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竟然是他(6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金恩熙的车子和对方的车子都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幸好这是在郊区的路上,行人和车辆都不多,不然肯定又是起严重的交通事故。

    沈清澜将车子听到边,“晓萱,你待在这里不要下车。”说着开了车门就下去了。

    金恩熙也从车上下来了,沈清澜看了她眼,“没事吧?”

    金恩熙摇头,和沈清澜起走到了跟踪车辆前,驾驶座上坐着的是个男人,身的黑色,趴在方向盘上,看不清面容。

    金恩熙打开车门,很是粗鲁地将对方扯了下来,沈清澜看清楚对方的面容,眼底闪过抹精光,她想了很多人,唯独漏了眼前的这个。

    “安,你认识这人?”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点头,“嗯,他是原林氏集团的董事长之子林浩。”

    金恩熙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就算是听沈清澜说了对方的身份也没有丝毫的印象,“你跟他有过节?”

    说起林浩,沈清澜与他的过节就多了,不说以前的,就说是近期,毕业聚餐的时候,林浩在酒吧找沈清澜同学的麻烦,沈清澜就给沈君煜打了电话,原本是打算让沈君煜将林浩的其他的证据递交给警方,让林浩彻底进去出不来的,谁知道沈君煜竟然联合了顾氏集团,直接收购了林氏集团。

    林氏集团毕竟是个大企业,和顾氏不相上下,虽然因为林浩,林氏集团的资产严重时缩水,但是也不是个顾氏可以吞下的,但是要是加上君澜集团那就不样了,短短周之内林氏集团就被迫宣告破产。

    沈君煜在林氏集团完蛋以后就将林浩的犯罪证据交给了警方,只是林家似乎提前得到了消息,警方到的时候林浩已经跑了,警方的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金恩熙无语地看着林浩,没想到竟然还是个逃犯,“安,我们直接将他交给警方吗?”

    “不,林浩的脑子做不出这么缜密的事情,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人。”沈清澜说道。

    林浩此人,就是个典型的二世祖,公子哥,而且为人十分阴狠霸道,但是行事鲁莽冲动,没什么脑子,从姑父和于晓萱的事情上可以看出,做这些事情的人心思缜密,这根本不像是林浩的行事风格,要么,这些事情跟林浩没关系,要么,林浩的背后还藏着个人。

    金恩熙开口,“那我先将他带回去,等我弄不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再将他交给警方?”

    沈清澜想了想,点点头,“先将他带到尚雅苑,我明天过来。”

    “行。”金恩熙答应了声,提起林浩的领子,将他像是拖麻袋样地拖到自己的车子前,直接扔进了后备箱。

    沈清澜回到车上,于晓萱立刻开口,“清澜,跟踪我们的人是谁啊?”

    “是林浩。”沈清澜淡淡开口,于晓萱对这个名字不陌生,毕竟她当初关注过李希潼,“原来是他,但是警方不是直再找他吗,他怎么还敢出现在京城?”

    “大概是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吧。”沈清澜说的随意,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林浩在京城隐藏了这么久,还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警方的人却直都没找到他,没有料到他会留在这里也是其点。

    于晓萱知道人已经被金恩熙带走了,好奇地问道,“恩熙是要将他交给警方吗?”

    沈清澜神情不变,“嗯,我现在先送你回家,你到家之后先睡觉。”

    “清澜,你说恐吓我的事情也是林浩做的吗?”

    “现在还不肯定,但是十有**,他不是冲你,他是冲着我来的,现在人已经抓到了,恩熙等下就会交给警察,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你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下,不要担心。”

    于晓萱很听话地点点头,知道了是谁干的,她的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不然这颗心直吊在那里,不上不下的,她连觉都睡不好,这段时间,她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梦见被泼了红油漆的车还有那只死猫。

    现在事情水落石出,于晓萱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回到家之后,洗了个澡,早早就睡下了,睡得很香甜,就连韩奕回来了也不知道。

    沈清澜回家之后没有对家里人说起这件事,第二天早,她就出门了,来到尚雅苑,金恩熙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地上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呢。

    林浩已经醒了,被金恩熙困了个结实,正瞪着眼睛看着金恩熙,眼睛里满是阴狠之色,看见进来的沈清澜,直安静的林浩立刻挣扎起来,似乎是想跟沈清澜拼命。

    沈清澜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冷冷地看着林浩,伸手将他嘴上的臭袜子拿下来。

    林浩的嘴刚刚得到自由,就冲着沈清澜大叫起来,“沈清澜,你这个毒妇,放开我。”

    “哟呵,精神头挺足啊。”沈清澜还没开口,金恩熙顿时就不笑了,蹲下身子,脸上笑眯眯的,但是手里的动作却是丝毫都不留情,巴掌挥在林浩的脸上,“大早上嘴巴就这么臭,没刷牙是吗?”语气很是嫌弃。

    金恩熙手劲不小,林浩被打的直接倒在了地上,脸上巴掌印清晰可见。

    “说吧,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沈清澜淡声开口。

    林浩还想要破口大骂,看到边的金恩熙,立刻闭了嘴,哼了声不肯说话。

    沈清澜倒是不急,定定地看着林浩,被沈清澜冰冷的目光盯着,林浩眼底闪过抹恐惧,他对沈清澜是又恨又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浩顶不住沈清澜目光的压力,终于开口说道。

    “还不老实。”金恩熙伸手,在他红肿的半边脸上拍了拍,“清澜的姑父出车祸,于晓萱被恐吓,今天还跟踪我们,你别说这些事情不是你做的。”

    “今天我是跟踪你们了,但是那是因为沈清澜害了我,害了我家,我要跟沈清澜同归于尽,但是你说的其他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

    见他还是不肯说实话,沈清澜和金恩熙对视眼,金恩熙残忍笑,从桌子上拿起把小小的军刀,在手里把玩着,“我听说历史上有种酷刑叫凌迟,就是将人身上的肉片片割下来,直到这个人身上再也没有皮肉,只剩下心脏还在跳动,我对这个刑罚直很感兴趣,但是却没机会实践,现在看见你……”她的眼睛里发着光,却让林浩毛骨悚然。

    “你不能这么做,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们这是绑架,是囚禁。”林浩大叫,他本来就是个纨绔,以前就算是再横那也是表面上。

    金恩熙将军刀在林浩的眼前晃了晃,“这把刀很锋利的,我想应该会快速,哦,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刀法很好的,保证将你的皮肉片的大小厚薄都模样,就跟艺术品样,怎么样,是不是听了很感动。”

    林浩的身上开始冒冷汗,加上眼前寒光闪闪的军刀带给他的压迫力,让他的身体都忍不住轻轻颤抖着。金恩熙眼睛里闪过抹无趣,这个人真是太不经吓了,想当初那个许诺,那玩起来才有意思。”

    林浩看向沈清澜,“沈清澜,你现在是在犯罪,我劝你最好赶紧放了我,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不然我定告诉警察,让你坐牢。”

    沈清澜闻言,忍不住轻笑,“警察现在正在到处通缉,你敢去你就去。”

    林浩的手里可是有着好几条人命,他哪里还敢出现在警察面前。

    没看到那些资料她还不知道,看过之后才知道这个林浩是有多么的可恶,当初他为了得到个女孩子,给人下药将人强行侮辱了不说,竟然反过来说是人家勾引他,害的这个女孩子跳楼自尽;半夜飙车撞死人,找人顶罪,跟这些比起来,打架斗殴、喝酒闹事这些都是轻的。

    说白了,这个林浩他就是人渣,这些事情之所以没人知道,就是因为他有个助纣为虐的父亲。

    林浩现在自然是不敢去报警的。

    金恩熙眼底满是不屑,她最讨厌的就是林浩这样的二世祖,“说吧,这些事情是不是你干的,你要是说实话,还能少受点苦,要是坚持不说,我是不介意试试凌迟之刑的。对了,你也别跟我说什么这是犯法的,姐姐我不怕啊,要是警察知道我帮他们抓住了通缉犯,也许还会给我面锦旗以示奖励呢。”

    林浩眼底闪过抹挣扎,神情犹豫,金恩熙的军刀在他的脖子上动了动,“我说,是个男人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