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安妮没有下车,而是紧紧地盯着伊登,“你既然是为了找回照片,那么今晚为什么要那样保护我?”

    “就算是看到个陌生人受欺负,我也会帮忙,这喜不喜欢你,在不在乎并无关系。”伊登说道。

    安妮眼划过抹失望,愣愣地看着伊登,“这样否认,你是真的不喜欢我,还是因为不敢说?”

    伊登看着她,“安妮,我不值得你喜欢,你就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他的神情是这样的严肃,安妮的心猛地颤。

    “就算是这样,我依旧不会放弃,伊登,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安妮认真地说道,下车走了。

    伊登失笑。

    **

    周后,伊登确定了傅衡逸的腿没有任何的问题后就让他出院了。

    傅衡逸的腿有希望痊愈,这在沈家和傅家都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所以在傅衡逸出院的当天,两家人就决定起吃个饭,算是庆祝。

    沈君煜来接傅衡逸出院,等傅衡逸现在还是需要坐在轮椅上,伊登帮忙。

    “伊登医生,感谢你为衡逸和清澜做的切,今晚我们想请你起吃个饭,还希望你不要拒绝。”等傅衡逸上了车,沈君煜笑着对伊登说道。

    伊登摇头拒绝,“不必这样客气,我和清澜是朋友,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肯定是会帮的。至于吃饭就算了,这应该是你们的家宴,我个外人去并不合适。”

    “伊登,你也是我的家人。”沈清澜说了句,换来伊登感动的眼,“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但是今晚我约了其他人,这次就算了吧。”

    他都这样说了,沈君煜自然不能再勉强,“那就只能下次了,伊登医生,下次还请你不要拒绝,这次的事情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你总要给我们个感谢的机会。”

    伊登笑着点点头,“好,下次有机会我定会来。”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傅家,刚刚将东西放下,楚云蓉就来了,跟她起过来的还有沈老爷子,这几天,楚云蓉是天天往医院跑,生怕沈清澜个人照顾不过来,而不顾自己的身体。

    所以傅衡逸住院,沈清澜没瘦,楚云蓉倒是瘦了几斤。

    “清澜,过来将这碗汤喝了。”楚云蓉招呼她,沈清澜很傅衡逸对视眼,傅衡逸的眼睛里闪过丝笑意,怀孕几个月,喝汤成了沈清澜最惧怕的事情。

    想想什么都不怕的沈清澜竟然会害怕喝汤汤水水,傅衡逸想起来就觉得这样的沈清澜莫名的很可爱,用现在流行的络流行语来说,就是戳了他的萌点。

    “妈,我现在并不饿。”沈清澜淡淡地说道,眼睛看也不看那碗汤。

    楚云蓉也知道沈清澜喝汤喝腻味了,任谁连续几个月几乎每天都喝汤,哪怕是不样的汤汤水水也会腻味的。

    楚云蓉好声好气地说道,“乖,前几天去孕检,医生说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体重偏轻,最好还是多补充点营养。这个汤妈妈咨询过营养师,都是专门为你熬的,保证不会让你发胖。”

    沈清澜倒是不怕胖,要是能长几斤肉让自己的体重上升些,她也是很乐意的。

    想到医生说的话,沈清澜看着自己的肚子也是很无奈,她都已经怀孕六个月了,但是肚子看起来却像是五个月,儿子啊儿子,你说妈妈平日里吃的也不少,你怎么就不长个儿呢,以后长大了个子不高那可怎么办?

    沈清澜接过楚云蓉手里的碗,将汤饮而尽,她那个样子,看着不像是喝汤,更像是喝药。

    楚云蓉将碗拿过来,塞给沈清澜颗话梅糖,“换换味道。”

    沈清澜看着手里的话梅糖,微微愣,这样的话梅糖是她小时候的最爱,她不爱吃药的时候,楚云蓉每次哄她都是只要她将药喝了,就给她吃话梅糖。

    在离开家的最初的那段时间里,每次想家,她都会想起这种话梅糖,原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没想到看着这颗糖的时候这段记忆就自动跳了出来。

    沈清澜将话梅糖含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在舌尖蔓延,她抿了抿唇,楚云蓉将碗放好,笑着说道,“这种糖好些年不生产了,我也是前几天逛超市的时候突然看到的,不知道你现在还爱不爱吃,就给你买了点。”

    “很好吃,味道跟小时候的样。”沈清澜轻声说道,声音柔和。

    楚云蓉嘴角轻扬,“你喜欢吃就好,你要是喜欢妈妈改天再去买点,那家超市的东西还挺多的,你要是有想买的东西就告诉妈妈,妈妈去给你买。”

    “下次我跟妈起去吧,我好久没出去走走了。”沈清澜说道,这段时间因为傅衡逸受伤,她的注意力基本都在傅衡逸的身上,对楚云蓉自然也没有先前那么关心,刚刚自己的个小小的举动都能让她开心,沈清澜说不清自己心是什么感觉。

    沈清澜忽然就想起了第次见到楚云蓉的情景,是在他们几个事先找好的孤儿院,沈谦和楚云蓉来接她回家,她随着沈谦走出孤儿院的时候,就见到了等在孤儿院门口的楚云蓉,在哪里走来走去,神情着急不安,看到她的时先是愣,眸光颤动得厉害,她想拥抱沈清澜,沈清澜却微微后退了步,躲开了。

    沈清澜至今记得自己躲开楚云蓉拥抱的那个瞬间,楚云蓉眼底瞬间寂灭的光。

    楚云蓉听到沈清澜要跟她起去逛街,先是喜,然后就免不了有些担心,“超市里人太多了,还是不去了吧。”这要是个不小心被撞到了,楚云蓉真的是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沈清澜知道她担心什么,笑笑,“妈,只是去逛街买个东西,医生都说了,孕妇多活动活动,也有利于之后的生产。”

    她的胎儿并不大,沈清澜和傅衡逸商量之后决定还是顺产,不是都说顺产对孩子更好吗?

    楚云蓉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自然清楚这点,想了想,也没反对,“以后每天吃完饭就去外面走走,散散步,现在衡逸情况稳定了,你就是我们重点关注对象。”

    沈清澜微微笑。

    “哦,对了,我拿到了两张音乐会的门票,就是后天晚上的,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跟衡逸去听听,也是胎教。”楚云蓉说道。

    “行。”沈清澜点头,正好她跟傅衡逸也很久没有出去约会了。

    “票在家里,明天妈妈给你拿过来。”

    赵姨和宋嫂还有刘阿姨在准备饭菜,沈清澜和楚云蓉就不在这里妨碍人家了。

    楚云蓉又从口袋里拿出几颗话梅糖来,塞进沈清澜的手里,“喜欢吃也不能多吃,尝尝味道就好。”

    沈清澜看着手里的几颗糖果,笑了笑,走到傅衡逸的身边坐下,傅衡逸见着她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沈清澜侧目,“很明显吗?”

    “不明显。”只是他对她的情绪变化很敏感,自然能看出来。

    沈清澜给了傅衡逸颗糖,剥开塞进傅衡逸的嘴里,“给你尝尝零嘴。”

    傅衡逸的舌头扫过沈清澜的舌尖,带来阵温热的湿意,沈清澜暗暗瞪了他眼,收回手。

    傅衡逸舔舔自己的嘴唇,“嗯,很甜。”

    闻言,沈清澜忍不住伸手在傅衡逸的腰上狠狠掐了把,傅衡逸腰间的都是肌肉,手感并不好,沈清澜轻哼声,收回手,转过头不去看他,随手拿起本杂志看了起来。

    晚上的聚餐温兮瑶也来了,同来的还要傅靖婷和顾博,顾阳现在还在部队里,他已经报名参加了特种兵选拔,现在正是特训的时间,算起来也有段时间没回来了。

    傅靖婷和顾博在傅衡逸住院的时候来过好几次,自从两人复婚后,不管是傅靖婷还是顾博,脸上的笑意都多了不少。

    沈清澜看着傅靖婷眉眼间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眼底闪过抹欣慰。

    顾博和傅衡逸在陪着两位老爷子下棋,傅靖婷则是跟沈清澜在聊天,“清澜,你的茶馆要是忙不过来姑姑可以帮忙。”

    这个月她已经正式退休了,她工作了二十多年,早就工作够了,剩下的时间她想都留给家人,好好陪着顾博和傅老爷子,免得将来遗憾。

    而前几天,傅靖婷回家的时候,看见沈清澜茶馆的账本还放在桌子上,根本没有看过,这才想来沈清澜的茶馆现在正是旺季,肯定忙不过来。

    沈清澜最近也确实在愁茶馆的事情,她当初从人家那里将茶馆盘下来的时候就答应了人家定会好好经营茶馆,但是后来事情波接着波,她根本就顾不上,最近几个月茶馆的生意没有下滑,也完全是因为她当初找了个不错的店长。

    但是现在这个店长因为要回老家结婚,打算辞职了,她需要找个新的店长代替。原本这件事情早就应该搞定了,因为傅衡逸的手术,又耽误了。

    “姑姑,你愿意帮忙?”沈清澜问道。

    傅靖婷呵呵笑,“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适合多操劳,姑姑现在退休了,整天待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帮你看个店还是可以的,还是你不放心将店交给姑姑,担心姑姑经营不下去?”

    “姑姑说的哪里的话,交给姑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求之不得,就是姑父会不愿意。”

    傅靖婷看了眼顾博的方向,“我们两个整日在家里闲着没事干,去你的茶馆里喝茶也是好的。”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傅靖婷帮沈清澜照看茶馆,让沈清澜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傅衡逸。

    **

    第二天,楚云蓉将音乐会的门票拿给沈清澜,沈清澜看了看,发现竟然还是VIP,而且有四张。

    楚云蓉解释,“这是我以前的个学生送我的,我也没什么兴趣,你哥哥和兮瑶也不愿意,你看看你的朋友里还有谁想去的,就把票给人家吧,不然扔了也是浪费。”

    沈清澜想了想,于晓萱只对吃的情有独钟,金恩熙喜爱各种各样的代码,伊登热爱医学,其他几人都不在国内,想来想去只有方彤了,但是方彤昨天刚刚回到国内,不知道对这个音乐会是不是感兴趣。

    她给方彤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李博明接的,“彤彤正在洗澡。”

    沈清澜将音乐会门票的事情跟李博明说了,李博明直接就答应了,“好,明天我和彤彤会过去的,谢谢你沈小姐。”

    沈清澜淡淡开口,“不用这么客气,你叫我名字就好。”听着自己好朋友的丈夫叫自己沈小姐,这感觉还真的是怪怪的。

    方彤从浴室里出来,李博明将事情告诉她,“那正好,我这次回来的时候给清澜的宝宝买了些东西,正好给他们送过去,这个音乐会正式吗,需要换礼服吗?”

    李博明已经问过,知道这是国内顶级的音乐会,很正式,“我刚刚看了看,上次给你定制的那批礼服已经送来了,你明天调件穿就好。”

    “行,对了,这次我回来,还给爸和季阿姨买了些的东西,你什么时候回去看他们记得带上。”方彤说到。李博明和继母的关系,说不上多亲密,但是也绝对不坏,所以方彤回国给家里人带礼物的时候也不忘给她准备把份。

    “你爸妈的买了吗?”李博明问道。

    “我爸妈那里什么也不缺,不用买。”方彤无所谓地说道。

    “那我爸那里先别送了,等下次你给爸妈买了再起送。”李博明说道。

    方彤不解地看向他,“这有什么关系啊,我爸妈不会在意的。”

    李博明自然知道方承志和付芳华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但是有些事情碗水还是要端平的,方彤对他的家里人好,过年过节从来不忘记给家里人带礼物,反倒是自己的爸妈时常会忽略,次两次没关系,次数多了,难保不会被人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方承志和付芳华的面前说些酸溜溜的话。

    这些能避免东西李博明自然还要帮助方彤避免的。

    方彤是聪明人,刚刚或许不理解李博明的话,但是想想就能明白了,笑了笑,爬上床,在李博明的脸上亲了口,“老公,谢谢你。”

    她很庆幸,当初勇敢的选择了李博明,这个温暖的男人,总在细水长流滋润着她的心。

    **

    沈君泽和卢雅琴的家,卢雅琴看着卢进才,神情为难,“哥,你说的这件事我不能的答应,君泽和沈家的人关系并不好你不是不知道,你现在让君泽去沈家求君煜,不是为难他吗?而且现在君泽的公司也到了你的手,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君泽的公司永远是君泽,我只是帮他看管下,等他毕业了,有能力我自然就会归还,现在公司遇到了点麻烦,君泽作为公司的继承人,也应该为公司的事情做贡献啊。”卢进才说的理所当然,完全忘记了当初他见公司拿过来的时候,将沈君泽赶出自己家的事情,还有说的那些话。

    “你来我家说出这样的话,脸呢?”沈君泽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神情阴郁。

    卢进才的公司最近标了块地,原本这是件好事,但是谁知道公司的财务总监竟然挪用公款,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了,被他挪用的那笔钱只知道是转到了海外,具体转到哪里去就不清楚了,至今没有追查回来,所以公司的资金链下子的断了,项目难以为继,卢进才不想刚到手的地转眼就成了别人的,再次打起了沈君煜的主意。

    沈家的人不喜欢他,也讨厌卢雅琴,虽然说也不见得会喜欢沈君泽,但是他的身上毕竟是流着沈家的血液,还是沈让唯的儿子,沈家人不会真的不管他。

    “呵呵,君泽回来了,这段时间都没见你去看舅舅,舅舅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是不是还在生舅舅的气?”卢进才看着沈君泽,脸的慈爱,看着跟以往没有任何的区别。

    沈君泽忽然想起了沈清澜看着他的眼神,冷漠,不屑,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被卢进才当枪使的时候,沈清澜应该是早就看出了卢进才的真面目了,但是因为自己对沈老爷子的态度,和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不告诉自己也是正常的。

    沈君泽自嘲笑,“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舅舅你就不必纡尊降贵了。”

    卢进才不赞同地看着他,“你说的是什么话,舅舅是那样的人吗?你是我的外甥,是我唯的外甥,舅舅能不管你?舅舅还是关心你的,至于利用,那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沈君泽听着这话,只觉得无比的虚伪,他不明白卢进才到底是怎么讲出这样的话的,自己当初又是因为什么会被卢进才洗脑,认为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最爱他的人呢?

    沈君泽冷笑,“卢进才你说这话不心虚吗?我是你唯的外甥,但是你却惦记我爸留给我的东西,将公司从我的手夺走,现在竟然还敢来跟我说你是关心我的,根本没有利用我,那你敢不敢说你今天来我家到底是想干什么?别跟我说是单纯来看看我,这样的谎言,以前的沈君泽会信,现在的我绝对不会相信。”

    卢进才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沈君泽绝对没有以前那么好说话,但是现在这突然这么清醒的人真的是他那个听话的外甥,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说是脱胎换骨都不为过。

    “君泽,你还是在生舅舅的气,你要是真的不相信舅舅的诚意,你现在随时可以回公司上班。”

    “呵呵,回公司被人排挤吗?公司里的人都被你收买了,我现在回去又有什么用?你真的想表示自己的诚意是吧,那很简单,你离开公司,今天就离开。”

    卢进才神情僵,“君泽,现在公司群龙无首,我要是离开了,公司就真的垮了,你父亲的我心血就真的毁了。”他说的情真意切,沈君泽只觉得胃里翻涌。

    他摆摆手,示意卢进才不要说了,“不管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卢进才眼底闪过抹怒气,这个不知好歹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看了眼卢雅琴,示意卢雅琴给自己说说话,但是卢雅琴却移开了目光,卢进才暗恨。

    “君泽,你既然还在生舅舅的气,那舅舅就先走了,等你气消了,不要忘记来舅舅家里玩。”卢进才温和的说道。

    沈君泽看着地面,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卢进才离开之后,沈君泽才看向卢雅琴,“妈,他找你干什么?”

    卢雅琴摇头,“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吃饭了吗?要是没吃妈妈给你去做。”

    沈君泽定定地看着她,“妈,你跟我说实话,我不相信他的目的会如此简单。”他的脸色很阴沉,卢雅琴心颤了颤,自从知道卢进才不仅有女人还有孩子之后,他的性子就变了,现在变得特别难以捉摸。

    卢雅琴犹豫了下,还是将卢进才过来的目的说了,沈君泽呵呵笑,“我就知道他过来没好事,原来是看上我的最后点价值了,妈,下次他再来,你可以告诉他,不用惦记了,现在我跟沈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是沈家的孙子。”

    沈家出了他这样的孙子简直就是耻辱,反正他爹二十多年前就离开了沈家,现在沈家有他没他也没差别。

    这么想着,沈君泽的心理不禁有些悲伤。

    卢雅琴听着他的这话,差点哭出来,“君泽,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是在要我命啊。”

    沈君泽神情淡淡,“妈,这些话不是针对你,你不要多想,以后离卢进才远点,你放心,我定会拿回爸爸的公司的,我要证明给他们看看,我是沈让的儿子,不会给沈让丢脸。”

    卢雅琴看着被重重关上的房门,坐在沙发上默默流泪,她的怀里抱着沈君泽的照片,轻声呢喃,“阿让,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题外话------

    二更在十点半。昨天说的福利,书城的读者可以看我的微博:潇湘久陌离,上面有详细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