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傅爷又醋了(19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彼得无奈的摇头,艾伦简直就是被虐有瘾,明明可以强取豪夺,做个山大王,偏偏要在这里装什么失意的情圣。他现在就连说都懒得说了,爱咋样咋样,等这腿再次废了,他也就省心了。

    艾伦路都是阴沉张脸,他的手上摩挲着块玉佩,眼神只有看向这块玉佩的时候才是温情的。

    “艾伦你手上的这玉佩哪里来的,借我看看。”彼得早就知道艾伦的手上有这么块东西,十分的宝贝,但是却从来没有仔细看过。

    艾伦冷冷的看了他眼,将玉佩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贴心心口的位置。

    彼得撇撇嘴,“瞧你这小气的样。”

    “不过艾伦,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现在的腿可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你要是不想这腿真的彻底废了,你最好尽快离开这里。”彼得严肃的说道。

    艾伦沉默,过了好会儿才说道,“知道了,明天就回去吧。”

    彼得惊讶地挑眉,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最重要的是,艾伦这个变态大老远跑来什么都不干,就真的看了人家眼就走了?

    他还以为艾伦这次来京城是为了将沈清澜带回去呢,结果这人就真的只是看了眼,这太令人不敢相信了。

    艾伦不是没想过将沈清澜带回去,但是沈清澜的性子他太清楚了,即便是带回去了,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个鱼死破,而他终究舍不得伤害沈清澜,即便她现在已经嫁给了别的男人,为那个男人生儿育女。

    小七啊,我到底应该那你怎么办?艾伦闭上眼睛,遮住眼深深的痛楚。

    沈清澜和傅衡逸到家的时候,沈家的人和顾博已经到了,沈清澜甚至在这里看见了个令人意外的身影。

    “昊昊。”沈清澜叫了声,只是这次,小豆丁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向她飞奔过来,只是抬头叫了声“姨姨。”

    沈清澜微微挑眉,在小豆丁的身边坐下来,“昊昊怎么了,不开心吗?”

    小豆丁点点头,低着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高兴的气息,沈清澜柔声问道,“可以告诉姨姨发生什么事吗?昊昊为什么不开心?”

    小豆丁抬头,看向沈清澜,“姨姨,我妈妈有男朋友了,但是这个人不是江叔叔。”

    沈清澜惊讶地挑眉,“你听谁说的?”

    “我妈妈亲口告诉我的,她还带我去跟她的女朋友起吃过饭,姨姨,我不喜欢那个人,我喜欢江叔叔。”小豆丁语气难过。

    “为什么不喜欢那个叔叔,他不好吗?”

    小豆丁摇头,“也不是不好,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不喜欢我,虽然当着妈妈的面,他对我很好,可是我就是能感觉到他其实是不喜欢我的。”

    都说小孩子的感觉才是最敏锐的,沈清澜自然是相信小豆丁说的,看来裴宁跟江晨希是真的没戏了,她原本还以为这两人应该可以发生点什么呢。

    “你不喜欢那个叔叔你跟妈妈说了吗?”沈清澜问。

    “我告诉妈妈了,我还跟妈妈说那个叔叔不喜欢我,但是妈妈不相信我。”

    闻言,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估计是裴宁以为小豆丁是喜欢江晨希所以故意这么说的。

    “而且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江叔叔了,姨姨,你说我妈妈和江叔叔是不是分手了?”

    这个叫沈清澜怎么说呢,据她所知,江晨希和裴宁根本没有在起过,谈不上分手。

    “姨姨,我是真的好喜欢江叔叔,我想让他做我的爸爸。”小豆丁的声音带着点点的哽咽。

    沈清澜将他小小的身子揽进怀里,轻声开口,“昊昊,江叔叔再好,你再喜欢,但是妈妈不喜欢也没用,就像是你喜欢吃的棒棒糖,你喜欢吃,可是别人不定喜欢吃,我们不能强迫别人吃对不对?”

    小豆丁低着头不说话,但是心情似乎是好些了,抹抹眼角,擦去眼角的那颗金豆豆,“姨姨,我知道了,江叔叔就是棒棒糖,我喜欢吃,但是妈妈不喜欢吃,她喜欢吃的是另种糖,虽然那种糖我不喜欢吃,可是我不能不让她吃,对不对?”

    嗯,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只是沈清澜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嗯,所以昊昊,我们要理解妈妈,不能生妈妈的气知道吗?”

    小豆丁脸蛋有些红,很是不好意思,“姨姨,我知道了,回去我会向妈妈道歉的。”

    这两天,裴宁也正在为这件事上火呢,从上次见过江晨希之后,她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正好这时候有人追求她,是同个单位的同事,也知道她的家里的情况,裴宁也就答应了。

    原本想着让儿子先跟这个男人见面,要是两人相处的好,那么就继续交往,要是两人无法相处,那么她也不能耽误人家的时间。

    只是没想到小豆丁反应那么大,回来就跟她说不喜欢人家,那人没有江叔叔好,总之就是各种不满意,不喜欢,念得裴宁是心情烦躁,难得吼了小豆丁几句,吼完之后自己就后悔了,这个儿子因为是非婚生子,自己总觉得对他有亏欠,从来不舍得打,不舍得骂,这次竟然为了个外人吼了自己的儿子,裴宁自己心里也后悔死了。

    只是这次小豆丁是真的生气了,就连最爱的妈妈都不理了,母子俩人这几天是哪个都不开心。

    正好今天楚云蓉去裴家,小豆丁就说要来沈家看沈清澜和小弟弟,于是楚云蓉索性就将他带回来了。

    沈清澜摸摸小豆丁柔软的头发,柔声开口,“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以后有事情可以和妈妈慢慢说,不能和妈妈生气,更不能不理妈妈,知道吗?”

    小豆丁听话地点点头,看向沈清澜的肚子,“姨姨,小弟弟好吗?”

    沈清澜微微笑,“小弟弟很好。”

    “姨姨,弟弟长大了吗?为什么我看不到他呢?”小豆丁好奇地问道,他外婆跟他说过,弟弟在姨姨的肚子里,会慢慢长大,姨姨的肚子会变得很大很大。

    闻言,沈清澜好笑,“因为弟弟现在还很小,等他再大些姨姨的肚子就会变大了。”

    傅衡逸走过来的时候就听见老婆正在和个小奶娃讨论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让小豆丁伸手摸摸她的肚子,傅衡逸看到那只在他老婆的肚子上的小手,脸色微黑。

    沈清澜看的很是好笑,个孩子而已,还是隔着厚厚的衣服,这男人就吃醋了。她很怀疑,要是自己生的是个儿子,以后他是不是连自己儿子的醋也吃。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沈小姐想的点也没错,傅萌宝出生之后,傅爷和儿子的争宠之战就正式打响了。

    “姨夫。”小豆丁看见傅衡逸,叫了声,然后爬到了傅衡逸的身上,“姨夫,姨姨的肚子变大了,弟弟长大了。”他有些兴奋,他是这辈里唯的小辈,没有兄弟姐妹,去上幼儿园后,看着身边好多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或者是弟弟妹妹,早就很想自己也有个。

    傅衡逸扶着他的腰防止他摔下去,“你怎么知道是弟弟?”这个小豆丁对清澜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别是特别的执着,从开始叫的就是弟弟。

    “肯定是弟弟啊,我就是觉得姨姨肚子里的是弟弟,我都梦到他了。”

    傅衡逸和沈清澜听得好笑,有时候孩子的童言童语就真的是很令人发笑。

    虽然是傅衡逸的生日,但是傅家也没打算大办,也就是两家人起吃顿饭就完了。

    “博,你和靖婷打算再办次婚礼吗?”吃饭的时候,楚云蓉开口问顾博。

    顾博温声开口,“我和靖婷商量过,婚礼就不办了,等我的腿好些,我们就叫上亲朋好友吃顿饭。”

    这个是傅靖婷的意思,她都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再办婚礼那不是丢人吗,所以婚礼就不办了,吃个饭,也算是告诉大家。

    “这样也挺好,看到你和靖婷重新走到起,我们大家都挺高兴的。”楚云蓉笑着说道。

    顾博和傅靖婷对视眼,两人的眼底有笑意,也有感慨。

    晚上裴宁来接小豆丁,听到儿子跟自己道歉的话,等儿子睡着之后就给沈清澜打了电话,言语间很是感激。

    “清澜,谢谢你,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表姐,这没什么,昊昊是个懂事的孩子,我跟昊昊聊过,他是真的不太喜欢你的新男朋友,不是因为江晨希,而是因为那个人不喜欢他,都说孩子的感觉才是最敏锐的,昊昊又是个敏感的孩子,表姐,我建议你好好考虑下昊昊的话。”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清澜。”

    挂了电话,裴宁看着熟睡的儿子,轻轻的叹气,她也知道江晨希很好,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昊昊,但是……就是因为他太好,她才更不能跟他在起。

    “昊昊,你定不知道妈妈有多爱你。”裴宁轻声说道,低头在儿子的小脸蛋上吻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