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孕期写真(12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他将颜夕的手拿下来,但是颜夕却把抓住了他的手,嘴里轻轻地喊着,“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个人。”道格斯以为她醒了,但是看,她依旧是睡着的。没有办法,他只能像昨天样,坐在地上,趴在床边休息。

    道格斯是半夜被颜夕的动静吵醒的,颜夕起身想喝水,却没有想到看到道格斯竟然还在,看着他曲着腿的趴在床沿上睡觉的样子,颜夕的心涌过阵暖流。

    说起来她跟道格斯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就连交集都不算多,可是道格斯却在她生病的时候这样照顾她,上次她心情不好,他也会耐心开解,颜夕的心说不出此刻的的感觉。

    道格斯听到动静醒来,就对上了颜夕的眼睛,颜夕歉意笑,“对不起,吵醒你了。”

    道格斯刚想起身,腿就是麻,他伸手拍拍自己的腿,等缓和点了才站起来,“没事。你不睡了?”

    “我只是想喝水。”颜夕说道。

    道格斯站起来给颜夕倒了杯水,颜夕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杯子,道格斯笑,“不是要喝水?”

    颜夕将杯子接过来,“道格斯,谢谢你。”谢谢你这样帮助我。

    道格斯微微笑,“我们是朋友,不需要这么客气。”见颜夕好多了,也没有高反复的情况,他开口,“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颜夕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要不,你今晚就在我家休息吧,隔壁就是客房,现在这么晚,你回去也不方便。”

    道格斯想了想,点点头,“嗯,那就麻烦了,你等下也早点休息,不要想那么多。”

    颜夕乖乖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快去休息吧。”

    道格斯见她躺下闭上眼睛休息了,这才走出房间。颜夕睁开眼睛,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心口,嘴角勾起抹笑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当颜夕醒来的时候道格斯已经不在了,知道他离开了,颜夕的眼睛里闪过抹失落。

    **

    京城,傅家。

    沈清澜知道颜夕的情况之后,就有些担心,傅衡逸见她眉头紧锁的样子,缓声开口,“清澜,颜夕的事情有道格斯在,肯定会没事。”

    沈清澜嗯了声,“我知道,只是忍不住有些担心。”正说着呢,道格斯的电话就进来了,跟沈清澜说了大致的情况,沈清澜的顿时松了口气。

    见她眉眼间的放松之态,傅衡逸就知道颜夕肯定是没事,笑了笑,“现在放心了吧。过来。”

    沈清澜看向他,有些疑惑,却还是走到他的身边,傅衡逸的手里拿着只药膏状的东西,“这是什么。”

    傅衡逸指了指床,“坐下。”

    沈清澜依言坐下,傅衡逸将她的衣服撩起来,露出光洁的肚皮,他将药膏拿出来,挤在手心里,均匀的给沈清澜涂抹着,沈清澜看着他,“这是什么?”

    傅衡逸无奈的看了她眼,解释,“这是去妊娠纹的,我问过医生,这个对孩子和孕妇都没有任何的伤害。”

    沈清澜抿唇,“其实我并不在意。”只是长了些妊娠纹而已。

    “但是我在乎,我不想让你长点点的皱纹,就是肚子上也不行。”任何的女人对自己的外貌都不可能不在意。

    沈清澜心里划过丝暖流,看着傅衡逸认真涂抹的样子,轻声开口,“傅衡逸,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

    傅衡逸抬头看她,“你不是拯救了银河系,拯救了银河系的那个人是我。”

    沈清澜微笑,傅衡逸给她涂完了以后,开始了每日必定会进行的项目,就是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神情就会格外的温柔。

    “清澜,初以后我们也拍套写真吧?”跟肚子里的宝贝交流完毕,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看向他,傅衡逸和她都不是喜欢拍照的人,两人的照片很少,关于两人的合照除了婚纱照之外更是烧的可怜,尤其是傅衡逸的。

    傅衡逸温柔地说道,“人家说每个女人除了做新娘的那天,最美的时候就是做母亲的时候,我想将你生命的每个美好的瞬间都记录下来,等到我们老了,起坐在夕阳上,躺在摇椅上,翻着相册,回忆年轻的时候。”

    沈清澜噗嗤声笑出来,傅衡逸侧目,她笑得更加欢畅了,“傅衡逸,这样的你,很有种……反差萌。”这样的话,要是出自于晓萱的口,沈清澜绝对不会觉得违和,但是傅爷说出来……嗯,好吧,傅爷成功戳了沈清澜的萌点。

    傅衡逸无奈地看着沈清澜,这样煽情的时候不是应该感动吗,怎么自己老婆的这个反应这样的……特别。

    沈清澜笑够了,停下来,看着傅衡逸,清冷的眸此刻亮晶晶的,“那过几天我们就去拍写真,家三口的。”

    现在傅衡逸已经从尖刀部队里退役了,即便是照片流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King已经死了,没有了这个暗直虎视眈眈的人,他们也算是解决了把悬在头顶的利剑。

    初二,沈君煜就飞往了海城,他已经跟温兮瑶订婚了,过年总该去温家拜访的。

    温思翰去接机,沈君煜没有看见温兮瑶,温思翰笑着解释,“昨晚家里来了亲戚朋友,兮瑶多喝了几杯,早上就没有起来。”

    沈君煜听,立刻问道,“喝了很多吗?要不要紧?”

    “没事儿,就是比平时多喝了些,睡觉就好了,这个丫头,昨晚都喝醉了,嘴里还念叨着今天要早起来机场接你,拉着我的袖子让我叫她起床,我早上看她睡的香,就没忍心叫。”

    沈君煜眼底闪过丝笑意,“让她睡吧,平时工作那么累,现在难得放假,也该好好休息。”

    **

    温家,温兮瑶睁开眼睛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她从床上蹦起来,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就往楼下跑,温母见她着急忙慌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兮瑶,你这是干什么去?”

    “妈,我去接君煜,时间来不及了,我昨晚不是让您叫我吗,您早上怎么也不叫醒我?”

    温母拉住她,“你大哥已经去了,大早就走了,保证会将你的沈君煜给你接回来。”

    温兮瑶转头,“大哥去了?”

    “嗯,你大哥早上去叫你,见你睡的香,就自己去了。”

    “大哥也是,叫我起去不行吗?”温兮瑶轻哼。

    “难怪人家说女生外向,你看看这还没嫁给人家呢,心就飞到人家那里去了。”温思贤刚好从外面进来,听到温兮瑶的话,忍不住打趣。

    温兮瑶斜眼,“二哥,你说谁呢?”

    “我说的可不就是你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这样出去接人,真的不怕将君煜吓跑了?”

    闻言,温兮瑶低头打量了眼自己,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着急,脸都没洗,牙也没刷,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啊了声,冲上楼去。

    温思贤看的直摇头,跟温母说道,“妈,你这女儿算是白养了。”

    温母瞪了他眼,“胡说道什么呢?”

    温兮瑶重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套,脸上也化了淡妆,温思贤见了,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啧啧啧,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啊。”

    温兮瑶马上就要见到沈君煜了,心情极好,笑眯眯,“以后你要是遇见了心爱的女子,你也会这样的。”

    温思贤笑呵呵,“你二哥我是个男人,才不会这样娘们儿唧唧的。”

    温兮瑶轻哼,看向温母,“妈,君煜喜欢吃酱排骨,你让家里的阿姨做了吗?”

    温母笑,“做了,大早就准备上了。”

    温兮瑶满意了,看了圈,没有看见温丙川,“爸爸呢?”

    “你爸爸在书房里练字呢,我这就去叫他下来,你大哥和君煜也快到了。”温母说着,起身上楼。

    温兮瑶坐下,温思贤看着她,看的温兮瑶有些莫名,“二哥,你总是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花是没有,我就是想看看我这个妹妹该不是被人掉包了吧?不过是个男人,你看看你这脸春心荡漾的样子,还是我那个高冷干练的妹妹不?”

    温兮瑶白眼,“二哥,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春心荡漾,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吗?再说了,我什么时候高冷了,我直是个很亲切的人好不好?”

    温思贤笑,“是是是,你亲切,你最亲切。”

    正说着呢,外面就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温兮瑶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哥回来了。”跑出去开门,在看到门外的人时,温兮瑶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