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温泉旖旎(1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不过那姑娘看面相就知道是个有福气的。”许大姐絮絮叨叨地跟沈清澜说着小镇的变化以及这段时间她的见闻。

    沈清澜神情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很是耐心地听着,眼底还有着趣味,在她看来,这样的沾染着普通百姓烟火气的生活才是最真实,最自然的。

    “不过……”许大姐语气转,压低了嗓音,“妹子还记得之前想要买我们镇子上的地的那个公司吗?后来那家公司的老板又来了,这次倒是没说要买我们的地,而是也要跟我们合作办什么…。”许大姐没记住,拍拍自己的头,“我这脑子真是不好使了,我忘记了那个名字,就是想造房子吧,我们镇长没同意,还将他赶出去了,他说自己是沈家的孙子,是沈总的弟弟,还说我们要是不听他的,他就让我们好看。”

    沈清澜眸光微冷,这人明显就是沈君泽,没想到他还敢在外面打着沈家的旗号。

    “后来镇子里来了批人,说是要教训我们,原本我还以为会跟他们打起来呢,结果是人沈总出现了,将那个大老板给带走了,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沈清澜神情微顿,“你是说沈总亲自来将人带走了?”

    “是啊。沈总还安慰我们,人是真心不错,以后要是谁嫁给沈总那样的男人,可真是有福气。”许大姐笑着说道。

    听见别人夸自己的哥哥,沈清澜还是很高兴的。

    “妹子,你们现在来的有点早,再过段时间,我们这里就会有片草莓采摘大棚。你们来的路上应该看见了吧?”

    沈清澜点头,“就是那几个白色的塑料大棚吗?”

    “对,里面种了不少的草莓,现在还不到采摘的季节,下次你们再来啊,可以自己去摘。”

    许大姐又跟沈清澜说了些其他的变化,见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收拾桌子,傅衡逸给许大姐钱,人家却不收,傅衡逸趁着许大姐进厨房洗碗的时候将钱放在桌子上就带着沈清澜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和傅衡逸手牵手,她看着二人交握的手,轻声说道,“其实这样的小镇生活也很好,你说是不是傅衡逸?”

    每天都是柴米油盐未尝不是另种简单的幸福。

    “喜欢?”傅衡逸问。

    沈清澜点点头,她是真的挺喜欢这样简单的生活,尽管她现在的生活也很好。

    “你要是喜欢,以后等我退休了,我们就去这样个小镇上生活,每天跟牛郎织女似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沈清澜想象了下那样的画面,噗嗤声笑出声来,“你会种田?”

    “不会可以学。”傅衡逸说道,顺便握了握沈清澜的手。

    外面正在下雪,沈清澜不喜欢打伞,怕她着凉,傅衡逸也不敢带着她在外面呆很久,直接回了温泉山庄。

    沈清澜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雪,转头对傅衡逸说道,“这个雪再下下去,我们就可以堆雪人了。”

    闻言,傅衡逸忍不住轻笑,为沈清澜偶尔的孩子气。

    沈清澜说完其实自己也笑了。

    晚上,沈清澜和傅衡逸换好衣服,来到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温泉里,这里的温泉原先就是几个大汤池,沈君煜看过之后,专门给它分了好几个双人小温泉,**性很好。

    沈清澜坐在温泉边,并没有马上下手,而是用脚丫子,试了试水温。

    这里的温泉水的温度并不是很高,她慢慢滑了下去,将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水里,温热的水带来阵舒爽的暖意,沈清澜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像是只慵懒的猫。

    傅衡逸就在沈清澜的身边,手搭在温泉池的边上,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的给她轻轻地按摩着肩膀。

    他的力道适,按压起来很舒服,沈清澜整个人有点昏昏欲睡,只是没过多久,沈清澜就睁开了眼睛,无语地看向傅衡逸。

    傅衡逸眼神无辜,仿佛在说这不关我的事,沈清澜想从傅衡逸的怀里离开,但是却被傅衡逸扣住了肩膀,还没等沈清澜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吻就落在了沈清澜的唇上,脖子上、肩上。

    傅衡逸的大手覆盖在小白兔上,轻轻握了握,“好像长大了点。”

    沈清澜瞪了他眼,却换来傅衡逸更加幽深的眼神。

    刚刚经过个长长的拥吻,加上温泉池氤氲的水汽,沈清澜的脸上带着红晕,这样的瞪,非但没有点威慑力,反而有种娇嗔的意味。

    傅衡逸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有热了分,拦腰将沈清澜抱了起来,朝着床边走去,沈清澜拍着傅衡逸的肩膀,“傅衡逸,孩子。”

    傅衡逸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口,“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三个月后只要动作不是太激烈,是可以的。”

    他什么时候去问医生了?沈清澜疑惑,忽然想起来那天去医院他说有事情想问医生,该不会就是这件事吧?

    她的脸色瞬间爆红。

    傅衡逸将沈清澜轻轻地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上来,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沈清澜的眼神渐渐迷离,只是脑还保留着丝理智,在最后的关头说了句,“我来。”

    傅衡逸挑眉,十分愿意满足老婆大人的要求,躺在床上,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

    第二天早,沈清澜起床的时候对上傅衡逸满足的眼睛,神情羞恼,傅衡逸微微笑,在沈清澜的耳边低声说道,“老婆,你要理解只被饿了好几个月的老狼看到鲜肉时的心情。”

    沈清澜呵呵,“你也承认自己比我老啊。”

    傅衡逸笑,“老男人好,老男人知道疼人。”他说的十分理所当然。

    沈清澜好笑,却没有反驳他的话,和傅衡逸起躺在床上,难得的赖了次床。

    在温泉山庄,沈清澜的心情十分不错,脸上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在看到某个人时彻底消失了。

    “沈小姐,好巧,原来你和傅先生也在这里。”凯瑟琳脸惊喜地说道。

    沈清澜似笑非笑,“凯瑟琳小姐和我们倒是很有缘分,走到哪里都能遇见。”

    凯瑟琳笑意温婉,仿佛根本没有听出她语气的嘲讽,“我也没想到和你们如此的有缘,既然遇见了就起吧?”

    沈清澜还没说什么,傅衡逸就开口了,“不必了,我们今天就回去了,祝凯瑟琳小姐玩的愉快。”

    凯瑟琳闻言,笑容僵在了脸上,“你们要走了?”

    “自然,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有点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傅衡逸淡淡开口。

    凯瑟琳心十分恼怒,就连脸上笑容都保持不住了,只是不等她说话,傅衡逸就揽着沈清澜先走了。

    气得凯瑟琳直跺脚。

    “你可真是点也不懂怜香惜玉。”沈清澜打趣傅衡逸,人家大美人都追到这里来了,结果眼前的这个连个笑容都没有送给人家。

    傅衡逸好笑地看了她眼,“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沈清澜摊手,“我直很大方,不像某人,动不动就吃醋,家里的陈醋都被喝光了。”

    傅衡逸低头,惩罚性的在沈清澜的唇上咬了口,“再胡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沈清澜微笑,柔声问道,“你舍得?”

    “是,我舍不得,满意了吗?”傅衡逸没好气。

    两人回到房间将东西收拾了下,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凯瑟琳原本还以为傅衡逸是说笑的,等心情平复了些之后就去找他们了,结果找了圈都没有找到人,问服务台,才知道他们竟然真的退房离开了。气得凯瑟琳铁青着张脸,当场拂袖而去。

    回到京城,沈清澜刚刚到家,屁股都都坐热,就接到了丹尼尔的电话,“清澜,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