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原来是他(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等等,兮瑶停车,快停车。”安妮忽然大叫起来,温兮瑶吓了跳,“怎么了?”

    “快停车!”安妮神情着急。

    温兮瑶以为她有什么急事,连忙靠边停车,安妮下了车就往个方向追去,但是追到半又停下来,“刚刚明明看见了,怎么转眼人又不见了,你个混蛋,故意躲着我是不是?!”

    安妮气得在原地跺脚,不死心地又往周围看了看,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只能悻悻回到车上。

    温兮瑶看着她,“这是看到谁了,副霜打了茄子的样子?”

    安妮摇头,“刚刚看错了,走吧。”

    温兮瑶开车,两人来到安妮说的那家餐厅,但是顿饭的时间直都是心不在焉的,想想都知道应该是跟刚才看到的那个人有关。

    走出餐厅,温兮瑶问她,“还去附近散步吗?”

    安妮摇头,复又点头,“去,吃完饭当然要消食了。”

    **

    金恩熙和伊登来到医院的时候沈清澜和傅衡逸正在吃午饭呢,饭是家里的刘阿姨做好送来的,明天傅衡逸要做第三次腿部手术,今天要先住院,为明天的手术做准备,这次的手术甚至比第二次手术还要重要,难度也更高,按照等的说法,这次的手术关乎着傅衡逸的腿恢复到什么程度,或者说是否能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状态就看明天的手术成不成功了。

    “安,我来看你了。”金恩熙进来,她跟傅衡逸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而傅衡逸也知道他们的身份,彼此之间根本就不需要忌讳。

    沈清澜刚打算收拾东西呢,金恩熙主动上前帮沈清澜将东西给收拾好,“行了,你个大肚子就坐着吧,我帮你收拾就好。”

    伊登又给傅衡逸做了次检查,“嗯,状态不错,等明天的手术肯定没有问题,手术我已经安排好,就明早的第台。”

    傅衡逸真诚地向伊登道谢,这个男人虽然喜欢沈清澜,但是眼神很坦荡,他喜欢沈清澜,却将这份喜欢深埋心底,而是作为朋友的身份陪伴着她,甚至愿意为了她而全力帮助她爱的人,这份坦荡与深情值得傅衡逸去尊重,这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伊登笑笑,“不用这样客气,你是安的丈夫,也就我的朋友,朋友需要,我肯定是会帮你的,虽然你的腿我保证可以百分百地恢复到以前的程度,但是百分之九十是定可以的,所以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这样就很好。”傅衡逸说道,在雨林受伤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腿会永远残废,站不起来的准备,毕竟当时腿到了后面已经到了完全没有知觉的程度。

    后来那些专家也说了,他的腿基本上等于是废了,恢复不到那样的程度,也是因为这样,上级领导才不得不同意傅衡逸从尖刀退出。

    之前傅衡逸让伊登帮忙隐瞒他的腿的恢复情况也是为了可以顺利从尖刀里离开。

    伊登确定傅衡逸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就离开了,他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金恩熙将东西收拾好了,坐在边看了沈清澜眼,神情犹豫,沈清澜淡淡开口,“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安,我们真的不再追查秦妍了吗?”秦妍从南城离开,至今寻找不到任何踪迹,这让金恩熙很不甘,这相当于是从她的眼皮子在底下离开的。

    沈清澜神情淡淡,“不用,她既然有本事毫无所觉地离开,自然是有把握隐藏自己的踪迹的,这样的追查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金恩熙也知道,但是心里就是不甘心。

    “南城怎么样了?”沈清澜问道。

    金恩熙知道她说的是颜家的事情,开口,“赵佳卿死的太突然,颜盛宇提出了尸检,尸检的结果还没出来,但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就是颜夕的情况不太好,直接就生病了,至今还在医院里住着,颜盛宇担心她会出事,直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才短短的个月的时间,颜夕就两次生了大病,这个身体状况让沈清澜的心里不由地有些担心,傅衡逸看出她的心思,握住她的手,沈清澜回握着他的。

    “颜安邦呢?”傅衡逸开口问道。

    “颜安邦因为找不到秦妍,等到了四十小时之后就报案了,但是警察也没有任何的线索。颜安邦知道赵佳卿去世还是被人告知的。他去了医院看赵佳卿,但是颜盛宇不许,尤其是颜夕,见到颜安邦就情绪激动,颜安邦只好先离开了。”

    沈清澜眸光微冷,这个颜安邦都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了,竟然还对秦妍念念不忘。

    “恩熙,等到赵佳卿的尸检结果出来,查查是不是秦妍让人下的手,如果是,就好心提醒下我们的颜参谋长,让他认识下他爱人的真面目。”

    她的语气很冷,金恩熙点点头,“你就放心吧,我直关注着这件事呢。对了,我昨天听丹尼尔说七月份的雪梨市艺术站你的画作会参展,你到时候是要再去次雪梨市吗?”

    这件事丹尼尔前两天刚给她打过电话,“嗯,不过我不过去。”七月份她虽然已经出了月子,但是孩子还太小,而且傅衡逸的腿没有那么快可以恢复,她不放心离开他们。

    跟家人相比,这些名利上的东西对沈清澜来说都是可以放弃的。

    金恩熙也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沈清澜对这些东西的不在意程度真的是她见过的第人,上次原本有个很好的机会,但是却被沈清澜让给了那个叫做乔纳森的人。

    她知道沈清澜和丹尼尔想将乔纳森捧红,从而打击那个凯瑟琳,但是现在那个凯瑟琳在画界已经是身败名裂,再这么做意义也不大,那个机会就算是不给乔纳森也没有关系,但是沈清澜还是给了。

    就因为这件事,外界还在猜测丹尼尔和沈清澜之间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这么多年都只专做沈清澜个人的经纪人的丹尼尔竟然开始力捧别人的作品。

    甚至有人猜测是不是因为沈清澜现在身价倍增了,知名度也有了,所以就开始嫌弃丹尼尔,想要单飞了。

    对于这件事,有人疑惑有人幸灾乐祸,更多的人是处于观望的或者是说看戏的状态。

    而事件心的两个人对此是毫不在意,任由外界猜测纷纷,直到有消息传出沈清澜将出新作,用来参加雪梨市的艺术节。

    这幅新作与以往沈清澜的小篇幅作品不同,这是幅大画,很长,很宽,是向十分费时费力的工程。

    这幅画的内容就连丹尼尔也不知道,沈清澜只说了会在艺术展前完成它。

    傅衡逸倒是看到过这幅画的部分,毕竟沈清澜作画的时候他就在她的身边,给他递颜料,偶尔也会帮忙调颜色,还别说,看着沈清澜作画,傅衡逸对色彩的敏感度都提高了不少,近期给沈清澜调出来的颜色她也越来越满意。

    **

    温兮瑶和安妮走到医院附近之后,才发现这家医院竟然是傅衡逸住院的那家,拍了拍脑袋,自己也真是糊涂了,难怪刚才安妮给她报地址的时候,她就觉得金港路这个名字有点眼熟,现在看到医院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这条路在正对着医院的后门。

    都走到这里了,温兮瑶自然是要进去看看的,在附近的水果店买了水果,又去买了束鲜花。

    “兮瑶,你这是要看谁?”安妮好奇地问道。

    “我未婚夫的妹夫在这里住院,我进去看看他。”温兮瑶说道。

    安妮哪里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无所谓地说道,“那我就陪你进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你不是要去见帅哥?”温兮瑶说道,刚刚走出餐厅的时候她爸给她打电话,说是给她安排了有场相亲。

    “我现在哪里有这个心情。”安妮说道,满脑子都是刚在路上看到的画面呢,要不是那个人将她的电话拉黑了,她真的想质问质问她看到的女人是谁。

    “兮瑶,你说个男人要是不肯理你,对你冷冰冰的,但是却跟另个女人有说有笑的,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安妮忽然开口问道。

    温兮瑶脚步微顿,“还能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讨厌这个女人,就是因为他喜欢那个女人,最终的结果都是他不喜欢某个女人。”

    安妮神色微微暗。

    温兮瑶看向她,“安妮,你的医生先生是不是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安妮摇头,“我不知道,我认识他的时候问过他医院的护士,护士说没听说他击结婚了,也见他有女朋友,所以我猜测他应该还是单身。”

    温兮瑶扶额,“你猜测?”

    “不过就算是他有了女朋友那又怎么样,只要他还没结婚我就还有机会,人家不是说了嘛,只有不勤奋的锄头,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安妮,你不是说过不会跟有妇之夫有来往吗?”

    安妮耸肩,“是啊,现在也没变啊,但是他的手上没戒指,就是说他还没结婚,算不上有妇之夫啊。”

    温兮瑶真是懒得说她,“你自己注意着点,要是有妇之夫就趁早放弃,免得伤人伤己。”

    “放心,放心,我这人虽然喜欢帅哥吧,但是也不至于真的毫无底线。”安妮说道。

    说话间,傅衡逸的病房就到了,温兮瑶刚才给她打过电话,所以沈清澜知道她要过来,只是对跟着她起来的人有些意外。

    这个女人她在君澜集团的年会上见过,是温兮瑶的朋友。

    “兮瑶姐,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沈清澜问道。

    温兮瑶笑,将手里的花和水果放在边,“跟朋友在附近吃饭,想起来衡逸住在这个医院,所以就过来看看。”

    “沈小姐,再次见到你很高兴。”安妮说道。

    沈清澜笑笑,“安妮小姐,你好。”

    “安,今天的苹果很不错,很甜。”金恩熙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随后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里,在见到病房里的人的时候微微挑眉。

    安妮也看见了金恩熙,眼睛瞬间瞪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金恩熙的身边,“是你啊,你在这里,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金恩熙神情淡淡,摇头,“我跟他不熟,不知道。”

    安妮紧紧的盯着她,“他都用你做挡箭牌了,你怎么可能跟他不熟,你定知道他在哪里对不对?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找了他好久了。”

    “你都说了我只是他的挡箭牌,他去哪里我也从来都不知道,我怎么告诉你?”

    看着眼前的情况,沈清澜疑惑地看向温兮瑶,温兮瑶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知道安妮直在找个人,那个人是个医生,现在看样子,这个女人似乎是知道那个医生的下落。

    联想起刚才来的路上安妮问的问题,莫非她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安妮还在紧紧的追问金恩熙,“不,你定知道他在哪里,我求你告诉我。”她软了语气,“我真的很喜欢他,我从M国追到Y国,又从Y国追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他,我知道你跟他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不是想对他怎么样,就是想见见他而已,我真的很想他。”

    要是安妮的态度直很强硬,金恩熙倒是坚决的拒绝她,但是她的语气软,又那样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她的心顿时就软了,叹了口气,“他不喜欢你,你干嘛还要追着他跑。”

    安妮苦涩笑,“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他,看不见他我就想的厉害,他现在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总有天我会让他喜欢上我。”

    正说着呢,门外走进来个人,安妮的眼睛亮,冲了过去,“我终于找到你了!”

    ------题外话------

    没了存稿之后天天裸奔,还要赶十点半前的审核时间,心好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