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孕妇喜怒无常的心情(9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伊登先生,我希望我的情况你能对外有所隐瞒。”傅衡逸忽然说道。

    伊登不解地看向他,傅衡逸解释,“我希望你对外说的时候,可以将我的情况说的严重些。”

    伊登顿时就明白了,“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后期你的腿就要开始做康复训练了,我会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制定康复训练计划,平日里最好也可以按摩按摩,放松下腿部肌肉,有利于你的伤势的恢复。”

    “谢谢。”傅衡逸说道。伊登点点头,就离开了病房,沈君煜将小桌子架起来,“现在放心了,你们两个都可以吃饭了吧。”

    沈清澜现在要确实饿了。

    沈君煜买的菜都很清淡,里面还有盅汤,“澜澜,这汤是给你的,赵姨说这几天你的胃口不是很好,我特意问过医生,这个汤有健脾开胃的功效,你多喝些。”

    傅衡逸帮沈清澜将汤给盛出来,放在她的面前,然后就开始给沈清澜挑鱼刺了。

    “哥,你吃了吗?”沈清澜问道。

    沈君煜笑着点头,“吃过了,你们吃吧。”

    正吃着饭呢,沈君煜的电话就响了,是家里打来询问傅衡逸情况的,沈清澜这才想起来她忘记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了。

    她看向傅衡逸,“傅衡逸,我感觉自己怀孕以后智商直线下降。”

    傅衡逸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见她眼底懊恼,连忙安慰道,“没有,我的老婆跟以前样聪明,谁要是敢说你傻,我就跟他没完。”

    沈君煜打完电话,正好听到这话,忍不住接口,“人家都说了孕傻三年,你变傻不是很正常的。”

    句话,引来两个人的冷眼,嗯,其道还暗含杀气。

    沈君煜摸摸鼻子,闭嘴。

    傅衡逸将块鱼肉放进沈清澜的碗里,“多吃点鱼肉,人家说多吃鱼肉人聪明。”

    沈清澜幽幽地看着他。

    沈君煜不厚道地笑了,对上傅衡逸投过来的带着冷意的眼神,站起来,说道,“公司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们。”

    说着,施施然走了出去。

    沈清澜无语的看了眼自家哥哥的背影,收回目光,继续吃饭。

    吃好饭,沈清澜出去到楼下转了圈,医生说她现在这个阶段要适当的活动活动,以便于将来的生产。差不多走了半个小时,未免傅衡逸担心,沈清澜就上去了,只是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说话声,听着声音是个女的,还是个见过的。

    沈清澜挑眉,走进了病房。

    来人是姜静,神清澜曾经在京城军区见过她,还是傅衡逸的桃花呢。

    “姜小姐,好久不见。”

    姜静看到沈清澜,顿,视线在她的肚子上停留了会儿,眼神微变,回过神来,微微笑,“沈小姐,好久不见。”

    “现在姜小姐应该称呼我为傅太太了。”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姜静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凝固,改口,“傅太太。”

    她看向傅衡逸,“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傅衡逸点点头,等姜静离开了,沈清澜才问道,“她是怎么知道你住院的?”

    傅衡逸受伤很多人都知道,上次还在医院里住了个月,但是姜静直没有出现,沈清澜都已经将这个人给忘记了,没想到今天傅衡逸刚动完手术,这人就出现了。

    “她说去傅家没有看到人,爷爷告诉她我在医院就过来了。”

    沈清澜看了眼姜静带来的东西,拿起桌上的鲜花闻了闻,“看来你这朵桃花对你还没死心呢。”连来医院看病人,都不忘在百合搭配几朵粉色的玫瑰。

    傅衡逸对此并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媳妇的心情,“要是不喜欢就扔了吧。”

    “扔了多可惜啊,人家大老远来看你,还给你送了花,要是扔了不是辜负了人家的片心意吗。找个花瓶插起来清新下空气也不错。”

    那还不如扔了呢。傅衡逸暗暗想到,听着耳边沈清澜略带丝酸味的话,笑容宠溺,他是发现了,最近沈清澜的情绪就像是五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傅衡逸倒是没觉得这是件什么不好的事情,沈清澜的情绪外露,更显得有人气。

    拉着她的手坐下来,“吃醋了?”

    沈清澜斜眼看他,“我吃什么醋,不过是个将来的同事来看望下,傅衡逸,在你的心里我的度量就这么小?”

    这个话傅衡逸没法接,这要是个说不好,点燃了炸药桶,最后吃苦头的可是自己,“哪儿能啊,我媳妇是这世上最美丽,最大度的人,怎么会乱吃飞醋呢。”

    沈清澜满意下,这还差不多。

    将老婆的情绪安抚好了,傅爷的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晚上,原本傅衡逸是想让沈君煜将沈清澜带回去的,但是沈清澜执意要留在这里,傅衡逸也就答应了。

    正打算睡觉呢,金恩熙的电话就进来了,“安,我查到了件事,颜夕回来了。”

    沈清澜的眸光微变,“她现在在南城?”

    “嗯,跟颜盛宇还有赵佳卿在起。”

    听到是跟赵佳卿在起,沈清澜微微放心,颜夕是赵佳卿的女儿,赵佳卿自然知道该怎么保护她。

    “赵佳卿和颜安邦的事情查清楚了吗?里面有没有秦妍的手笔?”

    金恩熙惊讶地说道,“安,你猜的太准了,我正要跟你说呢,媒体上赵佳卿和颜安邦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方面是赵佳卿自己向媒体爆料了消息,另方面,也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个人是秦妍?”虽然是疑问句,但是沈清澜的语气却很肯定。

    “嗯。亲眼做事很谨慎,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到的。”金恩熙说道,“就是不知道秦妍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她跟颜安邦是夫妻,按理说,颜安邦倒霉了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能查到那天赵佳卿挨打发生了什么事吗?她为什么要去颜家?”

    “这个查不到,除非去问他们三个本人,不过我查到了件事,赵佳卿在回国后,曾经找了个私家侦探调查颜安邦和秦妍,之后她才去的颜家。”

    这么说问题是出在了那个私家侦探的身上,到底他查到了什么,让赵佳卿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事情?

    “不过我现在暂时查不到那个私家侦探给赵佳卿的东西,明天我会亲自去南城找趟那个私家侦探。”金恩熙说道。

    “行,但是你要注意安全,查清楚了先回来,最好不要让秦妍察觉。”沈清澜叮嘱道。

    挂了电话,她还在想着秦妍的事情,傅衡逸将她拉到自己的怀,轻声说道,“不管这个秦妍想做什么,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

    沈清澜嗯了声,转身面对着傅衡逸,“你说你要是秦妍,你会不会在自己丈夫和前妻的丑闻爆出来之后非但不阻止,还推波助澜?”

    “要是个女人会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报复。”傅衡逸随口说道,他对秦妍这个女人并不了解,但是按照常理推断就是这样的个理由。

    沈清澜眸光轻闪,之前她和金恩熙都忽略了这方面,要是她是为了报复赵佳卿或者是颜安邦,那么这切就解释得通了。

    只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秦沐的丢失?

    沈清澜心直觉不是,事情肯定不是她以为的那么简单。

    想不通,沈清澜暂时也不去想这个问题,闭上眼睡觉。

    第二天,伊登给傅衡逸又检查遍,确定没有任何的问题,就让傅衡逸出院回家休养了。

    来接傅衡逸出院的是顾阳,“小嫂子,你别动,放着我来。”见沈清澜要去拿热水壶,顾阳连忙叫道,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将热水壶拿过来,“小嫂子,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国宝,这些危险的事情交给我做就好。”

    沈清澜无语的看着他,这只是个热水瓶而已,能有什么危险?

    顾阳解释,“这个热水瓶里面都是热水,万要是爆了或者砸在地上了,这不是就伤着你了。”

    沈清澜满头的黑线,看着顾阳的眼睛里充满了嫌弃。

    回到家里,沈清澜先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就舒服的躺在了床上,医院的条件毕竟有限,而且还弥漫着股消毒水的味道。

    傅衡逸看着她脸困乏的样子,笑了笑,将她抱在怀里,“睡吧,我陪你起睡。”

    沈清澜点点头,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傅衡逸原本并不困,但是躺着躺着,睡意就来了,他拥着沈清澜,很快也跟着睡了过去。

    傅老爷子见到赵姨正在打扫卫生,问了句,“清澜丫头呢?”

    赵姨笑道,“大概是昨晚在医院里没有休息好,刚回来就睡了,衡逸陪着她呢。”

    “那就让他们睡吧,等下你给他们准备点吃的,他们醒来就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