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报警(2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赵佳卿个不注意就被颜安邦打了个正着,头偏向边,她摸了摸脸,仿佛感受不到脸上的疼痛,冷冷的看着颜安邦,“你只关心你的小"qing  ren",你是不是忘记了颜夕是你的女儿?”

    颜安邦眼神微变,“颜夕怎么了?”

    “哈哈,颜夕怎么了?颜安邦我问你,是不是你告诉了这个女人颜夕的事情?你明知道颜夕现在受不得刺激,你还让她去雪梨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你本来就没把颜夕当做自己的女儿。”想起什么,赵佳卿的眼神凶狠得仿佛要吃人,“颜安邦,人家说虎毒不食子,你就连个畜生都不如,就算你恨我,但是颜夕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颜安邦皱眉看着她,“赵佳卿,你在这里胡说道什么,妍妍什么时候去了雪梨市了?”

    赵佳卿呵呵笑,眼神冰冷,“颜安邦,你不应该去当兵,你就应该去演戏,说不定奥斯卡已经是你的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现在立刻给妍妍道歉,然后滚出我的家!”

    “颜安邦,你装的真好,我差点被你骗了,我以为你只是不是个好丈夫,起码还是个好父亲,现在我才知道,你就是个畜生,颜夕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她!”

    个在要求道歉,个在指责,两人说的根本不是件事。

    秦妍跌坐在地上,垂着头,眼睛里都是笑意,闹吧,越是闹越是好,生活平静太久了。

    闹吧,赵佳卿,继续闹,最好将事情闹得天下皆知,颜安邦害了颜夕,毁了她的辈子,她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是你的心头肉,却被颜安邦给毁了,愤怒吧,反抗吧,最好拉着颜安邦起下地狱。

    秦妍的心默默念着,眼见着两人已经开始动手,连忙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拉住赵佳卿,“不要打了,有什么话好好说。颜夕是安邦的女儿,他不会害颜夕的,这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赵佳卿已经被愤怒支配了大脑,她现在是想跟颜安邦拼命,跟他同归于尽,见秦妍拦着她,想到颜安邦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女儿而让颜夕受了那么多的苦,心里的恨意止都止不住。

    她巴掌打在秦妍的脸上,反手又是巴掌,等颜安邦反应过来将秦妍拉回来的时候,秦妍的脸上已经被打肿了,原本刚刚赵佳卿动手打他,只是阻拦却没有还手的颜安邦顿时就怒了,不顾阻拦,按住赵佳卿就是往死里打。

    颜安邦旦动真格的,赵佳卿哪里还是他的对手,只有被动挨打的分,秦妍站在边,静静的看着不动,嘴里叫着“不要打了。住手。”

    最后眼见着赵佳卿要被打死了,这次拉住了颜安邦,“安邦,不要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她的声音充满了惊慌,拉回来颜安邦的理智。

    颜安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看着赵佳卿,心顿时有些后悔。

    赵佳卿死死地盯着颜安邦,“你今天要是不打死我,明天我定会让你身败名裂。”

    颜安邦心刚平息的怒火猛地窜了上来,却被秦妍死死抱住,“安邦,你冷静点。”她看向地上的赵佳卿,“你还不走,真的想被打死吗?”

    赵佳卿从地上爬起来,“颜安邦,从今天开始,我跟你势不两立,你对颜夕做的,我都会加倍奉还给你,你最好看紧了你的宝贝"qing  ren",不然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

    “赵佳卿。”

    “安邦,不要说了。”

    自己走出颜家,冷冷的看着这栋她住了二十几年的房子,第次觉得这里是这样的肮脏。

    她的身上很狼狈,头发乱了,衣服乱了,脸上也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她打了辆车,“去医院!”

    出租车司机是个女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赵佳卿,目光同情,这明显就是被家暴了啊。

    “你这是被你男人给打的吧,我跟你说,你现在就应该去警察局,报警,告他家暴,这种事情就不能忍气吞声,这要是有了第次就会有第二次,要是他第次动手的时候你不反抗,今后他养成习惯了吃苦的就是你。”

    赵佳卿没有说话,出租车司机大姐是个热心肠的,见状以为赵佳卿是不敢,继续劝说,“我看你应该也不是第次被打了,你现在去医院,以后回家他还会打你,你要是报警,你身上的这些伤痕都是证据,警察不会不管的。现在妇女的权益是受保护的,你老公家暴你就去告他。”

    赵佳卿去的医院并不远,到了之后,赵佳卿直接走进医院,直接要求验伤。

    给她验伤的医生检查完伤势,给她开了药单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摇头叹息声,又是个被家暴却不敢吭声的可怜女人。

    从医院出来以后,赵佳卿直接就走进了公安局,她将验伤报告拍在桌子上,冷声开口,“我要报警,有人故意伤害!”

    警察抬头看,就看见了赵佳卿那张面目全非的脸,。

    “你说你脸上的伤是你前夫打的?”警察问。

    赵佳卿点头,“不止是脸上,还有身上,这是我刚从医院拿到的验伤报告,我要告他故意伤害。”

    警察认真做着笔录,“你的前夫叫什么名字,联系电话多少?”

    “他叫颜安邦。”赵佳卿说道。

    警察的手顿了顿,看着赵佳卿,“你说他叫什么?”

    “颜安邦。”赵佳卿重复了次,警车这次听清楚了,认真的看着她,“你说的是颜家的那个颜安邦?”

    “是!”

    警察放下笔,“赵女士,是这样的,虽然你现在是受害人,但是诬告也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确定要告他吗?”

    “我很确定,现在可立案了吗?”赵佳卿冷着脸。

    警察见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拿起笔,继续记录。

    “赵女士,针对你说的情况,我们稍后会让我们的同事去核实,要是查出来是真的,我们会再跟你联系,希望这几天你保持联系畅通。”

    “辛苦你了警察同志,这段时间我都会留在国内,我的事情就希望你多多上心。”赵佳卿客气的说了句,然后就回到了酒店。

    她躺在床上,眼片冰冷吗,仿佛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

    其实她的手上有些颜安邦利用职权谋私的证据,颜安邦在那个位置上坐了那么多年,要说完全干净那是不可能的,她跟颜安邦夫妻了这么多年,甚至曾为他摆平过这样的事情,手上的证据就是那时候得来的,当时忘记销毁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她的张底牌。

    她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些交上去吧,但是她想了路,要是以这个理由去举报揭发颜安邦,颜安邦会身败名裂是真的,他的事业也会因此完蛋,甚至还很有可能被请进去喝茶,只是这样来,势必会影响到颜盛宇的事业,他现在家上司公司工作,无论是薪资待遇还是工作,都是他满意的。

    她的儿子那么优秀,也即将会变得更加优秀,为了个颜安邦耽误颜盛宇的前程,她不认为这是划算的买卖,如果能用顿打换来让颜安邦完蛋的其他证据,赵佳卿表示很愿意。这也是她看了那份资料,去往颜家的路上突然想到的办法,但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秦妍竟然这么配合她。

    主动从楼上摔下去是吗,想诬陷她?要是以前那个还爱着颜安邦的赵佳卿,或许会伤心,会在乎,但是现在的赵佳卿,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