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恐吓事件(爆更通知)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第二天早,金恩熙就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第三天“喂,恩熙。”沈清澜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蒙。

    金恩熙说道,“安,你猜我今天早上发现了什么?”

    “什么?”

    “有人在上发布了任务,谁要是可以杀了King,可以得到个亿的赏金,要是能让他受重伤就给五千万,就连BK的人员也有不同的赏金,你说这到底是谁跟King有深仇大恨,竟然做的这么狠。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发布的,我定要去感谢他,简直就是为民除害啊。我刚刚看见已经有五个人领取了任务。”金恩熙的声音透着愉快。

    沈清澜淡淡开口,“是我做的。”

    “哦,是你啊……什么,安你刚才说发布任务的人是你?”金恩熙惊叫声,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

    “嗯,是我。”沈清澜肯定地说道,证明金恩熙并没有听错。

    “安,你……你是为了伊登?”金恩熙想了想,顿时就明白了。

    “也不全是。”之前的账还没有跟King算,加上这次伊登的,新账旧账块儿算,这还是轻的,要不是她现在身子不方便,她都想亲自了结了King。

    “可是安,这样做估计也不能解决了King吧?”金恩熙心存疑虑,“道上的人轻易不会招惹King,而愿意因为你给出的钱去对付King的人,恐怕也没有这个本事去对付他,你这么做不是浪费钱吗?”

    沈清澜嘴角上翘,冰冷的弧度,“我需要的只是他们给King找点麻烦,让他没有那么多闲心想其他的而已,而且King难对付,BK的其他人可没有他那么难对付。”

    金恩熙顿时就明白了,拍脑袋,“安,还是你聪明,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这件事你既然知道了就帮我盯着点,要是有消息了就告诉我声。”沈清澜说道,今天开始她就要搬回大院住了,无论是在沈家还是傅家,做事情都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所以这方面的消息也只能让金恩熙来关注了。

    “没问题,交给我吧,这次我要是不从King的身上刮出层皮来我就跟他姓。”金恩熙说的咬牙切齿,当初她在King的手上也是吃过亏的。

    与金恩熙打完电话,沈清澜也没有了睡意,索性就直接起床了,随便给自己下了碗面,沈清澜吃完早饭就回了傅家。

    是沈君煜来接的她,“人家回家带的是衣服,你倒好,都是画具。”沈君煜将东西放在后备箱,打趣了句。

    沈清澜坐在副驾驶上,闭着眼睛,听到自家哥哥的打趣也没有反应,沈君煜看了她眼,“昨晚没睡好?”

    沈清澜点点头,“嗯,有点不习惯。”

    沈君煜嘲笑自己的妹妹,“这傅衡逸刚走你就不习惯了,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沈清澜睁开眼睛看了眼自己的哥哥,淡淡开口,“有句话叫做娶了媳妇忘了娘,等兮瑶姐进门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像现在这样。”

    沈君煜顿时禁声。

    傅老爷子早就在等着她了,见她回来,连忙让人将她的行李拿上去。

    沈清澜带回来的衣服倒是不多,最多的还是她已经用习惯的绘画工具,自从她冷清秋的身份曝光以后,傅老爷子专门在家里给她开辟了间画室,只是沈清澜基本没有在傅家画画过,所以画室也直空着,这次倒是用上了。

    沈君煜帮忙将东西给放好,然后就婉拒了傅老爷子的挽留先回家去了,今天温兮瑶来家里吃饭,他是定要回去的。

    傅靖婷去医院照顾顾博了,所以家里只有沈清澜和傅老爷子两个人,外加傅衡逸请的阿姨和赵姨。

    沈清澜吃完午饭,刚打算上楼去休息,就接到了于晓萱给她打的电话,约她出去喝下午茶。

    沈清澜看了看地址,离大院倒是不远就答应了。

    她到的时候于晓萱还没到,沈清澜找了个角落的位置,静静地等着她,她的面前放着杯白开水。

    于晓萱刚进来,沈清澜就察觉到了她脸色的不对劲,等于晓萱坐下,才发现她的脸色有点苍白。

    “怎么了?”沈清澜关心道。

    于晓萱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沈清澜面前的水杯将满满大杯水都喝完了,拍拍胸口,这才开口说道,“清澜,你不知道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于晓萱跟沈清澜讲述自己刚刚的惊魂幕。

    原来于晓萱开车到了地方才发现这里没有地方停车,于是就将车子开得远些,停到了附近的地下车库,走路过来的。

    只是刚走到附近的街道上,就有个花盆从天而降,正好砸在她的面前,但凡她走快秒,这个花盆就会直接砸在她的脑袋上,她就算是不死也会变成个白痴。

    “也不知道是谁,养在阳台上的花盆也不放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临近街面吗,要是砸死人了该怎么办,这今天是我运气好,刚好有个电话进来,我接了个电话,要不是那个电话,我现在估计就在医院里了。”于晓萱说着,脸的惊魂未定。

    沈清澜眼闪过抹幽光,“你刚刚说你走到街边,个花盆从天而降?”

    于晓萱点点头,“昂,附近有个小区有排屋子不是靠近街边嘛,楼出租做店面的那个,我走过来的时候,个花盆就砸下来了,当时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还特意抬头看看是不是哪家不小心将东西碰掉了,结果在各家的阳台上都没有看见人,所以我估计啊,是哪家人花盆没有放好,被风吹落了。”

    于晓萱又让服务员上了杯水,喝了大半杯才停下来,“今天也是我运气好,命不该绝,我想我等会儿应该去买注彩票,哈哈。”

    将事情讲出来了,于晓萱又恢复了脸的轻松,丝毫没有受刚才的事情的影响,倒是沈清澜,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对了清澜,方彤和李博明在起了你知道吗?”于晓萱吃着服务员刚端上来的甜品,边吃,边说道。

    沈清澜看向她,“什么时候的事情?”

    于晓萱想了想,“好像有几天了吧,我也是昨晚上给她打电话才知道的,这两人动作可真快,上次你结婚的时候还没怎么样呢。”

    对于这样的结果,沈清澜倒是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从第次见到李博明的时候起,她就预料了这幕,李博明喜欢方彤,又愿意等方彤,按照方彤的性子,被他感动从而心动是迟早的事情。

    “按我说啊,这李博明可比丁明辉好多了,就丁明辉那种渣渣也就配跟个老女人在起,清澜,你大概不知道吧,丁明辉最近在闹离婚呢。”

    沈清澜抬眼看她,“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是因为丁明辉的那个老婆,叫刘什么来着,反正就是那个老女人,之前给丁明辉的爸妈市区买了套房子,将他的爸妈还有妹妹起接来了,原本这是件好事吧,但是丁明辉的爸妈心大,想要跟儿子住在起,对儿媳妇大了自己儿子那么多也是不满,自然就对那刘什么百般挑剔。”

    “我猜也是丁明辉的父母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那老女人就不干了,要将她的父母送回去,这丁明辉肯定不干啊,俩人就吵起来了呗。”

    “本来吧,这也没什么,可是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将方彤是方承志的女儿的事情告诉了丁明辉,丁明辉就吵着闹着要离婚了。”

    “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沈清澜问她,于晓萱最近在忙着拍部新电视剧,据韩奕说忙的连睡觉的功夫都没有,竟然还有时间关注丁明辉的卦。

    于晓萱神情讪讪,“这不是凑巧嘛,我们剧组有个人就住在丁明辉他们家的隔壁,对他们家的事情知道的门清儿,午间吃饭的时候就当做卦讲给我们听了,我听,这似乎是丁明辉啊,问还真是。你说巧不巧?”

    这还真是个巧合,沈清澜想到。

    “既然丁明辉已经跟方彤没有关系,以后就不要管他,上次我听韩奕说你们打算先订婚,日子选好了吗?”

    说起这事,于晓萱的脸色有点黑,“订什么婚,不定了,姐姐不愿意嫁了。”

    “这又是怎么了?”沈清澜无语。

    于晓萱的脸有点臭,“还不是他爸,上次特意跑来找我,口个戏子的,还说我是个孤儿,出身不好,配不上韩奕,不许我进韩家的门,当着整个剧组的面将我说了顿。”

    沈清澜倒是没想到这间还有这件事,问道,“韩奕是什么态度?”

    “我是没告诉他,但是公司里有人告诉他了,他知道以后,当天晚上就回家了,不知道俩人说了啥,第二天就要拉我去登记,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明显这件事韩奕是站在于晓萱的这边的,“既然如此,你为何又不答应了?结婚以后,你和韩奕估计也不可能跟他父亲住在起,对你而言影响不大。”

    于晓萱苦了脸,“清澜,不是我不想跟韩奕在起,我做梦都想嫁给他,但是我想拥有的是份受到长辈祝福的婚姻,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了,我家二叔又是那个德行,指望不上的,唯的亲人就是韩奕了,韩奕是我这生最重要的人,我想拥有个完整的,温馨的家。而他父亲现在这个态度,他们家又是这样的门第,我要是嫁进去,外面的人会怎么说韩奕,就算是韩奕自己不在乎,但是我自己却不能不在乎。”

    闻言,沈清澜就明白了她的心所想,只是……

    “晓萱,这件事你征求过韩奕的意见,知道他心是怎么想的吗?有长辈祝福的婚姻固然好,但是也不能因为个不怎样的长辈而放弃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要是韩奕的父亲辈子都不同意,你还能辈子不结婚?”

    “这怎么可能。”于晓萱下意识的说道,“我只是想着现在还有时间,所以想试试能不能缓和跟他父亲的关系,起码不是现在这样相看两相厌。”

    沈清澜嘴角轻勾,“承认自己不喜欢韩奕的父亲了?”

    于晓萱摊手,“那我也没办法,我就没见过那么不可爱的老头,简直就是蛮不讲理,而且太自以为是了,而且还有点固执,根本听不进去其他人的意见,很霸道。”

    沈清澜没见过韩奕的父亲,但是也曾经听沈君煜说起过韩奕家的事情,听到这里,说道,“这件事我的意见是听韩奕的,他既然说了订婚肯定有他的理由,你如果不是因为韩奕的原因,那么就不要犹豫。”

    于晓萱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清澜,感觉跟你聊过以后我的心里就舒服多了,我都快离不开你了清澜。”

    沈清澜好笑地看了她眼,要是换做以前于晓萱的父母还活着的时候,沈清澜自然不会跟于晓萱说这么多,但是现在就像是韩奕的父亲说的,她现在就是个孤儿,有些话她不会跟韩奕说,如果也不能跟朋友说,闷在心里久了,没病也会憋出病来。

    “以后有事情可以找我,不要自己个人闷在心里。”

    于晓萱重重点头,“嗯嗯我知道,唉,好可惜你不是男的,你要是男的我就嫁给你了。”语气颇为遗憾。

    “这话要是让韩奕听到了,你就该被教育了。”沈清澜打趣她。

    于晓萱眼睛瞪,“他要是敢教育我,我就让他回家跪榴莲壳,哼。”

    沈清澜闻言,但笑不语。

    于晓萱走过来,坐在沈清澜的身边,盯着她的肚子,“我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到我干儿子了,他乖不乖啊?”

    沈清澜挑眉,“你这么知道定是儿子,也许是女儿呢?”

    “不,肯定是儿子。”于晓萱说的很是肯定,“清澜,你要相信我的直觉。”眼珠子转,复又开口,“不过要是是个女儿也不错,像你样,再结合你家傅爷的基因,长大以后肯定又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想想就有点兴奋。”

    “要是这么喜欢孩子,和韩奕生个就好,就韩奕那个容貌,你们的孩子肯定能符合你心的所以幻想。”

    于晓萱嘿嘿笑,“清澜,你还别说,我真想过这件事,要不是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我还真想这么做。”

    沈清澜刚刚也就是那么随口说,想也知道这件事做主的人是韩奕,韩奕曾经对她说过,想帮助于晓萱完成她的梦想,那么自然不会让这些事情牵绊住了她的脚步。

    “不过我现在也不急。”于晓萱说道。

    俩人闲聊,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沈清澜原本想和于晓萱在外面吃饭,但是傅老爷子打了电话过来,沈清澜就直接带着于晓萱回家了。

    “傅爷爷,段时间不见,您是越来越年轻了。”于晓萱见到来老爷子,脸的笑眯眯。

    傅老爷子人听得这话,脸上笑开了怀,“哈哈,这姑娘的小嘴是真甜,我记得你叫晓萱是不是?”

    于晓萱笑着点点头,“傅爷爷,你的记性可真好。”

    傅老爷子喜欢热闹,于晓萱的性子又比较闹腾,俩人倒是挺聊得来的。

    “晓萱,我记得你是韩奕的媳妇是不是?”傅老爷子问道。

    于晓萱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和韩奕在起这么久了,关系早已昭告天下,但是被长辈问起,仍然低下头,“傅爷爷,我跟你韩奕还没结婚呢。”

    傅老爷子笑着说道,“结婚不是迟早的事嘛,丫头你的眼光不错,韩奕跟我们家衡逸是从小起长大的,也算是我看大的,是个好男人,你嫁给他不亏。”

    于晓萱被老爷子说的红了脸。

    “爷爷,晓萱的脸皮薄,你要是再说下去,她就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沈清澜过来救场。

    傅老爷子哈哈大笑,很是开怀。

    “用,傅爷爷,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呢,我大老远就听见了您的笑声。”韩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寻看去。

    傅老爷子笑得更欢了,“刚刚在说你呢,你就来了。”

    韩奕挑眉,“傅爷爷,是不是在说的坏话呢?”

    傅老爷子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是啊,是啊,我正在跟晓萱说你小时候做的安歇糗事呢。”

    “傅爷爷,我女朋友还在这里呢,不带您这样揭人短的哈,要是将我女朋友吓跑了,您赔我个不?”

    “就是晓萱在我才说呢。”

    韩奕在于晓萱的身边坐下来,陪着老爷子聊了会儿,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离开。

    于晓萱的车子还停在原先的地下车库里,并没有开回来,而等第二天,于晓萱去拿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车上被人泼了红油漆,甚至车窗上还有个大大的死的,看的于晓萱的心脏是扑通扑通得跳。

    这幸亏是韩奕陪着于晓萱来的,见到这状况,连忙将于晓萱抱在怀里,然后报了警,警察来的倒是快,但是查了停车场的监控,却因为于晓萱停的车刚好在监控的死角所以没有拍到,根本就查不出是谁干的,事情到了最后也只能自认倒霉。

    “也许是哪个心理变态的人仇富吧。”于晓萱安慰自己,并不认为是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

    韩奕却不是这么想的,毕竟停车场里那么多车,唯独于晓萱的车遭了殃,这怎么着都有点说不过去。而接下来发生的件事也证明了韩奕的猜测。

    将车子交给拖车公司的人以后,于晓萱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回到了公司,刚走到休息室打算换衣服,助理就拿着个快递进来了。

    “晓萱姐,你的快递。”于晓萱疑惑,“我的?我没有买东西啊?”

    助理笑嘻嘻,“也许是哪个粉丝寄来的礼物呢。”

    于晓萱想了想也是,她有时候确实会收到粉丝寄来的礼物,将盒子拆开,等她看清楚了盒子里的东西时,忍不住尖叫声。

    盒子因为她的动作掉在了地上,盒子里的东滚了出来,助理见状,也发出了声惊叫,“啊!”

    琳达原本在边给于晓萱挑衣服呢,就听见了两声尖叫,吓得手里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等看清了地上的东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原来盒子里装的是只被剥了皮,浑身血淋淋的猫,还被人砍掉了四肢,身子和四肢分开,滚落了地。

    于晓萱的脸色苍白,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着,琳达拥住她,轻声安慰,“晓萱,没事,不要怕。没事了。”

    于晓萱哪里能不怕,她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幕,忽然想起早上看见的自己的车。

    韩奕此时就在公司,听说这里的事情,连忙从楼上赶下来,等看清了地上的东西,他的脸色比琳达的还要难看。

    “琳达,报警了吗?”韩奕沉声问道。

    琳达点头,“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

    韩奕将于晓萱带到边,不让她看地上的东西,警察很快就来了,看到这样的情景,哪里不明白于晓萱是被人给恐吓了。

    “于小姐,请问你最近有得罪过是什么人吗?”警察问道。

    于晓萱摇头,她最近直忙着拍戏,就连公司都很少回,能得罪谁?

    警察又问了些其他的问题,没得到丝毫有用的信息,“于小姐,会不会是你的黑粉干的?”

    现在有些黑粉做事情不理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不奇怪的。收到过黑粉的恐吓信的明星不止于晓萱个。

    于晓萱心脏到现在还在扑通乱跳,神情恍惚。

    韩奕顿时就怒了,“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查案的,你现在是打算让我们自己猜测吗?

    警察神情讪讪,“韩先生,你先别着急,我们也需要现将情况了解清楚了,这样才好确定调查的方向啊。”

    韩奕冷着张脸,“现在是我的女朋友被人恐吓了,你们问来问去就问的那几个问题,有这个时间你们怎么不去查查这快递到底是谁寄出的?”

    “我说这位韩先生,我们警察办事自然有我们的套程序,你急什么,着急有用吗?现在重要的是你们要配合我们的调查,这样才能早日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其个愣头青警察开口说道。

    另位警察是知道韩奕的身份的,听了同事这话,扶额,只想好好敲敲同事的脑袋,问句,你是不是傻?

    他已经可以想象韩奕的反应,果然,韩奕的脸色冷了下来,“我要是配合你们就不会再这里与你们墨迹怎么久。你们的办事能力要是不行的话就换别人来,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愣头青警察神情不满,想要说话,却被同事拦了下来,同事笑笑,开口,“韩先生,你先别生气,于小姐的这种情况,我们以前也不是没有碰到过,多数就是黑粉干的,所以我们才这样猜测。”

    “晓萱最近并没有做任何招黑的事情。”琳达开口说道,“如果是黑粉,应该不会现在才做这样的事情。”

    警察闻言,似乎也觉得琳达说的有道理,以前那些被恐吓的明星基本都是在黑料被曝光以后的风口浪尖上。

    “于小姐,你再好好想想,最近真的没有得罪什么人吗?或者是之前呢,有没有跟人发生什么过节?”警察循循善诱。

    韩奕冷着脸却没有开口,于晓萱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是情绪倒是慢慢平复下来了,她想了想,轻轻摇头,“我想不到,不过……”她微微停顿,犹豫了下,开口,“不过之前我和我们公司的艺人闹过些矛盾,只是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

    “这人叫什么名字。”

    “苏灵。”于晓萱吐出个名字,当初因为韩奕,她还和苏灵打过架,苏灵后来被公司雪藏,付了笔高额的违约金后就离开了公司,去了对手公司发展,据说现在发展的很不错。

    警察是知道苏灵的,毕竟苏灵现在也算是某娱乐公司力捧的新人。

    将本子合,警察说道,“好的,于小姐,谢谢你的配合,我们会去找苏灵小姐核实情况,尽快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你要是想起什么,可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于晓萱点点头,警察就拽着自己的愣头青同事走了。

    “张哥,这个韩奕说话也太嚣张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得意什么?”愣头青还在为韩奕刚刚的行为而不满。

    被称作张哥的警察笑笑,“其实韩总的脾气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大概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比较烦躁。”

    “不错什么呀,我看他就是看不起我们。”愣头青说道。

    张哥笑了笑,“你以为韩奕是个普通的商人?先不说韩家本身就是京城的名门,他自己本身跟沈家和傅家的长孙关系都很不错,你刚刚入职,有些事情还不懂,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

    愣头青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沈清澜是第二天看了新闻才知道于晓萱被人恐吓的事情的,虽然新闻上的照片被打了马赛克,但是于晓萱的车子她还是认识的,联想到前天那个从天而降的花盆,沈清澜总觉得事情没有新闻说的那么简单。

    “恩熙,是我,帮我查件事情。”

    *********

    大院附近的咖啡厅里。

    沈清澜听着金恩熙的话,神情很凝重,“你的意思是根本就连你也查不到这件事是谁做的?”

    金恩熙点头,“嗯,于晓萱的车子虽然停在监控的死角,但是车库里还有其他的车子,正好就有那么辆正对着于晓萱的车子的车上安装了行车记录仪,我跟车主联系过,车主也让我看了录像,看身形,是个男人,但是那人包裹地很严实,我看不见他的样貌。”

    “录像呢?”

    “我给你拿过来了。”金恩熙将个U盘递给沈清澜,“这里面还有那天你跟于晓萱见面的附近的街道的监控画面,砸向于晓萱的花盆确实是有人故意从楼上扔下来的,并不是意外。不过那人的身形看着却像是个女人,同样包裹严实,看不清面容。”

    “至于快递,地址我也查了,是从本市的个快递点寄出的,只是那家快递点没有安装监控,那天正好快递又多,店主也记不清是谁寄的。”

    沈清澜神情莫测,这桩桩,件件好似都像是不同的人做的,但不知为何,她有种直觉,这些事情都是个人做的。

    “安,我也赞同警察的说法,也许就是于晓萱的某些黑粉干的,现在的有些粉丝特别的不理智,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有的。”

    沈清澜不置可否,只是说道,“这件事先这样吧,辛苦你了恩熙。”

    金恩熙笑眯眯的,“安,我们之间就不需要怎么客气了,不过我会继续留意这件事的,要是黑粉再想做些什么,我肯定可以抓住他。”

    “嗯,伊登怎么样了?”

    “昨天刚跟伊登联系过,他没事,就是好右手伤的比较严重,近期是做不了手术了,但是也不会影响到后期的恢复。”

    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伊登是个医学狂魔,要是不能拿手术刀,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安,我再告诉你个好消息。”金恩熙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嗓音,“King的左膀右臂之被砍了。”

    闻言,沈清澜的眼底终于浮现了抹笑意,“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这几天BK的人连续遭到了其他人的攻击,好几个人都受伤了,King正暴跳如雷呢,他现在正在查发布任务的人,不过你放心,他绝对查不到你的身上。”

    这点沈清澜是点也不担心,那个站本身就对发布任务者和领取任务的人进行了**保护,就算是King,也不能轻易获取,而且还有金恩熙在。

    “King没有受伤?”

    金恩熙很是遗憾地开口,“没有,至今还在活蹦乱跳。”

    沈清澜倒是点也不意外,“你继续盯着些,要是不行,就继续加酬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金恩熙点点头,又跟沈清澜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沈清澜慢慢走回家,只是在距离大院还有段距离的时候,辆车子忽然飞速开来,沈清澜快速闪到边,这次没有被撞上,她紧紧地看着开走的车子,看清了车牌号后立即给金恩熙打了电话。

    金恩熙闻言,怒骂了句,“安,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帮我查查这辆车的主人是谁。”

    金恩熙应了声,沈清澜回家之后并没有提起这件事。

    她坐在阳台上,脑子却在想着最近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除开伊登的事情是King做的,从姑父,到于晓萱,再到自己,这件件看似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是却像张大,正包围着她,只是这张的背后,针对的到底是谁,沈清澜还不清楚。

    **********

    京城某高档公寓,男人又在打电话,只是这次,他的神情很暴躁,“是你说的,会给沈清澜些教训,但是你看看现在,沈清澜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吗?她的亲人朋友还在活蹦乱跳,而我呢,却像是个丧家之犬,只能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连面都不敢露。”

    电话那段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的神情越发暴躁,“不要和我说什么耐心,我没有耐心,沈清澜将我和我们家害成这样,我要沈清澜去死……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沈清澜身边的人不死,那么你就去死吧。”

    男人砸了手机,伸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就往嘴里灌,他看着墙上的照片,神情狰狞,忽然,将酒瓶子砸向了墙面,“沈清澜,于晓萱,韩奕,沈君煜,你们统统都去死,去死!”

    他的手上拿着把水果刀,刀刀地扎在沈清澜的照片上,直到照片被他扎得粉碎。

    ***********

    温兮瑶来傅家看沈清澜,就看见她躺在阳台的躺椅,闭着眼睛晒太阳呢,“哎,还是你的日子舒服啊。”

    沈清澜睁开眼睛,对上温兮瑶艳羡的目光,微微笑,“你随时可以过这样的生活,自己不愿意我也无能为力。”

    温兮瑶笑笑,她就是那么随口说,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来,“我今天来找你找你其实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沈清澜闻言,抬头看她,“兮瑶姐,你有事直接说就好。”

    温兮瑶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我父亲很喜欢张海沣老先生的画作,他的生日快要到了,我想买幅老先生的画作,但是老先生这两年已经极少动笔了,我又不认识他,我听说丹尼尔跟他很熟,所以想是不是可以让丹尼尔帮忙买幅老先生的画作。”

    沈清澜从躺椅上坐起来,“我现在给丹尼尔打电话。”说着,拿过手机给丹尼尔打了电话。

    ------题外话------

    咳咳,阿离记错了件事,爆更是在周四晚上零点以后,不是周五(捂脸),也就是24号0:01分开始爆更,敬请期待吧

    已经有人离真相很近了,还差点点就猜出来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