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傅爷生日(18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乔纳森终于看了他眼,侧开了身子,丹尼尔进屋,过了没多久他就出来了,眉眼间都带着喜意,显然是已经成功说服了乔纳森。

    “那我就在京城等着你了乔纳森,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丹尼尔笑眯眯。

    乔纳森只是点点头,然后当着二人的面将门给关上了。

    回去的路上,弗兰克若有所思地看着丹尼尔,“你乔纳森说了什么,他怎么忽然就同意了?”

    丹尼尔夸张的瞪大眼,“哪里有忽然同意,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他同意的好不好。”

    弗兰克嗤笑,“丹尼尔,你就继续编,不过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乔纳森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才,你要是能好好挖掘,亚算是给艺术的大军注入了丝新鲜血液。”

    “哈哈,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弗兰克,你果然还是那个大气的人,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

    在来雪梨市之前,金恩熙就曾经调查过这个乔纳森,才发现原来他还有个妹妹,只是在妹妹很小的时候就被他的赌鬼父亲给卖了,后来父亲因为还不上赌债死了,他就成了个孤儿,这么多年,他直在找自己的妹妹的下落,但是经济条件有限,根本找不到,而丹尼尔承诺的就是帮他找到妹妹的下落。

    “丹尼尔,你不去经商真是可惜了。”弗兰克感叹。

    丹尼尔但笑不语,离开的时候,丹尼尔看着弗兰克认真说道,“弗兰克,有些人该放弃的时候还是要放弃,不能让她坏了你的名声。”

    弗兰克眼眸微闪,“多谢你丹尼尔。”

    事情已经办完了,好戏也看完了,丹尼尔就直接回国了。

    **

    因为傅衡逸马上就要回去了,而十月二十号是傅衡逸的生日,当天他并不在家,所以沈清澜和傅老爷子是商量了之后决定提前给傅衡逸过生日。

    大早,沈清澜就起床了,出乎意料的连懒觉都没睡,她醒的时候傅衡逸也是刚醒,“想上厕所?”自从怀孕后,沈清澜去厕所额频率变多了,有时候晚上会起好几次,每次沈清澜醒,傅衡逸也跟着醒了,等到沈清澜睡下才会跟着闭上眼睛。

    沈清澜摇头,笑笑,“你继续睡,我今天睡不着了先起来了。”

    她都起来了,傅衡逸自然不可能继续睡,也跟着起来,“今天你坐在这里等我,早饭我来做。”沈清澜让傅衡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笑着说道。

    傅衡逸挑眉,“做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先去厨房做早饭,你不许进来帮我,也不许看。”

    “好。”傅衡逸答应,拿起遥控器看是看早间新闻。

    沈清澜走进厨房的时候赵姨已经在等着她了,沈清澜将袖子往上撸,“赵姨,我们开始吧,我现在应该先做什么?”

    “先和面,我教你,你先将面粉倒进盆里……”赵姨温声说道。

    今天沈清澜打算给傅衡逸做的是碗长寿面,上次她生日的时候,傅衡逸给她做过次,这次轮到她给傅衡逸做了,按照赵姨的指示,沈清澜开始和面。

    傅衡逸耐心地坐在沙发上等,这等是将近个小时,沈清澜端着碗面从厨房里出来,才过来招呼傅衡逸,“傅衡逸,吃饭了。”

    傅衡逸起身,走到餐桌旁看着桌上那碗面,“你做的?”

    沈清澜点点头,“嗯,这次你的生日我不能陪你过了,所以提前给你做碗面,算是给你过个生日,等明年,我们家三口就可以起过生日了。”

    傅衡逸眼满是温柔的情意,低头在沈清澜的额头吻了下,“谢谢老婆,今年你已经送个了我份最好的生日礼物。”

    沈清澜笑,“快吃吧,面胀了就不好吃了。”

    傅衡逸坐下来,沈清澜坐在他的身边,她的面前是碗粥,是赵姨刚刚在教她做面的时候熬的。

    面确实就如沈清澜说的那样,做的不太好起码卖相不咋样,根面条有粗有细,跟傅衡逸做的粗细相等的完全不能比。

    但是在傅衡逸的眼,这却是世界上最美味面,他拿起筷子尝了尝,沈清澜看着他,眼神带着丝期待,“怎么样,不会很难吃吧?”

    傅衡逸摇头,“不,很好吃。”虽然看着样子不咋地,但是味道还可以。

    沈清澜松了口气,只要不难吃就行,这已经是她做的第三碗面了,前面两碗不是太咸就是面粗细太过不均匀,粗的地方还没梳头,细的地方已经煮烂了。这还是在赵姨的指导下完成的。

    最上面还卧着个荷包蛋,傅衡逸面吃了个干净,甚至将面汤都给喝了个干净。见傅衡逸这么给面子,沈清澜很是高兴,胃口都好了不少,吃了碗粥之后还吃了个鸡蛋。

    傅老爷子下来的时候小两口已经吃完了。

    傅衡逸正准备带着沈清澜出门呢,前两天傅衡逸帮沈清澜报了个孕妇瑜伽,今天是第天上课。

    “午早点回来,家里人等着你回来吃饭的。”傅老爷子说道,今天因为要给傅衡逸提前过生日,所以沈家和傅家午起吃饭。

    沈清澜要去上课的地方离大院并不是很远,即便是走路也不过是半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天气冷,傅衡逸也不想沈清澜受寒,所以是直接开车过去的。

    今天的课程是在上午,来上课的人并不多,不过沈清澜和傅衡逸进去的时候还是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谁让二人的外貌都这样出众呢。

    已经有人认出了沈清澜,对于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的身份自然就猜到了。

    沈清澜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教习的老师跟沈清澜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对着傅衡逸说道,“还请准爸爸到外间等候。”

    傅衡逸看了看,在场的确实只有他个男人,打击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个人的身上,朝着沈清澜点点头,去到外间的长椅上坐下来等沈清澜。

    因为常年锻炼,沈清澜的身姿也很柔软,这些瑜伽动作对她来说根本没有点难度。等课程结束,傅衡逸进来接人的时候,其他孕妇都是满头大汗,只有沈清澜,身的清爽,就像是没有练过样。

    对此,沈清澜也表示很无奈,明明她是那么认真的练习。

    瑜伽课结束,还有节准爸爸和准妈妈课程,教师就在隔壁,这个课程是要傅衡逸起上的,看着傅衡逸手上的笔记本,沈清澜惊讶,“你什么准备的这个?”

    傅衡逸笑笑,“昨晚上。我放在你的包里的,小时候上课老师不是说了吗,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先记下来,不懂的再问老师就好。”

    等坐下来之后,沈清澜才发现跟傅衡逸样的还有不少,她微囧,她从来没有拿纸笔做笔记的习惯。

    老师在下面讲课,沈清澜坐在那里认真的听着,傅衡逸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等到底下课了,沈清澜拿起傅衡逸的笔记本看了眼,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有些还做了标记,都是刚才上课时,老师重点说过的孕期注意事项。

    傅衡逸的字很好看,苍劲有力,笔锋潇洒。

    “你以前定是个好学生。”沈清澜翻看着傅衡逸的笔记,边说道。

    傅衡逸笑笑,“我现在也是个好丈夫,以后也会是个好父亲。”

    闻言,沈清澜认真的点点头,“嗯,你是。”

    半路上,傅衡逸停车,走进了家花店,出来时手里捧着束鲜花,递给沈清澜,“谢谢老婆给我过生日,还辛苦给我做了碗长寿面。”

    沈清澜微笑着接过鲜花,看着上面的是朵玫瑰花,问傅衡逸,“为什么要买十朵?”

    傅衡逸温柔笑,“代表我对你生世的爱。”好吧,傅爷还不忘抓住机会向沈小姐表了个白。

    沈清澜眼满是温柔的笑意,低头轻嗅着鲜花的淡淡香味,这幕,落在街对面的某辆车上的人的眼,瞬间冰寒了那人的世界。

    艾伦隔着车玻璃看着沈清澜脸上幸福的笑意,胸腔里像是在燃烧着把火,而这把火,差点将他的理智全部烧毁。

    “开车。”他冷冷地说道,他是听说了沈清澜怀孕的消息特意从国外赶回来的,只是刚到京城就因为这里的温度太过寒冷,让他的腿疼痛难忍,疼地他满地打滚,哪里还有功夫来找沈清澜。

    这两天他的腿刚好了些,他就出来看沈清澜了。

    他在大院附近的街角等了沈清澜好久才看见沈清澜和傅衡逸出门,路跟着他们,看着他们走进孕妇瑜伽心,现在又看到看到沈清澜手捧鲜花脸幸福的样子,恨不得上前将傅衡逸给灭了,自己取而代之。

    只是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就连站起来都困难,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生活在阴沟里的老鼠,而沈清澜则是那高高挂在天上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