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先兆性流产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猝不及防,还没有反应过来,被沈君泽推,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眼看着就要往茶几上栽去,这要是摔了,首当其的就是她的肚子,沈清澜眼底闪过抹惊慌,下意识地伸手护住了肚子,膝盖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但是肚子还是不可避免的在茶几上撞了下,当即就疼的她皱眉了。

    这下,撞得不轻,感受到小腹处的疼痛,沈清澜连忙喊道,“赵姨。”

    赵姨原本在楼上打扫卫生呢,听到沈清澜的话,当即从楼上下来了,沈清澜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不动,顿时就惊了,“清澜,你怎么了?”

    “赵姨,打电话,叫医生。”沈清澜此刻额头上都是冷汗,她不敢动。

    赵姨闻言,连忙给医院打了电话,幸好这附近就有个部队医院,医生来的很快。

    沈清澜被送走的时候,白色的裤子上已经被染上了红色的血迹。

    傅老爷子刚回来,就听说沈清澜被送进医院了,急急忙忙赶到医院里,就看到赵姨等在那里,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姨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来的路上沈清澜疼的说不出话来,直捂着肚子,赵姨也被她吓得脸色苍白,哪里顾得上问啊。

    沈君泽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那么推,就推出了这样的事情。哪里还敢待在这里,早已逃回了家。

    傅老爷子在医院走廊上着急的走来走去,过了会儿,见医生出来了,连忙问道,“医生,我孙媳妇怎么样?”

    医生摇摇头,傅老爷子眼睛里的光彩瞬间就灭了,“没关系,没关系,她和衡逸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我孙媳妇的身体没事就好。”

    医生闻言,顿时有些好笑,开口,“老爷子,您误会了,您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暂时没事,不过她现在有点先兆性流产的征兆,需要住院段时间。”

    听了这话,傅老爷子先是呆,然后才反应过来,脸的喜色,“医生,你的意思是我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还在?”

    “是的,老爷子,不过傅太太现在身体比较虚弱,需要好好静养几天,也亏得送来的及时。”

    “太好了,太好了。”傅老爷子拍拍自己的胸口,刚才他真是被吓死了,要是沈清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不要说不好跟傅衡逸交代,就是跟沈家都不好交代。”

    沈清澜正在睡着,只是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着,沈君煜是刚刚的得到消息赶来的,看着沈清澜的样子,眸光冰冷。

    “赵姨,你刚才说澜澜出事之前,沈君泽来过?”沈君煜冷声开口。

    赵姨点头,“是的,他说他是来找清澜的,原本他们坐在客厅里谈事情,我看还是挺好的,谁知道就我上楼的小会儿功夫,清澜就出事了。”赵姨说起来也很是后悔,你说她什么时候打扫卫生不好,偏偏那个时候上楼去了。

    沈君煜闻言,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两位老爷子也听到了这话,神色难看。

    *********

    卢家,沈君泽不敢回自己家,就来了自己的舅舅家,卢进才见他回来时脸的慌张,就开口问道,“君泽,你怎么了?”

    沈君泽脸色有点苍白,他是看到了沈清澜裤子上的血迹的,“舅舅,我闯祸了。”

    “你不是去傅家找沈清澜了吗?难道是沈清澜没有同意?”就算是没有同意,沈君泽也不用这样副样子吧?

    “舅舅,我闯祸了,这次爷爷和大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我应该怎么办?”

    见他神色惊慌,卢进才也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做了什么?”

    沈君泽摇头。

    “你不把事情告诉我,我怎么帮你?”

    沈君泽犹豫了下,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卢进才,卢进才听完,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不过是让沈君泽去找趟沈清澜求求情,竟然都能弄出这样的事情。

    “我只是让你去求求情,你好端端的去推她做什么?”卢进才气急。

    沈君泽也委屈啊,“是她自己不肯帮我的,我时气不过就……我哪里知道她怀孕了,那么不经推啊。”

    卢进才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现在说这些也晚了,你看清楚她的孩子掉了吗?”

    沈君泽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她的裤子上有血。”

    卢进才脸色沉,这下是真的麻烦了,如果沈清澜肚子里的孩子还在,那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要是孩子没了,就光是沈家的怒火就够他们吃壶的,更何况还有傅家。

    不要说什么沈君泽是沈家的孙子,再怎么样都不会有事,沈清澜那可是沈老爷子的心头宝,事情变得有些棘手,时之间卢进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舅舅,你说我该怎么办?”沈君泽六神无主。

    卢进才在原地走来走去,“你先别急,让我想想办法。”

    门铃响,卢进才过去开门,门刚打开沈君煜的脸就出现在卢进才的眼前,卢进才想关门,却被沈君煜把推开,沈君泽看见进来的人,转身就想跑,被沈君煜三步并作两步,把拎住了衣领,拳头就落在了沈君泽的脸上,沈君煜冷着张脸,动起手来丝毫不留情。

    等卢进才反应过来,沈君泽已经挨了沈君煜好几次拳头,卢进才连忙上去拉开他,“君煜,你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沈君煜推开卢进才,眼睛死死地盯着沈君泽。

    沈君泽趴在地上猛烈的咳嗽,嘴角流血,抬眼,看着沈君煜,“你特么疯了是不是?你想打死我吗?”

    沈君煜神色冰冷,“你以为我不敢?”

    沈君泽瞳孔缩了缩,不敢跟沈君煜呛声,这人刚刚可是真打。

    卢进才站在边,好声劝道,“君煜,事情我已经听君泽说了,这件事是他做的不对,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照顾好清澜,君泽你以后教训他也不迟。”现在沈君煜正在气头上,只能先劝他离开。

    沈君煜根本不听卢进才的话,其实不用沈清澜说,沈君煜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沈君泽,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君澜集团现在以及以后都不会跟沈氏合作,不止如此,从今天开始,我会收购沈氏。”

    沈君泽面色大变,“你不可以这么做。”

    闻言,沈君煜冷笑,“不可以?沈君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不可以,就凭你也姓沈?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你在伤害了澜澜之后我还会不跟你计较?”

    “你不可以收购沈氏,那是我爸都给我的,我爸是你的二叔,你这样做,对得起我爸吗?”

    沈君煜看着沈君泽,眼底闪过抹嘲讽,可惜了二叔置下的这份家业,有个这样的儿子,二叔的家业也算是废了,“与其眼睁睁看着二叔的家业毁在你的手里,不如我将公司收购了,将其发扬光大。”

    沈君泽神情狰狞,“你不能这么做,爷爷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沈君煜看也不看沈君泽眼,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停下来,冷冷地说道,“你最好祈祷澜澜没事,不然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起的。”

    “舅舅,现在怎么办?”等沈君煜走了,沈君泽惊慌的看着卢进才。

    “你问我,我问谁去,早就跟你说了做事不要这么冲动,你看看你自己干的好事,换做任何个人都要跟你急。”卢进才吼,这是他第次冲着沈君泽发怒,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沈君泽被卢进才吼的愣,“舅舅。”

    卢进才抹了把脸,压下心底的怒气,“你现在赶紧起来,跟我去沈家,给老爷子跪下道歉。这件事还是需要老爷子出面。”

    他想的很好,只要老爷子愿意原谅沈君泽,愿意护着他,那么就是沈君煜也拿他没有办法,还有傅家那边,也需要时间沈老爷子出面。

    沈君泽神情满是不甘愿,“舅舅,我不去。”那个老头子向就不喜欢他,这次出事的又是沈清澜,他要是去找老爷子,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卢进才冷笑,“你不去也可以,就等着沈君煜收购沈氏吧。你以后他刚刚是跟你开玩笑?”来到京城几个月,卢进才做的第件事就是将京城商场上的关系弄明白了,尤其是些龙头企业的领头人的性格脾气。

    根据他了解的资料来看,沈君煜根本不像他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温尔雅,纯良无害。

    他今天既然说了那样的话,就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沈君泽脸的挣扎,卢进才也不催他,在沙发坐下来,“你可以自己考虑清楚,你到底是要公司,还是要自己的面子。”

    想了好会儿,沈君泽才开口说道,“舅舅,我现在就去沈家。”

    “不是去沈家,而是去医院。”卢进才说道,“现在沈老爷子肯定在医院,你知道沈清澜住在哪家医院吗?”

    沈君泽摇头,他当时吓得直接就跑了,哪里知道沈清澜住在哪家医院啊。

    卢进才没办法,只好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卢雅琴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就慌了,卢进才听着电话那端卢雅琴慌张的声音就心烦,“行了行了,别哭了,你先打个电话问问沈清澜住在哪家医院,”

    说完就挂了电话,等卢雅琴问清楚了沈清澜的医院和病房,卢进才就带着不情不愿的沈君泽走了。

    “你给我收起你这幅表情,你是去道歉的,就算心里再不愿意,你也给我憋着,如果等下到了你还不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们就不要进去,省的事倍功半。”

    “舅舅,我心里已经很不好受了,你能不能先别教训我了。”沈君泽烦躁的说道。

    “你要不是我唯的外甥,你以为我愿意管你?”

    沈君泽顿时闭嘴了。到了医院,沈君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不情愿。

    在医院的楼下碰到了卢雅琴,卢进才看着妹妹,眉头皱,“你来做什么,不是让你不要来吗?”沈家人原本就不喜欢卢雅琴,现在看到卢雅琴,不是火上浇油吗?

    卢雅琴满脸的担忧,“我这不是担心君泽吗?”

    “现在事情已经够乱的了,你就不要再来添乱了,我带君泽上去,你在这里等着吧。”

    卢雅琴也知道自己在沈家不受欢迎,也没有坚持要跟着上去,个人等在下面。

    卢进才带着沈君泽上楼,没有急着进病房,而是先去了护士站,问清楚沈清澜的情况,知道沈清澜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心里顿时长长舒了口气。只要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就好说。

    走到病房门口,卢进才的脸上堆满了笑意,沈君泽跟在他的身后言不发。

    看见沈老爷子,立即说道,“老爷子,我带着君泽来给您道歉了。”

    沈老爷子脸色很冷,看着二人的眸光不带丝温度,“免了,我受不起。”

    卢进才赔笑脸,“老爷子,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君泽已经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这件事就是君泽的不对,我已经说过他了,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说着,给沈君泽使了个眼色。

    沈君泽心狠,直接在沈老爷子的面前跪了下来,“爷爷,我错了。”

    只是这招,老爷子看了毫无反应,依旧冷着张脸。

    卢进才在边说道,“老爷子,这件事君泽已经深刻地反省过了,他也跟我说了,当时他就是脑子热,事后也很后悔,这不,现在就来给您道歉了吗?”

    “他对不起的人不是我,不需要跟我道歉,我们沈家也受不起他的歉意。”

    “瞧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君泽不也是你们沈家的人吗?”

    沈君泽直低着头,别人也看不清他的神情,自然也没能看到在沈老爷子说了这句话之后他狰狞的神情。

    沈老爷子没有好脸色,刚刚进来听见这话的沈君煜就更加没有好脸色了。

    “谁让你们来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们给我滚出去。”沈君煜十分愤怒,即便是打了沈君泽几拳,心里的怒气也没有减少丝毫。

    对上沈君煜,卢进才的神情讪讪的。

    “那个君煜,君泽是来道歉的。”

    “不需要,只要你们以后远离我们,我就谢天谢地了。”

    卢进才神情讪讪,同时也有些担心沈君泽会时冲动说出些不该说的话,幸好这次沈君泽忍住了。

    沈君泽依旧低着头跪在地上,再开口声音很低,甚至带着隐隐的哭腔,“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堂姐怀孕了,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这么做的,爷爷,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卢进才也在旁帮腔,“对啊,正所谓不知者不怪,君泽这次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才十岁,还是个孩子,父亲又早早的去世了,你们就看在他去世的父亲的份上原谅他这次。”

    不提沈让还好,提沈让,沈老爷子反而更加生气,“教出你这样的儿子,你爸爸要是活着,我就连他块赶出沈家。”

    卢进才脸色很不好看,“老爷子,这话就严重了,君泽好歹要是沈家的孙子,就算是做错了事,你也可以慢慢教育嘛。”

    沈君泽前进两步,直接抱住了沈老爷子的腿,哭的是把鼻涕把泪,“爷爷,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将我赶出去。我以后绝对不会做了,我保证好好听话。”

    沈君泽长得其实很像年轻时候的沈让,但是除了外貌,沈君泽的身上是点也没有跟沈让相似的地方,尤其是这个性子,不知道像谁。

    沈老爷子看着沈君泽是满脸的失望,“沈君泽,你的身上但凡有点你父亲身上的血性我都会帮你,但是你看看你自己,有没有点男人的担当?”

    沈君泽脸色难看,被老爷子数落,他很想反驳,但是却又知道这次要是没有沈老爷子帮忙,这关很难过去。

    病房里,沈清澜醒过来,手第时间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楚云蓉见状,连忙说道,“清澜,孩子没事,它还在你的肚子里,不要紧张。”

    沈清澜看向楚云蓉,“真的?”

    “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你现在的身体比较虚弱,暂时不能出院。”

    沈清澜知道孩子没事,顿时就放松下来,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那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楚云蓉温柔地笑道,“放心,不会。等你的身体好些了,医生会给你再做次全身检查。”

    沈清澜点点头,没有在病房里看到其他人,有点奇怪,“爷爷呢?”

    楚云蓉脸上的笑意淡了些,“在外间呢。”

    沈清澜凝神,这次听见外面似乎有沈君泽的声音。她的神情有点冷,这次因为沈君泽,她差点失去了这个好不容易期盼来的孩子。

    “妈,这件事不要告诉傅衡逸,我不想他担心。”沈清澜说道。

    楚云蓉有些尴尬,“衡逸已经知道了,现在估计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而且她估摸着都快到了。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无奈,而果然,过了没十分钟,病房外就传来了阵急促的脚步声,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沈清澜的眼前,他的身上还还穿着作训服,脸上的油彩都没有洗干净,显然是匆匆赶来的。

    傅衡逸把抱住了沈清澜,虽然路上已经知道了沈清澜没事,但是没有见到真人还是会担心,现在人就在他的怀,也跟楚云蓉说的样,好好的,傅衡逸那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脏才慢慢回到了胸腔里。

    感受到他的后怕,沈清澜伸手抱住了傅衡逸,轻声开口,“我没事,别怕。”

    傅衡逸怎么能不害怕。

    将她推开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遍,见她除了脸色稍稍有点苍白之外,看上去精神还好,直如冰山般的脸色才有所缓和。

    “你说我该拿泥怎么办才好。”傅衡逸开口,语气无奈。

    沈清澜伸手握住他的手,“真的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

    确定了沈清澜没事,傅衡逸这才看向楚云蓉,说道,“妈,谢谢你。”要不是楚云蓉告诉他,恐怕按照沈清澜的性子,肯定是要瞒着他的。

    楚云蓉见傅衡逸如此紧张沈清澜的样子,心满是欣慰,“家人,不用说这些。”

    外间,沈老爷子见沈清澜醒了,哪里还有时间管沈君泽,连忙走了进来。

    沈清澜看着大家都是脸担心的样子,微微笑,“爷爷,哥哥,我没事了。”

    沈君煜揉揉她的脑袋,“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傅衡逸皱眉,将沈君煜的手拿下来,沈君煜好笑,只是在看见跟进来的人时,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

    “清澜啊,看见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这次是君泽不懂事,你大人大量,千万不要怪他。”卢进才讨好的说道。

    沈君泽跟在他的身后,看见沈清澜,低下头,说道,“姐,对不起。”

    沈清澜神情清冷,仿佛没有看见二人,也没有听到二人的话。

    被沈清澜无视,卢进才很是尴尬,沈君泽则是连怒气都不敢有,刚刚沈老爷子的态度很坚决,不管沈君煜做什么他都不会管。

    想到自己的公司即将被沈君煜收购,沈君泽的心就气怒交加,心底也在怨恨着去世的沈让,反正离开这里也已经几十年了。还回来做什么?如果不是沈让要回来,现在根本不会有这些事情。

    “姐,这次是我的不对,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可以,请你原谅我这次。”沈君泽低声说道,

    沈清澜连眼角都没有给他个。

    傅衡逸神情冰冷,开口,“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卢进才陪着笑脸,“君泽是真的知道错了,你们就原谅他这次。”

    病房里没有人搭理他们,卢进才见此,也是很无奈,这件事似乎完全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又待了几分钟,见依旧是没人理他们,卢进才无奈,只好跟沈君泽先离开了这里。

    “舅舅,他们根本不愿意搭理我们,现在我该这么办?”

    卢进才走出病房,脸上的神情收,变得冰冷无比,“怎么办怎么办,你问我,我哪里知道,祸是你闯的,你自己解决去吧。”

    “舅舅,你不能不管我。”沈君泽害怕地说道。

    卢进才刚刚低声下气给人赔了半天的不是却没有得到对方的好脸色,心情正糟糕呢,现在看见沈君泽,只觉得心情烦躁的厉害,“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沈君泽面对卢进才,那是没有点脾气,从小他跟卢进才的关系就很亲近,甚至比自己的父亲还要亲近,卢进才对他也好,可以说是要什么给什么,在沈君泽的心,卢进才是父亲般的存在。

    “舅舅,这次你可定要帮我。”沈君泽祈求。

    卢进才叹气,“行了,你先回去吧,舅舅定会想到办法帮你的。”

    闻言,沈君泽顿时就放心了,跟着卢雅琴回家了。

    卢进才眉头紧皱,还在想着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病房里,沈老爷子沈清澜已经醒了,知道傅衡逸肯定还有话跟她说,就离开了,沈君煜和楚云蓉也很有眼色地出去了病房里顿时就只剩下了沈清澜和傅衡逸两个人。

    见他直沉着脸,沈清澜伸手将他紧皱的眉头松开,“傅衡逸,不要皱眉了,都老了。”

    傅衡逸伸手拿下她的手握在手里,“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云蓉只是说了沈君泽将沈清澜推倒的,但是没说具体,所以傅衡逸还不知道呢。

    沈清澜将事情的经过说了次,傅衡逸拧眉,“合作?这是沈君泽提出的?”

    沈清澜点点头,“不过我估计是背后出主意的人是卢进才。”

    傅衡逸很赞同她的说法,“这个卢进才不是个安分。”

    上次沈君泽大闹沈家,背后也有卢进才的影子,只是可惜,沈君泽和卢雅琴母子根本看不清卢进才的真面目,将他当做最信任的人。

    沈清澜是点也不同情沈君泽和卢雅琴,“等以后他们就会知道了,我哥说要收购沈氏,对此,你怎么看?”

    傅衡逸沉思了会儿,开口,“我不赞同收购,现在还没收购,沈君泽就急了,要是你哥真的将沈氏收购了,以后沈家就没有平静的日子了,倒不如对沈氏坐视不理,卢进才野心勃勃,这个公司要是在沈君泽的手,迟早会被卢进才掌控,也算是给沈君泽个教训。”

    傅衡逸说的这种情况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沈清澜想了想,点头同意,但是这件事的最终决定权在沈君煜的手上。

    “君煜还不是听你的。”傅衡逸说道,沈君煜那就是个妹控,沈清澜要是开口,他自然是会放在心上的。

    沈清澜想了想,给沈君煜打了个电话,沈君煜神色莫测。

    “哥,你听见没有?”

    沈君煜无奈笑,“知道了,沈氏的事情我不会管的。”

    沈清澜住院,即便是有人照顾,但是傅衡逸还是不放心,留在了医院里亲自照顾沈清澜。

    “傅衡逸,你这样不回去真的没关系吗?”

    傅衡逸微微笑,“没关系,我打了报告的。”而事实是,他是直接从基地离开的,根本没有经过人的同意,现在上级正在发火呢。

    沈清澜定定的看着他,见他神色淡定,也就不再说话。

    傅衡逸先回了趟家,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重新回到了医院里,幸好沈清澜住的是单人病房,病床虽然小,但是挤挤还是能挤得下,不然傅衡逸就要打地铺了。

    沈清澜在医院里住了五天,傅衡逸就陪了她五天,等到医生给沈清澜做了个全面检查,确定没事了,才出院。

    沈清澜回到家,家里阿姨已经做好了饭菜,只是刚坐下来,沈清澜的孕吐反应就开始了。

    这次还跟以往的那几次不同,以往是只要吐过了就会没事,但是这次,沈清澜就算是喝口水都能吐个昏天地暗,肚子里的孩子经过这次的劫难,就像是叛逆了般,可劲儿的折腾沈清澜。

    而原本打算回部队的傅衡逸也不走了,沈清澜劝了他好几次,傅衡逸就当做没听见。

    “傅衡逸,我就是孕吐而已,每个孕妇都会有的,不要这么紧张,就连医生都说了这是正常反应。”沈清澜苦口婆心地劝道。

    傅衡逸不为所动。

    最后部队的领导电话直接打给了傅老爷子,傅老爷子不知道跟傅衡逸说了什么,他第二天就回去了,沈清澜总算是松了几口气,她想要成为傅衡逸背后的女人,但是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因为孕吐,沈清澜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瘦了圈,看的大家是心疼不已,楚云蓉现在也不出门会友了,每天的任务就是和赵姨、宋嫂还有傅衡逸请回来的阿姨起研究沈清澜的食谱,变着花样的给她做好吃的,就指望能有种是能让沈清澜安稳地吃下去的。

    只是很可惜,无论吃的什么,沈清澜依旧吐昏天地暗。

    看着沈清澜明明很难受,还是要逼着自己吃东西的样子,沈君煜心疼的无以复加,恨不得将造成着切的罪魁祸首拉出来好好揍顿。

    沈清澜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很是好笑,“哥,不就是个孕吐反应吗,你们太紧张了。”

    沈君煜恨声,“都是傅衡逸的错,这么着急生孩子做什么。看看你现在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原本就瘦,现在更是风吹就会倒。

    “就是看着瘦了点而已,医生不是说了,孕妇瘦点,以后生的时候也少遭点罪。”沈清澜倒是点都觉得辛苦,相反的,看着孩子天天在肚子里长大,她觉得很幸福。

    现在她还养成了个习惯,就是每天都写日子,将孩子成长的点滴都记下来。

    “你啊,你让哥哥说你什么好,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等以后你肚子里的孩子出来了,看我怎么教训他。”

    沈清澜侧目,“这可是你唯的外甥,你舍得?”

    沈君煜斜眼,“舍得,怎么不舍得,就是你跟傅衡逸拦着,都没用,我必须好好教训他,让他这么不听话。”

    只是到了后来,傅萌宝真的出生以后,最疼爱他的人就是现在扬言要好好教训他的舅舅,就连傅萌宝都知道,爸妈生气了就去找舅舅,舅舅肯定会护着他。

    温兮瑶是和沈君煜起过来的,听到这话也是好笑,“行了昂,那可是你的亲外甥,我可不信你真的狠得下这个心。对了,刚才清澜不是说想吃葡萄,你不下去买点?”

    沈君煜听,顿时说道,“我马上去,你现在这里陪着澜澜说说话。”说完就离开了。

    “你哥啊,就是太紧张了。”温兮瑶笑着说道。

    沈清澜眉眼温柔,“以后等你怀孕了,我哥肯定更紧张。”

    温兮瑶微微笑,并不怀疑沈清澜这话的真实性。

    而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温兮瑶怀孕的时候,沈君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尖刀部队基地,傅衡逸刚刚回来,就被领导叫去了办公室,领导的脸色很冷,傅衡逸进来半天了,他也没有抬头看眼,傅衡逸站在那里,也不出声。

    办公室的气氛越来越冷,领导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直到最后,直接将手里的本子拍在了桌子上,怒瞪着他,“傅衡逸,你现在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部队的纪律,你身为军人的职责都被狗吃了是吧,未经允许擅自离开,就是给你记过都不为过。”

    傅衡逸言不发,任由领导发泄着心的怒气,领导见此,心的怒气未见消减,反而更胜了些,“傅衡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傅衡逸敬了个军礼,“聆听领导教诲。”

    要是换做其他人,未必敢这么跟傅衡逸说话,毕竟傅衡逸的军衔够高,能力够强,就是职位比他高的,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这位领导不同,傅衡逸是他亲手从部队里选进来的,直就是在他的手下,可以说他手将傅衡逸带出来的,两人是上下级关系,也是过命的兄弟,交情非同般。

    “我看你的眼里现在只有你的妻子,哪里还有我这个领导。”领导嗤笑,“傅衡逸,回去给我写万字的检查。”

    “是。”傅衡逸没有反驳,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虽然他的军衔比领导高,但是从职务上来说,领导依旧是他的领导。

    见傅衡逸接受了惩罚,领导心的怒气消减了些,“你妻子身体怎么样了?”

    傅衡逸开口,“情况已经稳定了。”

    领导叹气,“衡逸,你直是个稳重,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太过了,上级领导来检查,你竟然当着领导的面离开部队,让你写检查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稍后还会在部队里发通告,希望你可以理解。”

    傅衡逸神情不变,“我知道,无论部队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理解并且接受。”从离开部队的那刻起,傅衡逸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曾经想过,这次要是离开了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但是那刻,沈清澜和孩子在他的心占据了更高的分量,他不能不离开。

    只是通告批评和写检查,这对傅衡逸来说,确实已经最轻的惩罚了,这里面要说没有领导的关系他是不相信的。

    “领导,这次谢谢你。”

    领导哼了声,“先别急着说谢,这是第次也是最后次,要是再有下次,就是我也帮不了你。傅衡逸,你要时时刻刻记住了,你是个军人。”

    “是。”

    领导现在看到傅衡逸就有点头疼,挥挥手,“出去吧。”

    傅衡逸走出领导办公室,就见穆连城几人等在外面,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来,“头儿,领导咋说?”

    傅衡逸扫了他们眼,冷冷开口,“都很闲?”

    孟良嘿嘿笑,“哪儿能啊,我们就是来看看头儿你好不好,现在看完了,我们马上就走。”说着,拉着钱飞脚步生风,转眼就不见了。

    留下穆连城个人面对浑身气息比冰山还要冰冷的傅衡逸。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穆连城,开口,“还有事?”

    穆连城头皮有些发麻,“没有,就是想问问头儿要不要起去食堂吃饭。”

    “不用了。”傅衡逸走了几步,停下来,“给我带两个馒头回来。”

    “好。”

    傅衡逸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写检查,从来都是他叫别人写检查,现在轮到了自己写检查,傅衡逸才发现写检查是这么困难的件事。

    穆连城回来的时候,傅衡逸还在跟键盘奋斗,剑眉纠成团。

    ------题外话------

    咳咳,晚上零点零分开始爆更。

    金夫人的真面目能不能揭开?背后报复的人是谁?King与傅爷之间又将有怎样的故事?傅爷是否能顺利回到京城军区?

    切真相静待晚上揭晓,零点零分,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