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病房里的旖旎(8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君煜知道沈清澜的过去应该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这个伊登依照他的推测,应该是沈清澜相交多年的好友,他们之间虽然表现的很陌生,但是好友和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来的,个眼神就能懂对方的默契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养成的。

    只是沈清澜不愿意说,沈君煜也不会去问,这是他对沈清澜的尊重。

    “哥,谢谢。”沈清澜忽然说了句。

    沈君煜愣,随后反应过来,伸手揉揉沈清澜的头发,“跟哥哥还这么客气,真是该打。”

    看到沈清澜的大肚子,沈君煜好奇的问了句,“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吗?”

    沈清澜神情温柔,“嗯,是男孩,但是不要告诉傅衡逸。”

    “为什么?”

    “他喜欢女儿,心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正期盼着呢。”

    沈君煜不厚道地笑了,“那等孩子出生之后他不是更加失望?”

    沈清澜微微笑,不说话。沈君煜看着沈清澜的肚子,眼睛里的笑意更浓,很期待傅衡逸看到女儿变儿子的场景,那神情,肯定特别好看。

    手术的时间是难熬的,但是有沈君煜陪着说说话,等待也就变得不那么漫长。

    手术室的门打开,傅衡逸被人从里面推出来,药效的时间还没过,他现在昏睡着,沈清澜看向伊登。

    伊登微微笑,“放心,手术很成功,看看术后恢复情况,要是状况良好,个月后我再为他做次手术就差不多了。”

    闻言,沈清澜的眼底终于出现了抹笑意,“谢谢你,伊登。”

    伊登点点头,“过两个小时他就会醒来,我先走了,等下我会去看看他。”

    “好。”

    沈清澜跟着傅衡逸进入病房,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在病床边坐了下来,手里拿着本书,静静的看着。

    傅衡逸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恬静的妻子,拿着书,坐在床边,轻轻地翻阅着,神情平静,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嘴角轻轻勾起,柔软的弧度。

    傅衡逸刚刚动了下,沈清澜就发现了,转过头对上傅衡逸的眼神,微微笑,将书放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傅衡逸摇头,“我想喝水。”

    沈清澜给傅衡逸倒了杯水,将病床的床头摇的高些,将水喂给他喝,傅衡逸喝了半杯就不喝了,他定定的看着沈清澜,看得沈清澜有些莫名,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傅衡逸摇头,“只是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个废人,原本是应该我照顾你的,但现在却要你照顾我。”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丝失落。

    沈清澜握住他的手,温柔开口,“傅衡逸,你看着我。”

    傅衡逸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很明亮,此刻里面只有他个人的影子,仿佛她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个人。

    “傅衡逸,夫妻是体的,没有谁必须照顾谁,也没有谁必须付出的更多些,在我看来,我们之间应该是相互照顾,味的付出,是个人总有累的天,我不想做那个贪心的人。”

    傅衡逸心里暖暖的,痒痒的,仿佛被人拿羽毛轻轻拂过,他手臂微微用力,将沈清澜拉进些,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沈清澜伸手揽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

    沈君煜站在病房门口,看了眼里面,立刻退了出去,他刚刚不过是出去买了些吃的,这两人就亲上了,可真是有够腻歪的。

    沈君煜虽然眼睛里有着嫌弃,但是嘴角却高高扬起。

    见伊登过来了,沈君煜堵在门口不让伊登进去,“伊登医生,你来的正好,我正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沈君煜客气的说道。

    伊登挑眉,看了眼他手上拎着的东西,又看了眼病房,明白了什么,配合地说道,“那到我办公室说吧。”

    伊登并不是这里的医生,但是自从第次给傅衡逸做了手术之后,这里的院长就很想聘请伊登,只是被伊登拒绝了,却答应了院长他的手术,院长可以安排两个医生进去观摩学习。

    院长自然是满口答应,能亲自观摩手术,对于医生来说就是最好的学习机会,求之不得,而且伊登的医术现在也是公认的好,因此,院长就给伊登准备了间办公室。

    沈君煜的声音没有做任何的掩饰,病房里的两人自然是听见了,但是傅衡逸却丝毫不做理会,等到他放开沈清澜的时候,沈清澜早已是双眼迷离,显然是被傅衡逸撩拨得动情了。但是傅衡逸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呼吸粗重,身体反应和明显,就连被子都盖不住趋势。

    沈清澜羞恼地等瞪了他眼,转过身,满脸的尴尬。

    傅衡逸笑笑,从身后抱住她,“老婆,你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沈清澜眼底的懊恼之色越发浓,不禁轻斥声,“傅衡逸,你够了!”刚刚还在为自己受伤而难受呢,现在就开始耍流氓了,她怎么就傻傻的相信了这个男人呢,竟然还去安慰他。

    傅衡逸在沈清澜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老婆,不要告诉我你刚刚不想要。”

    沈清澜转身,在傅衡逸的胸膛上捶了下,“你再说。”

    傅衡逸盯着她的嘴唇,眼神幽深,刚刚被滋润,沈清澜的嘴唇殷红而饱满,就像是在邀请他品尝,傅衡逸的喉结滚动了下。

    沈清澜和他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亲密的事情更是做了不少次,不仅是傅衡逸对她的身体很熟悉,她对傅衡逸的身体反应也很熟悉,见到这幕,她想都不想地在傅衡逸的某个位置拍了下,“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你现在还是个病人呢。”

    傅衡逸的脸色变,抓着沈清澜的手,“老婆,下手这么狠,你是真的不打算要你下半辈子的性福了?”

    沈清澜神情羞恼,等着傅衡逸,“傅衡逸,注意胎教。”

    傅衡逸看了样她圆挺的肚子,眼神遗憾,“这幸亏是腿废了,不然整日面对着如花似玉的老婆却不能吃,我早晚也得废了。”

    见他越来越口没遮拦了,沈清澜直接站了起来,“你自己个人待着吧,我去看看伊登。”

    把老婆气跑了,傅衡逸讪讪地摸摸鼻子,那什么,他就是想逗逗她,谁知道这人的脸皮这么薄,到现在还是这么不禁逗。

    沈清澜走出病房,被冷风吹,整个人就清醒了,温柔的笑笑,哪里不明白刚才傅衡逸是故意的,就是为了不想让自己多想他腿的事情。

    用手摸摸自己有些红肿的唇,沈清澜轻轻咬牙,这个男人刚才那么用力肯定也是故意的,真是躺在病床上了也不忘记要剪桃花。

    沈清澜去了伊登的办公室,就看见沈君煜正和伊登在闲聊呢,见到她进来,沈君煜挪揄地看着她,沈清澜脸上片清冷,面对沈君煜的打趣,那叫个淡定。

    “伊登,傅衡逸醒了,你去看看吧。”

    伊登笑着站起来,“好。”视线若有似无地在她的唇上停留了下,眼神微闪。

    沈君煜也跟着站起来,“澜澜,我给你们买了些吃的,你先吃点。”

    “等傅衡逸检查完了再吃吧。”沈清澜说道,她现在并不饿。

    返回病房时,傅衡逸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漠。

    伊登在他腿上的某些部位轻轻按了几下,看着傅衡逸的反应,“伊登,怎么样?”沈清澜问道。

    伊登满意点点头,“情况很不错,他腿上的感觉越来越敏锐了,这是好事,说明他的腿正在慢慢恢复,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再经过次手术,他的腿就能完全康复了,或许康复的状态会比预期的还要好。”

    听到这话,沈清澜的心顿时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