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生死相随(45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但是到了后半夜,傅衡逸还是发起了高烧,直注意着他的沈清澜第时间就发觉了,脸贴在傅衡逸的额头,感受到他那异常的温度,顿时就急了。

    “傅衡逸,你听到我说话吗,你不要睡。”

    傅衡逸睁开眼睛,轻轻笑道,“我刚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

    “傅衡逸,你不要睡,你要是睡着了我会害怕。”沈清澜轻声说道。

    “你也会害怕?”

    沈清澜点点头,“嗯,我会害怕,傅衡逸,我从来不怕死,但是我害怕看见我亲近的人死。傅衡逸,我从小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很多的是黑暗的记忆,快乐对于我来说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更是从来不敢奢望幸福。”

    “沐沐姐常常对我说不管多绝望都不能放弃生的希望,即便是在地狱里挣扎,也要努力爬出地狱,她总说亲人是这世上最温暖的人,让我回家。”

    “傅衡逸,我回来了,但是我的心依然在地狱里挣扎,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我不是个善良的人,也不是个容易被打动的人,是你,强势地走进了我的生命里,将我从地狱里拽出来,你现在也不能轻易放弃我。”

    耳边是沈清澜絮絮叨叨的声音,傅衡逸努力保持着清醒,听到这话,不禁说了句,“明明是你拉着我走进了民政局,现在成了我硬拉着你了?”玩笑的语气。

    见他还能开玩笑,沈清澜松了口气,微微笑,神情温柔,“就是你强势地走进了我的生命,你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我爱上了你,所以你现在要是敢轻易离开,便是来生你都进不来了。”

    傅衡逸轻笑,“还说我强势,明明你比我更霸道。”

    “嗯,我很霸道,所以我也说到做到。”

    傅衡逸拉着她的手,轻轻晃了晃,“好,我绝对不离开。”他的眼皮很重,挣扎着睁开眼睛,“清澜,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了个小女孩,长得跟你小时候模样,扎着两根小辫子,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很可爱,对着我伸手要抱抱,冲着我笑,叫我爸爸。”

    沈清澜的眼神很温柔,“傅衡逸,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再过五个月,我们的孩子就出生了,你看她这么乖,定是个女儿,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qing  ren",所以你定要坚持住,等你的小"qing  ren"和你见面。”

    “好。”傅衡逸的声音又虚弱了分,沈清澜的眼闪过道泪光。

    天亮,沈清澜就扶着傅衡逸走出了山洞,傅衡逸的腿受伤了,被颗子弹射,伤口虽然不再流血,而昨晚沈清澜也已经简单处理了下他的伤口,将弹片挖了出来。

    他们走的很慢,边走,沈清澜边跟傅衡逸说话,感受到小腹处传来的隐隐的疼痛,她咬咬牙,宝宝,爸爸受伤了,妈妈要救爸爸,所以你听话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听到了她的祷告,小腹处的疼痛减轻了些。

    走走停停,沈清澜自己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她的脑海还有关于这片雨林的地形图,她只能尽量往他们的方向走去。

    傅衡逸的意识已经很模糊,感受到身边人沉重的呼吸,他轻声说道,“清澜,放我下来。”

    沈清澜摇头,“傅衡逸,马上就到了,你再坚持下。”这两天,她说的最多的句话就是再坚持下。

    **

    另边,金恩熙等人摆脱了bK的人之后就来找沈清澜,这才发现竟然联系不上沈清澜了。

    “定位看看。”茜丝莉说道,金恩熙这才想起来沈清澜的定位仪是在她这里的,只是沈清澜离开太久,已经出了定位的范围,搜索不到信号。

    倒是跟伊登联系上了,知道他还在被人追杀,几人连忙先赶过去救他。

    “伊登,安现在定位不到,通讯设备也联系不上她。”金恩熙说道,娃娃脸上满是凝重。

    伊登闻言,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沈清澜个孕妇,还带着个重伤的男人,要在雨林里失联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虽然说现在的沈清澜不是毫无自保的能力,但是她现在的实力就连过去的半都不到,万碰上bK的人,后果可想而知。

    “我记得分开的时候,他们是往那边去了,我们先沿着那个方向走。”伊登指了个方向,正是沈清澜和傅衡逸离开的方向。

    “走吧。”茜丝莉说道,当先往前走去,她的身上也挂了彩,手臂上被人划了道长长的伤口,伊登见状,从背包里拿出个小型医药箱,给她包扎了下,安德烈身上的伤要更重些。

    “伊登,快点,随便包扎下就好,这点上死不了人。”安德烈催促,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沈清澜和傅衡逸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此时被他们担心的沈清澜正神色冷沉的盯着眼前的两人,两个壮硕的西方男人,其个浑身是血,显然已经是受了重伤,基本等于没有了行动能力。

    沈清澜将ZD消耗空的武器扔在地上,将把匕首拿在手里,她并不担心对方的手上还有热武器,经过刚刚的打斗,她很确定对方跟她样,除了冷兵器,只有双拳头。

    傅衡逸靠坐在边的大树下,沈清澜站在他的面前,呈现保护者的姿态,看着对方的眼神不带丝人类的感情。

    今天沈清澜带着傅衡逸走到半路上,就被这两个人发现了,幸好沈清澜身上的武器还在,虽然怀孕影响了她的身手,却没有影响她的枪法。

    剩下的那个人身上也有伤口,只是比起同伴,他身上的伤要轻很多。

    沈清澜在估计自己跟对方的实力差距,手里的匕首轻轻的转动,这是她思考时的小动作,现在她的实力受到了肚子里孩子的影响,而且还要保护孩子和傅衡逸,想要短时间拿下对方根本不可能,而时间长,她的体力跟不上。

    进入雨林的时候,为了减轻沈清澜身上的负担,除了些必要的食物和水,她的身上只有把手q,跟伊登分开之时,情况危急,伊登也没有想到将武器留给沈清澜。

    傅衡逸还在发着高烧,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刚刚沈清澜的q声拉回了他即将离开的意识,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身凛冽的沈清澜,还有面对着他们站着的大汉,傅衡逸很想站起来保护她,却无力的发现自己现在就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沈清澜身上的衣服很宽松,加上她的肚子还不是特别大,这样看,对方也没有看出沈清澜是个孕妇,但是沈清澜的枪法,他是刚刚领教了的,所以时之间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分秒的过去,沈清澜神色未变,心却越来越着急,她很想回头看看傅衡逸的情况,却又担心对方会趁机进攻。

    她的眼神狠,主动朝着对方攻击,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拿下此人,沈清澜出手,招招都是致命,只是此人的身手也不弱,加上沈清澜到底是特殊时期,两人竟然打了个平手。

    对方似乎没有料到沈清澜的竟然是这么难啃的骨头,跟沈清澜对打了将近十分钟,身上被沈清澜划了道口子,沈清澜的身上却毫发无伤,眼神瞬间变得凶狠。

    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不被伤到,沈清澜要时时刻刻防备着对方的招式,打起来很是束手束脚。而全神贯注的沈清澜自然没有意识到重伤在地的那个雇佣兵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匍匐着将不远处的手q捡了起来。

    直注意着沈清澜的傅衡逸注意到这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站起来,挡在沈清澜和那颗ZD之间。

    沈清澜个回头,就看见傅衡逸在她的眼前倒了下去,鲜血在她的眼前喷洒的很远。

    “傅衡逸!”沈清澜的声音凄厉,传出去很远很远。

    “是安的声音。”伊登说道。

    “快!”安德烈的神情着急,刚刚他们还听到了声q声。

    沈清澜手的匕首向开q的那人飞去,直接击致命,剩下的那人瞅准这个机会,再次朝着沈清澜攻过来,沈清澜眼眸很黑,很冷,仿佛是打开的地狱的大门,她不知从哪里又拿出了把军刀。

    世人皆知杀手魅的枪法很好,百发百,却不止,比起这个,魅的冷兵器使用的更佳,手法更精准。

    就连那个雇佣兵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军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胸膛上。

    沈清澜看也没看那个人眼,转身抱住了倒在地上的傅衡逸,她的手捂住他的伤口,鲜血瞬间浸湿了她的手。

    “傅衡逸,你醒醒!你听到没有,我不许你死。”沈清澜喊道,但是傅衡逸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任由她怎样呼喊都没有反应。

    她的手紧紧的按着他的伤口,丝毫不敢松开。

    原本阴沉的天色忽然间下起了大雨,冰冷的雨水很快打湿了两人身上的衣服,沈清澜能感觉到傅衡逸身上温度在迅速消散,就仿佛生命,在急速的流逝,她看着傅衡逸,神情麻木,眼神却很温柔。

    “傅衡逸,你说过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会陪着我,这句话,我也送给你,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

    她的头轻轻的贴在傅衡逸的脸上,在他冰冷的唇上落下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