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心眼的澜澜(10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君煜弯腰将东西捡起来,进门的时候,沈老爷子看着他手里拿着的袋子,说道,“澜澜,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家里多的是。”

    “爷爷,不是我买的,是沈君泽拿来的,在门口不敢进来,看见我们扔下东西就跑了。”沈清澜解释。

    沈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那就先放着吧。”

    宋嫂上前接过东西拿回去收好。

    楚云蓉拉着沈清澜坐下来,嘘寒问暖,“清澜,冷不冷?妈妈给你泡杯热水捂捂手好不好?”

    “不冷,妈,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我是回自己家,又不是做客。”沈清澜说道,有时候她对楚云蓉的热情是真的招架不住。

    楚云蓉讪讪,“那行,你先坐着看会儿电视,要是有需要就告诉妈妈。”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点点头,等楚云蓉走了以后,她才看向沈君煜,沈君煜耸耸肩,对这个他也无能为力,就连周医生都没办法的事情。

    沈清澜陪着沈老爷子坐在客厅里聊天,没过多久,傅衡逸就和傅老爷子起回来了。

    “你们这大早是跑到哪里去了?”沈老爷子看到两人,问道。

    傅衡逸笑笑,“昨夜爷爷梦见了我爸妈,今天就去看了看他们。”

    沈老爷子开口,“傅老头,过来下棋。”

    “来就来呗,我就说你这老头子离不开我,是不是没了我,都没人陪你下棋了。”

    沈老爷子嗤笑,“你就自恋吧,我离不开你,我要不是看你可怜巴巴的样子,我能拉着你下棋?衡逸的棋品比你好多了。”

    没两句话,两位老爷子又抬起杠,两家人早已见怪不怪,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沈谦看见傅衡逸,直接把人带走了,显然是有话跟傅衡逸说。

    沈清澜坐在沙发上喝着杯牛奶,这是傅衡逸刚刚递给她的。

    “知道的你是在喝牛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喝毒药呢,不过就是杯牛奶,有这么难喝吗?”沈君煜见沈清澜脸的面无表情的神情,忍不住出声调侃。

    沈清澜扫了他眼,“你可以和我样,每天喝杯。”

    沈君煜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闻言轻笑,“那就算了,我又没有怀孕,也过了长个的年纪,不需要喝牛奶了。”

    沈家兄妹除了爱吃赵姨的卤煮,还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喜欢喝牛奶,沈君煜尤其是。

    沈清澜眼睛微眯,“哥,同胞爱呢?”

    沈君煜笑眯眯,“哥哥不跟你抢牛奶就是对你的爱啊。”

    沈清澜冷笑,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声,“赵姨,我哥哥说他好久不喝牛奶了,想知道牛奶的味道,你帮他热杯。”

    厨房里,宋嫂听到沈清澜的话,虽然奇怪沈君煜怎么忽然要喝牛奶了,嘴上却应道,“知道了,马上。”

    沈君煜看到端到自己眼前的牛奶,满脸的愁绪,看向沈清澜,“澜澜,哥哥错了。”

    沈清澜别开眼,说了句,“个好哥哥,就应该跟妹妹同甘共苦,这是同胞爱。”

    宋嫂看到这里哪里不明白沈君煜是招惹了沈清澜,眼睛里都是笑意,将牛奶塞进沈君煜的手里,“这个牛奶已经煮过了,奶腥气没有那么浓,快喝吧。”

    沈君煜很想不喝,但是沈清澜正看着他呢,沈家也没有浪费食物的习惯,沈君煜苦着脸,捏着鼻子将杯牛奶灌进了肚子里。

    见他喝完了,沈清澜开口说道,“不过就是杯牛奶,你怎么跟喝毒药似的。”这是将刚刚沈君煜的话原话奉还了。

    沈君煜现在满嘴都是牛奶的味道,哪里顾得上跟沈清澜说话,倒了满满杯清水,这才将嘴里的味道压下去。他苦笑着看向沈清澜,“澜澜,哥哥错了,以后哥哥再也不取笑你了。”

    沈清澜微微笑,“哥,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最是小气的吗?”

    沈君煜滞,很想说不知道,但是对上沈清澜似笑非笑的眼神,开口,“那是别的女人,我妹妹是最大度的。”

    沈清澜伸出根手指,轻轻摇了摇,“哥,你说错了,我是个女人,还是个孕妇,是最善变,最斤斤计较的。”

    沈君煜苦哈哈笑,但是看向沈清澜的眼神却充满了宠溺,这样有活力的妹妹,会跟他开玩笑,会整他的妹妹,很好。

    **

    雪梨市。

    颜盛宇走的当天,颜夕就生病了,发了高烧,明明是大夏天的,但是她却浑身冒冷汗,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了个蚕茧,但是身子还是在瑟瑟发抖。

    大早她的就没有起床,菲佣上来敲门,她应了声之后就重新睡过去了,菲佣知道她这两天心情不好,只以为她是想安静,根本没有进来看就走了。

    颜夕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会儿睡着,会儿醒着,脑海似乎飘过很多的画面,但是那些画面闪而逝,没等她看清了就溜走了。

    电话响的时候,她迷迷糊糊间抓起手机喂了声,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又说了什么,她只觉得现在浑身难受,她很想哭。

    她也真的哭出来了,对着电话,轻轻抽泣,“我好疼,好难受。”

    道格斯原本是想给颜夕打个电话拜个年的,毕竟按照Z国的习俗,今天是除夕,是他们的新年,谁知道电话接通,话还没说两句,颜夕就哭了。

    听着电话那端颜夕细弱的犹如小猫般的抽泣声,道格斯只觉得心紧,问道,“颜夕,你现在在哪里?”

    这句话颜夕听清楚了,轻声说道,“家里。”

    “颜夕,你待在家里哪里也别去,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道格斯的家距离颜夕的家也很有些距离,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是个小时以后,菲佣来开的门,见到陌生人,立刻警惕了起来,“请问你找谁?”

    “我叫道格斯,是颜夕的朋友,我来看看颜夕。我刚刚给她打过电话的。”道格斯说着,将手机拿出来,翻出他跟颜夕的通话记录。

    菲佣并没有让他进来,而是说道,“小姐在楼上,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问声。”

    “好,请便。”道格斯说了句,看着被关上的门,想起刚刚电话里颜夕的哭声,心里忍不住有些着急。

    菲佣上楼,再次敲颜夕的房门,“小姐,有位叫做道格斯的先生找你,说是你的朋友,你要见见吗?”

    这次运气很好,颜夕昏沉的脑子有片刻的清醒,听见道格斯的名字,她开口,“让他进来。”她想起来,但是浑身点力气都没有,刚刚坐起来就跌了回去。

    道格斯上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颜夕满脸不正常的潮红,将手搁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探,果然就是发烧了,而且温度不低。

    颜夕看见道格斯,笑了笑,“道格斯,你来了。”

    道格斯将颜夕拉起来,“颜夕,你现在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刚刚还安静的颜夕忽然剧烈挣扎起来,“我不去,我不去医院,我要去医院,不要去。”

    道格斯见状,连忙安慰她,“好好好,不去医院,我们不去医院了,那家里有药吗?我们先吃药。”他看向菲佣,菲佣立刻明白了,转身下楼给颜夕找药去。

    颜夕听到不去医院,渐渐安静下来,道格斯帮她把被子盖好,想要起身去给她倒杯水,却被颜夕把拉住,“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个人。”

    道格斯的脚步顿,坐回床边,轻声安慰,“我不走,我直在,我会直陪着你。”

    颜夕的手没有松开,道格斯见状,也没有勉强,就坐在那里陪着颜夕。

    菲佣将家里的药箱拿进来,道格斯看了眼,从里面拿了盒退烧药,将颜夕扶起来,“颜夕,乖,张嘴。”

    颜夕靠在道格斯的怀里,听话的张开嘴,道格斯喂她吃了药,又喝了水。

    颜夕躺下来重新睡着了的,但是却睡得很不安稳,嘴里直念叨着什么,道格斯靠近了听听,却还是没有听清。

    颜夕的手紧紧的拉着他的,道格斯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守在她的身边。到了半夜里,原本已经渐渐安静睡得安稳的颜夕身子忽然轻轻抽搐起来,道格斯惊,睁开眼睛,打开了床头的灯。

    颜夕的脸上满脸的泪水,脸色苍白,神情恐惧,她的手忽然胡乱飞舞着,她开始尖叫,“走开,你们走开,不要过来,大姐姐,救我!”

    道格斯的脸色猛地沉,这样的情景他点也不陌生,当初刚刚将颜夕救回来的时候颜夕就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会这样,颜夕明明已经催眠成功,按道理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除非……

    道格斯看着颜夕,眸色沉沉,他伸手握住颜夕的手,俯身在颜夕的耳边轻轻说道,“颜夕,不要害怕,我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他的声音很温柔,像是阵轻柔的风,钻进了颜夕的耳,颜夕渐渐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