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女儿和老婆哪个重要(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老爷子回来的时候看见颜夕倒是有些惊讶,他是认识这个女孩子的,只是有很长段时间没有见过了,不过见沈清澜给他使眼色,傅老爷子只是笑呵呵地跟颜夕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

    “姐姐,你的家人都很好。”颜夕忽然说道。

    沈清澜微微笑,“你的家人也很好,我刚才给你哥哥打电话,他很关心你。”

    颜夕微愣,然后点头,“嗯,我哥哥很好,我妈妈也很好。”她没提颜安邦,沈清澜也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静静的陪颜夕坐着。

    颜夕的视线忽然落在沈清澜的腹部,惊讶瞪大了眼睛,“姐姐,你要做妈妈了?”

    沈清澜神色柔和,“嗯。已经五个多月了。”

    颜夕愣愣的,上次她在雪梨市遇见沈清澜,沈清澜还没有怀孕呢,再次相见,竟然都要做妈妈了,看着沈清澜的大肚子,眼睛里有些好奇,“姐姐,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吗?”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颜夕伸手,小心翼翼地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正在这时,肚子里的小家伙身隔个懒腰,只脚踹在妈妈的肚皮上,颜夕更加惊讶了。

    “原来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是这样动的呀。”颜夕感叹了句,这是她第次真切的感受到胎动。

    沈清澜也没想到肚子里的小家伙竟然这么给面子,在这个时候动了,经过段时间的摸索,沈清澜发现小家伙是个很懒的人,平日里并不爱动,有时候傅衡逸守着他整天,就希望他动下的时候,他就是死活不肯动,看的傅衡逸是的担心不已。

    要不是胎心显示正常,之前的孕检结果也说了她没事,傅衡逸都要担心是不是小家伙出了什么事了。

    “看来他很喜欢你。”沈清澜说了句。

    颜夕的脸上满是笑意。

    当天晚上颜夕被沈清澜留在了家里,颜夕是想离开的,毕竟这样贸然上门来打扰已经够让她不好意思的了,但是沈清澜担心她个人出去会出事。

    安排好了颜夕,沈清澜回到卧室,傅衡逸已经坐在床上了,手里还在研究着那本《准爸爸应该知道的百件事》。

    沈清澜上床,在傅衡逸的身边躺下,大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了沈清澜肚子上,“这个小家伙该不会是不喜欢我吧?”

    沈清澜挑眉,傅衡逸继续说道,“颜夕来他就动,我希望他动的时候死活不乐意动,这是嫌弃我?”

    要是宝宝知道自己的爸爸现在的想法,定会告诉傅爷,是挺嫌弃的,任谁睡觉睡得好好的,天被打扰N遍,在他的耳边叨叨叨的,也会嫌弃。

    沈清澜好笑,“现在才五个月,医生不是说了吗,七月份才是胎动最明显的时候,现在宝宝还在成长期呢。”她是发现了,自从傅爷当了准爸爸之后,对她肚子里的小家伙的好奇是日更胜日。

    不再纠结宝宝的问题,傅衡逸问沈清澜,“颜夕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沈清澜开口,“已经跟颜盛宇联系过,他明天就来接颜夕,傅衡逸,我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当初那样做是不是错了,颜夕现在又要再承受次父母分离的苦,我担心她……”

    傅衡逸抱着她,“清澜,颜夕不是你的责任,你不需要将这件事揽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当初那样的情况,让她忘记是最好的办法,再承受次父母分离的痛苦,也比辈子沉浸在绝望里来的好。”

    沈清澜拍拍自己的脑袋,“是我想岔了,傅衡逸,我怀孕以后,智商真的都给你的儿子了。”

    傅衡逸握住她的手,神情严肃,“是女儿。”

    沈清澜无语,这人到底是有多爱女儿啊,心里也越发为自己未出世的儿子担心,这样重女轻男的傅爷,看到生出来的是儿子,该不会哭吧?

    “行行行,女儿,是女儿,傅衡逸问你,是女儿重要还是老婆重要?”

    傅衡逸微笑,毫不犹豫地说道,“自然是老婆重要,老婆第,女儿第二!”这个旗帜必须明确,高举。

    沈清澜嗤笑,“那是你现在还没见到女儿,要是见了女儿,你的心里还有我的丁点位置?”

    傅太太为傅爷过分看重女儿吃醋了,所以说甭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偶尔还是会有些小性子的,但是傅爷却对傅太太的这个小性子很满意,这说明傅太太越来越像个普通的姑娘了。

    “怎么可能,你在我心是最重要的,喜欢女儿是因为那是你生的,不然你看我会不会多看眼。”傅衡逸说的那叫个义正言辞。

    沈清澜噗嗤声笑了,“算你有眼光。”她躺在,转了个身,傅衡逸从身后抱着她,自从沈清澜的肚子大了以后,他们睡觉就变成了这个姿势,只为了能让沈清澜睡得舒服些。

    第二天早,颜盛宇就来了,看着他头发上的露珠,沈清澜猜测他应该是在外面等了会儿。

    颜夕见到颜盛宇,低着头叫了声哥哥,经过了夜,有些事情她已经想通了,也知道自己再次任性了。

    颜盛宇看了她眼就收回了目光,看向沈清澜,“沈小姐,不好意思,我妹妹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带她离开。”

    沈清澜微笑,“没关系,颜夕很好,也没有给我造成麻烦。”

    颜盛宇点点头,视线在坐在轮椅上的傅衡逸的身上掠过,什么也没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沈清澜拍拍颜夕的肩,“以后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

    颜夕点头,跟着颜盛宇离开了,颜盛宇见颜夕直低着头不说话,开口说道,“你做错了事情,怎么现在倒像是我委屈了你?”

    颜夕抬头,看着颜盛宇,“哥哥,是我任性了,你骂我吧。”

    颜盛宇愣,抬头摸摸颜夕的脑袋,笑得宠溺,“知道自己任性了以后就不要这样做了知道吗?昨天妈妈知道你不见了,都急哭了。你心里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可以跟哥哥说,就是不能无缘无故闹失踪。”

    颜夕点头,“嗯。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好了,我们快回去吧,妈妈已经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出现,妈妈就该报案了。”颜盛宇说道。

    回到南城,赵佳卿正在酒店里等着颜夕了,也不问颜夕去了哪里,只是问她吃了没有。

    “已经吃过了。”颜夕说道,“妈妈,对不起。”

    赵佳卿笑道,“不必说了,妈妈知道,上去吧,妈妈有事情跟你哥说。”

    等颜夕上去了,赵佳卿才看向颜盛宇,“沈清澜没跟颜夕说什么吧?”

    颜盛宇抿唇,“妈,沈清澜对颜夕的心不比我们少,不该说的她不会说的。”

    “妈妈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看,颜夕都已经忘记了还记得去找她,这让妈妈有些的担心,盛宇,妈妈是真的怕了。”

    颜盛宇安慰她,“妈,我已经咨询过道格斯医生,他说了,颜夕对沈清澜的依赖和信任很深,所以才会念念不忘,除非受到极大的刺激,否则她是不会想起过去的切的。我们不要这么紧张,要是紧张多度了被颜夕看出些什么,那才真的是错了。”

    闻言,赵佳卿也算是放心了,颜夕喜欢沈清澜就喜欢吧,反正之后她就会带着颜夕回雪梨市,也见不了几次。

    “妈,你真的要告爸吗?”颜盛宇问道。

    赵佳卿冷了脸,“你想做说客?”

    “妈,颜夕已经因为你们离婚的事情难过了,要是你们真的对簿公堂,我怕她受不了。”

    说起颜夕,赵佳卿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担忧,颜夕的病根本就不能受刺激,“你明天就带颜夕回雪梨市。”

    见赵佳卿是铁了心要告颜安邦,颜盛宇忍不住问出了心的疑惑,“妈,你真的是因为爸打你所以才要告他吗?没有别的原因?”

    赵佳卿愣,“这件事你别管了,没有缓和的余地。”

    “妈,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这样做?”颜盛宇不理解,他也无法理解。

    赵佳卿不肯说,只是冷着脸,“都说了这件事不用你管,明天你就带颜夕回雪梨市。”这次她跟颜安邦之间注定要有个了解。

    第二天,赵佳卿就接到了秦妍的电话,约她见面谈。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也不想你谈,我不会跟你见面。”赵佳卿冷冷地说道。

    “要是我想跟你谈的内容是关于颜夕的呢?你还是不愿意出来谈谈吗?”秦妍说道。

    赵佳卿微愣,“你刚才说什么?”

    秦妍笑,“我相信你已经听清楚了我在说什么,明天午十二点,幻想咖啡厅,你要是不来,你就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关于颜夕被绑架的真相了。”

    赵佳卿脸色沉,看着手机愣愣的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