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她就是金夫人(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从颜家出来,金恩熙不赞同地看着沈清澜,“安,你这样做简直太冒险了。”

    沈清澜神情淡淡,“他不会说的。”

    “那要是万呢?”

    “真有那个万,就算是我对不起沐沐姐了。”沈清澜说道,眼底闪过抹杀气。

    金恩熙瞬间懂了,“我会时刻注意着颜安邦,他要是真的敢这么做,我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红。”话,寒气森森。

    而颜安邦也确实没有想过要将沈清澜的身份告诉什么人,刚刚沈清澜跟他说了些秦沐小时候的事情,他怔怔地看着画的秦沐,看着她眼淡淡的思念,他的心忽然剧烈疼痛起来。

    沈清澜说,秦沐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但是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她的这个心愿都没能达成,甚至个人躺在冷冰冰的地底下就连个去看她的人都没有。

    沈清澜从魔鬼基地出来以后,曾经去埋葬秦沐的地方找过秦沐的尸体,但是过去了那么多年,那个地方早已长满了植物,而当年为了秦沐的尸体不被野兽蚕食,她将尸体埋得很深,地面上也没有做任何的标记,现在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了。

    “安,我们有必要让颜安邦配合我们吗?要是秦妍这个女人真的回来,光靠颜安邦真的能留下她?”金恩熙对沈清澜今天的行为很是不理解。

    沈清澜淡淡地笑笑,“你以为我要的真是颜安邦帮我?我只是想让他认清楚秦妍的真面目而已。”

    “那你直接将秦妍的事情告诉他就好,干嘛要说出自己的身份?”

    “恩熙,你认为颜安邦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做到南城军区参谋长的人真的是个愚蠢的人?你以为我们说什么都会信?魔鬼基地是个特殊的存在,般人根本接触不到,而我对秦沐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你以为他不会怀疑?与其让他去猜测,去怀疑,不如直接承认,可信度还高些。”

    金恩熙还是想不明白,“就算是让他继续被秦妍欺骗,那又如何,是他自己犯蠢,为了个秦妍将自己家破人亡的程度,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他事实的真相?”

    沈清澜眼闪过抹冷意,“我们要是不告诉他秦妍的真面目,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错了?”

    金恩熙微愣。

    沈清澜继续说道,“做错事情的人只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才会后悔。”

    “那秦妍真的会回来吗?”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会,如果她不打算回来,就不会煞费苦心地安排这样种离开的方式,简简单单地离开不是更好?”

    金恩熙现在倒是真的懂了,沈清澜今天做的其实就是种攻心之计,她不需要亲自去对颜安邦做什么,知道了真相的颜安邦自己就能将自己折磨死。

    不得不说,沈清澜这样的方式对于颜安邦那样的人来说,确实是最省事儿的。

    “而且,你不要小看了个疯狂的男人的报复心,要是秦妍真的还敢出现在颜安邦的面前,她再想轻易脱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非她将她的底牌亮出来,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件好事,正好可以看看秦妍的实力如何。”

    金恩熙眼睛亮,这招简直就是箭N雕的计策。

    “安,还是你想的通透。”金恩熙竖起大拇指。

    沈清澜淡淡笑,这样的计策也是要看的人,她有九成的把握知道就算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颜安邦,这个男人也不会说出去,但是换了其他人就未必了。

    “现在我们回酒店吗?”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回去吧,再去看看颜夕。”

    回到酒店的时候,颜夕还在睡觉,沈清澜也没有进去打扰她,而是找到了颜盛宇,“关于颜夕,你打算怎么办?”沈清澜开门见山。

    颜盛宇说道,“等过两天我就会将颜夕送回雪梨市,这里对于她来说就是个伤心地,离开了也好,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她辈子都不要回来。”就连他自己,也会离开这里,短时间内也许都不会再回来。

    “这样也好,我听说你母亲的死另有原因,你打算怎么办?”

    颜盛宇微怔,“我也不知道,现在根本找不到秦妍的人,我甚至怀疑她已经离开了南城,但是不管多久,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找到她,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你现在是颜夕唯的亲人,不管做任何事情,我都希望你可以考虑下颜夕的感受。”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颜盛宇轻笑,“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冲动的人吗?你放心,就算是为了颜夕,我也不会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

    父亲靠不住,母亲又走了,自己要是再出事,颜夕真的会疯的,所以颜盛宇虽然想知道秦妍,但是也没想过要搭上自己。

    见他想得明白,沈清澜就放心了,“要是有需要我帮助的,请随时开口。”

    颜盛宇微笑,眼带着暖意,“谢谢你,沈清澜,在我们家那样误会你的时候,你依然愿意在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你的手。”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沈清澜淡淡说道,要不是因为秦沐和颜夕,或许颜家的事情她永远都会选择袖手旁观。

    “不管是出于什么,我都要谢谢你,过几天我也要离开这里了,等你孩子出生了,我会去京城看你。”

    沈清澜没有拒绝,而是说道,“你个人在外面,凡事都要小心。”说完,她就站起来走了。

    她没有等颜夕醒来,将个盒子递给道格斯,让他转交给颜夕,然后就跟金恩熙离开了南城。

    **

    Y国,某庄园。

    艾伦缓缓打开了条地下通道,漆黑的台阶出现在眼前,他慢慢走了下去。

    下面是间间囚牢,跟监狱样的房间,其间里关着个女人,艾伦走到女人面前站定,“秦妍。”

    秦妍抬起头,开了灯,她的眼睛有片刻的不适应,闭了闭眼,又睁开,“艾伦,你终于来了。”

    上次在南城,她接到管家给她打的电话,说是Y国这边出了事,让她马上回来,她回来之后就被艾伦关在了这里,每天除了天三餐有人送饭之外,整个地下囚牢只有她个人。

    许诺端了把椅子放在地上,艾伦坐了上去,“你先出去吧。”话是对着许诺说的。

    许诺眼神微暗,什么也不说,转身离开。

    艾伦静静地看着秦妍,“关了这么久,想清楚了吗?”

    秦妍轻笑,“艾伦,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可笑的人,那个女人背叛了你,甚至差点杀了你,你却还想保护她,你是真的将自己当成痴情种了吗?不过你确实比你的父亲要痴情,我记得当初你母亲背叛你父亲的时候,可是被你父亲赐给了手下的人,生生折磨死了。”

    “你闭嘴。”艾伦怒喝,“你不配提起我的母亲。”

    秦妍神色不变,玩着自己的指甲,这是她之前刚做的,很漂亮的指甲,即便是在这里被关了什么久,指甲依旧无损。

    “你不喜欢就不提吧,不过艾伦我也没想到管家竟然是你的人,他跟了我二十多年,直忠心耿耿,你能不能告诉我,管家是从什么时候背叛我的?”

    “他从来就没有被背叛你。”艾伦说道。

    秦妍怔,忽然明白了他话的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没想到管家竟然直都是你的人,艾伦,我不得不承认,这点你比你的父亲要强。”

    “说吧,你想关我多久?”秦妍冷了脸,问道。

    艾伦静静地看着她,“只要你不去打扰沈清澜,我现在就能放了你。”

    “呵呵,艾伦,你是不是真的疯了,颜安邦和沈谦当初杀了你的父亲,你不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就算了,现在竟然阻止我报仇,你为了个女人,你至于吗?”

    “他死了是他自己技不如人。”艾伦冷冷地说道,对于自己的父亲,他从来没有好感,那就是个冷酷到骨子里,就连灵魂都肮脏的人。自从他的母亲死了之后,他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让那个男人去给他的母亲陪葬。

    “你不可以这样说他,艾伦,他是你的父亲,就算你的母亲是因为他而死,那也是因为她先背叛了你的父亲。”秦妍情绪开始激动,那个男人在她的心就是神般的存在,她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就算是他的亲生儿子都不行。

    艾伦眼神很冷,当年要不是那个男人和眼前的女人勾搭上,他的母亲至于心灰意冷乃至绝望从而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吗?当初那个男人将秦妍带回来的时候,他的母亲是将秦妍当做女儿抚养的,结果就是她疼爱的人背着她跟自己的丈夫勾搭上了。

    秦妍的眼闪过抹无措,想起那个死去的女人,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心也依旧不是毫无感觉的。她承认要说对不起,这个世界上她唯对不起的就是那个女人。

    但是她爱卡尔,她想跟卡尔在起,而卡尔也喜欢她,这份感情是无辜的,爱情是无罪的,要怪就只能怪那个女人太脆弱。

    “秦妍,你要是做不到安安分分,那就在这里待着吧。”艾伦站起来,想要离开,秦妍脸色微变,叫住他“你等等。”

    “艾伦,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想想,我这么做对你也有好处啊,要是别人知道了沈清澜的真实身份,那么京城定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这时候你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心感动,自然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你还不用做恶人,这样不是举两得吗?”

    “不愧是周旋在各个男人之间而不败的金夫人,这口才真是厉害,秦妍,或者你更喜欢我叫你金夫人?”

    秦妍脸上微变,“艾伦你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金夫人的这个称呼,你又何必这样。”

    艾伦脸上流露出抹不屑,“秦妍,别拿你的想法来揣度我,沈清澜的身份不能公开,你要是敢说出去,那么找我定不会放过你,这点我早就说过,既然你将我的话当做放屁,那么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我想这里的环境跟你也相配。”

    秦妍的脸色片铁青,“你是打算囚禁我辈子?你就不怕他们来找你要人吗?”

    “有什么不可以吗?金夫人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真面目,谁又能知道金夫人已经换人了呢?而且这世界上谁能知道金夫人在我的手里?”艾伦笑着说道,只是这个笑,怎么看,都是充满了恶意。

    秦妍的脸黑了,当初为了保持神秘,她没有以金夫人的身份在外面露过面,全权由管家代表,道上的人认识管家,却不认识她,原以为最可以信任的人,却是隐藏最深的人。

    秦妍紧紧地盯着艾伦,“如果这次我不是打算将沈清澜当年失踪的事情告诉沈家的人,你是不是根本不会让管家暴露?”

    艾伦笑了,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很明显。的确,这次要不是管家跟他说秦妍决定对沈清澜动手了,他依旧会选择旁观秦妍的表演。

    沈清澜的背叛让艾伦愤怒,甚至是怨恨,要是找到机会,他依然会对傅衡逸下手,但是对沈清澜他狠不下这个心,他见不得她受伤。

    要是沈清澜是魅的身份曝光,那么道上的人绝对不会放过她,就算是他想要保住她都很有难。

    当年魔鬼基地之所以能让道上的人闻风丧胆,方面是因为被他们盯上的目标就没有失手的,另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基地太神秘,除了内部的人根本找不到。

    艾伦从地牢里离开,许诺等在入口处,艾伦看了许诺眼,“没有我的允许,你要是敢放她出来,你知道后果。”

    许诺眼神轻闪,“主人,我知道了。”

    艾伦头也不回地离开,许诺看了眼地牢的入口,将门给关上,跟在艾伦的身后。

    要不是年前,秦妍将艾伦从海里救出来,就凭着秦妍对沈清澜的杀心,艾伦都会先解决了她。

    “我要去京城,准备准备。”艾伦对着身后的许诺说道。

    “是,主人。”

    **

    京城,傅家。

    沈清澜从南城回来不久,就接到了颜夕的电话,颜夕是来跟她告别的,大概是颜盛宇跟她说过了,她决定立刻就回到雪梨市。

    “姐姐,谢谢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颜夕说道,她的嗓音依旧沙哑,但是听着声调却平静了很多。

    “离开也好,雪梨市的环境很好,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

    “姐姐,你会来雪梨市吗?”颜夕问道。

    “会。”

    “好,那我雪梨市等你来,姐姐,祝你和宝宝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挂了电话,沈清澜的眼睛里充满了惆怅,傅衡逸握紧了她的手,沈清澜笑笑,“我没事,就是感觉世事无常。”

    两年前初见颜夕时,颜夕还是个不知世事的小姑娘,天真烂漫,带着点点富家千金的小娇蛮,却不令人讨厌,现在才短短的两年时间,切就已经是物是人非。

    “以后我陪你起去雪梨市看她,带着我们的孩子起。”傅衡逸温声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嗯,颜夕很喜欢小朋友。”

    **

    时间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周末,沈君煜大早就起来了,先开车去了温兮瑶家,开门的是温母,“君煜来了,快进来,兮瑶现在还在谁呢,我去叫醒她。”

    沈君煜没说不,今天他们要排婚纱照,而且是回海城拍摄,时间差不多了,确实不能再拖延。

    温兮瑶被温母从床上挖起来,这才记起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迷糊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妈,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边说,边冲向卫生间。

    温兮瑶收拾妥当出来,才花了半个小时,沈君煜挑眉,“这次的速度惊人啊。”

    不理会他的调侃,温兮瑶拉着他就要走,“别废话了赶紧走吧,等下该赶不上飞机了。”她的脸上有些懊恼,这样的日子她都能睡过头,估计也就只有她个了。

    沈君煜把拉住她,“来得及,先把早餐吃了。”

    温母也附和道,“兮瑶先过来吃早餐。”

    温兮瑶摇头,“不吃了,再吃就真的赶不上飞机了。”

    “我已经将航班改签了,来得及,你先吃。”沈君煜说道。

    温兮瑶愣,“你什么时候改签的?”

    “刚刚,我也跟摄影师沟通过,他们会在海城等我们过去,这几天海城的天气都很好,今天就算是拍不成,明天也可以继续。”

    温兮瑶被沈君煜按在餐桌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想起了她的个朋友,就是因为拍婚纱照的时候迟到了个小时,男方就生气了,丢下她当场就走了,之后的婚事也是波三折,最后不了了之。对比着沈君煜的做法,温兮瑶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很幸福。

    她微微笑,安心坐下来吃饭,“你吃了吗?”

    沈君煜点头,“已经吃过了,下班的航班时间很充裕,你不用急着吃。”

    温母从元宵之后就直待在京城,和楚云蓉起筹备婚礼的事情,平日里和沈君煜的接触越多,越是接触地多,心里对沈君煜就越满意,这个男人成熟稳重,有责任心,又有包容心,对温兮瑶的好体现在生活的点滴。

    温兮瑶吃好饭就跟沈君煜奔赴机场,直接飞往了海城。

    京城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是温度却不高,水下婚纱照太冷了,沈君煜这才决定和温兮瑶回海城拍照。

    现在是二月旬,离婚礼差不多还有个半月的时间。

    海城的气候和京城简直就冬天与夏天的区别,刚下飞机,温兮瑶就把身上的厚外套给脱了,“啊,还是这里舒服啊。”温兮瑶说道。

    “那我们将婚礼改在海城如何?”沈君煜问道,神情认真。

    温兮瑶看了他眼,“婚礼都筹备的差不多了,请柬也发出去了,现在再来改地点,这不是开玩笑嘛!”

    “请柬发出去可以打电话告知,京城的气候还是冷了些,要是改在海城,我们就可以举办户外婚礼。”越说,沈君煜越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好。

    温兮瑶无语,“别折腾了,我妈和阿姨忙活了这么久才准备好的婚礼,你句话就想改地点,不带你这样的啊。”

    沈君煜想,也是,京城那边已经准地差不多了,要是改了地点,时间上就会来不及,匆匆忙忙准备的婚礼总是没有精心准备的好。

    沈君煜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两人没回温家,而是直接去了海边,摄影师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造型师给温兮瑶和沈君煜上好妆,来到海边,温兮瑶看着眼光下平静的海面,“君煜你没问题吗?”

    她还记得沈君煜是不会游泳的,虽然说了现在已经学会了游泳,但是温兮瑶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沈君煜这段时间直在学游泳和潜水,都已经实践了好几次了,自然是不怕的,“没问题。”

    而事实上,整个婚纱照的拍摄过程直很顺利。

    他们还在海边拍摄了组夜景,等回到温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杜家,杜母从外面回来,脸色就不好看,杜洪海见到妻子的脸色,问道,“怎么了,不是说出去朋友聚会去了,怎么现在又是这样的表情?”

    杜母原本想开口说的,但是在见到进门的杜楠之后沉默了,摆摆手,“没事儿,就是遇见了几个不乐意见到的人,糟心。”

    “妈,你遇见谁了这么不高兴?”杜楠好奇地问道。

    “还不就是……算了,没谁,你赶紧去休息吧,都工作了天了,够累了。我等下自己消化下就好。”

    杜楠见母亲不愿意说,笑笑,“既然是无关紧要的人,你就不要为了外人生气了,不值当的。”

    杜母摆摆手,“行了,你赶紧上去休息吧。”

    ------题外话------

    昨天有亲问我,宝宝啥时候出生,嗯,差不多了,等哥哥的婚礼之后就是宝宝的出生了,期待不?

    我发了好几次题外话说有粉丝活动,书城都给我吞了,我好想哭,我在这里说下,书城粉丝榜前三名,分别能获得香奈儿口红、星巴克马克杯、零食大礼包等奖品,活动时间到七号上午十点截止,到时候阿离会在题外话里公布名单的,大家自己留意下哈,本站的读者记得看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