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道歉(10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老爷子您就放心吧,对了老爷子,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年是跟以往的规矩样,让家里的亲戚起过年吗?”

    傅家每三年,过年都会将所有的亲戚聚在起过年,今年刚好是第三年。

    傅老爷子想了想,摇头,“今年就算了,清澜丫头怀孕受不得累,衡逸又在养伤,家里人多就闹腾,改在明年吧。”

    “行,那我等下给他们打电话通知他们。”赵姨说道。

    傅老爷子点点头,“嗯,另外问声靖婷,她今年是在顾家过年,还是和博回来过年。”

    赵姨拍拍脑袋,“您不说我差点忘了,昨天靖婷就打过电话了,说是今年和博在顾家过年,就不回来了,等初再回来。”

    “行吧,那今年就我们几个过年得了。”

    “你们几个过年多无趣啊。”沈老爷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们两家起过年不就好了,人多也热闹些。”

    傅老爷子想,也是,“沈老头,你这主意不错,那就这么定了,两家起过年。”

    沈老爷子进来,笑眯眯的,楚云蓉陪着他起来的,“清澜呢?”

    “在休息呢。”赵姨说道。

    楚云蓉将手里的保温盒递给赵姨,“这是宋嫂早炖的,给衡逸的。”

    赵姨接过,到厨房里放好。

    知道沈清澜和傅衡逸还在里面休息,楚云蓉也没进去打扰,就在客厅里陪着两位老爷子说话。

    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了,傅衡逸正在看书,沈清澜看了眼书名——《准爸爸应该知道的百件事》。

    傅衡逸见她醒了,将书放在边,“醒了,还继续睡吗?”

    沈清澜摇头,大概是睡的时间久了点,她现在的脑子有点晕乎乎的,她伸手揉了揉额头,傅衡逸见她皱眉,立刻紧张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清澜见他紧张的样子,微微勾唇,“大概是睡得太久了,头有点疼,没事儿,我过会儿就好。”

    傅衡逸闻言,伸手将沈清澜拉起来,“坐起来,我帮你揉揉。”

    沈清澜调整下坐姿,方便傅衡逸动手,他德尔力道适,沈清澜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傅衡逸,你是不是专门去学过?”

    傅衡逸微微笑,“你怎么知道?”

    沈清澜睁开眼,“还真学过?”

    “嗯。”傅衡逸嗯了声,却没说是什么学的,“好了,起床吃饭吧,睡了这么久也该饿了。”

    沈清澜确实饿了,起身先穿好衣服,就要帮傅衡逸扶到轮椅上,傅衡逸摆手,“你去叫赵姨进来。”

    沈清澜侧目看了他眼,傅衡逸是个骄傲的人,除了医生和她,他从来不愿意叫别人帮忙,傅衡逸微微笑,“去叫赵姨进来帮忙吧。”

    傅衡逸是骄傲,也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这样无能的样子,但是他更不愿意让怀孕的妻子这样的辛苦。

    “我可以的。”沈清澜说道。

    但是傅衡逸坚持,她也只能妥协,出去叫赵姨进来帮忙。

    赵姨和沈清澜起将傅衡逸扶到轮椅上,然后才说道,“下午你妈妈和你爷爷来过,等了你们下午见你们没醒就走了。”

    沈清澜微微顿,“怎么不叫醒我?”

    赵阿姨说道,“知道你昨晚肯定休息不好,就没忍心叫醒你。”

    赵姨将傅衡逸推出去,沈清澜想了想,给自己的爷爷打了个电话,知道没什么事情就放心了。

    **

    年关将至,往年这个时候傅衡逸还在部队里没有回来,今年因为受伤,反倒是有机会早日在家里。

    因为今年不准备请家里的亲戚过来,所需要准备的年货就不需要太多,赵姨和沈清澜商量了下,就准备和楚云蓉她们起去商场采购。

    “清澜,你要起去吗?”赵姨问道。

    沈清澜看了眼傅衡逸,摇头,“我就不去了,我要是去了你们还要照顾我,反而麻烦。”

    “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是想起什么要带的,就给我打电话。”

    “行。”

    等赵姨出门后,两人闲来无事,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忽然说道,“傅衡逸,你给我做模特吧。”

    傅衡逸抬眼看她,“想画画了?”

    沈清澜点点头,“嗯,好久不动笔了,有些手痒。”

    “行,我们去画室?”

    “不,就在客厅里,你等我下,我去将画具拿出来。”沈清澜说着,就站起来去了画室。

    将画架支好,沈清澜将傅衡逸推到落地窗前,塞给他本书,“你坐在这里看书就好,自然点就行。”

    傅衡逸看了眼沈清澜给他的书,是本军事书籍,笑了笑,随意地翻阅着,他的旁边是个茶几,上面放着杯清茶,正在冒着热气。

    沈清澜深深的看了他眼,低头开始画画,她很少抬头看他,傅衡逸的面容深深的刻在她的脑子里,即便是闭着眼睛,她也能将他画出来。

    傅衡逸刚开始的时候还在看书,过了会儿,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沈清澜的身上,眼是温柔的神色。

    傅老爷子刚刚从楼上下来,就看见了这样温馨和谐的幕,苍老的脸上满是笑意,走到边坐下看着沈清澜画画。

    门铃响,沈清澜正打算去开门,傅老爷子摆摆手,亲自站起来去开门了,来人是沈君煜和温兮瑶。

    “兮瑶姐。”沈清澜叫了声,继续低头作画,她的作品快完成了。

    温兮瑶是第次看到沈清澜作画,和沈君煜起,坐在沙发上等沈清澜完成。

    沈清澜放下画笔,温兮瑶走过来看了眼,“你的画的价格难怪那么高,这写实手法可是比照片拍出来都逼真。”

    最重要的是,沈清澜的画里充满了感情。

    沈清澜微微笑,让沈君煜将画搬到边去晾干,“兮瑶姐今天怎么过来了,不用上班吗?”今天可不是周末。

    温兮瑶在沙发上坐下,姿态略带几分慵懒,“最近太累了,今天就请假在家里休息。”温兮瑶看了眼沈清澜的肚子,感叹道,“你比我小好几岁,现在都快要当妈了。”

    傅老爷子早已拉着沈君煜到边下棋去了,沈清澜忽然靠近温兮瑶,低声问道,“兮瑶姐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侄子?”

    温兮瑶俏脸红,伸手在沈清澜的脸上捏了把,力道很轻,“当妈的人脸皮是厚了哈,都来打趣我了。”

    沈清澜直直地看着她,“你该不会跟我哥还没那个吧?”

    温兮瑶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明白了沈清澜的意思之后,就连耳朵都红了,沈清澜看,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心暗暗毯叹息自己的哥哥动作太慢。

    眼见着沈清澜还要说话,温兮瑶把捂住她的嘴,“我可警告你,不许再说了,不然我就告诉你们家傅爷去。”

    她的眼神羞涩,沈清澜微微挑眉,倒是没想到商场女强人温兮瑶内心里竟然还是个纯情少女。

    微微笑,“行,我不说了,对了兮瑶姐,今年过年你在京城还是南城?”按理,温兮瑶和沈君煜已经订婚了,她就算是想在京城过年也是合情合理的。

    “已经跟你哥哥商量过了,今年我会回南城。”温兮瑶说道,今年应该算是她作为姑娘最后次在家里过年,她父母也希望她能回家。

    沈清澜想想也是。

    晚上温兮瑶和沈君煜自然是要留下来吃饭的,只是到了晚上,家里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但是沈君煜还没离开呢,看见来人,脸上的温和笑意淡了下来,“你来找澜澜?”

    沈君泽点点头,“大哥,清澜姐在吗?”

    沈君煜没有让沈君泽进门,“要是为你公司的事情来的,你就不用再说了,之前爷爷已经将话给你说明白了。你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现在再来,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沈君泽神情黯淡,点也没有年轻人的朝气,整个人都散发着股颓废的气息,“大哥,我这次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真心诚意给清澜姐道歉的。”

    沈清澜见沈君煜去开个门却迟迟不进来,走过来看了眼,见到沈君泽,神色淡了些。

    沈君泽看到她,眼睛亮,“清澜姐。”

    沈清澜挑眉看他,认识沈君泽这么长时间,倒是第次听到这么心甘情愿的声“清澜姐”,“找我?”沈清澜明知故问,这里是傅家,沈君泽登门总不可能是找傅衡逸。

    沈君泽点点头,“清澜姐,我是来给你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