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震怒(15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你的电话响了。”傅衡逸说道,沈清澜这才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正在闪烁,刚刚她将手机开了静音,自己却忘记了。

    是金恩熙来的电话,沈清澜接起,自从和傅衡逸坦白身份之后,她就再也没有避讳过自己和金恩熙几人之间的联系。

    “安,我已经听丹尼尔说了画廊的事情,我还特意去调查了下凯瑟琳那个女人,然后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沈清澜没有说话,她相信金恩熙自己会说的。

    “这个凯瑟琳这么嚣张,不仅是因为她自己本身的家族在雪梨市也是望族,还因为她的母亲原来是黑手党的头领的亲妹妹,只是这个头领将这个妹妹保护的很好,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竟然还有道上的关系,难怪这个凯瑟琳这么嚣张跋扈。

    金恩熙语气不屑,“这个凯瑟琳可不是什么好人,她虽然也算得上是个画坛新秀,但是嫉妒心极强,只要是年龄相当的年轻画家有比她优秀的人,她就会嫉妒人家,不让人家有出头的机会。”

    沈清澜比凯瑟琳还要小几岁,外貌条件也在她之上,甚至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获得了含金量极高的国际奖项,加上弗兰克时常夸赞沈清澜,凯瑟琳不嫉妒她才是件奇怪的事情。

    “安,你说我去教训教训这个女人怎么样?”金恩熙兴致勃勃的说道,最近烦心事太多,金夫人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眉目,她心烦的很,有个人给她发泄发泄也是极好的。

    沈清澜有些无语,怎么她身边的人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先不用。”现在凯瑟琳要是出事了,肯定会将这笔账算在她的头上,她虽然无所谓,也无惧,但是这几天她只想和傅衡逸待在起,享受两人的温馨时光,不想将精力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哦。”金恩熙些失望,但是也没多说什么,万不小心扰乱了沈清澜的计划就不好了。

    第二天早,沈清澜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傅衡逸,刚坐起来,就看见傅衡逸从头外面进来了,“大冷天的到阳台上去干嘛。”

    傅衡逸笑笑,“刚刚接了个电话,担心吵醒你。”

    沈清澜想碰下他的手,却见傅衡逸退后步,躲过了,“我的身上冷,别碰。”

    “我又不是瓷娃娃。”沈清澜说道,乖乖在被窝里躺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赵姨肯定已经做好了,你帮我看看有些什么,我想喝白粥。”沈清澜吃了几天的营养粥,已经腻味了。

    自从那天做完产检回来,傅老爷子知道医生说清澜偏瘦,需要多多补充营养之后,就让赵姨天三顿的给沈清澜炖补品,或者是各种各样的营养粥或是汤。

    “赵姨,早上有白粥吗?”傅衡逸走进厨房看了眼,厨房里弥漫着股食物的香气。

    “白粥没有,只有蔬菜粥,我但是清澜吃营养粥吃腻了就换了样,你要是想吃白粥,我现在煮。”

    “不用了,就蔬菜粥吧。”傅衡逸说道,将粥装进碗里,刚刚端出厨房,就看到了已经下楼的沈清澜,“早上吃蔬菜粥可行?”

    沈清澜点头,她不挑食,只要不是营养粥就行。

    “爷爷呢?”没看见老爷子,沈清澜问道。

    “老爷子今天大早就起床走了,说是要去找沈老爷子下棋。”赵姨正好出来听见这话,开口说道。

    沈清澜莞尔,看来是傅老爷子的棋瘾犯了。

    “赵姨,午我不想喝鸽子汤了。”沈清澜将碗里的粥解决了,和正在吃饭的赵姨说道。

    赵姨笑,“知道你喝腻了,午给你准备的是母鸡汤,这鸡是老爷子特意请人去农村收回来的,都是养了好几年的老母鸡,对你特别好,午你要多喝点。”

    沈清澜:……鸽子汤和母鸡汤有差别吗?她其实刚刚就是不想喝汤而已,看了眼傅衡逸,得到傅衡逸个安心的眼神。

    “赵姨,等下我想带清澜去看看姑姑和姑父,午就先不回来吃了,晚上我想去看场电影,晚饭就在外面解决了。”傅衡逸开口。

    赵姨傻眼,“那我的母鸡汤怎么办,这可是特意为清澜炖的。”

    “没关系,先放着,等晚上回来了给她当夜宵。”

    赵姨想了想,点头,“也行吧,我就放在灶上火炖着,多炖几个小时也更入味些。”

    逃过了劫,沈清澜轻轻松了口气,傅衡逸看着她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

    沈清澜给了他个你不懂的眼神,她是不挑食,但是也经不住天天都吃差不多的食物啊。

    吃完饭,沈清澜就拉着傅衡逸风般的离开了傅家,“不过是碗汤,你怎么就吓成了这副样子。”傅衡逸打趣她。

    沈清澜白了他眼,“你要是天三顿的吃同样的东西,你也会这样,晚上的鸡汤是你答应的,为了不辜负赵姨的片心意,你必须帮我解决了。”

    她微微嘟着嘴,带着丝小女孩的娇嗔。

    这样的神情出现在沈清澜的脸上实在是难得,傅衡逸看的眼眸暗,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下,收回目光,目视前方。

    “好,肯定帮你。”

    沈清澜满意笑。

    到了顾家老宅,沈清澜和傅衡逸就看见傅靖婷正在帮着顾博做康复训练。

    顾博的腿和手臂虽然在那个时候骨折了,但是情况并不算很严重,现在已经开始了康复训练。

    “姑姑、姑父。”

    傅靖婷和顾博看见进来的两人顿时就笑了,“衡逸和清澜来了,你们先坐。”

    沈清澜站在那里,看着顾博的腿,“姑父的腿好点了吗?”

    傅靖婷扶着顾博,他们今天的康复训练其实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傅衡逸上前帮忙扶着,将顾博扶到沙发上坐下,傅靖婷才笑着开口,“已经好多了,医生说只要继续做康复训练,再有两月左右就可以行动自如了。”

    闻言,沈清澜微微放心,顾博毕竟是因为她才会遭受林浩的报复,要是好不了,她恐怕会内疚辈子。

    傅靖婷走进楼的卫生间,不会儿,拿了条沾水的热毛巾出来,递给顾博,他的脸上因为刚刚的康复训练满是大汗。

    沈清澜还是第次看见这么细心的傅靖婷,看着他们夫妻的相处,心似有所感。

    “姑父,车祸的事情,我欠你句对不起。”沈清澜开口说道。

    顾博摆手,“这件事怪不着你,不需要自责。”

    傅靖婷也接口说道,“是啊,清澜,就算是没有你,顾氏和林氏也是存在竞争关系,林浩思想偏激,迟早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知道二人是在安慰她,沈清澜笑笑,也不再开口,再说就显得生分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将带来的东西给傅靖婷,傅靖婷嗔怪道,“来姑姑家还带这么多东西,跟姑姑这样客气,是想惹我生气?”

    傅衡逸笑笑,“这些都是清澜给姑父准备的,前几天就想过来看看姑父,但是临时出了趟门,今天才过来。”

    傅靖婷将东西放好,对沈清澜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在这样,姑姑可就真的生气了。”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

    顾博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新闻,看着沈清澜开口说道,“清澜,警察有说丹尼尔的画廊起火的原因吗?”新闻里只说了丹尼尔的画廊起火,沈清澜的画作被付之炬,并没有说起火是人为的。

    沈清澜淡淡开口,“是人为纵火,但是这个人警方还在调查,有了结果警察会给我们打电话。”

    沈清澜不知道的是,因为画廊被烧,她的画被毁,两位老爷子十分震怒,先后给警察局的局长打过电话“询问”此事,局长现在对这件事是万分重视,正在加班加点的调查事故的指使者,还别说,真的给警察查到了点眉目,警方现在已经锁定了个人,指使暂时没有证据,所以还没敢行动而已。

    **

    另边,凯瑟琳正在酒店里想着该怎么制造机会跟傅衡逸见面的时候就接听了电话,是个男人打来的,“小姐,夫人让你立刻回国。”

    凯瑟琳脸的不情愿,“你告诉我母亲,我还有事情没有办完,等过段时间就回去见她。”

    “小姐,夫人说了,你要是明天之前不回来,那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闻言,凯瑟琳的脸色变,“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回去。”挂了电话,凯瑟琳气得将自己的手机都给砸了。她的母亲是个十分冷酷的人,就算是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小时候她还曾经因为的态度而怀疑过她是不是亲生的,只是鉴定的结果让她很失望,她就是她母亲亲生的。

    她的母亲十分霸道,在家就连她的父亲都要听她母亲的话,凯瑟琳自然不能忤逆自己的母亲,收拾了东西,火速赶往了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