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学会坚强(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道格斯挂了电话,看着笑得很是开心的颜夕,颜夕朝着道格斯挥了半天手,道格斯也没反应,走过来,“道格斯,你怎么了?”

    道格斯回神,笑笑,“没事,刚刚在想等下去吃什么。”

    颜夕没有起疑,“我刚才看到附近有家餐厅,人还挺多的,味道应该不错,等下我们去那里吧。”

    “好。”

    “道格斯,我们下站是哪里?”

    “京城。”

    颜夕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道格斯,“京城?不是说环游欧洲吗?”

    道格斯看着她,眼神温和,“我想去京城,你愿意陪我去吗?”

    颜夕想了想,点头,“京城就京城吧,我也好久没有去京城了,等到了京城,我带你去看看我以前上学的高,那里可美了,只是好可惜,我没有考上那里的大学。”

    “你想考那里的大学?”

    “嗯,我想考B大的,但是考试前我生病住院了,错过了考试,我爸妈才让我来雪梨市留学的,不过这样也很好,我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我很喜欢雪梨市。”

    颜夕的眼睛里有光,亮晶晶的,道格斯看着她,忽然开口,“我们先不去京城了,下站我们先去D国。”

    颜夕疑惑,“不是想去吗?”

    “京城是最后站,等我们这边结束了再去。”

    “好啊,我之前跟妈妈去过次D国,那个国家也很美,我直想再去次。”

    道格斯看着颜夕弯弯的眉眼,心里叹息,颜夕,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的点事情,但愿你的快乐可以持续的久点,更久点。

    **

    京城,初九。

    傅衡逸今天和摄影师约好了要给沈清澜拍孕期写真。

    到了影楼,沈清澜看着相机,忽然不想拍了,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傅衡逸看着她,“怎么了?”

    沈清澜淡淡开口,“我们回去吧,我忽然不想拍了。”

    傅衡逸眼底有丝疑惑,想了想,没想明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清澜摇头,她只是在看到相机镜头的瞬间忽然不拍了,“没有,我们继续吧。”

    傅衡逸侧目,这刚刚才不想拍,现在又说继续,这是做什么?

    沈清澜看出他的疑惑,说了句,“女人本来就善变,更何况是孕妇,我改变主意了,拍吧。”这是傅衡逸给她安排的,她不想辜负他的好意。

    傅衡逸看着她,脸的宠溺,“你要是不想拍我们就回去。”

    “没有,我想拍,我们开始吧。”后面的话是对着摄影师说的。

    傅衡逸认真地看着沈清澜的眉眼,见她没有任何的勉强,这才开口说道,“开始吧。”

    既然是孕期写真,自然就不能只有沈清澜个,傅衡逸作为准爸爸,肯定也少不了,工作人员将傅衡逸扶到地上,让他坐在那里,傅衡逸忽然明白了刚刚沈清澜不愿意拍照的原因,她是不想让摄影师记录下自己这脆弱的面啊。

    笑了笑,傅衡逸握住沈清澜的手,轻声说道,“清澜,这点挫折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不用这样在意。”

    沈清澜看着他的眼睛,眼睛里都是温柔的情愫,“嗯,我知道,刚刚是我想岔了,这是我们家三口第次合照。”

    傅衡逸微微笑。

    看着镜头里两人深情对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粉色泡泡的样子,摄影师咔嚓声,抓拍下这幕。

    从影楼了出来,傅衡逸又陪着沈清澜去上了节孕期准爸爸妈妈课程,这课程年前傅衡逸陪着沈清澜来过次,只是因为过年,课程就暂时结束了。

    课堂里都是准爸爸和准妈妈,但是沈清澜和傅衡逸绝对是全场的焦点,不管是两人出色的外貌还是气质,都很难不引人注意。

    依旧是傅衡逸负责记笔记,沈清澜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打趣他,“你上学的时候有这么认真吗?”

    傅衡逸想了想,摇头,“还真没有。”

    沈清澜忍不住笑。

    新年就在不知不觉过去了,正月十六的时候,沈清澜的茶馆开始营业,沈清澜去了趟茶馆,回来的路上就接到了金恩熙的电话。

    金恩熙语气遗憾,“我竟然什么也没查到,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安,我现在敢肯定,这个秦妍绝对有问题,保不准这个女人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这样就先回来,什么也查不到才是最大的问题。”沈清澜说道。对于这样的结果她点也不意外,要是金恩熙顺利查到了,那当初还是她高看秦妍了。

    “嗯,我今天就回来了。”

    “颜盛宇那里怎么样了?”沈清澜问道。

    “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跟警方当初查的样,没有任何的证据指向颜安邦和秦妍,我甚至调查了秦妍的资金账户和通话记录,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问题。要么这件事跟秦妍没关系,要么就是这个女人做事很谨慎,尾巴处理的很干净。”金恩熙猜测,如果是后种,能躲过她的亲自调查的,秦妍这个女人比他们预计的要可怕得多。

    没有任何的收获,金恩熙也没有再待在南城的必要,回来的时候有些垂头丧气。从来没有她查不到的事情,结果最近总是遇见挫折,先是金夫人,再就是秦妍,这两个女人就像是两个谜团,让人看不透。

    这么想,金恩熙的眼神凝,都是谜样的女人?她忽然想起了沈清澜曾经的怀疑,要是金夫人和秦妍根本就是个人呢?

    很快又摇摇头,要是金夫人和秦妍真的是个人,金夫人背后牵扯到那么多的势力,为何不直接对付他们,而要用这样迂回的办法?不,确切的说,秦妍至今根本就没有对付他们,她搅和的直都是颜家的事情。

    这么想,金恩熙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成了浆糊,很多事情根本理不顺。

    沈清澜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只是她想的是金夫人跟她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要是金夫人就是秦妍,那么她跟秦妍之间更是毫无交集。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都到家门口了还不下车?”耳边传来沈君煜的声音,沈清澜回神,这才发现竟然已经到家了。

    沈清澜下车,沈君煜看向她手里拿着的东西,“这是什么?”

    “影集。”这是刚刚顺路,她去影楼里拿的。

    沈君煜跟着沈清澜进去,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影集,“嗯,拍的不错,这家影楼的摄影师跟你的婚纱照的摄影师是人吗?”

    傅衡逸嗯了声,当初他们的婚纱照拍的很不错,他就懒得换人了。

    “哥,你的婚纱照也可以找他们。”沈清澜说了句,看向沈君煜,眼神探究。

    察觉到她的视线,沈君煜抬头,“怎么了?”

    “听兮瑶姐说你最近直很忙,经常下了班就不见了踪影,你在忙什么呢?”

    沈君煜眼神微闪,“没事。”

    见他不愿意说,沈清澜反而更加好奇了,“你该不会是背着兮瑶姐在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

    沈君煜伸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下,“胡说道什么呢,你哥我是这样的人吗?”

    沈清澜呵呵,“这可说不准。”

    沈君煜抬手又要打,却对上傅衡逸微凉的眼眸,放下手,行行行,这嫁了人的妹妹就不再是他的了,这么想,沈君煜的心里越发心酸了。

    傅衡逸收回眼神,继续看着手里的杂志。

    **

    颜夕是正月二十回来的,跟道格在欧洲游玩了将近二十天,她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道格斯陪着她起回来。

    “道格斯,你订好酒店了吗?”刚走出京城机场,颜夕问道,这路走来,酒店都是道格斯安排的。

    道格斯带着她上了出租车,“我们不去京城,现在出发去南城。”

    颜夕脚步顿,“去南城,做什么?”

    “送你回家。”道格斯说道。

    颜夕不走了,定定地看着道格斯,神情认真,“道格斯,我不想回家。”

    道格斯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漂亮,很清澈,但是此刻这双大眼睛里却写满了抗拒,他甚至能想象当颜夕知道了自己的母亲成了植物人的消息后,这双眼睛充满泪水的样子,他的心狠狠揪,移开了目光,“颜夕,你妈妈生病了,你应该去看看她。”

    颜夕神情变,“我妈妈怎么了?”

    自从上次被赵佳卿送回雪梨市后,颜夕不想面对家里的切,根本没有跟家里的任何人联系过。

    “你妈妈生病住院了,我们先去看看她。”

    颜夕没有拒绝的理由,那是自己的母亲,现在生病了,她绝对不可能不去看她,只是她的心理却涌起来了强烈的不安,“道格斯,我妈妈生了什么病?”

    道格斯摇头,“不清楚,是你哥打电话联系我我才知道的。”他没有说,虽然知道这样做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能晚分钟就晚分钟吧。

    回去的路上,颜夕很是忐忑,她的手里拿着手机,她想给她哥哥打电话,但是却没有那个勇气拨出那串熟悉的号码。

    到了医院,颜夕站在医院的门口迟迟不敢进去,道格斯拉着她的手,“颜夕,不要害怕,我在这里陪着你。”

    “道格斯,我妈妈的病很严重对不对?”颜夕问道,如果不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

    道格斯沉默,这沉默,就是默认,颜夕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她的脚步突然急促起来,甚至有些踉跄,道格斯把抓住她的手臂,“颜夕,这边。”

    越接近病房,颜夕的每步走的就越慢,她站在病房的门口,很久都没有动作,道格斯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却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等着她。

    病房的门忽然开了,颜盛宇走出来,看见颜夕很是惊讶,“小夕,你怎么回来了?”看向道格斯,似乎不理解这两人为什么会起回来。

    颜盛宇现在的样子并不很好,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加上这段时间直在外面和医院里两头奔波,精神状态很差,外表也很狼狈。

    “哥,妈妈她……”颜夕哑声开口,后面的话却说不下去了。

    颜盛宇的神情猛地僵,似乎才反应过来这里是病房,他的母亲正躺在里面。

    “小夕你先听我说,妈妈她……”

    颜夕推开颜盛宇,直接走了进去,她愣愣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看着她身上缠着的纱布,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妈妈,我回来了。”颜夕轻轻喊了声,但是床上的赵佳卿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妈妈,我回来了。”颜夕加大了音量,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她慢慢地走到赵佳卿的身边,“妈妈,我是颜夕啊,我回来了,你不睁开眼睛看看我吗?”

    颜盛宇跟着进来,看着颜夕的这个样子,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闭了闭眼,缓声开口,“小夕,妈妈她听不见的。”

    颜夕转身,紧紧地盯着他,“为什么说她听不见,她不是睡着了吗?”

    颜盛宇刚要开口,颜夕忽然打断他,“哥,你别说了,我求你,不要说。”

    “颜夕,妈妈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颜盛宇还是将话给说出来了。

    颜夕看着他,眼神冰冷,“我不是说了不要说吗?你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颜盛宇心苦涩,“小夕。”

    颜夕捂住耳朵,“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她转身,扑到赵佳卿的身边,“妈妈,我是颜夕啊,你的小夕,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她的眼神希冀,紧紧地盯着赵佳卿的脸。

    只是渐渐的,她眼的光慢慢熄灭,大眼睛被泪水填满,她的视线模糊,伸手握住赵佳卿的手,将脸贴在她的掌心,“妈妈,你是生气了吗?所以不愿意理我?”

    颜盛宇想走过来,被道格斯拉住,道格斯轻轻摇头,颜盛宇的脚步顿住,静静地看着那个正浮在病床前,轻声哭泣的妹妹,那犹如受伤的小兽般低声哭泣的声音像是把刀,在他的心上切割着。

    颜盛宇瞬间红了眼眶,道格斯看着颜夕的背影,眼满是怜惜。

    颜盛宇走出病房,看着道格斯说道,“你不应该带她回来的。”

    道格斯看着地面,“总要知道的,这件事你不可能隐瞒她辈子。”

    颜盛宇痛苦地闭上眼睛,是啊,这件事不可能隐瞒颜夕辈子,她迟早会知道,“我宁愿她辈子不知道。”

    **

    病房里,颜夕握着赵佳卿的手轻声呜咽着,“妈妈,是不是因为我太任性了,所以你才生气故意不理我对不对?哥哥说你成了植物人,但是我不相信,妈妈,你那么爱我,怎么忍心不理我?你睁开眼睛看我眼,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话。”

    “妈妈,我已经想通了,你跟爸爸不相爱,勉强在起也没有意思,你离婚是对的,我支持你,爸爸不要你,我陪你辈子好不好?”

    她轻轻地摇着赵佳卿的手,像是小时候跟她撒娇般,“妈妈,我以后真的不任性了,你就不要生气了,睁开眼睛吧,你这样我会害怕。”

    她的脸上满是泪水。

    道格斯走进来,在她的身边站定,“颜夕。”

    颜夕抬头,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道格斯,你跟我妈妈说说,我保证以后都听她的话,再也不任性了,你让她醒过来。”

    “颜夕,医生说了,你母亲她成了植物人,醒来的机会很渺小。”甚至面临着随时心脏骤停,完全死亡。

    颜夕无声地流着眼泪,这样的她比大吵大闹,歇斯底里的她更让道格斯心痛。

    “颜夕。”道格斯叫了声,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我想个人陪着我妈妈,可以吗?”颜夕轻声开口。

    道格斯顿,“好。”他转身出了病房。

    颜夕这待就是好几天,除了医生和护士,她不许任何人进病房。

    “道格斯,小夕的这个样子……”颜盛宇很担心。

    道格斯同样担心,但是相比颜盛宇,他要镇定地多,“先等等,等她情绪缓和过来。”

    颜盛宇担心的是颜夕的病,“这个刺激对颜夕……”

    道格斯沉默,他现在也不好判断,这几天就连他都见不到颜夕。

    病房里,颜夕帮赵佳卿擦完了身体,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跟赵佳卿说话。

    “妈妈,今天天气很好,我想出去晒晒太阳,你要不要醒来跟我起去?”

    “我之前跟道格斯出去旅游了,环游欧洲,我们走了很多个国家,看了好多风景,我还吃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我记得你说过,等我暑假了就跟我起去环游世界,妈妈,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绝对不会食言的对不对?”

    “下次旅游我想去埃及,我想看看金字塔,据说金字塔是法老的坟墓,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我想去看看,下次我们就去那里吧。”

    病房外,颜盛宇和道格斯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情景。

    “道格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颜夕会崩溃的。”

    道格斯眸色沉沉,“我知道,我先进去跟她谈谈。”说着,道格斯打开了病房的门。

    他走到颜夕的身边,缓声开口,“今天妈妈好些了吗?”

    颜夕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赵佳卿,“还是那样,道格斯,你说我妈妈会醒吗?”

    这个问题道格斯无法回答,跟医生沟通过的他自然知道想让赵佳卿醒来无异于是在创造奇迹,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颜夕,如果你妈妈醒不过来你该怎么办?”道格斯问她。

    颜夕第次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你的意思是我妈妈永远也不会醒了吗?”

    “颜夕,我说的是如果,万你的母亲永远也醒不过来,我们想事情的时候也要学会面对事情的最糟糕的面不是吗?”

    颜夕沉默,听到道格斯说她的母亲醒不过来,她的心里就涌起了股怒火,但是她无法向道格斯发火,这个人在她最需要的帮助的时候直陪在她的身边。

    “道格斯,你出去吧,让我个人安静安静。”颜夕说道,她现在的脑子很不冷静,万说出什么话来都是不定的。

    道格斯没有出去,他看着颜夕,“颜夕,你应该好好想想我的话,万你妈妈醒不过来你该怎么办?”

    “够了!”颜夕忽然大声喊道,“道格斯,你现在是在教我怎么做吗?你口口声声说我妈妈醒不过来,你又是凭什么这么说?你是我的什么人?!”

    颜夕喊着,也哭着,这几天她的情绪直紧绷着,除了第天刚见到赵佳卿的时候她哭了,这几天她连滴眼泪都没有流,道格斯和颜盛宇都知道,再这样下去,颜夕崩溃就是迟早的事情。

    道格斯并没有阻止颜夕情绪的发泄,这样的发泄对于颜夕来说并不是件坏事,至于颜夕说的那些话,则是被都道格斯自动忽略了。

    颜夕嗓子都喊哑了,也哭累了,这才坐在地上静静的不说话。

    她抱腿坐在地上,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

    道格斯在她的身边坐下来,轻声问道,“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道格斯,对不起。”颜夕说道,她的声音很轻,很嘶哑。

    道格斯微微笑,“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颜夕,你的神经太紧绷了,需要释放,你的母亲的事情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它现在发生了,我们就要学会去面对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道格斯,你说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的快,我离开这里还不到有个月,再回来,我的妈妈就这样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就算是我妈妈打断我的腿我也不会离开的。”颜夕说着,刚刚停下来的泪眼瞬间又决堤了。

    “颜夕,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你要学会坚强。”道格斯伸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温柔的说道。

    颜夕泪眼朦胧地看着他,“道格斯,你告诉我,我妈妈醒来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题外话------

    请多多支持: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正在pk

    军医界翘楚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翻几乎气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