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金夫人到底是谁(10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小豆丁的脸上有些犹豫,小心开口问道,“江叔叔,以后你会不理我吗?”

    江晨希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妈妈说以后江叔叔会跟别的漂亮阿姨结婚,会有自己的小宝宝,就不能经常陪我玩了,也不能经常来看我了。”

    江晨希微微笑,“不会的,江叔叔不会跟别人结婚,以后也会陪着昊昊起长大。”

    小豆丁听到这话,脸上终于明朗起来,笑得十分开心。

    **

    沈清澜早上刚睁开眼睛就发觉了不对,感受到小腹处的温度,她脸的无语,咬牙说道,“傅衡逸。”

    傅衡逸脸的无辜,“老婆,它饿了,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控制它啊。”

    沈清澜感受了下自己仍旧酸疼的手腕,心无限后悔昨晚为什么要心软,她身边的这个,那就是批喂不饱的饿狼。

    傅衡逸抓起沈清澜的手,沈清澜顿时脸防备的看着他,“傅衡逸,我的手还疼着呢。”

    傅衡逸好笑,“像什么呢,我只是想帮你揉揉手腕而已。”

    沈清澜顿时放心了,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傅爷的服务。

    今天沈清澜要去医院做孕检,所以傅衡逸并不打算闹她,看着时间差不多就起床吃饭了。

    傅老爷子已经吃好了,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呢。

    “爷爷早上好。”沈清澜和傅衡逸打了声招呼。

    傅老爷子呵呵笑,“早上好,赶紧去吃早饭吧。”

    赵姨开口说了句,“清澜今天要去做检查,最好空腹,我已经给她准备了吃的,等下等检查结束了就可以吃了。”

    傅老爷子对这个还真不知道,“那就赶紧先去做检查,再吃东西,千万不要饿坏了。”

    “爷爷,不着急,傅衡逸还没吃饭呢。”沈清澜说道。

    傅老爷子不在乎地摆摆手,“他个大男人,就算饿顿也不打紧。”

    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傅衡逸,你不是爷爷亲生的吧?

    傅衡逸早已习惯了爷爷的厚此薄彼,很是淡定,你才是爷爷亲生的。

    为了能让沈清澜早点吃上早饭,傅衡逸连饭都没吃就带着沈清澜和赵姨走了,家里还有个阿姨,所以倒是也不用担心傅老爷子午会没饭吃。

    早上的医院人很多,但是他们已经提前预约好,到了医院后,也无需排队,直接开始了各项坚持项目。

    “你看,这就是宝宝。”b超室里,医生指着屏幕上的个小黑点对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看向屏幕,眼神温柔,“医生,孩子发育得好吗?”

    “非常好,十分健康。”

    闻言,沈清澜终于放心了。

    “不过你的身体有些偏瘦,你要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沈清澜坐起来,清理干净肚子上的液体,将衣服整理好,“医生,我吃的并不少,但是就是不长肉。”

    “那你就少吃多餐吧,尽量保证孩子的营养。其他的没有大问题,我再给你配点叶酸,平日里也要注意多活动活动,可以适当地做些孕妇瑜伽,这样对你以后的生产也有帮助。”

    医生又说了些其他的注意事项,沈清澜听得很仔细,记在了心,等到所有的检查都做完了,沈清澜走出医生办公室,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傅衡逸。

    “怎么样?”傅衡逸迎上来。

    “医生说宝宝很好很健康。”

    “那就好。”

    “我们走吧。”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脚步顿,“你先等下,我去医生点事情,很快就出来。”说着就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赵姨的手上还拿着早点,“清澜,先坐下来将早点吃了。”

    沈清澜摇头,她现在饿过头了,点胃口都没有,而且还是在医院里,“赵姨,等下到车上去吃吧。”

    “也行。”

    傅衡逸出来的很快,沈清澜看着她眉眼间的笑意,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问医生什么了?”

    傅衡逸笑笑,“不告诉你。”

    沈清澜横了他眼,德性。

    下午,沈清澜和傅衡逸还是去了画展,沈清澜先去工作室找丹尼尔去了,傅衡逸个人在展厅里转悠着,欣赏着自己老婆的作品,尤其是在那几幅乡村作品上停留了会儿。

    “傅先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可真是好巧。”凯瑟琳惊喜地说道,她也确实是惊喜,她来了京城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直联系不上傅衡逸,给沈清澜打电话,想约她出来吃饭,以为这样就可以见到傅衡逸,结果沈清澜根本就不答应。

    知道这是沈清澜的画展,傅衡逸很有可能会来,所以凯瑟琳从画展开始的第天就来了,每天都会在这里转悠,却从来没遇见过傅衡逸,正在她失望之际,傅衡逸竟然真的出现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惊喜。

    傅衡逸神情淡淡,看见凯瑟琳也没有打招呼。

    凯瑟琳神情尴尬,“傅先生,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沈小姐的朋友,凯瑟琳啊。”

    傅衡逸当然记得这个女人,只是他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任何的好感,所以没什么表示。

    “你好。”傅衡逸终于开了尊口,让凯瑟琳轻轻松了口气,微微笑,“傅先生是个人来的?”

    “不是,陪着妻子来的。”

    闻言,凯瑟琳的眼底深处划过抹嫉妒,眼神落在傅衡逸的脸上,大胆直白,“好久没有见到傅先生和沈小姐了,这次我是专程过来看沈小姐的画展的,不知道等下是否有幸可以请两位吃个饭?”

    “不必了,等下我们还要回家陪家的老爷子吃饭,就不让凯瑟琳小姐破费了。”傅衡逸直接拒绝。

    凯瑟琳很是失望,刚想继续开口劝说,沈清澜和丹尼尔起走了过来,傅衡逸眼底浮现丝笑意,凯瑟琳背对着沈清澜他们,并没有看见,只以为傅衡逸的神情变化是因为她,眼喜,她就知道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住她的魅力,正打算上前拉近些距离,却见傅衡逸直接越过她走了。

    凯瑟琳僵在原地,转身果然就看见了沈清澜。

    傅衡逸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帮她将围巾整理好,柔声开口,“可以走了吗?”

    “可以走了。”

    “沈小姐,好久不见,我终于见到你了。”凯瑟琳笑着说道。

    沈清澜这才看到她,神情淡淡,“凯瑟琳小姐看来很喜欢Z国。”

    凯瑟琳大方承认,“是的,我很喜欢京城,也很喜欢这里的人。”说着,眼神有意无意地傅衡逸的方向看了眼。

    沈清澜眼神微冷,这是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老公,当她是死的吗?“

    只是不等她开口,傅衡逸就伸手揽着她的腰,开口说了句,”那就祝凯瑟琳小姐在京城玩的愉快,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带着沈清澜干脆的走了,就连个眼角都没有留给她。

    凯瑟琳咬牙,丹尼尔满脸的笑意,挥挥手,”凯瑟琳小姐,祝你玩的愉快。“

    丹尼尔笑眯眯,心情十分之愉快,看的凯瑟琳是咬牙切齿。

    她看着空荡荡的展厅门口,脸的势在必得,从来就没有她凯瑟琳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是男人也是样。

    车上,沈清澜笑眯眯的看着傅衡逸,摸着下巴,”请问傅衡逸先生,被美女爱慕的滋味怎么样?“

    傅衡逸无奈地看了她眼,”如果这个美女不是你,这滋味相当不美妙。

    沈小姐表示对傅爷的这个回答很满意,点点头,“傅先生,你很有眼光。”

    傅衡逸微微笑,“这是自然。”

    夫妻两正说笑呢,沈清澜的手机就响了,是金恩熙打来的,沈清澜看了眼开车的傅衡逸,没丝毫的避讳,直接接了起来,“恩熙。”

    “安,我已经查到林浩说的那个叫做史江涛的男人了,但是奇怪的是,这个男人前几天失踪了,就在林浩进去之后,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他的踪迹,我怀疑他是被灭口了。”

    沈清澜眼神微沉,“查得到他背后的人吗?”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怀疑他的背后是那个金夫人。”

    “金夫人。”沈清澜的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这已经不是第次听到这个名字了,许诺的背后站着的人金夫人,这个男人身后站着的人也是金夫人,沈清澜有理由怀疑,直针对自己的人就是这个金夫人,只是为什么呢?

    “安,我现在暂时查不到金夫人的身份,你行事还是要小心点,这个金夫人比你我想象得要难对付的多,而道上知道她的人都说这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嗯,我知道了,但是你也要注意安全,要是真的查不到就不要勉强,这个金夫人既然针对的是我,那么肯定会再次出来,我们不妨守株待兔。”

    挂了电话,傅衡逸看着她,眸色沉沉,“什么金夫人?”

    沈清澜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遍,还有自己的怀疑,却没有说自己当诱饵引诱林浩动手的事情。

    “我并没有听过金夫人的名号,但是按照你的说法,这个金夫人在道上还是有些名气的,不应该没有人知道她的这面目。”傅衡逸对此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沈清澜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道上确实没有人见过这个金夫人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