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含重要福利通知,必看(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伊登看着朝他冲过来的人,眼闪过抹惊讶,身子微微侧,就躲过了安妮的拥抱,安妮抱了个空,幽怨地看着伊登,“这么就不见了,见面来个拥抱不过分吧?”

    伊登神情淡淡,“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妮笑眯眯,“这就是缘分啊,我陪着朋友来看望病人都能遇到你,是不是正好说明我们的缘分很深?”

    伊登对这个话并不回应,而是说道,“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吗?”

    安妮的神情越发幽怨,“我刚刚才见到你,你就赶我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伊登看着她,眼神冷淡,“该说的话我早就跟你说清楚了,我以为我做的已经很明显了。”

    安妮咬牙,是啊,能不明显吗,闲适口头拒绝,然后又将她的电话拉黑,还找了个女人说是自己的女朋友,又从自己的国家跑到其他国家,为了躲她,伊登也是蛮煞费苦心的。

    沈清澜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幕,傅衡逸看到她难得卦的样子,无奈地笑笑。

    伊登绕过安妮走过来,再开口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和,“清澜,今晚你先回去吧,医院里有我。”

    沈清澜摇头,“不用,明天你要手术,需要充沛的精力与体力,这里我自己来就好。”她的眼神落在神情黯然的安妮身上,给伊登使了个眼色。

    伊登看明白了她眼的意思,心底划过抹黯然,笑着,开口,“那我等下让人给你在这里加张床。”

    温兮瑶从伊登进来时就直保持沉默,暗观察着这个男人,她现在倒是相信了安妮说的,这个男人对她是真的没兴趣,这点,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你好,我是清澜的未来嫂子,我叫温兮瑶。”温兮瑶主动上前介绍自己,之前的两次手术,她见过这个叫做伊登的医生,也听沈君煜提起好多次,但是像今天这样好奇倒是第次。

    伊登温和笑吗,“你好,温小姐。”

    温兮瑶并不意外对方认识她,都打过好几次照面了。

    伊登过来原本就只是想让是沈清澜回家休息,见她不愿意也不再劝说,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事情,伊登就准备离开了。

    伊登走,安妮就跟了上去,温兮瑶好奇地看着沈清澜,问道,“清澜,这个伊登医生,他有女朋友吗?”

    沈清澜没来得及回答,金恩熙先开口了,“伊登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结婚,但是他有喜欢的人,你的那个朋友啊,没戏,有时间你劝劝她,让她趁早放弃吧,不要将时间浪费在伊登的身上。”她这话是完全为了安妮好,伊登的心思他们几个都知道,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别看伊登现在面对沈清澜和傅衡逸都神情平静,但那只是将对沈清澜的感情藏在了心里而已。

    温兮瑶无奈,“安妮的事情我管不了。”

    那就没办法了,这件事就让伊登和安妮自己解决去吧。

    温兮瑶在这里又待了会儿就走了,她午就是翘班出来的,下午还有会议要主持,自然不能在外面逗留很长时间,给安妮打电话,这家伙直接挥手让她先离开了。

    她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伊登,自然不能就这样离开。

    温兮瑶离开病房以后,病房里就剩下沈清澜、傅衡逸和金恩熙三人,沈清澜终于问出了心的疑问,“这个安妮和伊登是怎么回事?”

    金恩熙靠在边,啃着个苹果,“安妮有次去医院看病,给她看的人正好就是伊登,这个姑娘就被伊登给征服了,死活要跟伊登在起,你知道伊登是个对感情特别认真的人,自然不肯接受她,就拒绝了,这个姑娘很有毅力,就算是被拒绝了也不打算放弃伊登,到处追着他跑。”

    当时在Y国,她刚好有事去找伊登,就看见安妮在缠着伊登,伊登为了让安妮死心,就说金恩熙是他的女朋友,他喜欢的是像金恩熙这样可爱的女生。

    沈清澜听了,默默来了句,“我倒是觉得安妮挺好的。”伊登的性格内敛而被动,安妮的性子开朗主动,俩人刚好互补。

    金恩熙看着沈清澜,“幸好你这话不是当着伊登的面说的。”不然,伊登非要伤心死。

    沈清澜的这些话自然不会当着伊登的面说,她又不傻。她看向傅衡逸,“我让刘阿姨送两套换洗的衣服过来。”

    傅衡逸摇头,“这里不用你,我只是在这里睡觉,明天早就进手术室了,不会有事情,也不需要人照顾,我要是真的有事,我也可以找护工,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这里的环境到底不比家里,傅衡逸并不想沈清澜在这里。

    沈清澜想坚持,但是对上傅衡逸隐含担心的眼神,最终点头,“行,我明天早上和爷爷起过来,我等下去给你找个护工过来。”

    傅衡逸没有拒绝。

    沈清澜直待到晚上九点,才在傅衡逸的多番催促下离开了医院,金恩熙负责将她送回家。

    “你家傅爷对你可真是够上心的。”回去的路上,金恩熙开着玩笑。

    沈清澜微微笑,“丹尼尔对你不好?”

    “他要是敢对我不好,哼哼。”金恩熙举着拳头。

    “他可是个普通人,打不过你,你可别家暴。”

    金恩熙嘿嘿,“我怎么舍得家暴他啊,我就是随口那么说。”

    将沈清澜安全送回家之后,金恩熙就离开了,沈清澜回到家,傅老爷子还在客厅里等着她呢,“爷爷,这么晚了,您以后就别等我了,先休息吧。”

    傅老爷子笑容温和,“人老了,觉就少,我刚刚也不是等你,我是在看电视呢。”

    沈清澜也不出拆穿他,“现在时间晚了,爷爷早点休息吧,不要熬夜看电视。对眼睛不好。”

    傅老爷子笑眯眯,站起来,“睡了睡了,清澜丫头,你也早点休息。”

    沈清澜微笑点头。

    **

    第二天,沈清澜早就醒了,她伸手摸摸身边的被窝,凉飕飕,这才想起来傅衡逸现在在医院呢,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轻声开口,“妈妈刚刚醒来就开始想爸爸了,你是不是跟妈妈样想他了?”

    肚子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动静,沈清澜神情温柔,又躺在床上清醒了会儿就起床了。

    吃完早饭,沈清澜和沈老爷子就出发了,到医院的时候,伊登正在给傅衡逸做最后的检查。

    “爷爷。”傅衡逸叫了声,然后看向沈清澜,“早饭吃了吗?”

    沈清澜点点头,“吃过早饭才来的。”

    傅衡逸闻言,不再说什么,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傅衡逸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沈清澜和傅老爷子坐在医院的走廊外面,沈清澜看着亮起的“手术”三个字,神情平静,但是手里却有湿意。

    虽然伊登说了这次的手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这次的手术对傅衡逸来说太重要了,他是个要强的男人,又是个出色的军人,要是他的腿真的无法完全恢复,沈清澜想,这将是傅衡逸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清澜丫头别紧张,衡逸是个男人,这点事情他还是扛得住的。”傅老爷子轻声安慰她。

    “爷爷,我有些担心。”沈清澜没说自己不紧张。

    傅老爷子继续开口,“衡逸的腿现在恢复的已经超出了原本的预计,伊登医生也说了不会有大问题。”

    这些沈清澜自然也懂,她笑了笑,开口问道,“爷爷,你心里不担心吗?”

    傅老爷子怎么可能完全不担心,毕竟傅衡逸是他唯的孙子,只是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看的事情多了,也就淡定了。

    手术很漫长,这次的事情比前次的手术的时间更长,沈清澜等的有些着急。

    沈君煜过来的时候沈清澜依旧眼睛都不眨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傅衡逸已经进去三个多小时了。

    沈君煜的手里拿着几个保温盒,“傅爷爷,澜澜,你们先吃饭吧。”

    沈清澜知道现在自己不能挨饿,尽管不饿,也坐下来吃了饭,沈君煜看着沉默不言的妹妹,没有开口安慰,只是静静地坐在边陪着两人。

    手术室的门打开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了,伊登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神情疲惫,将近个小时的高精度的手术,就是他也感觉到了累。

    “清澜,手术很成功,等到明天检查了就能确定术后情况了。”伊登开口。

    沈清澜的心顿时就踏实了,她微微笑,“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剩下也没有他的事情了,伊登点点头,走了。

    沈清澜看着被人推出来的傅衡逸,沈清澜有片刻的恍惚,这已经是第四次看到他从手术室里出来了,而在她不知道的过往岁月,她不知道这样的场景出现了多少次,但是从傅衡逸身上依旧能隐约看到的疤痕可以推测出,他过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不止次受过严重的伤。

    麻醉药的药效没过,傅衡逸还在睡觉,沈清澜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

    傅老爷子在确定了傅衡逸的身体情况之后就离开了,他都已经九十岁了,体力到底不如年轻人,等了个小时他的身体也吃不消。

    沈清澜直在病房里陪着傅衡逸,直到傅衡逸醒来。

    **

    伊登刚才手术室里出来回到办公室就看到了等在他办公室门口的安妮,她的手上还拿着个保温盒,“伊登,手术结束了吗?是不是很累,我给你准备了饭,是请家里的阿姨专门给你做的,你要不要吃点?”

    伊登淡淡地看了她眼,没有接,转身进了办公室,安妮挤进去,将保温盒放在桌子上,“伊登,我让家里的厨师给你炖了滋补的汤,补充体力的,你尝尝。”

    她将保温盒打开,办公室里瞬间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伊登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根本不理会安妮。

    “伊登,你都手术了那么久了,也该饿了,你先吃点东西,等吃饱再睡,不然对胃不好。”

    伊登闭着眼睛不说话,安妮将带来的饭菜样样摆放好,然后拉拉伊登的袖子,“伊登,吃饭。”

    伊登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她眼,“出去。”

    安妮没走,对于伊登对她的冷淡,她早就习惯了,“我看你吃了饭再走。”担心伊登不信,安妮指天发誓,“我保证,只要你将饭吃了,我立刻就离开这里。”

    “真的不走?”伊登问道。

    “你把饭吃了,这是我特意让厨师做的。”她还亲自到厨房里监工呢。

    伊登定定地看了她眼,站起来,脱下白大褂就要走,安妮拦住他,“你别走了,我走就是你了,你记得将饭吃了。”

    安妮说完,就真的走了,伊登盯着桌上的饭菜看了会儿,摇摇头,招了个小护士过来,指着桌上的饭菜说道,“这些你们拿去吃了吧,都是干净的,没有碰过。”

    小护士惊讶地看着他,“伊登医生,这些都给我们?”

    伊登温和地笑笑,“嗯,都是你们的,想吃就拿去吧,要是不想吃,就帮我扔了。”

    伊登潇洒离开,小护士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心为安妮点了根蜡烛,看来又要有个人芳心错付了。

    伊登从医院里离开直接就回了在京城的家,简单地冲个个澡就就睡了。

    到了晚上,伊登清醒了,给自己泡了包方便面,吃完之后就去医院,在傅衡逸的病房外看了眼,见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休息了就没有进去打扰。

    他并不是这家医院的正式职工,轮班的事情根本不用他,会办公室换了衣服,伊登就去了酒吧。

    他个人坐在吧台上,静静地喝着杯酒,他很少喝酒,但是偶尔也会喝杯,酒吧的喧嚣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嗨,帅哥,个人啊,要不要请我喝杯?”位美女靠在吧台上,看着伊登微笑,眼神的电波像是不要钱样朝着伊登飞来。

    伊登笑笑,“我的同伴快到了。”

    美女无趣地撇嘴,“那真是太可惜了,下次我们有缘再聚哈。”

    伊登不接话,美女耸耸肩,走了。

    酒保将杯鸡尾酒放在伊登的面前,“这是那位小姐请你喝的。”他指了个方向。

    伊登看过去,就看见了个长发美女正朝着他举杯示意。伊登端起酒杯,喝了口,美女见状,微微笑,朝着伊登走了过来。

    “帅哥。”

    伊登上下大量眼这个美女,轻笑,示意酒保调了杯酒,放在美女面前,“请你的。”

    美女将只搭在伊登的肩膀上,“帅哥,我家里有很多的好酒,要不要跟我去尝尝。”她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不浓烈,很好闻。

    伊登轻笑,拿起女人的手,还没开口,只手伸出来,啪地将女人的手打落,“哟,这是谁的爪子,放哪里呢?”

    伊登皱眉看着挽着自己的胳膊宣誓主权的女人,皱眉,“你跟踪我?”

    安妮轻哼,压低声音,“你别说话,我们的账等下再算。”她看向刚才的女人,“我说这位姑娘,你脸上的粉都要按斤涂了,怎么还有勇气在这里吧丢人现眼,你不知道你笑,脸上的粉就噗噗掉吗,你看看着地上,都白了层。”

    女人气得浑身有些颤抖,尤其是刚刚被安妮打过的手,都已经红肿了,“你是谁啊?”

    安妮抱紧了伊登的手臂,得意地看向那个女人,“你说我是谁啊?”

    女人脸色靑,看向伊登,“帅哥,她是你的朋友?”

    伊登点头,女人轻哼声,“原以为是个帅的,没想到还是个傻的。”说着就要走,只是刚走了两步,又回来,将酒保刚才递给她的酒端走。

    安妮看着女人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笑得得意。

    “现在可以放开了吗?”伊登淡淡开口。

    安妮将手放下来,呵呵笑,“伊登,我就知道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伊登无言,似乎有些不明白她这样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安妮倒是很开心,“你刚刚可是亲口承认了我是你的女朋友。”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朋友。”伊登说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跟踪我?”

    安妮白眼,“我可没有,我要是说这就是个巧合你信吗,我也是来这个酒吧喝酒的,刚刚进来就看见了你在做对不起的我事情,我才是应该生气的那个吧。”她说的气呼呼,这个死男人,对着她就副冷冰冰的样子,对着其他的女人就笑眯眯的,等她拿下他,非要让他跪榴莲壳不可。

    “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对不起又是从何说起?”伊登神情淡淡。

    安妮笑,“你刚刚不是跟人家承认了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吗?之前没有,现在就有了。”

    “我说的是朋友。”伊登再次强调。

    “男女朋友和朋友之间不就是差了个字嘛,有什么关系,都是样的,你现在是我的朋友,将来就是我的男朋友,既然早晚都是,赶早不赶晚。”安妮笑眯眯,眼睛亮晶晶的。

    ------题外话------

    阿离又来送福利了,福利抽奖活动:

    活动时间:自发布之日(2017年11月30日起,至2017年12月7日10:00,12月7日公示结果)具体奖品以实物为准。

    1、潇湘书院站作品粉丝榜前三名:(开奖时公示截图)

    第名奖品:香奈儿(EL)口红

    第二名奖品:星巴克(Starbucks)马克杯

    第三名奖品:良品铺子进口零食大礼包

    2、潇湘书院站作品粉丝长评,由作者择优选取三名:(开奖时作者点评)

    优选三则长评粉丝奖品:每位粉丝奖励888枚潇湘币,发发发。

    3、QQ书城作品粉丝榜前三名:(开奖时公示截图)

    第名奖品:香奈儿(EL)口红

    第二名奖品:星巴克(Starbucks)马克杯

    第三名奖品:良品铺子进口零食大礼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