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悬赏任务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拧眉,想了会儿,舒展了眉头,笑道,“或许真是我和傅衡逸想多了,姑父,你现在有伤在身,先好好休息。”

    顾博点点头,“我知道,对了,你们的姑姑呢?”

    傅衡逸开腔,“我们是直接从家里过来的,还没回过大院,要不我现在给姑姑打个电话?”

    顾博阻止他,“不用了,你姑姑照顾我这么多天也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而他们口的傅靖婷回家之后直接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用热水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顾博说的话。

    辗转反侧了许久,直到沈清澜和傅衡逸都回来了,她还是没能睡着。

    傅老爷子不在家,去沈家找沈老爷子下棋去了。

    沈清澜没有看到傅靖婷,问赵姨,“赵姨,姑姑呢?”

    “她回来就上楼了,说是累了要睡觉,让我不要叫她。”

    沈清澜想了想,上去敲门,很快房间门就开了,“姑姑,你睡醒了?”

    傅靖婷笑笑,“睡不着,在想点事情,进来吧。”沈清澜进去。

    “衡逸回来了吗?”傅靖婷没有见到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已经回来了,正在楼下呢,我们听说姑父醒了就去医院看姑父去了,医生说姑父现在没事了,就是脑袋里的血块还没消散,如果以后不能自行消散,又压迫到神经影响生活的话,需要随时手术。”

    沈清澜将医生的话说了遍,看向傅靖婷,“姑父醒了之后就问你,姑姑,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姑父?”

    闻言,傅靖婷缓缓摇头,“既然医生说了没事就行了,我去也没用。”

    沈清澜见傅靖婷神情淡淡,犹豫了瞬,开口,“姑姑,关于这次车祸,我跟衡逸其实致怀疑不是意外,很有可能是起肆意报复。”

    傅靖婷霍然抬头,定定的看着沈清澜,“清澜,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沈清澜将他们的发现和推测告诉傅靖婷,然后说道,“这虽然只是我们的推测,但是我和傅衡逸的都觉得,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是。但是现在我们暂时没有怀疑的对象,也没有证据。”

    傅靖婷神情凝重,“清澜,这件事可不能开玩笑。”蓄意谋杀和交通意外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是交通意外就罢了,要是蓄意谋杀,谁知道背后的人见这次没有成功会不会有下次。

    沈清澜抿唇,淡淡开口,“姑姑,我们不会这件事跟你开玩笑,只是姑父的为人我们都清楚,与人结怨的可能性太低,所以现在我们也失去了调查的方向。”

    这确实是件棘手的事情,傅靖婷眉头紧锁,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姑姑,你有时间还是去医院看看姑父吧,最好能陪着姑父起,万……”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相信傅靖婷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傅靖婷闻言,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姑姑知道了,你也累了好几天了,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不然你爷爷回来该心疼了。”

    沈清澜微微笑,从傅靖婷的房间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就看见傅衡逸正在跟人打电话,沈清澜听了耳朵,似乎是部队里打来的。

    等傅衡逸挂了电话,沈清澜看着他,“部队里有事?”

    傅衡逸笑着摇头,“没事,是穆连城的电话,最近基地在选拔批新兵,他询问我几个训练上的事情。”

    “你的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是不是回去之后就要负责新兵选拔的事情了?”

    傅衡逸点头,“嗯,这次的新兵选拔跟上次在京城军区的不同,这次是我们部队的选拔,我是大队长,也是总教官,是要全权负责的,所以这次回去之后大概很长段时间不能回来了,十分抱歉,在这样的时候要留你个人在家里。”

    闻言,沈清澜笑了,“傅衡逸,不要担心我,我和宝宝都会好好地在家里等你回来。”

    沈清澜没有怀孕的时候傅衡逸就担心她,现在她是双身子,他又怎么可能不担心,“我已经跟爷爷商量过了,等我回去了,你就搬回来住,家里人多,我放心些,阿姨也会来这里照顾你的饮食。”

    对于傅衡逸的过度紧张,沈清澜也觉得很是无奈,只能安慰他,“傅衡逸,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个人可以搞定的,而且现在月份浅,我的行动丝毫不受影响。”

    “你就当是为了让我放心。”傅衡逸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说道。

    人家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沈清澜自然是要投降的,“好,我答应你,等你回部队我就搬回来和爷爷直住,每天向你报告我和宝宝的状况,这样可以了吗?”

    傅衡逸又在沈清澜的脑袋上亲了口,“老婆真乖,奖励你的。”

    沈清澜:……

    **

    京城某幢高档小区内,男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神情烦躁,时不时看眼桌上的手机,直到手机的铃声响起来了,他的眼睛猛地亮,连忙接了起来。

    刚接通,男人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沈清澜和傅衡逸没有查到什么吧?”

    电话那端是个沙哑的声音,分不出男女,明显是经过处理的,“放心,他们查不出任何的线索,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不会被知道的,你现在相信了吧?”

    男人闻言,脸上的焦躁顿时就消失了,被得意所取代,“那就好。只是可惜了,这次没能弄死顾博,要是他死了,我再把他的死是因为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消息透露出去,我看他们该这么办,我就不相信了,这样了沈家、傅家和顾家还能抱成团。”

    电话那端的人脸上浮现丝嘲讽,“你当初要是肯听我的,心再狠些,顾博哪里还能活着。”

    男人神情滞,过了会儿,才开口问道,“你确定这次的尾巴已经处理干净了?你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吧?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自己去。“

    男人僵,沉了脸,阴沉地说道,”处理干净就行了,我不希望事情牵扯到我的身上,不然我要是进去了,你也讨不了好。“

    电话那端的人听了男人的话倒是也不生气,只是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就是我进去了你也不会进去,你什么时候将尾款打给我?“

    ”着什么急,我等下就给你。“男人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用手机操作了几下将最后笔尾款打给了对方,他坐下来,端起桌上的红酒,惬意地抿了口。

    他的嘴角沾着红色的液体,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沈清澜,我动不了你,我就不信我还动不了你身边的人,我倒是要看看,当他们个个因为你而出事时你还能不能无动无衷。你也不要怪我心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他抬眼看向墙壁,墙上都是照片,要是沈清澜在这里就会发现,墙上的都是她亲朋好友的照片,于晓萱、方彤、顾阳、韩奕、顾凯、温兮瑶、沈君煜……

    **

    傅靖婷直到第三天才出现在医院里,还是被顾阳死活拽过来的。

    虽然听了沈清澜的话之后傅靖婷心对顾博很担心,但是现在她却没有脸去面对顾博,犹豫了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医院。

    最后顾阳看不下去了,直接赶到傅家,对着傅靖婷说道,”妈,我爸已经好几天不肯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了,直嚷着要见你,不然就不吃药不打针,就连伤口都不肯换药,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要是再不去,我爸就算是能好也被他自己折腾死了。“

    傅靖婷闻言,脸上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但是看着顾阳的神情,似乎也没有说谎,于是半推半就的就随着顾阳去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在给顾博换药呢,看着顾博的样子,傅靖婷哪里不明白自己是被顾阳这小子给骗了,狠狠瞪他眼,傅靖婷转身就要走,却被顾阳把拉住。

    ”妈,你人都走到门口了,就进去看看我爸吧,他现在都这个样子,你还忍心让他个人吗?“

    ”靖婷,你进来。“病房里传出顾博的声音,他已经看到傅靖婷了。

    傅靖婷想走,顾博像是看穿了她的意图,说了句,”你要是敢走,我现在就爬下床找你,大不了我的腿就残废了,站不起来而已,这个代价我还是付得起的。“

    听了这话,傅靖婷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时之间,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反应。

    顾博软了语气,”靖婷,进来陪我说几句话吧。“

    顾阳看了眼傅靖婷,把将她推进了病房,”妈,我爸都那么深情呼唤你了,你就进去吧。“

    医生很有眼色地退了出来,顾阳见状,直接将病房的门关上了,他坐在病房外面,打定了主意今天不让傅靖婷出来了。

    傅靖婷无奈,只好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冷着张脸,不说话。

    顾博紧紧地盯着她,温声开口,”靖婷,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没有睡好?“

    傅靖婷依旧不说话

    顾博伸手,拉住了傅靖婷的手,傅靖婷想挣开,但是看到上面还在打着点滴,此刻因为顾博的动作,已经开始回血,傅靖婷脸色更冷了,”不知道自己在打点滴吗,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虽然被骂了,但是顾博却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因为傅靖婷的话而笑了起来,”只要你不走就好。靖婷,回来吧。“

    傅靖婷神色僵,垂着眸不说话。

    ”如果你是因为那件事而觉得自己对不起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介意,靖婷,我们都老了,余生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经过这次车祸,我也想明白了,你心里有我,我也离不开你,现在孩子也大了,我们也老了,不要折腾了。“

    顾博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说下辈子跟我在起,但是靖婷,下辈子太远,我只求今生。“

    傅靖婷直都没有说话,她低着头,顾博时之间也弄不清她的想法,只是安静地等在那里。

    良久,傅靖婷才轻声叹息,”顾博,你明知道事情的经过,你又是何必……“

    顾博微微笑,”虽然这把年纪再说爱有点矫情,但是傅靖婷,我爱你,从我年少时第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这么多年,这份心意从来没有变过,我相信你的心里也有我,既然这样,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荒废余生?“

    傅靖婷的心暖暖的,酸酸的,涩涩的,哑声开口,”但是当年的那件事,我介意。“

    ”靖婷,忘了那件事吧,那件事不是你的错,既然是件不愉快的事情,有何必整日耿耿于怀,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介意,这是我的心里话。“

    傅靖婷自然知道顾博说的是心里话,但是她心依旧过不去那道坎,二十多年的心结不是说解开就解开的。

    顾博温柔地看着她,反问道,”靖婷,如果当时是我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会介意吗?“

    傅靖婷无语地看了他眼,这种事情,男人和女人能样吗?

    ”在我看来就是样的。“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顾博加了句。

    傅靖婷沉默,顾博拉着她的手,继续开口,”靖婷,现在我脑子里的血块还没消失,也许哪天它就自动消失了,那么我还可以继续等你,但是如果它非但没消失,反而影响了我的生活,那么也许我上了手术台就再也下不来了。“

    ”你别胡说。“傅靖婷轻斥。

    顾博笑笑,”我不是胡说,这是医生说的,靖婷,人生短短数十载,我们已经浪费了那么多年,就不要继续浪费了,你说呢?“

    其实顾博说了这么多,傅靖婷的心已经动摇了,只是有些事情她想不通而已。

    ”顾博,你真的想跟我继续在起?“傅靖婷定定地看着顾博,神情认真。

    顾博心动,很快说道,”是,从来没有变过。“

    ”顾博,我不是个好妻子,以前不是,也许以后也成不了好妻子。“

    ”没关系,只要我是个好丈夫就够了。靖婷,欢迎回家。“

    傅靖婷眼底闪过抹晶莹,她转过头,眨眨眼,努力将眼的泪意憋回去。

    顾阳人虽然在外面,但是却时刻留意着病房里的动静,看着顾博脸上的笑意,即便是听不见里面说话的内容,顾阳也能猜到顾博应该是将傅靖婷给搞定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顾阳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这么高兴?“沈清澜淡淡开口。

    顾阳见到傅衡逸和沈清澜,眉眼间的喜色藏也藏不住,开口,”小嫂子,我告诉你,我爸妈言归于好了,我估计啊,等我把爸从医院里出来,我妈就要跟我们回家了。“

    沈清澜挑眉,之前见傅靖婷直不肯来医院,以为这件事没戏了呢,没想到转折在这里,这间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顾阳喜滋滋地说道,“早知道这招这么有用,我早几年干嘛去了。”

    沈清澜无语,忍不住打击他道,“这次姑父可是差点连命都没了才打动了姑姑。”

    顾阳脸上的喜意僵,似乎也想起了之前的担惊受怕,“这倒也是,这次真是吓死我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要不是这场车祸,我爸妈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复合呢。”

    病房里,傅靖婷和顾博说着话,多数是顾博在说,傅靖婷偶尔回句,但是这对于顾博来说已经十分满足,所以当沈清澜和傅衡逸进来的时候,看见顾博眉眼间都是笑意。

    “姑姑、姑父。”沈清澜和傅衡逸开口叫人,“姑父,今天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心情这么好?

    傅衡逸明知故问。

    傅靖婷已经将手抽了回来,听到傅衡逸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瞪了眼顾博,顾博笑笑,”是好事,件天大的好事,刚才我跟你姑姑商量了下,等我出院了我们就去办复婚手续。“

    闻言,沈清澜不由笑道,”那我和衡逸就要恭喜姑姑和姑父了,爷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顾博眉眼间都是笑意,”老爷子还不知道我住院了,这件事就先别说了,等我好了,我亲自登门告诉他。“

    ”好。“

    沈清澜和傅衡逸在医院待了小会儿就离开了,人家家三口其乐融融,他们去凑什么热闹。

    走出医院,傅衡逸看了眼沈清澜,”很开心?“

    沈清澜点点头,忽而说道,”傅衡逸,我发现我现在心变软了,看见有"qing  ren"终成眷属心里就会很高兴。“这点也不像曾经的自己。

    傅衡逸微微笑,反问道,”这样不好吗?“

    ”不,这样很好。“沈清澜说道,虽然身为杀手,这样的情绪化是致命的,但是现在她只是沈清澜,是傅衡逸的妻子。

    傅衡逸倾身给沈清澜系好安全带,说道,”姑父的这件事暂时查不到眉目,就先放放,背后的人现在我们拿他没有办法,但是只要他再出手,总能找到的。后天我的假期就要结束了,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沈清澜听到他的话,眼有丝不舍,”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傅衡逸笑笑,带着沈清澜去了电影院,这次他们选的是部艺片,第次没有提前离场,而是从头看到了尾。”

    走出电影院后,沈清澜看着身边男人高大的身影,眼神微微恍惚。

    傅衡逸看了她眼,好笑,“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低沉磁性的嗓音钻入耳,让沈清澜瞬间回神,“我在想等以后宝宝出生了,我们家三口再来看次电影。”刚刚在电影院里,对父母带着孩子来看电影,画面很是温馨。

    傅衡逸温柔地笑笑,“这有什么难的。”

    看完电影已经过了饭点,沈清澜没有什么胃口,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却不能不吃,于是就跟傅衡逸随便找了家店就要进去吃饭,刚走到门口,沈清澜若有所思地往个方向看了眼,眉眼间有丝疑惑。

    “怎么了?”

    沈清澜摇头,“没事,刚刚以为看到了个熟人,发现自己看错了。”

    傅衡逸也没有在意,“走吧,先吃饭,等吃完饭我们就回家。”

    只是这顿饭注定是吃不成了,菜刚刚端上来,沈清澜许久不犯的孕吐反应又开始了。

    看着沈清澜黄疸水都吐出来了,傅衡逸满眼的心疼,哪里顾得上吃东西,带着沈清澜就回了家。

    回到家后,沈清澜路上也没有再吐,路过家夜宵店的时候,沈清澜忽然开口,“等等。”

    傅衡逸看向她,沈清澜说道,“我想吃那个。”她的手指着路边的家店,傅衡逸看了眼,是家粥店。

    这还是沈清澜怀孕以后第次主动说想吃什么,傅衡逸靠边停车,两人去吃东西。

    只是自爱进店之前,沈清澜依旧往某个方向看了眼,随后收回目光。

    两人吃好东西出来,沈清澜状似无意地往四周扫了眼。

    车上,傅衡逸边开车,边说道,“我们被人跟踪了”

    沈清澜摇头,“不确定,只是有这种感觉,但是并没有看到人。”

    “那就先不要管了,不管是谁,如果是针对我们的,肯定会出来。”

    “嗯,我知道。”沈清澜对于跟踪者的身份暂时也不摸清楚,只好先放在边。

    第二天,傅老爷子还是知道了顾博住院的消息,是傅靖婷回家让赵姨给顾博炖汤的时候被傅老爷子听到了的。

    老爷子赶到医院,看见躺在病床上的顾博,眉眼间染上丝冷意,“怎么好端端会出了车祸呢?”

    顾博笑笑,安慰他,“个司机酒驾,造成了连环追尾,就是胳膊腿受了点伤,养几个月就好了,我本来都不想告诉您的,结果还是惊动了您。”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住院了,我能不来看看吗?”傅老爷子瞪眼。

    顾博见傅靖婷不在,轻声说道,“爸,我很高兴自己出的这场车祸。”见老爷子又要瞪眼,顾博连忙解释道,“靖婷已经答应跟我回家了,只要我出院,她就跟我复婚。”

    闻言,傅老爷子将要出口的话顿时憋在了嗓子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博,“你说真的,靖婷愿意跟你复婚了?”

    顾博笑着点点头,“爸,我还能拿这件事跟您开玩笑嘛。”

    “好,好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场车祸处的好。”傅老爷子抚掌大笑,显然是高兴极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老爷子的最后句话,傅衡逸忍不住说道,“爷爷,这话要是让姑姑听到了,小心她跟你急。”

    傅老爷子浑身不在意,“知道了更好,赶紧回顾家去,整天在我眼前晃悠,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的,烦都烦死了。”

    “爸,你这是说谁呢?”傅靖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说你呢,跟个管家婆似的,整的我点自由都没有。”傅老爷子抱怨。

    沈清澜嘴角轻勾,眼睛里满是笑意,“爷爷,等姑姑真的回去了,你就该喊寂寞了。”

    傅老爷子轻哼声,“才不会,不是还有你吗?清澜丫头,你可不能那么管着我啊,你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都没几年好活了,还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碰的,人生的乐趣都少了大半。”

    沈清澜但笑不语。

    虽然因为正常车祸让傅靖婷和顾博重归于好,但是这件事背后的主谋还是要查的,只是奇怪的是,傅衡逸和沈清澜各自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愣是点线索也找不到,酒驾的司机只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而丢失的监控视频也没有任何的下落,这件事查着查着就成了无头案。

    沈清澜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眉头紧紧地皱着,傅衡逸讲杯蜂蜜水递给她,“这件事不要想了,现在正是风头上,背后的人做事又这么小心,肯定没有什么结果,等过段时间也许就知道了。”

    就像那天晚上,沈清澜明明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却没有看到跟踪者样。

    “我总觉得这件事背后定有只大手在操纵,傅衡逸,我的心里很不安。”沈清澜说,语气里有丝担忧。

    傅衡逸微微笑,“不用担心,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是天塌了,也还有我给你顶着。”

    沈清澜没有放心,开口说道,“你回部队之后行事要小心,如果近期有任务的话,更要小心再小心,多想想我和宝宝。”

    傅衡逸在她的面前蹲下,轻轻摸摸她的脸,“为了你们我定会保护好自己。我知道你是在担心King,但是放心,若论单打独斗,King未必是我的对手。”

    这个沈清澜自然是相信的,只是King沉默了太久,这样的沉默并不是个好兆头,而沈清澜的直觉也没错,只是出事的不是傅衡逸,而是伊登。

    就在傅衡逸离开的当天下午,沈清澜忽然接到茜丝莉的电话,说是伊登受伤了。

    原来前天晚上伊登回家的时候忽然在路上遭遇了几个道上的人,见到他二话不说就动手,而且个个身手很不错,根本不像普通的道上的人,更像是训练过得。

    伊登的身上原本就是几个最差的,对方人数又多,要不是安德烈及时赶到,恐怕伊登现在就不是胳膊受伤的事情了。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沈清澜沉声问道。

    茜丝莉神情凝重,“是bK的人,其个人的身上有bK是纹身,我们怀疑是King知道了上次在mD的事情有伊登的参与,所以才会对伊登下手。”

    上次去mD,除了伊登,茜丝莉和安德烈因为是公众人物,认识的人多,适当做了些变装,般人想要认出来还真的不容易,傅衡逸几个在茜丝莉的建议下也是做了相应的改变的,就是莱恩现在见到他们也未必认得出来。

    伊登自然成为了头号目标。

    “难道是Ka内部出了叛徒?”沈清澜猜测,毕竟King的临时驻扎地被他们给毁了,听说后来又来了拨人,将他的人都给废了,也就是说这件事除了沈清澜几人就是Ka的人知道。

    “安,你说会是莱恩吗?”茜丝莉犹豫了下,开口,如果是莱恩,那么切就顺理成章了,毕竟他才是最清楚内幕的个。

    “不会。”沈清澜立刻就否定了,“伊登和莱恩有过命的交情,莱恩要是想这么做,当初根本就不会帮我们,而且这件事说到底,莱恩也参与了,按照King那样睚眦必报的性子,要是知道这点肯定不会放过莱恩,如果我估计的不错的话,这件事十有**是Ka内部出了叛徒,将事情透露给了King,莱恩应该也陷入了麻烦。”

    沈清澜的猜测并没有错,现在莱恩也是个头两个大,就短短的三天时间,他就遇到了三波想要杀他的人,要不是他运气足够好,恐怕现在已经见上帝去了。

    Ka总部基地,莱恩坐在首位上,冷冷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尤金,谁给你的胆子背叛我?”

    尤金沉默不说话,这件事他做的时候就知道后果,但是他也是没办法,King对莱恩起了怀疑,又找不到证据,就找到机会带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借此来要挟他去莱恩这里求证事情的真相。

    只是King的运气不错,尤金恰好就是那个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只因为他是莱恩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莱恩并不会隐瞒他,只除了傅衡逸几人的身份,毕竟就是莱恩本人,对此都不清楚。

    尤金看着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没有办法,只好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King,只是这样的坦白并没有换来妻子和孩子的性命,二人就死在了他的眼前。

    “尤金,我自认对你很不错,我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想不通你背叛我的原因,你能告诉我吗?”

    尤金依旧低着头,失去了妻子和孩子,背叛了自己的兄弟,他早就应该死了,但是King却偏偏不杀他。

    黑洞洞的q口指着尤金的脑袋,莱恩看着他,眸色冰冷,“尤金,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枪崩了你。”

    “你开枪吧,杀了我。”尤金终于开口说出今天的第句话。

    莱恩的眸光更加冰冷,“你以为我不敢吗?”

    “不,你敢,我背叛了你,是我罪有应得,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

    莱恩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只要他轻轻按,那么尤金的生命就会到此结束,他的眼眸微眯,视线落在尤金肩上的伤口上,这是昨天尤金为了救他伤的,要不是尤金为他挡了最致命的枪,恐怕现在他也不能站在这里。

    被指着脑袋,尤金的神情木然,仿佛对即将到来的切都不在乎。莱恩放下枪,沉声开口,“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下次要是再让我看见你,那么你就去见上帝吧。”

    尤金抬头,深深地看了眼莱恩,说了声对不起,转身走了出去。

    莱恩坐在椅子上,撑着头,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King就是个疯子,还是个会咬人的疯子,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他知道毁了他基地的人还有自己的份,恐怕这件事还不能善了,幸好自从当年的那件事之后,自己就将孩子送到了个安全的地方,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

    莱恩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敲击着,过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联系King,就说我有笔生意要跟他谈。”

    底下的手闻言,应了声,走了出去。

    莱恩又给伊登打了个电话,知道伊登也遭遇了暗杀,心自然就更加肯定了King这次绝对就是报复。

    **

    沈清澜了解了情况之后,开口说道,“现在暂时让伊登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King那里交给我。”

    茜丝莉脸色变,“安,你想做什么?”

    沈清澜眸光清冷,“我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地方,你放心。”说完,沈清澜就挂了电话。

    King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跟伊登有关系,那么就不会轻易地放过伊登,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解决了King,但是King毕竟是bK的老大,想要解决他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就只能给他找点事情做,让他无暇分身了。

    沈清澜走进书房,打开电脑,登录了个站,如果金恩熙在这里就会发现这是他们道上的个论坛,专门用来发布任务和领取任务的。

    沈清澜将任务发布完毕,退了出去。

    ------题外话------

    背后的人是个男的,又个提示出来了,你们想到了吗?

    爆更倒计时开始啦,周五晚上,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