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她的过去(36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五天前,bK基地。

    金夫人看着走进来的人,神情淡淡。

    King看着金夫人,眼闪过抹光,“金夫人,这个星期在这里住的舒适吗?”

    金夫人点头,“很舒适,你这里的人对我的照顾十分周到。”

    “夫人满意就好,上次夫人说的事情,我已经考虑好了,就是不知道这件事夫人你打算出多少人,你总不能让我个人去做这件事吧。”

    金夫人定定的看着King,“King,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合作向来是我提供消息,你们行动,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你让我又提供消息,又提供人,这世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King竖起根手指,轻轻摇了摇,“金夫人,你应该知道,这次的行动跟以前的那些可不样,你想想,这些年我们合作了这么多,我给你赚的钱也不少,你提供了消息也没吃亏不是,现在我得罪了莱恩,莱恩已经在道上放了话,谁要是敢跟我合作,他以后就拒绝跟谁合作,我现在就连件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行动,赤手空拳肉搏去?”

    “多少利润?”金夫人问道。

    King眼闪过抹狠色,这个女人,到现在都不忘问自己要好处,真是点情谊都不讲,“金夫人,我们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了,就连这点小忙你都不愿意帮我?”

    “这可不是小忙,我是要冒着风险帮你的,要是被莱恩知道了,就算是我,以后也会惹来不少的麻烦。”金夫人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否认自己可以在这个关口弄来大批的武器。

    King原本也只是试探性的问,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能办到,看来道上说的这个女人身后的势力复杂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成。”King竖起根手指。

    金夫人摇头,竖起了三个手指。

    King的脸色靑,“不行,太多了。”

    金夫人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价格是比平时高了点,但是我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我的手下也有人,也要张嘴吃饭。”

    King咬牙,冷声说道,“成半,不能再多了。大不了我就放弃这次的机会,傅衡逸只要或者天,我总能找到机会下手的。”

    金夫人想了想,“好吧,就成半,这次是看在我们合作了多年的面子上才给你的友情价,下次可没有这个价钱了。”

    金夫人站起来,“你要的东西最迟三天就会送来,现在我可以离开这里来了吗?”

    King做了个请的手势,金夫人笑笑,淡定从容地走了出去,碧昂斯看着离开的女人,悄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老大,要不要让人?”

    King摇头,“这个女人暂时动不得。”

    这个星期,King也不是什么都没做,除了核实金夫人提供的信息的真伪之外,还让人派人去调查金夫人的底细,但是令人失望的是,即便是有了金夫人的照片,依旧查不到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这个金夫人是假的;二,这个金夫人的身份十分神秘,背后的势力很强大。

    而他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金夫人走出bK的基地,远远的就有辆车等在那里,她朝着那辆车走过去,直接打开后座坐了进去。

    “走吧。”金夫人冷声开口。

    车子离开了bK的基地范围。

    “夫人,我们现在去哪里?”司机问道。

    金夫人看着窗外,这里是东的战乱国,bK所在的地方更是战乱区,路上到处都能看到交战的痕迹,甚至可以在路边看到两具尸体,在阳光下暴晒,无人收走。

    “等等。”金夫人忽然开口,司机停车,金夫人就要下车,司机拦住她,“夫人,这里太乱了,不小心就会有流弹飞过来,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金夫人没说话,而是打开了车门直接下车,走向了路边,那里有个黑人小女孩正坐在那里哭泣,满脸的泪水,她的面前,躺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女人。

    金夫人在小女孩的面前蹲下,温柔地看着她,“你愿意跟我走吗?”她说的是本地的语言。

    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她,静静地不说话,过了会儿,才缓缓点头。

    金夫人上前,牵起小女孩的手,也不嫌弃她的身上片脏污,将她带到了车上,“走吧。”

    司机启动车子,小女孩坐在金夫人的身边,直都没有说话,金夫人也不开口。

    刚刚她看见这个小女孩坐在路边无助地哭泣的幕忽然勾起了她记忆深处早已被埋葬的记忆。

    她出生在全三角个普通的家庭,那个地方靠近Z国的边境,她的父母都是Z国人。平日里做些小生意,那个地方虽然乱,但是她的生活却很幸福。

    只是这样的幸福在她七岁的时候就结束了,忽然有天,他们住的地方就爆发了场武装战乱,她的父母都死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倒在自己的面前,父亲为了救她也被颗流弹射,她守着父母的尸体,坐在路边无助地哭泣。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哭了多久,那个男人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蹲下身,看着她,笑着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那个男人有着双好看的看眼睛,金色的头发,鼻梁高挺,他看向她的眼神很温暖,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男人将她带回了家,是个像童话所讲的那样的个城堡,他知道男人有个美丽的妻子,还有个刚刚出生的儿子。

    虽然那个家里,很多人都怕那个男人,但是她不怕,男人也从来不骂她,打她,相反的,对她很好,而她也很依赖男人。

    渐渐地,她长大了。十七岁,她第次目睹了男人手染鲜血,满身杀气的样子,男人冷冷地看着她,用那双满是鲜血的手抬起她的下巴,温柔的问道,“我的乖女孩,你害怕吗?”

    她的鼻尖能闻到鲜血的铁锈味,她定定的看着他碧蓝的眼睛,轻轻摇头,“我不怕。”

    男人笑了,阴柔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他第次亲吻了她,也是在那里,在那个充满着鲜血味道的房间里,他狠狠占有了她。

    金夫人闭闭眼,从回忆里抽身,她看了眼身边的小女孩,眼睛里已经看不见任何的温情,下车时,她看了眼脸依赖地看着她的孩子,淡声开口,“将她送到艾伦那里去。”

    小女孩脸惊恐的看着想要将她带走的司机,就想朝着金夫人跑去,却被司机把拉住,只能眼睁睁看着金夫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金夫人回到房间里,直接进了浴室,她将自己整个人都浸入水,温热的水包裹着她的身体,她的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肌肤,呵呵笑了。这个世界上很多男人都想得她的身体,为此也曾或霸道的、或温柔的占有过她,但是只有那个男人是唯给过她温暖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温暖,却在她的生命里消失了,再也找寻不见,她的世界陷入片冰冷的绝望。

    金夫人唇角轻勾,只要能为他报仇,便是陷入地域又何妨,已经没有比现在更差的了,不过是具行尸走肉般的身体,只要可以让她达到目的,谁都可以拿去,她不在乎。

    等我啊,只要我将仇报了,我就来找你,你可千万不要走得太远,我担心自己追不上。

    金夫人低声呢喃着,闭上眼,遮住眼的思念,滴泪从眼角滑落,滴入水消失不见。

    等她从浴室出去时,又恢复成了那个冷艳、心狠手辣又神秘的金夫人,“将剩下的那批货给King送过去。”

    管家愣,“夫人,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有点货了,要是都给了King,那我们自己怎么办?”

    “现将东西给King,这批东西的价格比以往高很多,就算是给了King我们也不吃亏,其他的事情我会解决。”金夫人说道。

    管家应了声,出去安排送货的事情了。

    金夫人拿起手机,拨出串号码,果然已经打不通,她的嘴角勾起抹嘲讽的弧度,男人果然是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