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颜夕的心结(11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颜夕渐渐安静下来,但是没有依旧紧紧地皱着,嘴里低声呢喃着什么,道格斯握着她的手,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话,直到她沉沉睡去,睡颜安详。

    见颜夕真的安静下来了,道格斯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走到阳台上给沈清澜发了则信息,沈清澜已经睡了,看见这则信息的人是傅衡逸,傅衡逸看看眼信息的内容,想了想,还是没有叫醒沈清澜,只是将个页的链接发给了道格斯。

    道格斯看着发过来的内容,自然就明白颜夕为何会如此,回到卧室,见颜夕睡得还算安稳,就打算离开,只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颜夕的小声哭泣,道格斯重新走到床边,才发现颜夕似乎做了什么噩梦,她低低地哭泣着,像是只无助的小猫儿,道格斯看的心脏猛地抽,叹息声,在床边坐下,再次握住了颜夕的手。

    “颜夕,我在这里,不要害怕,你是个勇敢的孩子,不要回头看,我就在前面等你……”他的声音温柔而有磁性,像是片大海,用轻柔的波涛将颜夕包裹在自己的温暖的怀抱。

    第二天早上,当颜夕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道格斯正在坐在地上,头趴在床沿上,而自己的手则是被他紧紧握着,颜夕想开口叫人,但是嗓子像是被刀割了般,疼的厉害,她将手抽回来,道格斯就醒了。

    “颜夕,感觉怎么样?”道格斯温声问道。

    “水。”颜夕说了声,但是声音很轻,道格斯却听明白了,站起来给颜夕倒了杯水,将她扶起来,直喂了她喝了半杯水才停下来。

    颜夕喝了水,这才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受了些,看着道格斯,“谢谢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家里?”

    道格斯将杯子放回去,“我昨天给你打过电话,你忘记了?”

    颜夕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印象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抱歉。”

    道格斯笑笑,“我们是朋友,你个人在国外也每个人照顾,我过来照顾下也是应该的。”

    颜夕的脸色还有些苍白,道格斯看着她,状似无意地问道,“昨晚你说了夜的梦话,你梦见了什么?”

    颜夕微愣,“我昨晚说梦话了吗?”

    道格斯点点头,“说了好多,只是你的声音太轻了,我听不清楚。”

    “我不记得了。”颜夕脸的茫然,轻轻摇头。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清澈,不像是在说谎,心里微微放心,只要颜夕不是有恢复记忆的征兆就好,像颜夕这样的病人,要是恢复了记忆,犯病了想要再好起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她这辈子都会沉浸在那段痛苦无法自拔。

    “既然忘记了就不要想了,看你那么难过的样子,应该也是噩梦,忘记了正好。你刚刚醒来,我让菲佣给你煮点粥喝。”道格斯说道。

    梦境的事情颜夕也没有纠结,她天没有吃东西,也确实饿了,道格斯下楼,上来的时候手里端着杯牛奶,“你先把牛奶喝了,垫垫肚子。”

    颜夕接过牛奶,喝了半杯就放下了,她的身上现在依旧很无力,头很晕。

    道格斯见她情绪不高,也没有刻意找话题跟她说话,而是拿了本颜夕放在床头上的书翻看着。

    颜夕躺在被窝里,静静的看着道格斯的侧脸,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她的呼吸很平稳,神情宁静,想来睡得极好。

    道格斯等了半个小时,见颜夕真的睡过去了,就离开了,他还有些事情需要去了解。

    他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沈清澜听到道格斯说的情况,心狠狠震,“道格斯,颜夕她会恢复记忆吗?”

    道格斯神情严肃,“目前来看没有这个征兆,但是不保证以后没有,她家里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她父母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让她很痛苦,这点刺激了她原本就敏感的神经。”

    “你的意思是说,颜夕要是继续受刺激,很有可能会想起来切?”沈清澜沉声问道,她的声音清越,却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意。

    “是的。”

    “好,我知道了,颜夕那里还需要你多多照顾些,这边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沈清澜说道,这边挂了电话,就给颜盛宇去了电话。

    “沈清澜?”颜盛宇声音疲惫,他已经夜没睡了,原本他是打算昨天去雪梨市陪颜夕的,但是这边临时有事耽误了。

    “你母亲呢?”沈清澜开门见山,她是想直接给赵佳卿打电话,但是她没有赵佳卿的联系方式。

    颜盛宇愣,“你找我妈?”

    “是,你跟她在起?如果不是就将她的联系方式给我。”

    颜盛宇现在确实没有跟赵佳卿在起,报了串数字,沈清澜就直接挂了电话。

    赵佳卿接到沈清澜的电话是惊讶的,只是在听了沈清澜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就变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沈小姐,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沈清澜微愣,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赵佳卿也没有给她解释,直接就挂了电话。

    **

    颜夕的高烧当天下午就开始反复了,道格斯刚想将她送到医院去,颜夕却扯着他的衣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不想去医院。”

    道格斯的心在看到她的眼睛的刹那瞬间就软了,软了语气,“好,我们不去医院,我们请医生来家里看病,行不行?”

    颜夕点点头,“好。”

    道格斯给自己的个医生朋友打了电话,医生来的很快,给颜夕开的依旧是那些退烧药,颜夕吃了以后也不见任何的好转,道格斯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颜夕这病症的根源还是在于心理。

    等颜夕稍微清醒了些,道格斯定定的看着颜夕,“颜夕,你是不是有心事?要是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可以跟我说。”

    颜夕摇头,父母的事情她不想说。

    道格斯主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颜夕,你可以不用这么坚强。有些情绪不要忍着。如果你是为了你父母的事情折磨自己的话,你就是个蠢姑娘了。”

    颜夕看着他,“你知道了?”

    道格斯点点头,“你想跟我说说你的想法吗?”

    颜夕沉默了会儿,然后才缓声开口,道格斯静静的听着她说话,并不打断。直到颜夕说完了他才开口。

    “颜夕,你不是你父母的拖累,他们选择不离婚还是离婚,也许你是其的因素,但是却不是主因,你不用如此的自责。”

    颜夕神情黯然,“道格斯,你说不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勉强在起,还要在别人面前装作副恩爱的样子?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幸福就是个假象,我活在个谎言的世界里,我以为的好父亲背叛了我的母亲,在外面有女人,而我的母亲却在这样的生活忍受了这么多年。我无法想象这这样的生活我的母亲是怎样忍受过来的。是不是我的身体要是好点,那么我的父母就不会为了我各自折磨着?”

    “颜夕,看着我的眼睛。”道格斯说道,颜夕抬头,看着他,“是你的母亲跟你说的他们是为了你才不离婚的?”

    颜夕摇头,“不是,是我猜的。”她的心隐隐有个感觉,她的父母就是因为她才闹成这样的。

    “颜夕,你太敏感了,你的父母会这么做并不是单纯为了你,现在他们的关系破裂更多的是因为自身的原因,你这样的猜测不仅让自己难受,要是你的父母知道了,肯定也会难受。”

    颜夕的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可是道格斯,我的心好痛,我的脑海直有个声音告诉我,这切都是我手造成的,我的父母也是因为我才闹成了这个样子,我根本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她的情绪很激动,道格斯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颜夕,这不是你的错,你的想法是不对的……”

    他的声音钻入颜夕的耳,却落不进她的心里,她哭泣着,脑海闪过副画面,她的父亲当着她的面动手打了她的母亲,这个画面陌生又真实。

    道格斯不再说话,轻轻地拍着颜夕背,等她发泄着情绪,心里却在不断地分析这颜夕这样的心理反应出现的原因及应对策略。

    他好不容易才把颜夕从深渊里拉出来,不想再看到那个绝望和恐惧的女孩。

    颜夕哭了好久,从嚎啕大哭变成轻轻啜泣,最后变得安静,她静静地靠在道格斯的怀里,手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副依赖的样子。

    见她安静了,道格斯才柔声说道,“颜夕,等你病好了跟我起去散心怎么样?”

    颜夕哑着声音,开口,“去哪里?”

    “欧洲,环游欧洲。”

    颜夕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哭过场,她现在很累,她的病本来就直反反复复的,思想包袱又那么重,情绪发泄,整个人的情绪就松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道格斯将颜夕放在床上,她的手还抓着他的衣服不放,道格斯无奈地笑笑,看着颜夕的眼神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怜惜与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