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秦妍的打算(29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南城颜家。

    颜安邦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了颜盛宇,眼睛亮,“盛宇回来了,怎么不进去?”

    颜盛宇眼神淡淡,“不必了,我只是给你带点东西,放下就走。”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颜安邦接过,“回家还带东西做什么,爸爸什么都有。”嘴上这么说,但是颜安邦的心里却很是高兴,自从上次因为跟秦妍领证的事情与颜盛宇闹了个不欢而散之后,颜盛宇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就是他给颜盛宇打电话,颜盛宇都没有接过。

    “这不是我给你的,是小夕让我带给你的。”颜盛宇冷冷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要走。

    “盛宇,你就真的不能原谅爸爸吗?”

    颜盛宇背对着颜安邦,“跟谁结婚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理不理谁是我的自由,我也无权干涉,我只希望你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小夕,她的病好不容易好了,我不想她想起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

    颜安邦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良久没说话,等到再也看不见了,这次转身进了屋。

    “怎么了?”秦妍注意到他的脸色,关心地问道、

    颜安邦摇头,不愿意说。

    秦妍也不多问了,“先过来吃饭吧。”

    颜安邦在桌子上坐下,两人正在吃饭,秦妍忽然问他,“你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回来了,是不是工作很忙?”

    “嗯,最近我们军区要和京城军区搞场联合军演,事情很多,我明天早就要走。”

    “这么着急吗?”

    “嗯,这次的军演上面的领导很重视,必须做到不出差错,我需要亲自盯着,这段时间晚上你就不要等我了,早点睡吧。”

    秦妍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在部队里也要照顾好自己。”

    吃完饭,颜安邦就钻进了书房,秦妍看着紧闭的书房门,眼底若有所思,想了想,她转身回了卧室。

    个小时之后,秦妍洗完澡出来依旧没有见到颜安邦,下楼去了泡了杯茶。

    “安邦,我可以进来吗?”秦妍敲敲书房的门,柔声问道。

    “进来吧。”

    秦妍推开门就看见颜安邦正坐在桌子前,低着头不知道在写什么。秦妍将杯茶放在桌子上,“工作要紧,身体又很要紧,你也不要太拼了。”

    颜安邦抬起头来,笑了笑,“还有点就弄完了,你先睡吧,我弄完就睡了。”

    “我个人也睡不着,你就让我在这里待着吧,我保证我不说话。”

    颜安邦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冷落了她,也没说不行,秦妍见他默许了,高兴的从书架上拿了般书,坐在边的椅子上看。

    颜安邦写了会儿,抬起头靠在椅背上揉着额头,秦妍见状,起身走到他的身后,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帮他轻轻的揉着。

    “你说你都这个年纪了,还当自己是年轻的时候呢,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爱惜。”秦妍边揉着边抱怨。

    颜安邦笑笑,“就是这段时间,等这次的军演过去了,就轻松多了,这件事过后,我也会有几天的假期,到时候好好陪陪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就到近点的地方度假。”

    闻言,秦妍笑了笑,“玩不玩的我都无所谓,我就是担心你的身体。”

    颜安邦拍拍她的手,将她拉到拉到自己的怀,“妍妍,我的身体很好。”

    秦妍妖娆笑,揽着颜安邦的脖子,“我自然知道。”

    她的眼神暧昧,因为刚刚洗完澡,身上穿着件睡袍,带子也没有系紧,松松垮垮的,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落在颜安邦的眼就是赤果果的邀请,他的眼神渐渐加深。

    低头吻上了秦妍脖子,秦妍眼闪过抹得逞之色,热情的回应着颜安邦。

    干柴遇烈火,两人很快滚到了起去,书房里响起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今晚的秦妍特别热情,从书房到卧室,又到浴室,等到颜安邦睡着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秦妍确认颜安邦真的睡着了,这才起身,来到了书房,书房里窗户关着,整个房间里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秦妍直接走到书桌边,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份件,仔细的看了看,嘴角轻勾,将件放回原处,走出了书房。

    她的身上到处都是暧昧的痕迹,她静静的看着床上熟睡的男人,眼底满是恨意。

    第二天早,颜安邦起床的时候,秦妍已经做好了早饭,看见颜安邦,顿时就笑了,“起来了,赶紧过来吃早饭。”

    “怎么不多睡会儿?”颜安邦见她眉眼间有些疲惫,心疼的说道。

    秦妍温柔的笑笑,“你早上就要走,我想为你做顿早饭,你吃了就不会饿肚子了,我反正天天的待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等你走了我再回去补个觉也是样的,你赶紧坐下来吃饭,不然等会儿时间来不及了。”

    颜安邦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心里对秦妍的就更加心疼了,这个女人是个被他亏欠的人。

    出门的时候,颜安邦交给秦妍张卡,“在家里待的无聊的话就出去找朋友去喝茶逛街,或者是和朋友起去旅行都好。”

    秦妍将卡推回去,“我身上有钱,你上次给我的钱我还没用呢。”

    颜安邦将卡塞进她的怀里,“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要委屈了自己。”

    秦妍将卡接过来,“好吧,那我先收着,等以后遇到想买的了再说,不过我最近确实想出国样,F国那边有场时装秀,我想去看看。”

    这些颜安邦向来不会管,“想去就去吧,记得带好东西。”

    秦妍点点头,看着颜安邦离开了这才回到家里。

    **

    沈清澜今天正在跟金恩熙逛街,就接到了丹尼尔的电话,让她去工作室趟。自从上次画廊被烧了以后,丹尼尔就换了地方,现在的画廊和工作室不是起的,却相隔不远,画廊目前还处于装修的阶段,工作室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

    沈清澜和金恩熙到的时候丹尼尔正在跟人打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事情,满脸的笑容,看见他们来了,挂了电话,“清澜,告诉你个好消息。”

    沈清澜挑眉,“什么?”

    看着她无所动的神情,丹尼尔说道,“清澜,这真的是件非常高兴的事情,你能不能稍微兴奋点?”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哪里来的那么多要求。”金恩熙不耐烦的说道。

    丹尼尔瞬间严肃了表情,说道,“清澜,我刚刚接到消息,半个月后在F国有场国际油画家沙龙,你也收到了邀请,怎么样,兴奋吗?”

    沈清澜看着他,神色淡淡,“高兴什么?”

    丹尼尔噎,“这可是只有世界著名的画家才能参加的沙龙,全世界加起来能参加的人不超过五十个,而你竟然收到了邀请,这是对你实力的肯定,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沈清澜哦了声,神情淡淡,“必须参加?”

    “你都收到了邀请,要是不参加,对你以后的发展不好,毕竟你现在还年轻,这次能参加邀请也是多个画家共同推荐了你。”丹尼尔说出内部消息。

    沈清澜想了想,问道,“要去多久?”

    “不超过个星期。”

    沈清澜终于点点头,“那就参加吧。”

    “我跟你起去,正好安德烈最近在那边,我们顺便去看看茜丝莉,那个女人肯定跟安德烈在起。”金恩熙说道。

    对于这个,丹尼尔自然是求之不得。

    “而且我记得F国最近在那边有场时装秀,正好可以看看,最近被这些破事儿搞得我的都没心情买东西了。”

    沈清澜无语的看她眼,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在商场里血拼呢。

    沈清澜答应了之后,丹尼尔就给了对方明确的答复,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要操心的了。

    “清澜,我最近听到了个有趣的消息,你想不想知道?”说完了正事,丹尼尔神秘兮兮的说道。

    金恩熙嫌弃地看了他眼,“有什么话就赶紧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是关于凯瑟琳那个女人的,弗兰克已经对外宣布跟凯瑟琳断绝往来了,以后凯瑟琳不再是他的学生。”

    闻言,沈清澜倒是来了点兴趣,“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参加雪梨市艺术节的事情吧,从鸡心岛回来的途,我们的游轮出事了,原本我们都以为对方是冲着弗兰克去的,门外只是被无辜牵连,当地的警方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最近弗兰克却查到,这件事就是凯瑟琳那个女人指使人干的,为的就是想杀死你。大概是你上次在艺术节上出的风头太大了,引起了这个女人的嫉妒之心。”

    金恩熙听了这话,顿时气得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上次只是曝光她的那点子丑事真是便宜她了,这样的女人就应该送她去见上帝,让她在上帝面前好好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