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画廊被毁(14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的眸色沉,“出什么事了?”

    “画廊着火了。”

    沈清澜的面色变,“人没事吧?”

    “人没事,但是画被毁了。”

    沈清澜听到人没事,心微微放心,挂了电话,和傅老爷子说了声,就和傅衡逸起去了丹尼尔的画廊。

    他们到的时候现场还停着辆消防车,丹尼尔站在画廊的废墟前,脸色黑沉,见到沈清澜来了,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这里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呢?”刚才丹尼尔打电话给她,说画廊着火了,所有的画都被烧毁了。

    “你清楚,他们还在调查事故的原因。”丹尼尔沉声说道,但是他的心却更偏向于认为,毕竟这样的天气,不太可能发生自然火灾。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也偏向于丹尼尔的猜测。

    这次因为要举办沈清澜的个人画展,所以画廊里都是沈清澜的画作,这次的大火烧,所有的画作都被这把火烧了个干净。

    “清澜,十分抱歉,你的画作被毁了。”丹尼尔歉意的说道,这些画作都是精品,现在被毁了要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沈清澜倒是不像丹尼尔那样生气,甚至神情算的上平静,“只是些画而已,被毁了再画就是了,只要人没事就好。报警了吗?”

    丹尼尔点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报警是不可能的。

    丹尼尔在京城也待了好多年了,这家画廊开在这里更是许多年,这么多年都没事,偏偏在沈清澜举办画展的时候画廊被烧,这要是说不是针对沈清澜的,打死他都不信。

    这场大火来势汹汹,画廊的监控也没能留下来,警察只能查出画廊里被人泼了汽油,证明确实是人为纵火之外,并不能查到其他的有用的信息。

    丹尼尔的神情很暴躁,画廊被毁了他不心疼,沈清澜的画作都没了才是最让他暴躁的地方,要知道画家创作出来部好的作品,那需要的不仅是画功,还有画画时的心境和灵感,就算是同样的画,第次画和后来重新画都是不样的。

    “好了丹尼尔,不用这么生气。”沈清澜安慰他。

    丹尼尔能不生气吗?

    “千万不要让我知道这人是谁,不然我绝对要她好看。”

    其实他的心不是没有怀疑的人选,只是现在暂时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做的而已。

    沈清澜倒是很淡定,虽然画作被毁她也觉得可惜,却没有丹尼尔那么生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毁的画作是丹尼尔的呢。

    丹尼尔看着沈清澜淡定的样子,只觉得头疼,“我的姑奶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泡茶?”

    沈沈清澜将杯泡好的茶递给傅衡逸,然后又泡了杯给丹尼尔,“丹尼尔,坐下来喝杯茶消消气,不过是堆死物,还能跟人命相比,这次这么大的火没有人员伤亡,已经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纵火的人大概也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火灾发生的时间是早上,天将亮未亮的时候,那时候画廊里没有人,加上又被泼了汽油,火势特别猛,这下子就烧了起来,要不是楼上的工作室有个员工昨夜没回去,也许这把火就会将整个画廊烧成片废墟,虽然现在废墟也没有什么区别。

    被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淡定感染,丹尼尔也渐渐冷静下来,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口,“你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沈清澜笑笑,“对方既然是针对我的,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这次没有抓到人家的把柄还有下次的机会,而且我们也不是软柿子,还不能主动出击了?”

    闻言,丹尼尔抚掌大笑,“这才是我认识的沈清澜,就应该有仇必报,你说的对,人家针对,我们适当还击还是能被理解的吧。”

    丹尼尔的眼珠子转来转去,显然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清澜,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雪梨市遇见的那个叫做乔纳森的画家吗?”丹尼尔忽然说道。

    沈清澜自然记得,“怎么?”

    “弗兰克直很欣赏他,想要捧他,但是都过了这么久了,乔纳森还是个无名之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沈清澜是点也不觉得奇怪,按照某个人那么强烈的嫉妒心,加上她的家族势力,乔纳森能火得起来才奇怪了。

    而沈清清澜的猜测是点也没错,弗兰克有心想捧红乔纳森,无奈暗直有人作梗,每次到了重要的场合就会出状况,来二去,就是弗兰克再傻也明白了。

    明里暗里地警告了凯瑟琳好多次,但是凯瑟琳依旧是我行我素,丝毫不加以收敛,加上他跟凯瑟琳的父亲又是老友,年轻的时候欠了人家个很大的人情,种种原因之下,那凯瑟琳是点办法都没有,也就放弃了捧红乔纳森的想法。

    “他弗兰克捧不红的人,不代表我丹尼尔不行,他爱惜他那个不成器的学生,但是我可不会,我就是要让那个该死的女人看看,惹了我丹尼尔,事情也不是这么好解决的。”丹尼尔恨声说道。

    沈清澜没反对他的做法,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将画廊的事情交给自己的助理,丹尼尔第二天就出发去了雪梨市。

    **********

    沈清澜接到凯瑟琳的电话的时候是点也不意外,“沈小姐,我听说丹尼尔的画廊起火了,你的画作都被烧了,你没事吧?”

    沈清澜嘴角轻勾,“多谢凯瑟琳小姐的关心,我很好。”

    “沈小姐,我们是朋友,我也直很欣赏你,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凯瑟琳说道。

    沈清澜神情淡淡,即便是透过电话,她也能感觉到凯瑟琳的语气里的幸灾乐祸。

    “多谢凯瑟琳的小姐的关心,我很好,至于帮助就不必了,只是几幅作品而已,我既然可以画出来,就可以再画次。”

    沈清澜说的风轻云淡,却让凯瑟琳听得咬牙切齿。

    “沈小姐,话是不是这样说的,我们画家作画讲究的是个灵感,万你以后再也画不出那样的精品不是很可惜。”

    沈清澜眼底划过抹冷光,这个凯瑟琳让她觉得有点烦,其实她跟凯瑟琳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不是说上次的雪梨市之行,她就连凯瑟琳是谁都不认识。

    沈清澜淡淡开口,“这些就不用凯瑟琳小姐操心了。”说完就挂了电话,皱着眉。

    傅衡逸见她皱眉,笑着说道,“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为了她不开心不值得。”

    沈清澜瞪了他眼,凯瑟琳这么针对她,傅衡逸也是原因之。

    被老婆迁怒了,傅爷感觉很无辜,赶紧过去灭火,边给沈清澜捏着肩膀放松,边说道,“这次的火灾是不是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嗯,十有**是她指使人干的。”沈清澜倒也不是真的生气,见傅爷主动献殷勤,自然是受着。

    傅衡逸的眼底闪过抹冷光,沈清澜这次画展上主打的几幅作品都是他们蜜月时在那个小镇上创作的,上面全是两人满满的回忆,原本他还打算以后好好收藏,结果却被毁在场大火里。

    “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不要操心这么多。”傅衡逸缓声说道,沈清澜现在还怀着身孕呢,他不舍得她劳心劳力。

    “你想做什么?沈清澜问他。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总不可能去干违法的事情。”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想想也是,换了个话题,“你下次回来是不是要两个月之后了?”这次傅衡逸回来待了快周了,她猜测是将两次的月假并在起了。

    傅衡逸点头,“嗯,这次回去之后我会向上级打报告,提出申请,要是顺利的话,明年就会回到京城军区,刚好那时候你的预产期也近了,我可以照顾你和孩子。”

    说起这件事,沈清澜心还是有些犹豫,“傅衡逸,你先别这么快做决定,我希望你可以再认真考虑下,我真的可以照顾好我和宝宝,而且家里还有我妈、爷爷和阿姨,你应该放心的。”

    傅衡逸笑,这件事他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沈清澜可以为了他的梦想,甘愿做他背后的女人,他也可以为了沈清澜,放弃直以来的坚持,个家庭,不能总是个人付出。

    “这件事我心里清楚,这就是我心甘情愿的做的决定,我想亲手照顾你,我还想亲手照顾你的月子呢。”

    沈清澜闻言,很是无语的看着他,“你这话要是被爷爷听到了,你猜我在他心的印象是不是会大打折扣?”

    “不会。”傅衡逸说的肯定,“现在在爷爷的心你才是他的亲孙女,我是捡来的。”真要这么做了,老爷子顶多说他句没出息而已。

    “你这是在吃醋?”沈清澜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空气浓浓的酸味。

    傅衡逸微微笑,“我巴不得爷爷对你好点。”这样出现了那个万,也多个人帮着他护着沈清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