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你爱他吗(15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女服务员收回目光,撇撇嘴,低着头眼神不屑,曹诗雨冷哼声,没有看见服务员的表情,撩了撩头发,扭着腰走了。她的心情很好,从嘴角到眼睛都是笑意,回到楼,她看了眼楼上,没有在这里多待,直接就回去了。

    今天过后,只要陈素嫁入沈家,还记得她的恩情,以后她的老公的路就会更顺,他们家的日子才能越发蒸蒸日上。

    至于陈素会不会失败,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她都已经将事情做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要是陈素还拿不下沈君煜,那么她也无话可说了。

    而陈素之后要面对的沈君煜的怒火,那更加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些都是陈素应该解决的事情。

    曹诗雨乐颠颠地走了,却没有想到她自以为完美的计划会因为个小小的失误而失败。

    女服务员上楼,在刚才曹诗雨停留的房间门口站了会儿,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

    “小樊,你在干什么呢?”领班忽然叫了声女服务员,女服务员惊,站起身,“没,没什么领班。”

    领班狐疑地看了她眼,“上班时间不要偷懒,也不看看下面忙成什么样子了,赶紧下去帮忙。”

    “好的。”小樊低声应了句,就要离开。

    “等下。”领班叫住她。

    “你给楼棋牌室的包厢送个水果拼盘。”

    “好的。”小樊应了声,这才离开了。

    **

    沈清澜正在和傅衡逸说话,其他几人已经打了好几局麻将,因为傅衡逸的不参与,桌上的几人倒是没有明显的胜负之分,有输有赢。

    “果然打麻将这东西还是跟同水平的人玩才有意思。”顾阳感叹了句,被沈清澜和傅衡逸碾压过了,现在再来跟于晓萱打,心情简直不要太舒爽。

    于晓萱斜眼看他,“你也就能从我的身上寻找满足感了。”

    韩奕扫了他眼,吐出两个字,“出息。”

    顾阳怒,“你们是欺负我没有对象是吧。”

    于晓萱笑嘻嘻,转头在韩奕的脸上亲了口,“就欺负你没有对象怎么了。”

    顾阳瞪眼,转身看着沈清澜,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小嫂子,你看看她,她和韩奕联手欺负我。”

    沈清澜看了他眼,眸光清冷,傅衡逸送他个字,“该。”

    江晨希和顾凯等人笑出声,顾阳抖着手,“你们都欺负我。”

    包厢的门打开,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个水果托盘,她将盘子放在了桌上,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时不时看眼沈清澜。

    沈清澜察觉到她的视线,抬头看她,“有事?”眉眼柔和。

    女服务员摇摇头,又点点头,犹豫了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沈清澜沈小姐吗?”

    沈清澜嗯了声,“我是。”

    “是这样的,刚才我看见沈总好像喝醉了,个女人将他扶上了二楼的房间。”

    闻言,沈清澜并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温兮瑶。却听见女服务员继续说道,“扶沈总上楼的不是跟沈总起来的那位小姐,那位小姐我见过,我知道是沈总的未婚妻,但是扶沈总上楼的不是。”

    此话出,沈清澜原本还不在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看向女服务员,“确定吗?”

    女服务员点点头,“嗯,那个女人我不认识,她跟沈总进了个房间之后就没有出来。”

    沈清澜闻言,顿时明白了什么,跟傅衡逸对视眼,站了起来,其他几人也听到了女服务员的话,跟着站起来,沈清澜说了句,“你们在这里,这件事我去处理就好。”

    其他几人对视眼,重新坐下来。

    “你带我去。”沈清澜对女服务员说道。

    女服务员点点头。

    **

    沈君煜只觉得热,身上是前所未有的热,他的头很晕,眼前直有人影在晃动。

    “兮瑶。”他喊了声,没人应。

    他将领带扯开,扔在地上,就连西装外套都脱了,但是身上除了热还是热,陈素先进了浴室拿了条毛巾,给沈君煜擦擦额头上的汗。

    沈君煜把握住了她的手,睁开眼睛看了她眼,陈素心里惊,眼神慌乱,身体紧绷,忍不住紧张,只是在听到沈君煜叫出温兮瑶的名字时候,心里的热度忽然凉了下来。

    “沈君煜,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吗?”陈素看着沈君煜,低声呢喃。

    “兮瑶,是你吗?”沈君煜开口,他的声音暗哑,全然没有平日的爽朗,但是却带着溺死人的温柔,陈素的眸光微微暗,看着沈君煜,伸手摸上了沈君煜的脸,“是我,君煜。”

    脸上冰凉的触感让沈君煜舒服的闭上了眼睛,陈素看着他,低下头。

    就在两唇即将碰到的时候,沈君煜忽然睁开了眼睛,把推开了陈素,“你不是兮瑶,你是谁?”

    陈素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得直接摔到了床下,脑袋狠狠撞在了地板上,撞得她眼前直冒金星。但是她却顾不上这些,从地上爬起来,“君煜,我是兮瑶啊,你不认识我了?”

    沈君煜的头很晕,眼前的天地仿佛都在转动,身上很热,热的仿佛要爆炸,尤其是身下的某个部位。他晃了晃脑袋,想要将那股无法控制的欲/望驱逐出去,却带来股更强烈的眩晕。

    “你不是兮瑶,兮瑶身上的味道不是这样的。”沈君煜说道。

    陈素身子僵,愣愣地看着沈君煜,似乎是没想到他都这样了还记得温兮瑶用的什么香水。

    她的眼神变,手放在了背后的礼服拉链上,“君煜,既然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我也满足了。”

    礼服滑落,露出光洁白皙的肌肤,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慢慢走近沈君煜。

    **

    “在哪个房间?”来到二楼,沈清澜问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伸手指了指间的那间。

    “有钥匙吗?”

    女服务员摇头,“我去找找。”

    “不用了。”沈清澜摆手,抬脚往门上就是狠狠的踹,门直接就被踹开了,里面的情形览无余。

    女服务员就站在沈清澜的身边,看到这幕,目瞪口呆,你能想象个身怀六甲的孕脚将扇结实的门给踹开的情景吗?

    陈素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进来,还是破门而入。

    “是你!”陈素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看着不着寸缕的陈素,眼神彻底冷了下去,看了眼床上的沈君煜,见他虽然衣衫凌乱,但起码衣服都还在身上,顿时松了口气,幸好来得及。

    陈素对上沈清澜的视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什么都没穿,慌乱地将地上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

    “滚出去。”沈清澜冷冷地说道,陈素咬着嘴唇,定定地看着沈清澜,眼睛里满是祈求。

    “若是不愿意出去,我可以请保安上来请你出去。”沈清澜加了句。

    “兮瑶。”床上,沈君煜叫了声。

    陈素眼神微变,闪过道泪光,胡乱的将衣服穿在身上就跑了出去,沈清澜看着床上满脸潮红的沈君煜有些头疼,只能给伊登打电话。

    幸好伊登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是很远,打车很快就到了,沈君煜此时被沈清澜和女服务员起扔进了浴缸里。

    伊登看了看,给沈君煜检查过后才看向沈清澜,“安,这个药我没有办法,药性太烈,要是用药控制,恐怕会伤到你哥哥的身体,以后会影响他的生活,再严重些,还可能留下无法根治的病根。”

    沈清澜的眸光冰冷,看着泡在冷水依然没有丝毫清醒的沈君煜,沉声开口,“只能用那个办法?”

    伊登点点头,“那个办法是最不会伤害身体的,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我知道了,伊登,你帮我把我哥带到另个房间。”沈清澜说道。

    伊登闻言,将沈清澜从浴缸里扶起来,扶到了隔壁房间,此时沈君煜已经神志不清,嘴里直喃喃着温兮瑶的名字。

    沈清澜看了眼自己的哥哥,转身走了。

    温兮瑶还在和安妮说话呢,正聊到开心处,就看见沈清澜走了过来,“清澜,你来的正好,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安妮,安妮,这是我未婚夫的妹妹,要是我的学妹沈清澜。”

    沈清澜跟安妮打了声招呼,安妮愣愣的看着沈清澜,“你长得好漂亮。”

    沈清澜微微笑,“谢谢。我有些事情想跟兮瑶姐说,能不能?”

    安妮立刻就懂了,笑着说道,“我也该去找我的父亲了,你们聊吧。”

    沈清澜拉着温兮瑶就走、

    “清澜,怎么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沈清澜淡淡开口,“到了你就知道了。”

    温兮瑶狐疑,“搞得这么神秘,是要给我惊喜吗?”

    “算是吧。”我把我哥哥送给你,这个惊喜够大吧。

    到了房间门口,伊登等在那里,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趁虚而入,见沈清澜带着个女人回来了,跟沈清澜点了下头就直接离开了。

    沈清澜没有马上打开那个房间,而是看着温兮瑶,认真地问道,“兮瑶姐,你爱我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