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差点出了车祸(1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穆连城往傅衡逸的屏幕上扫了眼,迅速收回了目光,那什么,老大的笑话还是不要看的好。

    “头儿,先吃饭吧。”

    穆连城打包了两份饭菜,有份是给他自己的,边吃着饭,穆连城忽然开口,“头儿,最近得到了King的消息,据说他跟Ka的人起了冲突,Ka的首领直接扬言跟King势不两立,而且我听说,道上有人出钱买bK的人的命,bK最近很多高层都受伤了,就连King的左膀右臂都被砍了只。”

    傅衡逸吃饭的动作顿,“有人出钱买bK的人的命?知道是谁吗?”

    穆连城摇头,“只是听说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去核实过,不过不管是谁,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个好消息,有人找King的麻烦正好给我们省去了麻烦。”

    傅衡逸没有说话,快速地吃完了饭,又坐在了电脑前奋斗那万字的检查。

    “这批新兵这两天怎么样了?”傅衡逸的问道。

    说道这个,慕连城就笑了,“已经学乖了,这几天虽然直在增加训练量,但是也没有人抱怨了。”眼珠子转,开口,“头儿,你怎么不问问对抗赛的结果?”

    “还需要问?”傅衡逸冷冷地看着他。

    穆连城讪讪,“不需要。”

    关于这场对抗赛,事情要从傅衡逸离开部队回去看沈清澜之前说起。

    这批新兵都是从各个部队里挑选出来的尖兵之的尖兵,有些甚至是傅衡逸亲自去挖人才弄过来的,比之前京城军区的那批还要难驯服。

    刚开始,傅衡逸只是负责制定训练计划,并不参与他们的训练,等到半个月过,来了次考核,大半的人不及格,这让这帮骄傲的人怎么受得了,纷纷说是傅衡逸制定的目标太高了,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完成的,当时尖兵的老队员看到这幕,简直要笑喷,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傅衡逸制定的训练计划都是按照大部分的体能极限来分配的,刚开始能完成的人绝对是少数。

    被叫嚣制定的训练计划不合理,傅衡逸也没有发怒,而是淡淡地扫了那群新兵眼,问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其个新兵,大概是这帮新兵里能力出众者代表大家站了出来,提出要和傅衡逸部队里的人挑战,要是老兵们能完成傅衡逸制定的那些项目,那么他们就绝对没有二话,老老实实地去训练,但要是完不成,那么傅衡逸就要为没有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训练计划的事情向他们道歉。

    傅衡逸对此并没有任何意见,他自己训练出来兵,要是连这点训练量都完不成,那么他也可以考虑将这帮人进行回炉重造了。

    当时上级领导刚好来视察,自然看见了这幕,于是来了兴趣,说是要亲自观摩这场对抗赛。

    对抗赛共五天,除了些基础项目,还有野外生存。前者集在前两天,后者是最后三天。

    基础项目对于尖刀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完成的轻松无压力,新兵们看到这幕,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自己和老兵的差距,但是和傅衡逸约定的是只要有项可以胜过老兵就算他们赢,所以对于最后项野外生存的训练的胜利是势在必得。

    为了让对抗赛公平公正,傅衡逸并不参与,但是最后天,上级领导却让傅衡逸带队去偷袭这两个队伍,测试他们对危险的应对反应,傅衡逸自然是不会拒绝。

    而就在出发前的十分钟,傅衡逸正准备将手机关机的时候接到了楚云蓉的电话,得知沈清澜出事了,傅衡逸哪里顾得上什么对抗赛,将事情交给了穆连城自己就离开了。

    但是上级的好几个领导都在指挥室里看见了这幕,傅衡逸的领导看见他们的脸都黑了,要不是傅衡逸的能力和军衔,加上间与人斡旋,傅衡逸这次确实不只是写个检查这么简单。

    “头儿,这次的这批新兵里面有好些不错的苗子,今年我们应该可以补充进不少新鲜的血液。”快速地吃完了饭,穆连城跟正在写报告的傅衡逸说道。

    傅衡逸闻言,停下了手的动作,报了几个人的名字,“这几个人的情况如何?”这是离开前他重点关注的几个对象。

    “这个人就是我正要跟你说的,他们在对抗赛之后的表现都不错,尤其是项童,进步十分惊人。”

    傅衡逸想了想,“针对这几个人,训练量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倍。”他们的体能已经超出了大部分人,按照普通的训练量根本激发不出他们的潜能。

    “行,回去我将训练计划做适当的调整。”

    “第次正式考核,必须淘汰掉半以上的人。”傅衡逸又说了句,新兵训练两个月,会进行第次考核。

    穆连城闻言,脸上有些犹豫,“淘汰半,这个比例是不是有点高?这批的新兵质量很高。”要是以往,淘汰半倒是没什么。

    傅衡逸没有改变主意,“我们要的是精兵的精兵,以后他们面对的都是生死考验,而不是次次军事演习,而且他们随时都可能会面对危险,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培养他们。要是没有过硬的本事等于是去送死,所以这次的考核加上项心理测试。”

    穆连城也知道傅衡逸说的有道理,能进他们部队的,说是千挑万选都不为过,“好,这件事我会着手安排。”

    傅衡逸将电脑里的个件打印出来,“这份是我最近制定的训练任务,你先看看,然后给其他几个教官看看。”

    穆连城拿起那份训练计划翻看了几页,发现些项目后面都备注了某些人的名字,名字的后面还有些数字,时之间没有明白,“头儿,这些名字和数字代表什么?”

    “这些人,在这些项目上的训练时间。”

    穆连城顿时就明白了,这份训练计划是傅衡逸根据每个人的体能制定的,想就能明白,傅衡逸虽然赶回去了,但是心里还是记着基地的事情,这份训练计划想来花费了他不少的精力。

    “好,我现在马上去召集其他几个教官开会。”穆连城说完就离开了。

    傅衡逸嗯了声,继续和检查书做奋斗,点也不担心接下来的训练几个教官能不能安排好,他对自己训练出来的兵还是很有信心的,尤其是穆连城,如果将来要甄选新的队长的话,他是个很好的选择。

    傅衡逸花了夜的时间才将这份检查写完,领导仔仔细细地将这份检查从头看到了尾,“倒是写的挺深刻,行了,这件事就到这里结束了,这次的新兵甄选上面很重视,你不要再给我出岔子。”

    傅衡逸严肃着神情,“是。”

    领导又问了些关于新兵训练的情况,知道傅衡逸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也不再过问,他虽然是基地的领导人,但是这训练的事情他从来不插手,都是傅衡逸个人做主。

    傅衡逸先去训练场上看了看新兵的训练情况,看了会儿,就回了宿舍,先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沈清澜正在和楚云蓉起插花呢,这两日她忽然对插花来了兴趣,每天都会跟楚云蓉学,能跟女儿多多相处,楚云蓉自然乐的教。

    “今天过得还好吗?孩子没有闹你吧?”电话刚接通,傅衡逸就问道,语气十分是温柔。

    沈清澜嘴角弯弯,“孩子很乖,没有闹我。”

    “孕吐反应严重吗?”

    “好多了,今天就早上起床的时候吐了次,早饭的时候我喝了碗粥,吃了个鸡蛋,还吃了两个包子。”沈清澜很仔细地汇报着自己的情况,从傅衡逸回部队以后,他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她的日常,尤其是饮食方面。

    傅衡逸听到沈清澜的胃口不错,脸上的神情放松了些,靠在椅背上,温声开口,“想吃什么就跟赵姨或者宋嫂说,现在天气转凉了,早晚冷,衣服多穿件,不要仗着自己身体好就不在意,知道吗?”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温暖,“嗯,我知道,你在部队里也要照顾好自己。”

    又说了几句,傅衡逸才挂了电话。

    对上楚云蓉含笑的目光,沈清澜嘴角轻勾,“妈,你当初怀孕的时候爸也会这么啰嗦吗?”

    楚云蓉笑,“你爸可没有衡逸这么心细。”当时沈谦还心扑在自己的事业上,满心都是自己的部队自己的兵,楚云蓉怀孕了,也就是比平日里多了几个电话,可不像傅衡逸似的,天三个电话,关心沈清澜每餐吃什么。

    “不过男人的心般都大,像衡逸这样的都是少数,我们家清澜的福气很好。”没有哪个母亲看到女婿对女儿关怀备注会不高兴的。

    沈清澜的心情也很好,将最后的花束插完,拿起来看了看,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妈,这盆就放在客厅里吧。”

    楚云蓉笑着点点头。

    “对了妈,明天我们该去周医生那里了。”沈清澜忽然想起这件事,说道。

    楚云蓉的病经过大半年的治疗,加上沈清澜的配合已经好了大半,但是还是要定期去周医生那里检查下,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沈清澜都差点忘记了这件事。

    提起自己的病,楚云蓉现在点也不忌讳,“行,不过明天我们晚点去,你现在早上正是需要睡眠的时候,多睡会儿。等下我就跟周医生打电话,让她将时间往后挪挪。”

    沈君煜知道明天沈清澜和楚云蓉要去周医生那里,自告奋勇给两人当司机。

    做完了检查,周医生对楚云蓉的恢复情况很是满意,趁着楚云蓉去上卫生间的间隙,对沈清澜说道,“你母亲现在恢复的很不错,只要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以后她的病会复发的概率很低。”

    闻言,沈清澜和沈君煜心里也放心了,尤其是沈君煜,他小时候是亲眼见过楚云蓉发病的,当知道自己的母亲直被这个病折磨,并且折磨了十几年的时候,以往对楚云蓉的不理解都变成了心疼和自责。

    周医生并没有给楚云蓉配药,她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需要药物治疗了。

    从周医生那里出来,车子刚开出去没有多久,在个街角拐弯处,沈君煜忽然猛地打了个方向盘,随之,辆车子就擦着他们的车身开了过去,刚刚要不是沈君煜反应快,恐怕辆车就会相撞了。

    因为是突发情况,沈清澜和楚云蓉毫无防备,整个人直接往前倾,沈清澜手扶住了驾驶座的椅背,倒是没事,反倒是楚云蓉,脑袋重重地撞在了玻璃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但是她却没有来得及顾及自己头上的伤,第时间抓住了沈清澜的手,“清澜,你有没有怎样?”神情很是着急。

    沈君煜已经停下了车,第时间下车查看两人的情况。

    沈清澜是点事情都没有,见两人紧张的看着她,微微笑,“我没事,没有撞到我。”

    闻言,沈君煜和楚云蓉顿时就放心了,楚云蓉这才感觉到自己头上的疼痛,捂着自己的脑袋,抱怨道,“现在的人都是怎么开车,对生命点都不负责。”

    沈君煜也是冷着张脸,刚刚真的是太危险了,要不是他反应快,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而且做事点担当都没有,竟然跑了。”楚云蓉很生气。

    刚才沈君煜忙着查看沈清澜和楚云蓉的情况,没有看清楚那辆车的车牌,沈清澜却是看清楚的,虽然是个不熟悉的车牌,但不知为何,她想起了前段时间跟踪她的那辆白色面包车。

    ------题外话------

    爆更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

    【女扮男装+爽+宠+异能】

    这是个变态偏执男和清冷女总裁之间那些关于爱情不得不说的事儿。

    沐锦:出身名门,集名利与地位于身的帝国总裁,气质清雅矜贵无双,医术惊人,武术过人,只玉箫,可令万兽折腰。

    凤玺:苏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顶端人物,身份尊贵,狠戾嚣张。

    对于沐锦而言,你不主动我们不会有关系更不会有孩子。

    而凤玺,处于这荷尔蒙鼎盛的时期,随时随地散发着求撩求勾搭,求蹂躏的气息。

    用沐锦的话来说,就是太过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