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秦妍的目的(4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赵佳卿来到约定好的咖啡店的时候秦妍已经在了,她穿着身的旗袍,从外貌上看,点也不想年过五十的女人,而反观赵佳卿,因为颜夕的事情,身心俱疲,明明比秦妍还小几岁,看着却比秦妍大很多。

    她在秦妍的对面坐下,“我人来了,你想跟我说什么?”赵佳卿开门见山。

    秦妍笑笑,“我给你点了杯咖啡,我们慢慢说。”

    “秦妍,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我们之间还不到坐下来喝咖啡的程度。”

    秦妍喝了口咖啡,慢条斯理地放下,“别急,该跟你说的我是定会跟你说的,说起来,我们之间也不陌生了,我们认识了也有二十多年了吧,我的次见你的时候是在你和安邦的婚礼上,那时候你是赵家的千金,安邦是颜家的长孙,人人都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对,而我却只能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你们接受大家的祝福,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赵佳卿看着她,神情有些不耐烦,秦妍笑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就像我恨你样,当初你恨我占据了安邦的心,我恨你抢走了安邦的人,占据了颜家少夫人的身份。二十多年,我们都围绕着个男人在转,现在的情景仿佛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重新来了次,只是这次,占据了颜家夫人名分的是我。”

    赵佳卿神色不善,“现在颜安邦已经是你的了,你现在又来说这些做什么?你今天找我来要是为了叙旧的,那么我很忙。”赵佳卿站起来就要走。

    秦妍忽然开口,满脸的祈求,“我是来求你撤诉的,安邦那天动手是不对,但是夜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你们是二十几年的夫妻,还有两个孩子,就是看在颜夕和盛宇的面子上,你也不能亲手将安邦送进去啊。”

    这突变的画风,让赵佳卿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她冷着脸,“秦妍,你到底想做什么?”

    “赵佳卿,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你定以为是我破坏了你和安邦,但是我跟安邦真的是你们离婚之后才在起的,之前我跟他没有任何的不正当关系,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我求你看在过去和孩子的情分的上,你能放过安邦,你要是去告他,他的职业生涯就真的美啦。”秦妍苦苦哀求。

    赵佳卿的脸已经黑了,她冷冷地看着秦妍,“颜安邦既然敢动手,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无论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件事。”

    秦妍的眼神落在赵佳卿的身后,眼底快速地闪过抹幽光,忽然抓着她的手臂就跪了下去,“赵佳卿,我求求你,放过安邦吧,只要你肯放过安邦,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让我离开他,这辈子都不见他我也愿意。”

    赵佳卿想拉开秦妍的手却没有成功,“秦妍,你给我放开,你干什么?”

    秦妍不放,苦苦哀求,“赵佳卿,我求你了,我把安邦还给你,立刻还给你,你撤诉好不好?”

    只是不等赵佳卿还有所动作,颜安邦就出现了,把将秦妍从地上拉起来,“妍妍,你这是在做什么,她要告你就让她去告,大不了就是坐牢,我不怕。”

    秦妍满脸的苦涩,“不行,安邦,你不能进去,你努力了这么多年才坐上今天的这个位置,怎么可以轻易放弃,我不能让你因为这件事就把自己的前程给毁了。”

    秦妍又想去求赵佳卿,颜安邦死死的按住她,瞪着赵佳卿,“你要告我尽管去,我等你,过去的事情我做了就做了,我绝对不后悔!”

    赵佳卿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颜安邦,“颜夕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竟然说你不后悔,颜安邦,你很好,我们法庭上见。”

    赵佳卿拿起包包就走了,颜安邦看向秦妍,神色不好看,“早就跟你说了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交给我处理,你现在又来找她做什么?”

    秦妍委屈,“我就是想让她撤诉,你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才得到今天的切,我不忍心看着被赵佳卿给毁了,而且,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很因我而起,我要是不回来,这切就都不会发生,你和她还是夫妻,你们依然拥有个幸福的家庭,这切都是被我破坏掉的,安邦,我对不起你。”

    秦妍声泪俱下,颜安邦心里因为她擅自做主而生出的那点子不满立刻消失的干干净净,拥着她轻声安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以后什么离开的我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也不愿意听,我们好不容易在起,我不想再跟你分开,我也老了,折腾不起了。”

    “安邦,我也不想啊,只是我们该怎么办啊,赵佳卿执意要告你,我……”

    “好了好了,这件事不要再说了。”颜安邦说道,只是他并没有看到埋在他胸膛上的秦妍嘴角高高扬起的,充满了恶意的笑容。

    赵佳卿哪里不知道今天是被秦妍算计了,怪只怪她对颜夕太在乎,只要事关颜夕,她就无法坐视不理,只是秦妍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让颜安邦对她的误会更深些,防止她跟颜安邦破镜重圆?

    赵佳卿想不通,只是很快她就明白了秦妍这么做的用意,就在今天傍晚时分,上忽然爆出了则帖子,明里暗里的指责赵佳卿得理不饶人,对前夫毫无感情,让前夫的现任妻子下跪道歉,侮辱她的人格。

    配图就是午在咖啡厅的那幕。

    看到这则帖子的时候,赵佳卿就明白了秦妍的意图,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看着清色偏向秦妍的评论,要说这里面没有秦妍雇的水军打死她都不信。

    颜家,秦妍将手里的平板递给颜安邦看,“安邦,你看,舆论渐渐往你这边偏移了。”

    颜安邦看了眼上面的新闻,“这是你让人写的?”

    秦妍神色僵,“是我,但是安邦我完全是为了你好啊,你要是生气我可以立刻让人扯了。”

    颜安邦摆手,“算了,就这样吧。”他内心里也不希望因为赵佳卿而影响了自己的事业,秦妍做的这件事他虽然不赞同,但是还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

    赵佳卿将手机扔到边,冷笑声,别以为这样她就怕了。

    第二天早,赵佳卿的律师就纸诉状将颜安邦告上了法庭。

    **

    沈清澜看着南城的新闻,心里隐隐有些为颜夕担心,就连手里的画笔上的颜料滴在了画布上都毫无所觉。傅衡逸转动着轮椅过来,

    “还在担心颜夕的事情?”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既然这么担心为何不给她打个电话?”

    沈清澜重新拿起画笔,皱眉看着被自己毁了的画作,“我不适合参与她太多的人生,傅衡逸,我会害怕。”

    傅衡逸轻笑,“清澜,这点也不像是我认识的你。”

    沈清澜微微叹息,看着自己的大肚子,“大概是以为肚子里揣了颗球吧。”

    傅衡逸也看着她的大肚子,脸的若有所思,“那看来你怀的真是女儿,只有女儿家才会这么多愁善感。”

    沈清澜:……看了眼已经想女儿想的魔怔的傅爷,沈清澜默默将画笔放下,“我累了,去睡个午觉。”

    傅衡逸温柔笑,“嗯,去吧。”睡觉挺好,睡着了就不会整天胡思乱想了。

    沈清澜睡了长长的觉了,从半下午直睡到了太阳西沉,要不是傅衡逸担心她睡多了晚上睡不照,恐怕沈清澜还会继续睡下去。

    “几点了?”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报了个数字,沈清澜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像是只慵懒的猫咪。

    傅衡逸看的眼睛里满是笑意,“起来吧,刚好可以吃晚饭了。”

    沈清澜点点头,干脆利落的从床上爬起来。

    正吃着晚饭呢,家里的门铃就响了,赵姨去开门,只是看着进来的人,赵姨的神色不好看。

    傅老爷子放下了筷子,淡淡的说了句,“清澜丫头,爷爷吃饱了,你和衡逸慢慢吃吧。”

    沈清澜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来,看着来人,淡淡开口,“二婶儿。”

    卢雅琴神情尴尬,她也知道傅家的人更加不待见她,要是可以,她也不想来傅家惹人厌烦,但是没办法,她今天有不得不来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