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再努力一次(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婚礼在京城的座有名的大教堂举行,这次来的人除了两家的亲戚朋友,李博明和方彤的同事同学,还有方承志的同事,李家商场上的朋友,来的人不少。

    沈清澜到了之后就给傅衡逸打了电话,然后就在门口看见了傅衡逸。

    当沈清澜和傅衡逸起出现的时候,其他的人的反应倒是没什么,反应最大的要数方承志的同事了,都是政界的人,又是在京城的,这点敏感度还是有的。

    方承志亲自站起来去接的傅衡逸和沈清澜,“没想到傅先生竟然亲自来了,这真是小女的荣幸。”

    傅衡逸笑笑,沈清澜温声开口,“叔叔不必这样客气,今天我们只是方彤的朋友。”

    方承志脸上的笑意更浓,将沈清澜和傅衡逸带到前排的位置上,自从上次参加完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之后,他在工作上的阻力就小了很多,很多他想实施的举措也终于可以施展,政绩上总算有了点起色。

    所以这几个月,方承志的工作虽然累,精神却很不错,今天知道沈清澜会来,他心里还很感激,没想到竟然连傅衡逸都来了,可谓是给足了他面子。

    方彤在后面的休息室,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方承志跟他们说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傅衡逸坐在沈清澜的身边,握着她的手。

    音乐响起,方彤挽着方承志的手走进来,她的眼睛看着前方的李博明,嘴角带着笑意。

    婚礼进行地十分顺利,沈清澜的另边坐着方彤,还不可思议地说了句,“我还以为丁明辉会来捣乱呢。”

    闻言,沈清澜轻轻扫了她眼,这幸亏是于晓萱说的轻,只有她听见了,要是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于晓萱这是来捣乱的呢。

    于晓萱吐舌头,“不过他不来算他识相,不然,哼哼……”

    沈清澜对这点是点也不意外,丁明辉就算是想来,刘慧也不会让他来,刘慧此人,对付丁明辉,绝对的有手段,看前段时间丁明辉想闹离婚却至今没有成功就可以看出来了。

    婚宴在酒店举行,在仪式结束之后众人就去了酒店。

    等沈清澜和傅衡逸从酒店回来,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了,他们个是伤员,个是孕妇,都没有喝酒,就是在婚宴上不停地有人借机上来跟他们攀关系让让人有点疲惫。

    沈清澜在婚宴上吃的东西并不多,回来之后傅衡逸让赵姨给沈清澜煮了点吃的。

    “吃完进去休息会儿,你今天没有午睡。”傅衡逸边看着沈清澜吃东西,边说道。

    沈清澜点头,“我昨天跟伊登联系过,他再过半个月会回来,到时候就要准备你的第三次手术。”

    傅衡逸对自己手术的事情倒不是很上心,这段时间他的腿部的感觉也有了明显的恢复,虽然依旧无法站起来,但是感觉的恢复,也证明了伤势的好转。

    “嗯。”傅衡逸淡淡地应了声,将块去骨的鱼肉放进沈清澜的碗里,沈清澜看向他,“你似乎对自己的伤势不怎么关心?”

    傅衡逸从挑鱼刺的大业抬起头,看向沈清澜,“有吗?”

    沈清澜点头,“有。”

    傅衡逸笑笑,“伊登当初不是说了我的腿能恢复,他是你信得过的人,我自然也是相信的,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就是个手术而已。”他说的轻描淡写。

    沈清澜转念想,也是,摇头,看来是自己太紧张了。

    **

    沈君煜和温兮瑶是初七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温兮瑶给沈清澜带了不少的吃的,沈清澜看着眼前的这堆吃的,有些无奈的看着温兮瑶,“兮瑶姐,我吃不了这么多。”

    “这些都是我妈准备的,都是海城的当地特产,你吃不完可以给朋友拿些,而且你十六茶馆开业,给员工做福利也不错。”

    沈清澜的茶馆员工不多,拿这些做福利倒是也说的过去。

    “你自己不留点?”

    温兮瑶摇头,“算了吧,我从小就在那里长大,这些东西早就吃腻了,而且……”她顿了顿,捏捏自己腰间的肉,“过了个年,我的腰围都大了圈,我可是马上就要穿婚纱的人,现在不减肥,到时候要是穿不上婚纱这乐子可就大了。”

    她的神情哀怨,这个年过的太放纵了,竟然让自己的身材发福了这么多。

    然后她的视线看向沈清澜,眼底是毫不掩饰的羡慕,“清澜,我看你平日里吃的也不少啊,为什么你个孕妇,除了肚子大了之后,其他地方竟然都不长肉?”她说得很心痛。

    “其实我长肉了。”只是长得地方,嗯,用傅爷的话来说,就是现在不能手掌握了。对于沈清澜身上的这个变化,傅爷简直就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温兮瑶的视线落在沈清澜的胸前,点点头,越发艳羡的说的,“嗯,确实长肉了。”

    沈清澜微囧。

    温兮瑶忽然靠近沈清澜,压低声音,“话说你现在尺寸多少,你家傅爷是不是特别……。嗯,满意。”

    沈清澜脸上闪过抹尴尬,没想到温兮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沈小姐到底是沈小姐,只是瞬间就恢复了自然,淡淡来了句,“女人和女孩果然是不样了。”

    只是句话,原本是想调戏人的温兮瑶瞬间就被反调戏了,温兮瑶不仅脸蛋爆红,就连耳朵尖都红了,她轻轻捶了沈清澜下,“你个口无遮拦的。”

    沈清澜微笑,“我说的事实。”

    温兮瑶岔开话题,“你的预产期是不是五月初?”

    沈清澜点点头,“嗯,医生说是五月号。”

    “这个时间不错,你坐完月子正好入夏,我妈说坐月子的女人不能吹风,也不能洗澡,要是夏天坐月子,才叫真的受罪呢。”

    这点,之前楚云蓉也说过,沈清澜对于国的这个坐月子的讲究真的是有点头疼,不能吹风、不能洗澡、不能这样,不能那样,条条框框真的就特别多。

    沈清澜现在只要想到这些,就满脸的愁容。

    “兮瑶姐,你跟我哥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不想去想这么令人头疼的问题,沈清澜索性转移了话题。

    “等元宵之后我妈会来京城,和你妈妈起准备婚礼。”温兮瑶说道,她和沈君煜的婚礼定在三月二十号,距离现在差不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婚纱礼服和婚礼会场是早就预定好的,剩下的东西两个月的时间完全来得及准备。

    “你和我哥的婚纱照还没拍吧?”

    “嗯,我们打算等天气转暖点再去拍。”温兮瑶说道,她原本是想拍摄套水下婚纱的,但是上次知道沈君煜不会游泳之后就放弃了。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清澜,你帮我看看这些请柬。”温兮瑶拍拍脑袋,终于想起了今天来找沈清澜的另件正事。

    她从包里拿出大叠请柬,“你看看这些请柬哪张好看,我妈塞给我堆,看的我眼睛都疼了。”温兮瑶说道。

    沈清澜拿起那叠请柬简单看了看,从里面抽了几张出来,“我觉得这几张都不错。”

    温兮瑶接过来看了看,“行,就这几张吧,等明天我拿给你哥看看,让他选。”

    说起沈君煜,沈清澜才发现今天沈君煜竟然没有跟温兮瑶起过来,“我哥去哪里了?”

    温兮瑶摇头,“不清楚,我今天早就没见过他,给他打电话也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沈清澜想了想,最近并没有人生日,暂时她也想不到沈君煜在忙什么。

    问此刻的沈君煜正在游泳馆呢,和他起的是韩奕,沈君煜换了身泳装,站在泳池边,迟迟没有下水,韩奕都已经游完圈回来了,但是沈君煜却还站在岸边。

    韩奕从水里钻出来,“我说君煜,你到底想不想学游泳了?你不下水,站在岸边看天就能学会了?”

    沈君煜扫他眼,“我是让你来教我的。”

    韩奕在水里耸肩,“我是想教你,但是你不下来,我怎么教?”

    沈君煜眉头紧皱,盯着水面,韩奕扶额,“大哥,这里是浅水区,你就算是下来了也淹不死。”谁能想到堂堂君澜集团的总裁是个旱鸭子不说,竟然还畏水。

    沈君煜畏水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因为小时候的件事,说起来这件事跟沈清澜还有些关系。

    那是沈清澜四岁的时候,沈君煜那时候已经十二岁了,正是好玩的年纪。那时大院里还有个巨大的泳池。院子里的男孩子夏日里很喜欢到泳池里玩,沈君煜自然也不例外,每日里放学后,就会和院子里的孩子去泳池。

    沈清澜小时候很喜欢自己的哥哥,沈君煜也愿意带着妹妹去玩,直也没有什么事情,却没想到那日竟然就出事了。

    那日沈君煜带着年幼的清澜,因为大人嘱咐过清澜年纪小,不能去泳池,沈君煜就带着沈清澜在泳池附近的秋千架上玩耍。

    院子里的孩子见到沈君煜,就招呼他过去游泳,沈君煜想去,但是看着年幼的妹妹又神情犹豫,纠结了好久,才对沈清澜说道,“澜澜,哥哥去水里玩小会儿,你在这里等着哥哥好不好?”

    沈清澜手里拿着洋娃娃,玩的正兴起,自然是乖乖点头,沈君煜放心了,跟着群人玩的高兴。

    沈清澜玩腻了,抬头却发现哥哥不见了,隐约听见沈君煜和小伙伴们大闹的声音,就朝着泳池走了过去,小小的人儿,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哥哥,扯开了嗓子喊,沈君煜却没有听见,于是沈清澜又走近了些,但是沈君煜依旧没听见,沈清澜靠近了泳池边缘,脚下滑,人就栽进去了。

    当时大家都没注意到这幕,沈清澜在水里扑腾了好会儿,才有人发现孩子落水了,有人叫了沈君煜声,沈君煜个激灵,赶紧游过去将沈清澜从水里捞起来。

    那时候沈清澜的脸色都已经发白了,幸好有大人路过,将沈清澜及时送到了医院才没有酿成大祸。

    这件事沈清澜年纪小,早已忘记,甚至连点阴影都没留下,倒是沈君煜,深深地记住了妹妹溺水时眼睛紧闭,浑身冰凉的样子。

    他被沈老爷子狠狠打了顿,但是沈君煜却声不吭,生生抗下了沈老爷子的鞭子,守在妹妹的身边寸步不离,沈清澜身体好了之后,沈君煜再也没有去过那个泳池,也没有再游过泳。

    韩奕并不知道这段往事,他认识沈君煜的时候两人已经上初了,当时沈清澜已经丢失了,沈君煜的性子也变得更加的沉稳,点也不像是个初生。

    “君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是个男人就干脆点。”韩奕喊了声,然后趁着沈君煜不注意,抓住他的脚就把他拉下了水。

    沈君煜下子没注意,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站稳了,狠狠瞪着韩奕,“你想谋杀?”

    韩奕讪讪,那什么,他刚刚没想那么多,就是想把沈君煜拉下来。

    他看着沈君煜,“我看你在水里待着也不害怕,怎么刚刚那么久还不下来?”

    沈君煜神色僵,说他畏水,不如说他是每次想要下水,脑就想起沈清澜当时溺水时的样子,最重要的是,沈清澜会溺水,说到底是因他没照顾好妹妹,心对沈清澜有歉意。

    沈君煜淡淡地看着韩奕,“不是要教我?那就开始吧。”

    韩奕白眼,这位大爷求人办事都是这态度,真想把掐死他。

    “教,立刻教,不过君煜,我很好奇,你之前那么多年都没想学游泳,现在怎么突然想学了?”

    沈君煜不说话,他总不能告诉韩奕,上次在海城,见到温兮瑶那么喜欢潜水,就想学会游泳以后跟她起下水去看海底的风景吧。

    沈君煜和韩奕在游泳馆里待了整天,离开的时候沈君煜得到的是韩奕的脸嫌弃,用韩奕的话来说就是沈君煜白瞎了他这副比运动员还好的身材。

    沈君煜冷沉的着张脸,明显情绪不佳,“晚上去魅色,叫上晨希顾阳他们。”

    “衡逸呢?”韩奕问,话出口,自己也意识到这就是句废话,傅衡逸现在基本都在家里养伤,很少出来。

    “行,我去给他们打电话,前两天就想约他们出来了。”韩奕说道,他前两天刚刚回到京城,年前于晓萱的工作结束之后韩奕就带她出国旅游去了,就连过年都没回来。

    于晓萱父母走了,他跟他父亲因为夏菲的事情闹得关系也很僵硬,现在基本都是不回老宅,更不要说是陪韩正山过年了,想看两相厌的两人还是离得远些更好。

    **

    魅色。

    沈君煜和韩奕到的时候,顾阳几人已经到了,沈君煜的视线落在江晨希身上,他正个人坐在角落喝酒呢。

    韩奕挑眉,看着顾阳,顾阳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江晨希来就这样了,什么也不说,就坐在那里喝酒。

    沈君煜倒是知道些,江晨希喜欢裴宁,但裴宁拒绝了江晨希,甚至连点机会都没有留给他,江晨希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心情烦闷呢。

    几个男人凑在起,除了喝酒打牌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沈君煜将江晨希手的杯子拿下来,“行了,不要喝了,宁现在依旧单身,你要是真的喜欢她,继续追求就是了。”

    江晨希苦笑,“有用吗?她根本不爱我,甚至就连喜欢都谈不上。”裴宁的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他还如何继续?

    “你和宁之间最大的障碍不是你们没有感情,而是宁昊昊和你的父母。”沈君煜针见血。

    江晨希抬头看他,“我可以将昊昊当成我的亲生儿子。”

    “那你的父母呢?”沈君煜问,据他了解,江家是个典型的书香门第家庭,他当然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他的父亲很固执,也很传统,让他接受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为儿媳妇,这个难度不是般的大。

    江晨希沉默,过了好会儿才缓声开口,“我父亲那里我可以说服。我相信我的父亲可以理解我的选择。”

    沈君煜对这点倒是没有他那么乐观,要是他的父亲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相信裴宁也不会那么轻易就选择放弃。

    “晨希,如果你能先说服你的父母接受昊昊,那么你和宁之间就还有可能。”沈君煜说道。

    江晨希再次沉默,沈君煜拍拍他的肩膀,“我的话你可以考虑下。宁对你的感情你看不出来,但是我们这些外人却能看的清楚。”

    “我先走了。”江晨希站起来,拿起外套就走。

    顾阳看向沈君煜,“你跟他说了什么?”

    沈君煜笑笑,“不是说要打牌,四个人凑桌,来吧。”

    顾凯直接将麻将拿出来,几人坐下来组牌局。

    **

    第二天,江晨希去了裴家,裴宁看到是他,皱眉,江晨希微笑,“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昊昊的,我答应了他要带他出去玩。”

    裴宁瞬间就明白了,“昨晚给昊昊打电话的人是你?”昨晚上小豆丁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很兴奋,到了很晚都不睡,裴宁问他是谁打的电话,小豆丁却死活不肯说,说是秘密。

    “嗯,之前就答应过他,只是最近直在忙,这两天空了,就想带他出去走走,你不会不同意吧?”

    裴宁倒是想不同意,但是昨晚儿子那开心的样子还在眼前,小豆丁是个开朗的孩子,但是这样的兴奋与开心依旧少见,可见是十分喜欢江晨希的。

    想了想,裴宁开口,“今天昊昊就麻烦你了,我今天有事就不跟你们起出去了。”

    江晨希也没打算让裴宁跟他们起去,自然是点头,“放心,肯定会将昊昊照顾好的,只是昊昊呢?”

    裴宁无奈笑,“昨晚太兴奋,睡得很迟,现在还在睡,你在客厅里等会儿,我上去叫他。”

    江晨希进屋,这不是他第次来裴家,见到楚云瑾,笑着跟楚云瑾打了招呼,“阿姨。”

    “晨希来了,赶紧坐,阿姨给你泡茶去。”楚云瑾看到江晨希倒是很高兴。

    江晨希摆手,“阿姨不用客气,我就是来接昊昊的,等下就走了。”

    小豆丁正在睡觉呢,就被裴宁从床上挖起来,满脸的不高兴,裴宁说道,“不是你自己跟江叔叔约的早上,现在江叔叔都已经到了,你还不起床等下人家走了你可别哭。”

    小豆丁眼睛亮,“江叔叔来了?”

    得到裴宁的肯定回答,小家伙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都不用裴宁催促就去了浴室,“妈妈,你帮我拿下牙膏,我要刷牙。”

    裴宁笑笑,站起来走进去。

    “江叔叔。”小豆丁从楼上跑下来,看见江晨希立刻就跑了过去,江晨希把抱起他,“昊昊想我了吗?”

    小豆丁重重点头,“想了,江叔叔,你今天是来带我出去玩的吗?”

    “嗯,昨晚不是跟你说了?想好今天想去哪里玩了吗?”

    “想好了,我想去游乐园。”

    江晨希看向楚云瑾和裴宁,“阿姨,宁,我就先走了。”

    裴宁将小豆丁的小书包递给他,里面是小豆丁的东西,“好。”

    楚云瑾看着小豆丁和江晨希有说有笑地离开的场景,笑着说道,“难得见到昊昊这么开心,昊昊是真的很喜欢晨希。要是晨希是昊昊的爸爸多好。”

    裴宁眼神微变,“妈。”

    “行行行,我不说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考虑,妈妈就是那么说。”楚云瑾说道,“今天天气不错,我上去将被子拿出来晒晒。”

    江晨希带着小豆丁去游乐园玩了整天,等到小豆丁玩累了才出来。

    “昊昊,要不要去江叔叔家里玩?”走出游乐园,江晨希对着靠在他的肩头上昏昏欲睡的小豆丁说道。

    ------题外话------

    咳咳,昨天说了今天恢复正常万更,但是今天阿离还是决定二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