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梁子结大了(16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凯瑟琳回到家,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管家,接过她手里的行李,说道,“小姐,夫人在房间里等你,让你回来之后马上去找她。”压低了嗓音,“夫人很生气,小姐你说话的时候不要惹夫人发怒。”

    凯瑟琳瞳孔缩,眼底深处闪过抹畏惧,“我父亲呢?”

    “先生去临市视察分公司去了,不在雪梨市。”

    凯瑟琳顿时就明白了,她的父亲被母亲打发到其他的地方去了,这是明显不想让她的父亲帮她。

    凯瑟琳脚步沉重的朝楼上走去,在父母的房间门口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道优雅的女声,只是这声音落在凯瑟琳的耳却不是那么令人欢愉。

    她开门进去,走到自己的母亲戴西·米尔身边,“妈咪,我回来了。”

    戴西靠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就算是听到了凯瑟琳的话,她也没有睁开眼睛,神情冷漠,只是淡淡的问道,“知道我找你回来做什么吗?”

    凯瑟琳垂眸,“不知道。”

    戴西睁开眼睛,看了眼自己的女儿,那眼暗含的冷意,让凯瑟琳的身子不自觉抖了抖,戴西示意她看向边的电脑。

    等凯瑟琳看清了她的母亲让她看的是什么的时候,眼底是又惊又怒,“妈咪,这些东西是谁发给你的?”

    戴西冷冷的看着她,“这些事情是你做的?”

    电脑上是封电子邮件,详细讲述了凯瑟琳在京城的所作所为。

    凯瑟琳很想否认,但是在戴西冰冷的目光,却不敢,“是。”

    戴西站起来,巴掌打在了凯瑟琳的脸上,“蠢货,谁让你这么干的?你要是干了将屁股给我擦干净了,我也无所谓,结果你这个蠢货倒好,让人家找上门了。”

    凯瑟琳捂着被打疼的脸,背戴西数落,丝毫不敢还嘴,就连脸上都不敢有丝毫不满的神情,她的母亲性子是真的冷血,就是自己的女儿,也是说惩罚就惩罚,半点不留情。

    凯瑟琳从小到大没少在戴西的手上吃过苦头。现在见自己的母亲生气,哪里还敢反驳,喏喏地站在那里低着头,哪里还有在外面的嚣张跋扈。

    戴西说了几句,停下来看着凯瑟琳,“你现在立刻给我去给人家道歉。”

    凯瑟琳霍然抬头,“妈咪。”

    “怎么,不愿意?”

    凯瑟琳自然不愿意,给沈清澜打电话道歉,不就是在她的面前承认了是自己毁了她的画作吗?而且还会让那个男人知道自己不好的面,这不是她想要的。

    凯瑟琳虽然没说话,但是戴西以及明白了她的意思,冷笑,“行,你不愿意就算了。”

    凯瑟琳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母亲,没想到这次她的母亲这么好说话。

    “出去吧。”戴西冷漠的说道?

    凯瑟琳疑惑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就这样完了?但是却没敢开门口问,直接走了出去。但是心却隐隐的不安,而第二天,她的不安就得到了应证。

    凯瑟琳被自己的母亲打了巴掌,脸上是个清晰的巴掌印,而她是个十分好面子的人,自然不会让家里的佣人看自己的笑话,所以就连晚饭都没下去吃,直到第二天才出现在餐厅里。

    “将今天的报纸给我拿来。”凯瑟琳对佣人说道,她的母亲不在,她又恢复了以往那个嚣张跋扈,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佣人神情犹豫,凯瑟琳神情不悦,“快点给我将今天的报纸拿来,你是听不见吗?”

    佣人连忙点头,“小姐,请稍等。”

    凯瑟琳拿过今天的报纸随意看了眼,眸光忽然凝,死死地盯着报纸上的新闻,今天的头版头条上,都是说雪梨市某家族的大小姐嫉妒心重,仗着家族的势力仗势欺人,欺压其他比她更有天赋的画家的新闻,上面还列举了种种证据,即便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复符合上面所说的条件的女画家大家知道的也就只有那么位。

    “简直就是胡说道,这新闻谁写的,我要这个人好看。”凯瑟琳大发雷霆,甚至将餐桌上的早餐都给扔到了地上。

    “大早的这是做什么?”戴西冷漠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凯瑟琳的身子猛地僵,转身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正冷冷的看着她。

    凯瑟琳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解释,“刚刚不小心将早餐掉到了地上。”

    戴西神情冷漠,“既然是不小心,那么下次就小心点。”

    “是的妈咪。”

    佣人快速上来将地上打扫干净,重新上了份早餐,放在凯瑟琳的面前,这次,凯瑟琳不敢再发脾气了,乖乖坐下吃早餐。

    “今天的报纸看过了吗?”戴西问道。

    “看过了。”

    “有什么感想?”

    凯瑟琳闻言,低声开口,“妈咪,求你帮帮我。”凯瑟琳清楚地知道,要是她的母亲不肯帮她,那么这件事就会让她身败名裂,以后她在画圈也别想再有立足之地了。

    “这件事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你自己解决。”戴西说道,神情不含丝感情,很是冷漠。

    凯瑟琳看向她,“妈咪,我是你的女儿,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戴西终于抬眼看了她眼,“现在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了?当初我让你道歉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听我的话?”

    凯瑟琳身子僵,喏喏,“妈咪,我知道错了,求你帮我这次。”她怎么也没想到沈清澜竟然这么狠。但是仔细想想,她心对沈清澜还有种深深的恐惧,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手里早已有了这么多的证据,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却不揭穿她,而是直接将这些东西曝光给了雪梨市的媒体,甚至能还能影响到雪梨市的媒体记者。

    要是沈清澜知道凯瑟琳的想法,定会喊冤枉,这件事还真不是她做的。

    而做这件事的傅爷此刻正在伺候自己的媳妇吃饭,将个虾剥好,放在沈清澜的碗里,傅衡逸柔声说道,“想什么呢,就连吃饭都不专心。”

    沈清澜若有所思地看向他,将今天早上发生在雪梨市的事情告诉了他,这些都是早上丹尼尔特意打电话告诉她的,“这件事是你做的?”沈清澜试探着问道。

    前两天傅衡逸才说这件事交个他处理,今天凯瑟琳就几近身败名裂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傅衡逸轻笑,“沈小姐,你的老公我只是个军人,你要说是在国内还有可能,在国外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沈清澜想想也是,“那是谁做的。”

    “也许是她的其他仇家呢,她可是阻挡了好些画家的前途,这些人很都恨死她了。”傅衡逸说的随意。将这些东西透露给雪梨市的媒体这件事确实跟傅衡逸无关,他只是在发邮件给戴西的时候顺便也将这封邮件发给了其他人而已,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沈清澜现在也确实懒得管这些事情,自从怀孕以后,她是真的怀疑自己的智商都长到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了,想不通这样高难度的问题。

    **

    雪梨市。

    凯瑟琳脸祈求的看向自己母亲,“妈咪,求求你帮帮我,这件事要是继续发酵下去,我就真的完了,我是你的女儿,我要是完了,你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吗?”

    戴西看着她,眼神如冰,“我早就跟你说过,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干净,不要给人留下把柄,你看看自己做的事情,现在闹得这样大,人家是有准备的,你让我怎么帮?”

    凯瑟琳低着头,“妈咪,我知道你认识很多人,肯定有办法的,你就帮我这次。”

    戴西冷哼,“现在知道来求我了,早干嘛去了,跟你说了多少次,在外面行事不要这么张狂。”

    不管戴西说了什么,凯瑟琳都不反驳,乖乖地听着,最后,就连戴西自己都觉得无趣了,挥挥手,“你先出去,这件事先让我想想。”

    闻言,凯瑟琳的眼睛亮,“谢谢妈咪。”只要她的母亲肯帮她,这件事就不会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

    凯瑟琳离开父母的房间,神情瞬间就变了,这次,她跟沈清澜的梁子算是结大了,等这件事结束以后,她定会找沈清澜算账。

    等凯瑟琳离开以后,戴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本杰明,好久不见,有时间起吃顿饭吗?”

    “好,今天午十二点,我定好餐厅等你。”

    戴西下楼的时候没看见凯瑟琳,问佣人。

    “小姐在画室里。”

    闻言,戴西没说什么,只是都到门口的时候,说了句,“今天不许小姐出去,让她给我乖乖地待在家里。”

    凯瑟琳听到佣人转达的话,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她原本也没打算出去,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她的新闻,出去给人看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