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提议(2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姑父因为车祸现在还在医院里,上次有人跟踪她,今天又差点出了车祸,沈清澜现在已经十分肯定,背后的人针对的人是她,极有可能姑父是因为她才出事的。

    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沈清澜在脑海里将个个人想了遍,却又排除,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思绪。

    人已经跑了,沈君煜给交警队的人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下情况就先开车回家了。

    路上楚云蓉紧紧地拉着沈清澜的手,脸的惊魂未定,“妈,不用紧张。”

    楚云蓉脸色不好看,“我能不紧张吗,现在的人开车真是太乱来了,刚才要不是你哥反应快,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楚云蓉看向沈君煜,“定要找到这个人,让交警将他的驾驶照给吊销了,让他重新学习下,真的是太乱来了。”

    沈君煜点头。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额头鼓起的大包,说道,“妈,先去趟医院吧,你头上的伤需要去看看。”

    楚云蓉摆手,“不用,先回家,等回家了直接拿红花油擦擦就好。”她现在是刻也不想在外面待了,还是回家才是正经。

    见楚云蓉坚持,沈清澜也没有说什么,先回家也好,谁知道背后的人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回到家,楚云蓉找了瓶红花油给自己涂着额头上的肿包,沈老头爷子下来看见了,就询问是这么回事,楚云蓉巴拉巴拉全給说了。

    沈老爷子紧张的看着沈清澜,“澜澜没事吧?”

    沈清澜要摇头,“爷爷,我没事。”

    沈老爷子知道沈清澜没事,心里放松了些,看向儿媳妇,“云蓉,你的伤没事?”

    “没事,涂点药就消肿了,今天真是吓死了,现在的人开车简直就是乱来。”

    这话沈老爷子深表赞同,刚刚出了次酒驾,现在有事闯红灯,“以后出门还是小心点。”

    吃过饭,沈清澜给金恩熙打电话,将看到的那个车牌号告诉她。

    “安,你最近是不是犯小人了?”

    “确实有小人作祟,不过在背后躲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你先帮我查查看这辆车的车主。”虽然十有**查出来也是假的。

    果然金恩熙的调查出来的结论与沈清澜猜测的很相符,闯红灯的这辆车是辆失窃车辆,车主在半个月前就报案了,但是直没找到。

    “恩熙,我现在有个想法、”沈清澜将自己考虑了好几天的想法告诉金恩熙。

    “不行,安,这太危险了,如果是以前,你这么做,我点也不担心,但是你现在是个孕妇,还是个刚刚出院不久的孕妇,这万要是出了点岔子,我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金恩熙口否决了沈清澜的提议。

    沈清澜开口,“恩熙,我不会拿我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毕竟没有人比她更在乎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我不能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如果我的猜测没错,背后的人不能对我动手,势必就会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不想眼睁睁看着我身边的朋友因为而受伤甚至……”

    “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保护他们,我个人不够,我可以雇佣保镖,总之我不能让你冒险。”金恩熙依旧不同意。

    “恩熙,你这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金恩熙神情有点烦躁,她摸了摸脸,“安,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你自己都说了,背后的人的目标是你,他想要的是你的命,现在是没有这个机会。旦机会来了,你认为人家还会手下留情吗?万你有个好歹,就算是你不怪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还有你的家人和朋友,我无法交代。”

    沈清澜有些无奈,劝说道,“就是因为靠我自己个人无法保证绝对的安全,所以我才让配合我起,我们两人联手,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将背后的人引出来而不受伤。”

    这个计划是她从于晓萱出事之后就开始考虑,直没有说就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今天那辆车再次提醒了她危险的存在,她不知道背后的人下个目标是谁,但是无论是她身边的谁,她都无法承受这个结果,与其这样,不如赌把。

    “安,不要这么冒险,我肯定可以帮你查清楚,你再给我点时间。”

    “恩熙,没时间了。”

    金恩熙沉默,良久才开口,“安,这件事你让我考虑考虑,再给我三天时间,要是我还是查不出背后的人,那我就帮你。”

    “好。”

    挂了电话,沈清澜走进了画室,拿起画笔开始画画,心烦闷的时候画画于她是个很好的发泄。

    刚刚画了没几笔,丹尼尔的电话就进来了,是来找她商量画展的事情的。

    “清澜,是这样,你之前度假不是画了几幅关于那个小镇的画吗,现在还差副,你再画副给我凑成个系列,你看行不行?”

    沈清澜想了想,“行,你后天过来拿。”

    “那就太棒了,我这次要好好规划下这次的画展,保证让你再上个新台阶,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上次参展的《黎明之夜》拿去拍卖了,所得的价格十分喜人,你看这笔钱是打到的账户还是……”

    “直接打给慈善基金吧,还是老规矩,不要让外界的人知道。”

    丹尼尔答应着,不忘说道,“清澜,我是真的不懂,为何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做慈善?”随着沈清澜的画作越来越值钱,沈清澜每年捐给慈善机构的钱也越老越多,但是从第次开始,沈清澜就告诉丹尼尔不要告诉人家这笔钱是她捐的。

    “人家捐个几十万就恨不得宣告全世界,你倒好,做好事不留名。”本来这是次多好的树立形象的机会啊。

    沈清澜笑笑不说话,她不是想靠做慈善来博得个好名声。

    “算了,这些话你也不爱听,我就不说了,你知道那个凯瑟琳吗?”

    沈清澜眸光轻闪,“怎么?”

    “她又来京城了,昨天还来找过我,清澜,我跟你说,这个凯瑟琳可是个有趣的人,你知道她昨天来找我是想做什么吗?”

    沈清澜很是配合地问道,“找你做什么?”

    丹尼尔笑起来,“她来找我,想让我给她做经纪人,给出的价格很是漂亮。”

    沈清澜挑眉,丹尼尔继续说道,“但是我是什么人,我俩之间又是什么关系,我会因为她的这几个钱就心动了,肯定不会,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当时她的脸都绿了。”

    丹尼尔想起凯瑟琳当时的反应,很是好笑。

    “她来京城就是为了挖你?”沈清澜总觉得凯瑟琳不是这么“三顾茅庐”的人。

    丹尼尔撇嘴,“她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说你看不出来她是看上你家傅爷了。”

    这点沈清澜自然是清楚的,但是注定要让凯瑟琳失望了,傅衡逸现在并不在京城。

    “不过你家的傅爷魅力是真大,人家才见了次就对他年年不忘,甚至还漂洋过海来看他。”丹尼尔打趣沈清澜,语气里带着丝幸灾乐祸。

    “丹尼尔,我刚才和恩熙打电话,她说她最近打算回h国了。”沈清澜红唇轻启,吐出句话,成功丹尼尔的脸上的笑僵硬了。

    “她会不会回去跟我没啥关系啊,清澜,你跟我说这个干吗。”丹尼尔嘴硬。

    沈清澜无所谓地道,“就跟你说声,你们起码也是朋友嘛,她要走了,你总应该跟人家送别吧。”

    丹尼尔呵呵笑,“其实我跟她不是很熟。”

    “哦,不熟啊,不熟就就算了,你当我没说。”

    丹尼尔犹豫了下,开口,“那个清澜,她住在哪里啊?”

    沈清澜好整以暇,“刚刚不是说不熟?”

    “不熟是不熟,但是现在知道了,要是不去送个别总是不好。”

    沈清澜嘴角轻勾,报了个地址,丹尼尔跟沈清澜聊了没两句,就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

    **

    金恩熙正在利用手里的资源调查躲在背后的人,还有那个金夫人的事情,前两日她都要查到金夫人的信息了却被对方察觉了,这个人的本事也是高,竟然能让人销毁了自己的资料,搞得金恩熙十分的火大。

    门铃响的时候金恩熙还吓了跳,她住在这里的事情除了几个小伙伴并没人知道,平时也没人找她,现在除了沈清澜也没有其他人在京城,沈清澜是不会找她的,想了想,金恩熙从枕头底下拿出武器,上了膛,握在手里,走了出去。

    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眼,发现站在门外的人竟然是丹尼尔,微微挑眉,迅速回到房间将手里的东西放好,这次出来开门。

    金恩熙开了们,看着门外的人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丹尼尔看见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干巴巴的说道,“是清澜告诉我的,听说你要离开Z国了?”

    金恩熙闻言,眉头高高挑起。

    ------题外话------

    清澜的计划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