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患难夫妻(44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队长,等下我想办法拖住他们,你逃走。”孟良说道。

    他们说的是,King听不懂,艾伦倒是听懂了,“傅衡逸,这次你回不去了,要怪就怪你抢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

    傅衡逸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手的匕首紧紧地贴在King的劲动脉上,让King根本不敢动,“放我们走,不然我就杀了他。”

    艾伦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笑话,“傅衡逸,我做梦都想杀了你,你现在让我因为个我讨厌的人放了我的仇人,你觉得可能吗?”

    傅衡逸眼眸微沉,只是还没等他表态,King先说话了,“艾伦,你个混蛋。”

    艾伦笑呵呵,“要是能用你的命换傅衡逸的命,那可真是太棒了。”King曾经伤害过沈清澜,这笔账艾伦可没有忘记。如果傅衡逸将King杀了,他再将傅衡逸给灭了,然后将沈清澜带走,那这就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结局。

    艾伦举起手,就要开q,声q响却打在了艾伦的手臂上,他手的q顿时掉在了地上,孟良循声看去,原来穆连城带着人赶到了。

    他松了口气,穆连城赶到的真是太及时了了,要是再迟点,恐怕他和傅衡逸就真的回不去了。

    King看着赶到的人,眼闪过道冷光,个后击,傅衡逸的手松了松,King就挣开了傅衡逸的束缚,只是脖子上多了道伤口,虽没有伤到劲动脉,但是此刻流着血的样子也很吓人。

    King第时间捂上了伤口,看着傅衡逸的眸光仿佛淬了毒。

    双方的人在对峙,穆连城已经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钱飞,看着King等人的目光越加的冷沉。

    q声在瞬间响起,King受了伤,自然不是傅衡逸的对手,转身就逃,傅衡逸直接追了上去,而这追,傅衡逸就没有了踪迹。

    傅衡逸紧紧盯着前方的身影,King停下脚步,“傅衡逸,你都追了我三天了,你没完了是吧。”

    傅衡逸冷冷的看着他,他要将King带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他不能让他的战友、他的同胞白白牺牲。

    King浑身是伤,但是傅衡逸的身上也没有比他好多少。

    King的眼神阴狠,“傅衡逸,来吧。”跑了三天,傅衡逸追了三天,他跑累了,已经不打算跑了。

    战斗很惨烈,傅衡逸的身上很快出现了很多伤口,但是King也没有讨到便宜,身上的伤口甚至比傅衡逸还多了半,闷哼声,King跪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的腹部插着把匕首,他咬牙将匕首拔出来,带出来串血。

    只是突然,他看着傅衡逸的身后笑了,“哈哈哈哈,傅衡逸,再见了。”

    傅衡逸直觉不好,就地往旁边滚,躲过了波子弹攻击,幸好身边是颗足够大的树,让他有个藏身之处,傅衡逸看,发现竟然是King的人赶到了,他的心不断下沉,他跟King在丛林间跑了三天,早已迷失了的方向,但是King的人却能这么快找到他们,这是件十分不正常的事情。

    他的事情落下King的身上,见他将耳朵上的耳钉摘下来,立刻就明白了,看来King早有准备,或许他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引到这样的个地方。

    而傅衡逸的推测也没有错,King虽然答应了和艾伦合作,但是并不信任艾伦,和艾伦制定了套行动方案在之后,又制定了另套计划。只是碧昂斯带着人赶到的时间比他原本预计要晚了天。

    金恩熙听到q声的时候脸色微变,加快了脚步,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King倒在地上,胸口留着个血洞,而傅衡逸就躺在他的不远处,生死不知的样子。

    傅衡逸还没死,只是受了重伤,看金恩熙他们,脸色都变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安德烈将傅衡逸从地上拉起来,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说了句,“这里交给我们,你赶紧走,安在后面。”

    听到沈清澜竟然也来了,傅衡逸的脸色顿时完全变了。

    “你赶紧走,安在等着你回去。”安德烈说道,看着陷入苦战的两个伙伴,将傅衡逸推就加入了战斗。

    傅衡逸是想走,但是他的腿受了伤,根本走不快。

    沈清澜顺着金恩熙他们留下的痕迹赶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犹如个血人样的傅衡逸,只是见到他还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沈清澜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傅衡逸也看到沈清澜,只是此刻的他的意识在缓慢的丧失,眼前很模糊,看不清沈清澜的样子,他想努力看清沈清澜的样子,但是眼前黑,人就倒了下去。

    “傅衡逸。”

    **

    京城,沈君煜直接赶往了机场,买了票飞往了边境。

    沈谦正在全力搜救傅衡逸,知道沈清澜进入了雨林,更是打算亲自带人进去找人,沈君煜就是这个时候来的,沈谦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儿子,脸色很沉。

    “谁准许你来这里的?”沈谦问道,这里虽然不是什么军事基地,没有闲人免进的规矩,但是这里般人也不敢来。

    “我要跟你起进去找人。”沈君煜开口。

    “胡闹,这里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吗?赶紧回去。”沈谦沉声呵斥。

    “我自己去,或者你带我去。”沈君煜认真的说道。

    沈谦定定地看着他,沈君煜丝毫不让地跟沈谦对视。

    深知这个儿子脾气的沈谦最终还是败在了儿子的固执之下。

    **

    “傅衡逸,你要坚持住,不能睡。”山洞里,沈清澜拍拍傅衡逸的脸,试图让他不要睡。

    傅衡逸努力睁开眼,握着沈清澜的手,“好,我不睡。”他的声音很虚弱。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浑身的伤口,眸光很冷,咬咬牙,“傅衡逸,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傅衡逸把拉住她,“不要去。”

    “我很快回来。”沈清澜拿开傅衡逸的手,说道,很快消失在山洞里。

    这里只有她跟傅衡逸两个人,她跟金恩熙他们失去了联系。半天前,她知道傅衡逸的时候,傅衡逸已经是浑身是伤,她跟伊登将傅衡逸带走,只是半路上遇到了另拨人,伊登为了保护他们,将那波人给引开了。

    沈清澜扶着傅衡逸走了很久才找到了这个山洞。

    很快,沈清澜就回来了,回来时,手上拿着把药草,她将药材用身上的匕首切碎,放进嘴里嚼烂了敷在傅衡逸的伤口。

    这些植物都有止血的功能,是以前起在丛林训练的时候伊登告诉她的。

    傅衡逸身上的伤口太多,有些很深,要是不及时止血,就算是有人来救他们,傅衡逸也已经失血过多了。

    沈清澜撕下身上的衣服,将傅衡逸的伤口包扎好,这才将傅衡逸抱在怀里,“傅衡逸,你跟我说说话,不要睡觉。”

    傅衡逸扯了扯嘴角,想笑笑,却笑不出来,他握住沈清澜的手,“你不应该来这里。”

    沈清澜点点头,“嗯,我知道,我应该待在家里等你回来,这次是我任性了,所以回去之后,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我怎么舍得惩罚你。”傅衡逸低声说道,“清澜,这次我要是出不去了,你定要好好活着。”

    闻言,沈清澜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直直地看着傅衡逸,神情认真,“傅衡逸,你听着,这次你要是活不了,我就陪你起去死,带着我们的孩子起。没有你,我不知道生命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我也等不到孩子出生再来找你,因为我怕等孩子出世了,我就舍不得离开它了,所以傅衡逸,你要是不想看到我冷血的样子,你定要活下去。”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眼眶微红的样子,心底痛,想伸手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不要哭,看着你哭,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没哭。”她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流满面,“傅衡逸,这叫生理盐水,不叫哭。”

    傅衡逸轻笑,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顿时闷咳起来,“好,这是生理盐水。”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晚上在丛林里走路是十分危险的,沈清澜个孕妇带着个重伤患者,自然是不能闯入黑夜的雨林。

    她的身上还有些食物和水,她给傅衡逸喂了点水,只是食物,傅衡逸却吃不下去,“我现在吃不下,你吃吧。”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见他真的吃不下,也不勉强,又喂他喝了点水,才轻声开口,“傅衡逸,我们现在真的是患难夫妻了,还有我们的孩子。”

    她将傅衡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看,个月没见,它是不是长大了不少?”

    傅衡逸想将手拿出来,“我的手凉。”沈清澜不让,按住他的手,“傅衡逸,你要不要摸摸它,跟他说说话,医生说,它现在是可以听到我们的话的。”

    傅衡逸感受到掌心下的光滑的皮肤,眼神温柔,“嗯,长大了好多。”

    沈清澜直在跟傅衡逸说话,防止他睡过去,傅衡逸也努力保持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