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留下来,不要走(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听这话,她就知道这丹尼尔肯定是被沈清澜给耍了,没有解释,反而很是配合的点头,

    “嗯,过几天就走。”

    “那还回来吗?”丹尼尔问道,眼含着丝丝的期待。

    金恩熙眸光轻闪,似乎明白了什么,起了逗他的兴致,“你希望我回来吗?”

    丹尼尔个能说会道的,被金恩熙这么问,顿时僵在了原地,微微垂眸,避开了金恩熙直白的目光,“我们是朋友,我自然是希望你有空可以回来看看的。”

    金恩熙哦了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哦,原来只是朋友啊,这就说不准了,我这个人生性散漫,喜欢自由,也许会回来,也许就在环游世界的过程看到喜欢是地方就在那里定居了。”

    丹尼尔的眸光瞬间黯淡下来,“你要去环游世界了?”

    “昂,当初会来这里就是清澜在这里,而我又没有来过Z国,这次过来的,现在看到清澜幸福,我这也就放心了,自然要继续旅行啊。”金恩熙这话半真半假,但是这样,丹尼尔反而相信了。

    他的眼底有些失落,脸上的笑意都有些勉强,“那我今天请你吃饭吧,就当是为你送别了。”

    “好啊。”金恩熙口答应,见这人真是自己说什么就信什么,心好笑,却也没有说自己刚刚是跟他开玩笑的这话。

    吃完饭,丹尼尔没有送金恩熙回家,而是提议再去酒吧。

    金恩熙没有任何的异议,他们直接去了魅色。

    金恩熙看着无耻的方向,拉着丹尼尔滑入了舞池。

    “我不会跳舞。”丹尼尔大声喊道,但是音乐很大声,金恩熙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丹尼尔又说了次,金恩熙踮起脚,在丹尼尔的耳边说道,“没关系,我教你。”

    她拉着丹尼尔的手,带着他跳。

    丹尼尔会跳交谊舞,但是对于热舞,还是第次,看着金恩熙脸上灿烂的笑意,他忽然把拦住金恩熙的腰,低头在她的耳边说道,“能不能不要走,留下来。”

    金恩熙神情微怔,看着他,丹尼尔认真的看着她,耳边是劲爆的音乐,身边是疯狂舞动着自己的身体的年轻男女,但是这切在丹尼尔的眼都渐渐消失不见,他的眼里只有金恩熙个人。

    “金恩熙,我说我喜欢你,能不能不要走,留下来做我的女朋友。”

    世界仿佛在瞬间静止,金恩熙怔怔地看着丹尼尔开开合合的嘴。

    丹尼尔说出来之后,直紧张的看着金恩熙,见金恩熙没有反应,心凉,眼底的光亮瞬间灭了个干净。

    金恩熙把拉住丹尼尔的手,将他带出舞池,直接走出酒吧来到了走廊里,她将丹尼尔抵在墙上,明明身高比丹尼尔矮了截,还顶着张萝莉脸,但是看上去,丹尼尔才是那个白霸王硬上弓的那个。

    “丹尼尔,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有勇气说出来,但是现在再让他说次,他反倒是说出来了,金恩熙定定的看着他,“你刚才说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她的手撑在丹尼尔身体的两侧,将他包围在自己和墙体之间。

    丹尼尔的目光闪烁,不敢跟金恩熙对视。

    金恩熙等了会儿,见他不说话,耸耸肩,“好吧,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很抱歉。”

    正转身要走,丹尼尔却把拉住了她的手,“金恩熙,我喜欢你,是认真的。”

    金恩熙转身,脚步顿,认真地看着他,“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个普通人。”

    丹尼尔点头,从雨夜遇见浑身是血的金恩熙开始,他就知道金恩熙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你想跟我在起?”金恩熙问道。

    丹尼尔再次点头。

    “你不怕跟我在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丹尼尔轻笑,“我要是怕,我就不会跟你说了,金恩熙,你愿不愿意跟我在起?”

    金恩熙刚想说话,眼角余光看见个人影,目光顿,忽然推开丹尼尔的手,说了句,“这件事改天再说了,我今天有事,你先回去。”

    说着,金恩熙就跑了,丹尼尔追上去,只是没追几步,就失去了金恩熙的踪迹。

    金恩熙刚刚看到的人是许诺,只是追出来,却发现许诺人不见了。她恨恨地跺跺脚,又在附近转了两圈,仍然没有看到,只好返身回去酒吧找丹尼尔。

    丹尼尔正失魂落魄呢,就见金恩熙回来了,看见她,他的眼睛先是亮,然后走过去,“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金恩熙摇头,“没事,刚才以为是看到了个朋友,后来发现看错了。”

    丹尼尔没有在意,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金恩熙疑惑的看向他,然后终于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问题,笑眯眯的看着丹尼尔,“真的想跟我在起?哪怕以后遇到危险,甚至是可能丢命都要在起?”

    丹尼尔神情严肃,很是认真地说道,“是。”

    “那行吧,那你就当我男朋友吧。”金恩熙大手挥,很是豪气地说道,然后在丹尼尔的唇上轻轻亲了下,“已经盖好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要是敢对我不好……”她举起小拳头,在丹尼尔的面前挥了挥,“哼哼。”

    丹尼尔还沉浸在刚刚的那个吻,有点反应不过来,金恩熙挥挥手,“嘿,我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有有,我以后保证对你好。要是对你不好,你就使劲打我,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闻言,金恩熙噗嗤声笑出来,她伸手,想要揽着丹尼尔的肩膀,却发现自己的身高揽不到,就改为牵着他的手,“那我们就回家吧,男朋友。”

    丹尼尔看着他们十指交握的手,笑得眼睛眯成了条缝。

    金恩熙看了他眼,嫌弃的说道,“别笑了,真的好傻。”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

    京城某公寓,许诺将金恩熙甩开以后就到了这里,女人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她了,许诺见到女人,叫了声“妈。”

    女人嗯了声,神情很淡,“怎么这么迟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被金恩熙发现了,费了点时间才甩开她。”许诺很是老实的说道。

    许诺昨天才跟艾伦回到了京城,今天就被女人个电话叫了回来,说是要她帮忙,她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机会离开,没想到竟然会碰见金恩熙。

    女人的手上夹着支烟,眼神落在许诺的身上,带着凉意,“就这么点小事都需要费这么长的时间,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许诺垂着眸,言不发,她早就习惯了女人这样的态度。

    “你在艾伦的身边这么久了,知道他身上的块玉佩吗?”

    “知道。”那块玉佩艾伦直随身携带,她经常看到他拿在手里把玩,想来是他的心爱之物。

    女人吐了口烟圈,说得漫不经心,“想办法将那块玉拿来给我。”

    “我做不到。”那是艾伦的随身之物,她怎么拿得到。

    女人淡淡地扫了她眼,“你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办到的吗?”

    许诺不做声,女人嗤笑声,“许诺,知道那块玉是谁的吗?”

    许诺抬眼看她,是、女人的口吐出个名字,许诺的眼神微变。

    女人继续开口,“知道你跟她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那就是她从来不会在艾伦的面前说做不到。”

    许诺冰冷着张脸,没有听清楚女人后面的话,她听到女人说玉佩是沈清澜的,“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拿到那块玉,但是只是块玉而已,你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女人冷冷地看了她眼,“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你只要办好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就好。还有,艾伦这次来京城是想做什么?”

    许诺冷着脸不说话,她现在虽然回到了艾伦的身边,但是艾伦根本不信任她,很多事情他都不会告诉她。

    女人似乎也想到了这点,摆摆手。“算了,问你也是白问,都这么长时间了就连个男人都搞不定,真是没用。走吧,赶紧回去,免得艾伦怀疑。”

    许诺没有人任何的犹豫,转身就出了这套公寓。

    女人见许诺走了,又吐了几口眼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满是冷意,她拿出手机,给King打了电话。

    “你竟然还敢给我打电话。”听到女人的声音,King的火气不小。

    King也知道了道上有人出高价买自己的命的事情,也直在调查这件事是谁做的,但是查来查去,竟然查到了金夫人的头上。

    女人愣,似乎不明白King的火气为何这么大,“King,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了点麻烦,但是我总没有得罪吧。”

    King冷笑,“金夫人,我也想知道,我们到底是合作伙伴,你这样背后捅刀子是算怎么回事?”

    越说金夫人越迷茫,“King,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对我是不是有误会?”

    “我也希望是误会。”King咬牙切齿,显然是气急了。

    ------题外话------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顾南西著:这是重生虐渣?确切地说,这是腹黑女国师的宠猫日常,是北赢万妖之王的暖榻史。

    传闻大凉女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倾蛊之术,却宠爱惨了只唤作杏花的猫。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后来,杏花幻成了个貌美的男子:“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