺,就没见过这么没用的东西,就连这点疼痛都忍受不了。

    就在秦妍打算开口的时候,传来了阵脚步声,很快,艾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地牢里,秦妍见到是他,“艾伦,你是打算管我辈子吗?”

    艾伦在她的面前站定,看着她,“是有这个打算。”秦妍这个女人太会搞事情,而他又不能杀她,那就关着吧。

    “你以为你真的能做到?”秦妍冷声反问。

    “你能逃出去是你的本事。”艾伦淡淡开口,“前提是你的那些相好要知道你被关了,还是在我的手里。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你南城的那个相好,颜安邦到现在还满世界找你呢,我还真的是很佩服,将人家弄得家破人亡了,人家还对你情根深种,非你不可,你这样的本事,我那死鬼父亲要是将你训练成杀手,你绝对是最出色的那个。”

    秦妍闻言,眼神微变,其实不是卡尔不想训练她,而是她真的没有那方面的天赋,光是体能就差的要死,明明也是个聪明人,但是遇上那些肢体动作就成了个智障人士,对此,就算是卡尔也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放弃。’

    “你要是放我出去,我可以保证不找沈家的麻烦。”秦妍师徒和艾伦讲条件。

    艾伦轻笑,“秦妍,我看着很像白痴吗?”要是秦妍这个女人的话能信,母猪都会上树。

    秦妍眯眼,“我就这么不得你的信任?好歹我年前也救了你。”

    提起年前,艾伦的眼神瞬间冷了度,要不是亲眼多管闲事,年前他就解脱了,而不是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不人不鬼。

    秦妍自然不知道艾伦是这样想的,不然她非要气死不可,当年为了救艾伦,她也是是付出了很多的代价的,光是请动彼得,就用了不少的人情,别看彼得现在跟艾伦的关系不错,最初他们根本不认识。

    她做这些的时候没想要艾伦的报答,但是也绝对没想过艾伦会为了沈清澜而恩将仇报。

    “我只是想回去找颜安邦,将所有的真相告诉他,我可以发誓我不会去找沈家的任何人。”秦妍说道,反正许诺已经将邮件寄出去了,沈家的人应该都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去不去找沈家自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只是秦妍绝对想不到,许诺是将邮件寄出去了,但是她寄出去份,而沈谦因为女儿的爱和愧疚,决定隐瞒下沈清澜的身份,她的所谓的沈清澜无处容身,沈家分崩离析,沈谦妻离子散的场面个都没出现。

    艾伦微微笑,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秦妍,将京城的事情跟她说了,而且说得很详细,秦妍从开始的漫不经心变得面容狰狞。

    “不可能,沈谦此人最看家庭荣誉,他要是知道了沈清澜的真实身份,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秦妍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个结果跟她预料的截然相反,她不接受,她蓦然看向许诺,“是不是你根本没有将资料寄出去?你这个废物,你活着有什么用。”

    秦妍歇斯底里,听到这话的许诺脸色也很难看,她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却没给沈清澜造成任何的伤害,这让她如何接受。

    艾伦欣赏着秦妍和许诺的反应,眼满是快意,看着有人比他还痛苦,他就开心了。

    “艾伦你放我出去!”秦妍喊道,她的仇还没报,她不能被关在这里。

    艾伦好整以暇地看着秦妍,笑眯眯的,艾伦的长相阴柔,大概是常年接触黑暗的原因,即便是笑起来,都带着几分阴森森的味道,但是管家却知道,此刻的艾伦,心情很好。

    “管家,告诉你家夫人,颜安邦在做什么?”艾伦说道。

    站在身后的管家应了声,“颜安邦向警方报案,说夫人被人绑架了,要求警方寻找夫人,赵佳卿的死因已经被人查了出来,警方怀疑是与夫人有关,却找不到证据,颜安邦正在为夫人证清白。”管家将艾伦想让秦妍知道的事情告诉她。

    等管家说完了,艾伦才开口说道,“说起来,颜安邦对你也算是真爱,我要是你,我就会忘记卡尔这个该死的,和颜安邦好好过日子。”

    “你闭嘴。”秦妍怒吼,情绪激动,她很少有情绪这样失控的时候,就连许诺也是第次见到她这样,“谁也不能和卡尔相提并论,卡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我的神,他们害死了他就应该付出代价。”

    艾伦嗤笑,就卡尔那个魔鬼也配称之为神?他就连个人都不算,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的父亲的份上,他早就将他的骨灰拿出去喂狗了。

    许诺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视线直在艾伦的身上,即便是艾伦这样对她,她的眼神也没有恨意,就连丝埋怨都没有。

    艾伦留意到许诺的目光,对管家说道,“管家,她要是再看,就将她的眼睛给我挖出来,泡在福尔马林里做成标本送给她。”

    许诺怔,瞪大了眼睛,见管家真的朝她走过来了,急忙收回了目光,管家站在外面看着她,见她老实了,重新走回艾伦的身边。

    “艾伦,说吧,你的条件,你要怎么样才能放我出去?”秦妍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艾伦轻笑,“你能给我什么?钱吗?”

    秦妍自然不会提钱,艾伦根本不缺钱,想了想,秦妍缓声开口,“你放我出去,我去报仇,我将沈家给拆了,让沈清澜众叛亲离,到时候她就不得不回到你的身边了,当然,我可以保证沈清澜的身份不会被公开。”上次艾伦拒绝她的提议不就是因为怕沈清澜的身份公开给她带来灾难吗,那这次不公开总可以了吧。

    艾伦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唔,听着是个不错的主意。”

    秦妍眼神微亮,“你答应了?”

    艾伦摇头,站起来,“不,我信不过你,与其相信你,我更相信我自己,你还是在这里好好待着吧。”他今天纯粹是因为心情不爽,所以下来看看秦妍,让秦妍也跟着不爽的,现在看到了,他的心情很不错,就不想在这里跟秦妍浪费时间了。

    秦妍哪里不知道自己被耍了,恨恨地看着艾伦的背影,却又拿艾伦无可奈何,她现在就是个阶下囚,就连出去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其他的了。

    许诺眼看着艾伦要离开了,而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尽管知道很危险,但还是开口叫住了艾伦,“主人,求你杀了我。”

    艾伦的脚步微顿,没有转身,而是冷冷地说道,“想死,没有那么容易,许诺,你背叛了我,就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就是死,千万不要试图自杀,你要是敢自杀,我就将你的尸体扔给野狗。”

    许诺身子僵,她原本那样说就是为了以退为进,谁知道艾伦根本不按套路走。

    “管家,既然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太无趣了,就给她找点乐趣。”艾伦声音不带丝的温度,管家闻言,眼睛闪了闪,“是,少爷。”

    许诺神情变,眼满是慌张,虽然不知道艾伦接下去想干什么,但是她的心却充满了不好的预感,“不,主人,我错了。”

    只是很可惜,艾伦已经走了,管家看了她眼,眼充满了怜悯,要是她刚刚不自作聪明,艾伦或许还懒得修理她。

    很快,管家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他指着许诺,对两个男人说道,“少爷说了,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们了,其他的兄弟也有,你们可以每天轮流来,务必好好照顾她。”特意咬重了“照顾”两个字,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许诺面色大变,想后退,但是手脚根本使不上力气,管家的那种接骨手法,起码要静躺十天,每天都忍受着天比天更剧烈的疼痛,熬过去了才能获得很好的恢复,而现在距离十天还剩下三天。

    许诺像是条虫子样的在地上挪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男人朝着她走来。

    “不要,你们走开,你们这群垃圾,给我滚开。”

    两个男人面色微变,他们确实就是底下的人,平日里因为许诺是艾伦身边的人,在他们的眼,许诺就像是个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的存在,但是现在嘛,也不过就是个阶下囚,等下还会躺在他们的身下求饶。

    两个男人对视眼,边走,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秦妍见着这幕,转过头,当做自己没看见,只是皱着眉头,想着应该怎么出去,她不能就这样被艾伦关在这里辈子,沈谦害死了卡尔,她不能放过沈家,绝对不。

    很快,地牢里就响起了许诺撕心裂肺的叫声,和男人的淫/笑声。

    秦妍的耳边听着许诺绝望的叫喊声,眼睛微亮想起了什么,脸的若有所思。

    管家站在外面听了会儿,回去跟艾伦复命,“少爷,都安排好了,每天两个。”

    艾伦正在浇花,嘴角带笑,“再加两个,不要弄死了。”

    “是。”管家应道,神情平静,仿佛对这切已经习以为常。

    **

    京城。

    杜楠其实昨晚就已经进入了这家酒店,他徘徊在温兮瑶的休息室附近,但是休息室里直有人,他根本找不到机会靠近温兮瑶。

    刚刚沈清澜看见的那个人影确实就是他,幸好他反应快,躲进了男厕所,更幸运的是,厕所里有个身材跟他差不多的酒店服务生,他花了点钱,让服务生跟他换了件衣服出去,这才打消了沈清澜的怀疑。

    等到沈清澜离开了,杜楠才从卫生间里出来,他还在想着怎么趁着休息室里没人的时候带走温兮瑶,他想了两天,拼命地说服自己放下对温兮瑶的执念,但是无论如何他就是放不下,只要想到温兮瑶穿着婚纱和别人牵手走进礼堂,他就受不了,这样的感觉已经快要将他逼疯了。

    他刚刚拐过道弯,就迎面撞上了个人,杜楠心惊,急忙低下头,“对不起。”

    “杜楠?”安妮的声音响起。

    杜楠听,抬头看去,看见是她,往她身后看了眼,没见到其他人,心里松,拉住安妮的手,将她带到了个安静的角落里。

    安妮随着他走,“杜楠,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着他身上的服务生的衣服,“你想干什么?”

    “安妮,我求你件事,你让我单独见见兮瑶好不好?”杜楠开口。

    安妮眼神变,“杜楠,你难道真的想抢亲不成?”

    “安妮,我不想抢亲,我就是想见兮瑶面,我有些话想对兮瑶说,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干,你就帮帮我,让我见见她行不行?”他的声音充满了祈求,他是真的没办法了,从温兮瑶走进了休息室开始,他就在找机会,眼看着婚礼就要开始了,却还是见不到温兮瑶,杜楠也急了。

    “不行,杜楠,你有什么话可以等到婚礼结束的时候再说。你现在不适合见到兮瑶。”安妮口拒绝。

    “安妮,不是你自己也说了吗,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别人结婚,你也是鼓励我将兮瑶抢回来的,现在我只是再去争取下,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帮我呢?”

    安妮闻言,“我什么时候鼓励你去抢亲了?”声音戛然而止,终于想起了前天晚上跟杜楠在酒吧里喝酒的时候的情景。

    “杜楠,我那说的是酒话,不能当真的。”

    “但是我已经当真了,安妮,我爱兮瑶,爱了将近二十年,失去她我真的会死的,你难道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吗?”杜楠的眼泛着泪光。

    安妮的心下子就软了,她认识的杜楠从来没有露出过这么脆弱的面,“杜楠,你……你就算是去找兮瑶,她也不会跟你走的,你放弃吧。”

    见她语气软下来了,杜楠继续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希望呢?就像你样,你爱的人也不喜欢你,但是你直没有放弃不是吗?我跟你最大的区别不过是你还有大把的时间,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安妮,我求你帮我,我只要个跟兮瑶单独说话的机会,十分钟就好。”

    安妮神色变化不定,看着杜楠,“我可以帮你次,但是你要保证,要是兮瑶有任何的不愿意,你不能强行带她走。”在她看来,温兮瑶是绝对不会跟杜楠走的,现在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斩断杜楠的最后丝念想而已。

    杜楠连连点头,保证,“这是必须的,我爱兮瑶,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

    “好吧,我等下将休息室里的人都引走,你抓紧时间将就想说的话跟兮瑶说,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就算是帮你拖延时间也拖延不了多久。”安妮说道。

    杜楠脸的惊喜,“这就够了,谢谢你安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不管结果怎样,我都谢谢你。”

    安妮摆摆手,“不用谢我,我们两个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她想起了今天沈清澜对她说的话,心里也是酸酸的。

    安妮要是知道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知道杜楠的疯狂,或者说她要是知道杜楠进去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今天就绝对不会答应杜楠的这个要求。

    ------题外话------

    猜猜杜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