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沈君煜的回击2(19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曹诗雨愣,看着丈夫半天回不过神来,丈夫从来都是听自己的,自从生了儿子以后更是对她千依百顺的,就连句重话都没有跟她说过,现在竟然吼她!

    “你心情不好冲我吼什么,又不是我让你心情不好的,谁让你心情不好你找谁去啊。”曹诗雨不受这个气,立马就怼了回去。

    丈夫黑着脸,想起今天主任跟他说的话,再看这个老婆,哪里还有以前的那点子爱意,蹭地从床上蹦起来,“要不是你这个败家娘们儿惹了不该惹的人,我能被单位开除?”

    曹诗雨没有听见前面的话,就注意到了最后的那句,“什么,你被开除了?你又没做错什么事情,他们凭什么开除你?”

    曹诗雨副要去找人理论的样子,看到丈夫更是怒气不打处来,“你现在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看见你我就手痒。”

    “你什么意思,你被单位开除了,我帮你抱不平还是我错了?”

    “那好,我问你,前天晚上你到底出去干了些什么?”

    “我能干什么,去参加同学公司的年会啊,你以为我出去干什么,给你戴绿帽子?”曹诗雨也生气了,她受不得人家怀疑她。

    丈夫手指着她,“你给我好好想想,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今天我刚到单位,主任就将我叫到了办公室,将叠报销发票扔在我面前,让我滚蛋,还说是我老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单位里留不下我了。”

    那些发票都是些平日里吃喝玩乐的发票,拿到单位里报销的,大家都这么干,原本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但是上面要是想要找茬,这个就是最好的借口。

    丈夫平时对工作还算认真负责,唯的缺点就是报销的发票多了些,这次主任就是抓着他这点让他滚蛋的,临了还将原因告诉了他。

    曹诗雨愣愣的,想要说不关自己的事情,脑海却忽然浮现了昨日去找陈素的事情,心里隐隐明白了原因,看着丈夫神情讪讪,“我哪里知道沈…。心胸这样狭窄。”

    听了这话,丈夫立刻就明白了,还真是这个女人干的好事,“你到底干了什么?”

    曹诗雨缩着脖子,哪里敢说,要是说了,丈夫再联系到自己,那不是给自己挖坑将自己给埋了吗?心里也在后悔那天自己怎么就给陈素出了这么个主意。

    曹诗雨不说话,外面婆婆把推开了卧室的门,手里拿着拖鞋就往曹诗雨的身上抽,边抽,边骂,“你个扫把星,我早就看你不是个好东西,平日里好吃懒做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害的自己的丈夫工作都丢了,你是想让我们家人去喝西北风是不是?!”

    曹诗雨被打的哇哇叫,叫丈夫帮忙,丈夫上前想拉住婆婆,谁知道婆婆力气大,把推开了自己的儿子,“你给我滚开,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下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不可。”

    “谁不知廉耻,老太婆你骂谁呢?”曹诗雨顶了句。

    婆婆黑着脸,“骂你怎么了,你就是不知廉耻,我儿子上班不知道,我可是看见好几次了,总是跟我们小区里个男的眉来眼去的,当着我面都不知道收敛,当我眼瞎?”

    “老太婆,你别胡说道。”曹诗雨扯着嗓子叫了声,她这样异常的反应落在丈夫眼里顿时就成了心虚,脸色立刻就变了。

    “我胡说?要不要找人过来当面对质。”

    曹诗雨看向丈夫,眼神慌乱,“你别听妈胡说,我没有,我就是碰到的时候跟人说了两句话,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丈夫木着脸,“既然没有,你心虚什么,解释什么?”

    曹诗雨脸色僵,“那我不是怕你误会吗?”

    丈夫眼神微冷,“你要是没做,还怕我误会?”

    “你别跟她废话,这个女人就是个不安分的,就算她身体上没有出轨,精神上也出轨了,现在又害的你连工作都丢了,安分工作我跟你爸使了多大的劲才让你进去啊,现在说没就没了。”

    丈夫想到自己的工作,也是脸的心痛,眼见着母亲拿着拖鞋又要去打曹诗雨,直接转身就离开了卧室,甚至还不忘将门给关上。

    曹诗雨傻眼,就在愣神的功夫,婆婆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抬手就是顿打。

    曹诗雨边抵抗边骂,骂丈夫,骂婆婆,越骂,婆婆下手越狠。

    等到婆婆停下手,曹诗雨的身上已经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丈夫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眼听着卧室里的动静,不是他铁石心肠,不顾念夫妻情分,曹诗雨将他的工作弄丢了,他可以忍,平日里对他妈不是那么尊重,他也可以忍,不喜欢上班吗,那也没有关系,这些他统统都可以忍。唯独不能忍的就是给他戴绿帽子,就是精神上的那也不行。

    他相信他妈就算是对曹诗雨不满,也不会拿这种事来胡说,既然说了肯定就有这回事。

    曹诗雨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婆婆扯得乱七糟的,地上还有团团的头发,别看婆婆年纪大,但是身上的力气是真不小,完全压着曹诗雨大。

    婆婆从地上爬起来,瞪着曹诗雨,“你这个扫把星,我要让我儿子跟你离婚。”说着走出卧室,看向沙发上的儿子,“这样的女人你还当成个宝,现在吃到苦头了吧,女人光是脸好看有用吗?点脑子都没有,以前叫你离婚你不愿意,现在我就问你句,你离不离婚,你要是离婚,家里的切都是你的,你要是这样了还愿意守着这个女人过日子,那这间房子我收回,以后我就是将房子卖了,把钱全部捐了都不会给你分钱。离不离,你给我句话。”

    丈夫脸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点点头,“我离。”

    婆婆满意了,“要是离婚就赶紧的,现在就去。”

    丈夫走进卧室,看向还躺在地上装死的曹诗雨,“起来。”

    曹诗雨冷眼看他,“你还是个男人嘛,看见自己的老婆挨打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关起门来让人打我?”

    “起来,我们离婚!”丈夫说了句。

    曹诗雨脸色微变,“你说什么,你要跟我离婚?你脑子进水了吧?”

    “我跟你结婚才是脑子进水了,我对你不好吗,你竟然给我戴绿帽子?”丈夫冷声质问。

    曹诗雨眼底闪过抹心虚,“就是跟人家说几句话也叫戴绿帽子,你敢说你平时没跟别的女人说过话?”跟同个男人生活久了,整天面对个人,就是这个男人再好也会产生审美疲劳。

    “曹诗雨,你被偷换概念,要是仅仅是说几句话,我妈会那样说?”

    曹诗雨心暗恨,这个该死的老太婆,见丈夫是真的要跟她离婚,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扯着丈夫的袖子,“你就听妈的面之词,不愿意听我的解释是吗?我跟你这么多年的夫妻,我对你的感情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她说的深情,却没有打动丈夫的心。

    “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丈夫扔给她句。

    曹诗雨拉着丈夫的手,软了语气,“老公,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得罪那个人,我现在立刻去找人家赔罪,让人家放过你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不会犯这样的错了。”她避重就轻。

    但是丈夫却没那么好糊弄,“曹诗雨,我丢了工作我是生气,我也愤怒,但是我可以忍,我不能忍的是你给我戴绿帽子,你应该知道,别跟我说那不是绿帽子,精神出轨也是出轨。”

    曹诗雨见丈夫是铁了心要跟她离婚,脸色变,也不装小女人了,“离婚是吧,好啊,房子归我,存款人半,孩子归你。”

    陡然转变的脸孔让丈夫有些愣神,原以为曹诗雨是打死都不会离婚的,但是现在却变得这样快,难道这才是自己枕边人的真面目?丈夫忽然有点心凉。

    “想分房子你做梦,这房子是我的,不是我儿子!”婆婆听到曹诗雨的话,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着个鸡毛掸子,曹诗雨原本想说的话就在看见鸡毛掸子的那刹那吞了回去。

    鸡毛掸子打人可比鞋底子打人痛多了。

    “离婚,你只能净身出户,孙子也是我家的,你不能带走。”婆婆放下话。

    曹诗雨眼睛立,“你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够响的,想白得媳妇和孙子是吧,世界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要么儿子归我,要么房子和钱归我。”

    三个人在房间里扯皮,最后丈夫和曹诗雨还是去了民政局,存款给曹诗雨,房子和儿子归丈夫,她倒是想要房子,可是房子登记在婆婆的名下,根本没有她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