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赵佳卿之死(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道格斯沉默,颜夕顿时就明白了,“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颜夕,我不想骗你,你母亲的情况很不好,能这样维持下去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道格斯说道。

    颜夕神情绝望,紧紧地拉着赵佳卿的手,“妈妈,你醒来看看我,哪怕是眼,妈妈,我是小夕,你最爱的小夕啊。”

    道格斯看着哭得像个孩子的颜夕,心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是否不应该将事实的真相这样告诉她,“颜夕。”

    颜夕没有理会道格斯。

    **

    颜家,颜安邦已经被部队的领导叫回去了,至于是为了什么暂时不清楚,秦妍个人在阳台上修剪花木,她的嘴里哼着段音乐,显然是心情极好。

    手机响的时候她正在给盆栽浇水,将洒水壶放下,秦妍看了眼上面的号码,顿了顿,才接起来,“喂。”

    对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秦妍的嘴角勾起抹冷意,“我知道了,告诉他,我立刻回来。”

    挂了电话,秦妍看着偌大的颜家,曾经热闹的颜家,现在只剩下了座空荡荡的房子,秦妍的眼睛里都是满意。

    颜安邦现在已经算是妻离子散,身败名裂,但是这还不够。

    秦妍想了想,拨出串号码,“告诉那个人,第二个计划启动。三天之内,我要看到结果,要是不能完成,最后的那笔尾款就别想得到。要是做到了,我可以再给他笔钱,足够他衣食无忧地过辈子。”

    “好的,夫人。”

    “另外,给我定张去Y国的机票,越快越好,这里我短时间之间不会回来了,后面的事情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明白,请夫人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秦妍挂了电话,没过会儿,她的手机上就发来了条短信,是今晚十点飞Y国的航班信息,她笑了笑,将手机扔在了边。拿起旁边的水壶就开始砸东西。

    没会儿,从卧室到门口就变成了团的混乱,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很想是挣扎后留下的痕迹。

    看着现场弄得差不多了,秦妍厨房给自己煮了杯咖啡,然后坐在是客厅里看电视,边看了,边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冬天的夜总是来得特别的早,天色擦黑,秦妍上楼换了件衣服,从衣帽间里拿出顶帽子,将自己的头发盖住,她的脸上带着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又找了个口罩戴上,全部武装之后,她才去车库里开了辆车。车子开往的是郊外,到了没有监控的地方,她才将车子停下,扔到身上的装备,打了个电话,不多会儿,辆车子就朝着她开了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她上车,“去机场。”

    **

    颜安邦从部队里出来,他转身深深地看着这个自己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眼底的情绪很复杂,部队里的领导已经跟他说了,希望他可以主动递交退伍申请,他身上的职位早就已经被撤了,现在的他,还不如个普通的当兵的,毕竟人家还年轻,而他不过是个老头子而已。

    颜安邦曾经设想过,自己年龄到了之后就从部队里退休,然后在家里养老,却从来没想过,他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部队,赔上了颜家的荣誉,以后他就算是死了也无颜见颜家的祖先。

    颜安邦最后看了眼这个地方,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刚刚开门,看着满屋的狼藉,他顿时就差距到了不对劲,房间里太凌乱了。

    “妍妍。”颜安邦开口叫人,但是无人回应,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上楼,卧室里也是片凌乱,阳台上的花盆都被砸碎了,地上到处都是碎片和泥土。

    他给秦妍打电话,但是显示是关机,家里的值钱的东西都还在,就连秦妍的护照和身份证都在,除了她这个人。

    颜安邦的神情着急,跑去小区门卫那里问秦妍的踪迹,却没有人说看见过,颜安邦立刻就意识到秦妍肯定过是出事了,他跑去警局报警。

    “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警察问。

    颜安邦摇头,“我刚刚从部队里回来,回来人就不见了,家里的片混乱,像是被人打劫过般。”

    “值钱的东西丢了吗?”

    颜安邦继续摇头,“没有,家里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在,除了我的妻子。”

    警察看着颜安邦,眼神有些奇怪,“你老婆平时般都喜欢去什么地方,是不是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

    颜安邦脸色微沉,“不会,她知道我会担心,就算是出去也会给我打电话。警察同志,我的妻子定是出事了,请你们帮忙找人。”

    “颜先生,现在人消失还不到四十小时,我们就算是想立案也没有办法啊,或许就真的是想多了。也许你回家的时候你的妻子已经在家里等你了。”警察的态度很敷衍。

    颜安邦脸色难看,这要是在以前,个小小的警察哪里有胆子这样对待他。他走出警局,给以前的那些朋友打电话,但不是电话不接,就是接起来说话支支吾吾的,根本不愿意帮忙。

    颜安邦气得直接将手机都给砸了,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回到家里,颜安邦继续用家里座机给秦妍打电话,电话依旧关机,颜安邦也不知道秦妍在南城是否还有朋友,也是在这个时候,颜安邦才意识到,自己对秦妍的现在是点也不了解,她好像并没有朋友,平日里回家,她除了待在家里也没说起过跟朋友出去走走或是逛街吃饭。

    颜安邦找不到人帮忙,自己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只好待再家里等着,万就像是警察说的,秦妍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出去了呢?如果,秦妍真的出事了,无论是被绑架还是报复,对方都应该会给他打电话。

    颜安邦这等就是天,家里的电话很安静,就连个广告电话都没有,颜安邦坐不住了,再次去了警局,但是警察的说法还是那样,秦妍被绑架只是颜安邦的猜测,并不是证据,人失踪还不到四十小时,不能立案。

    颜安邦很想大闹警局,这些警察的办事态度如此敷衍,让颜安邦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是原先的颜参谋长了,现在的他只是颜安邦而已。

    颜安邦很肯定,他要是敢大闹,这些人就敢让他进去,从警局里出来,他看着车来人往的街道,浑身发冷,这股冷意从他的领子口钻进去,钻到他的心里,直到他的骨头缝里。

    **

    医院里,道格斯好不容易说服颜夕先回酒店休息,医院这里就交给颜盛宇照顾。

    道格斯给颜夕盖好被子,轻声说道,“什么都不要想,先好好睡觉,明天我再陪你去医院看你的妈妈。”

    颜夕神情憔悴,在医院里熬了那么多天,她的精神状态能好才是奇迹。

    颜夕睡不着,她拉着道格斯的衣角,“能陪我说说话吗?”

    道格斯本来想离开的脚步就这样顿在这里,他在床边坐下,“想聊什么?”

    颜夕摇头,“不知道,随便吧,你就说些你想跟我说的,或者讲讲你过去遇到的事情都行。”

    道格斯闻言,沉吟看会儿,缓声开口,“这是我刚刚做心理医生不久遇见的病人,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她从小和她的母亲相依为命,跟她的母亲感情特别好,两人就是最亲密的朋友般,她的母亲为了她拒绝了很多好男人的追求,直守着她,直到她长大,她以为等到自己毕业以后,可以好好陪母亲,和母亲起生活辈子,只是她没想到就在她放学回家的某天,她看见她的母亲睡在床上,而这睡就再没有醒来。”

    颜夕静静地听着,听到这里,开口问道,“她的母亲去世了?”

    “嗯,因为生活的艰辛,她的母亲为了让她能有更好的生活,个人打了好几份的工,最终因为体力不支,在家里睡了过去,就走了。”

    “那后来呢?”

    “那个小女孩无法接受她母亲离她而去的事实,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带电话给医院,而是像是她母亲还活着那样,每天按时上学放学,晚上就抱着她的母亲的遗体睡觉。直到她母亲打工的地方的工友见她母亲好几天没有去上班,来家里找人才发现了不对劲。”

    “当时,她的母亲已经去世个多星期了,加上天气炎热,她母亲的遗体有了不好的味道,工友大吃惊,连忙报警,邻居才知道原来这家人的支柱已经倒下了。”

    “她母亲的尸体在大家的帮助下火化了,这个孩子就交给了孩子的舅舅家,可是很快,这个舅舅就发现了这个孩子精神状态不对,常常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不说,还有了自残的倾向,她舅舅不止次地看见她拿着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刀又刀。”

    “然后她的舅舅就见她带到你这里看病了?”

    道格斯点头,“嗯,我给她做了系列检查,才发现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还有创伤后遗症,可以这么说,要是她的舅舅再晚送来段时间,这个孩子自己就能将自己给折腾死。我给她做了差不多三年的治疗她的病情才渐渐好转了,直到恢复正常人的生活,现在她都已经嫁人当了妈妈了,有了自己新的生活,我见过她孩子的照片,长得很可爱,她抱着孩子面对着镜头笑得很温暖。”

    颜夕沉默,过了好久,才轻声开口,“道格斯,你给我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万我妈妈……我要坚强吗?”

    “颜夕,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有些话即便是我不说,你也该明白,你母亲的情况,最好的就是像现在这样,躺在床上辈子,没有自己的意识,也没有自由活动的权利。”

    “道格斯,你真的好残忍,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样的事情,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我的母亲会醒过来,向过去那样陪在我的身边,直到她老去吗?”颜夕的眼底有些湿润。

    道格斯爱怜地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这样的话我当然会说,但是颜夕,这对你并没有点的好处,你应该学会的是如何去坚强。”

    颜夕闭上眼,“道格斯,你别说了,我想睡觉了。”

    道格斯温和开口,“好,你先休息,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

    颜夕闭上眼睛,道格斯静静地看着她,直她睡着了他才离开。

    第二天,颜夕和道格斯刚刚走到门口,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病房里没有,赵佳卿和颜盛宇都不见了。

    颜夕神色变,道格斯拉住个护士,问道,“病房里的人呢?”

    “抢救去了。”护士说了句。

    颜夕手里拿着的保温盒顿时掉在了地上,她转身就往医院抢救室跑,果然在抢救室门口看见了颜盛宇。

    颜盛宇靠在墙上,神情木然,颜夕走过去,“哥。”声音微颤。

    颜盛宇看了她眼,没说话,抢救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颜盛宇立即迎了上去。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颜盛宇眼底的光瞬间熄灭,颜夕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医生,“你尽力了是什么意思?”

    “很抱歉,请你们节哀顺变。”医生说道,这样的生老病死对于他们来说是常事,从最初的不忍心到现在的平常心,医生也练就了颗铁石心肠。

    可是这样的死别,对于死者的家属而言,却是无法磨灭的痛苦,又岂是“节哀顺变”四个字能够抚平的。

    颜夕的腿软,就往地上栽去,道格斯连忙伸手抱住她,“颜夕,你没事吧?”

    颜夕的唇轻轻的抖动着,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耳边嗡嗡嗡的,她只能看见眼前的人嘴巴在动,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她的意识渐渐远离,眼前黑,终于彻底晕了过去。

    “颜夕!”

    “颜夕!”

    ------题外话------

    赵佳卿到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