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杜楠的反常(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等杜楠上去了,杜洪海见妻子还是气鼓鼓的,不禁问道,“杜楠走了,现在可以说遇见谁了吧?”

    杜母喝了半杯水,这才开口说道,“今天我不是跟朋友出去聚聚嘛,想着反正也没事,下午我们就去海边走了走,就看见了温兮瑶,正在和那个姓沈的男人拍婚纱照呢。”

    杜母想起来温兮瑶脸上的灿烂的笑就心口疼,她直是将温兮瑶当成自己的儿媳妇看,毕竟自己的儿子那么喜欢她,结果她却跟别人好了,而自己的儿子呢,不仅人没了,公司还差点破产,想起来都是因为温兮瑶,杜母现在心里对温兮瑶的意见可大了。

    杜洪海听了这话倒是没有其他的反应,“人家已经订婚了,结婚不是迟早的事情,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能不气吗,要不是她,我们家能成现在这个样子,结果人家倒好,跟别人开开心心的拍什么婚纱照,而且我记得那个男人是京城的吧,她不在京城拍照,跑来海城拍什么拍,诚心刺激人是不是。”杜母的怨念很大。

    要是温兮瑶知道了她的这个想法,肯定嗤之以鼻,她才没有那么好的闲心大老远地从京城跑来刺激她呢。

    杜洪海叹气,“你啊,就是心眼太小,人家兮瑶喜欢的从来就不是杜楠,是杜楠自己缠着人家,还对人家做了那样的事情,温家最后愿意出手帮忙就已经是最大的情分了,做人还是要知道感恩,温家女儿的婚礼到时候我们还是要送上份礼金的。”

    “还要去参加她的婚礼?”杜母瞪眼,“要去你去,我是打死也不会去的,当初要不温家刻意打压,我们家的公司能陷入危机吗?他们帮我们是应该的。”她说的理所当然,完全忘记了当时要不是杜楠先做了错事,温家根本不会这么做。

    杜洪海沉了脸,不赞同地看向妻子,“这件事的是非对错你心里清楚,不能因为杜楠是你的儿子你就不顾事实依据,温家现在这么做已经是够厚道了。”

    见杜洪海认真了,杜母就怂了,“我不就是跟你在家里抱怨几句嘛,那你说现在看着儿子整天就扑在工作上,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睡觉,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掏空了样的你不心疼啊。”

    杜洪海心疼,这是自己唯的儿子,怎么可能不心疼,但是这件事真的怪不了温家,听见妻子说这样的话,杜洪海的心里很不舒服,这些话他听见也就罢了,要是被杜楠听见,产生了什么不好的想法,从而再做出什么事情来,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行了,以后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你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话做事也要有些分寸。”

    杜母答应。

    夫妻俩没看到的是,楼梯拐角处,杜楠听到他们的话,变得难看无比的脸色。

    第二天早,杜楠就出门了,他没有去公司,而是开车去了温家,他站在树影里,远远地看着温兮瑶和沈君煜有说有笑地从温家出来,他路跟着他们来到了海城公园,今天温兮瑶和沈君煜还有套是要在这里拍的。

    杜楠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温兮瑶穿着洁白的婚纱,依偎在沈君煜的怀里,笑得幸福。这样的幸福的笑意是他期待了很多年的,甚至从他第次梦遗开始,就想着有天温兮瑶穿着洁白的婚纱和他起走进婚姻的殿堂,现在他终于等到了她穿着婚纱的样子,比他想的还要美,可是站在她身边的人却不是他。

    “兮瑶,你是我的,你定是我的,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了别人。”杜楠轻声呢喃道,深深地看眼温兮瑶,转身离开。

    “怎么了,连拍照都不专心?”沈君煜察觉到温兮瑶的走神,轻声问道。

    温兮瑶回神,皱眉,“刚刚感觉有人在看我们,但是看过去又没人。”

    沈君煜往温兮瑶刚才看的方向看去,“没有人,是不是看错了?”

    “那应该是看错了,也有可能是路人。”温兮瑶说道。

    等拍完婚纱照,两人就直接飞回了京城,因为婚礼之后还有半个月的蜜月,所以温兮瑶和沈君煜要将公司的事情安排好,沈君煜还好些,毕竟自己就是老板,公司里能干的人很多,就算他半个月不在公司也没什么,温兮瑶就不样了,她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人家高薪聘请了她,她总要对得起人家给的那份薪水。

    “还是你好啊,想什么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自由自在的。”温兮瑶靠在沈君煜的身上,感叹道。

    沈君煜轻笑,“我这里有份更好的职业,拥有千万年薪,上班时间比我更自由,要不要?”

    温兮瑶好奇地看向他,“什么工作条件如此好?”

    “君澜集团总裁夫人,可以管理君澜集团总裁的所有收入,每天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就算是想睡天都可以。”

    温兮瑶翻了个白眼,“你就哄我吧。”

    “我是认真的,要是不想干了随时辞职,老公养你。”沈君煜大手挥,说的很是豪迈。

    温兮瑶笑着点头,“好,要是哪天我干累了,我就辞职让你养我,或者我弄个葡萄酒庄园自己酿红酒怎么样?”

    沈君煜侧目,“怎么忽然想起来想干这个了?”

    “那天我在看电视,看到剧的对夫妇辞职不干了回家弄了个葡萄酒庄园,生活也很惬意。”

    “心动了?”

    “嗯,我觉得那样安定的生活也很好,在职场这么些年,也经历了些尔虞我诈,总感觉有些疲惫。”温兮瑶说道吗,这样的感觉是从上次工地出事,她面对那群股东就开始有的。

    虽然从她是温家的女儿的身份曝光以后,公司的那群老古董就没再为难她,但是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心累。

    “要是真的累了就休息吧,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是喜欢做的事情,像澜澜那样,也很好。”沈君煜温声说道。

    “好,我要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就辞职回家,让你养我,到时候你可不许嫌弃我。”

    沈君煜亲亲她的额头,“我怎么敢嫌弃你,我爱你还来不及。”

    温兮瑶笑得温柔。

    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婚期将近,沈清澜的肚子也越来越大,六个月半月之后,沈清澜的肚子就像是吹气球般每天都比前天大些,看的傅爷是心惊胆战的。

    带着沈清澜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正常反应,前期胎儿发育得比较慢,现在开始正常发育了,这是件好事。

    从医院里出来,赵姨推着傅衡逸的轮椅,和楚云蓉笑着说道,“衡逸就是太紧张了,我记得当初衡逸的妈妈怀孕的时候就跟清澜的情况样,到了后期肚子就忽然大了起来。”

    楚云蓉也笑,“只要孩子个子不要太大就好,太大看容易难产,清澜受罪。”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倒是不用担心,刚刚医生已经说过了,沈清澜的肚子里的孩子体重是正常范围的。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他们说话,偶尔和傅衡逸眼神对视眼,傅衡逸知道沈清澜肚子里的孩子没事也就放心了。

    回到家里,沈清澜刚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了于晓萱的电话,约她明天去喝下午茶。

    第二天,沈清澜跟傅衡逸说了声,就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去约定的地方。

    见到于晓萱,沈清澜微微挑眉,“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于晓萱趴在桌子上,可不是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嘛,听见沈清澜的话,她抬了抬眼皮,“清澜,我好像怀孕了。”

    沈清澜刚刚喝进去的果汁就这样喷在了于晓萱的脸上,于晓萱木着张脸,抽出纸巾擦着脸上的果汁。

    “你刚刚说你怎么了?”沈清澜问道。

    “我说我好像怀孕了。”于晓萱重复了次。

    哦,原来真是怀孕了,自己并没有听错,“怀孕了是件喜事,你怎么这个表情?”眸光凝,“难道这个孩子不是韩奕的?”

    于晓萱白眼,“瞎想什么呢,就是韩奕那个混蛋的。”

    “你不是在晋宁市拍戏吗?”

    “是啊,上次韩奕来看我,然后就这样了。”于晓萱哀怨,唯的次没有做好防范工作,结果就奖了,就是买彩票运气都没有她这样好的。

    “韩奕知道吗?”

    于晓萱摇头,“我还没告诉他,就是我自己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想起昨天她将自己从头包到尾,半夜三更地跑到药店里买验孕棒,人家店员差点将她当成神经病,想想这经历,于晓萱的心里也是蛮心酸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沈清澜问道。

    于晓萱继续摇头,“我不知道,我昨晚夜没睡,今天早就飞回来了,差点将琳达姐气死,但是我没说去哪里,就连韩奕那里我也没说自己回来了。我现在脑子很乱,想不好到底应该怎么办?”

    “那你想要这个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