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车祸意外?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男人狰狞地看着她,“秦妍,我们好歹做了十几年的夫妻,这些年我自认对你不薄,你为了个根本不在乎你的男人就这样伤害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秦妍冷漠这张脸,虽然半边脸已经肿了,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与风情万种,“我要离婚。”

    男人问她,“即便我愿意原谅你这次,你还是执意要离婚?”

    “是。”

    “好,我成全你,但是秦妍,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男人狠狠地说道。

    “明天早上,民政局门口见。”秦妍说了句,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男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色阴沉片。

    秦妍没有回颜家,而是找了家酒店,她手里拿着个冰袋,正敷着自己的脸,她已经等待太久了,不想再等下去了,对男人她只能说抱歉。

    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报答男人对她的好,她也不会在这个男人身边待这么久,十几年了,她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当年害死了卡尔的人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第二天,男人出现在民政局门口的时候,秦妍已经在等着他了,男人的脸色很难看,冷冷地看着秦妍,“你还真是迫不及待。”

    秦妍不说话,默默地看了男人眼,率先进了民政局。

    从民政局里出来,男人看也不看秦妍眼,直接离开了,秦妍沉着张脸,上了车,直接去了颜家找颜安邦。

    颜安邦早醒来就没有看见秦妍,给秦妍打电话没有人接听,正打算出门找人呢,秦妍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个行李箱。

    “妍妍,他没有为难你吧?”

    秦妍摇头,苦笑道,“没有,早上我已经跟他去办了离婚手续。安邦,我现在真的无家可归了。”

    颜安邦上前拿过她的行李箱,揽着她的肩膀进屋,“没关系,我这里就是你的家,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秦妍脸上有点顾虑,“我住在这里,要是盛宇知道了,会不会不太好?”

    颜安邦安慰她,“没事儿,他现在除了给我打两个电话,并不会回家,就算是回来也没有关系,我跟他妈早就已经离婚了。”

    正说着呢,门外就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不会儿,颜盛宇就出现在了门口,他的手里还拿着几个袋子,看着客厅里的那幕,脸上的笑容淡下来,“你们在干什么?”

    秦妍无措地看着颜盛宇,“盛宇,我……”

    颜盛宇没有看她,而是定定地看着颜安邦,“爸,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

    颜安邦也没有想到颜盛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只是很快,他就恢复了自然,看着颜盛宇说道,“你回来的正好,我刚打算跟你说呢,我马上就要跟你秦阿姨结婚了,她以后就住在这里。”

    颜盛宇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不见,神情淡漠,“你要跟她结婚?”

    “是。”

    “我不同意。”颜盛宇冷声开口,“你可以跟任何女人结婚,唯独她不可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他父母才会离婚。

    颜安邦的脸沉了下来,“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通知你而已,你同意与否并不重要。”

    秦妍拉拉他的衣袖,“安邦,跟盛宇好好说。”

    她看着颜盛宇,试着解释,“盛宇,我现在跟你爸还没有结婚,你要是不希望我跟他结婚,我们可以不领证的。”

    “秦妍,你胡说什么呢,我明天,不,今天下午就跟你去领证,以后你就是我颜安邦的妻子。”

    “呵呵。”颜盛宇冷笑,“她是你的妻子,那我的母亲算什么?我跟颜夕又算什么?”

    颜安邦的脸色黑沉,“颜盛宇,我是你的父亲,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跟你母亲早就离婚了,现在我是单身,要跟谁在起是我的自由。”

    “是,这是你的自由,如果我说,你要是跟这个女人,那么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认你这个父亲,这样,你还是坚持要跟这个女人在起吗?”颜盛宇的神情忽然恢复了平静。

    颜安邦神情僵,看着颜盛宇,“颜盛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的父亲?”最后四个字,刻意咬重的重音,嘲讽的意味十足。

    颜安邦大怒,秦妍连忙按住他的手,扯出抹笑,讨好地说道,“盛宇,你先别生气,你爸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现在离婚了,暂时没有地方住,你爸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让我暂时在这里住几天,过两天我找到住的地方了就会搬出去。”

    “妍妍,不需要解释,我就是打算跟你结婚的,这件事他早晚也要知道,没有隐瞒的必要。”颜安邦说道。

    “颜盛宇,你要是认我这个父亲,那就对你秦阿姨尊重点,你要是不认,那依旧就不要踏进这个家门,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颜盛宇深深地看了眼颜安邦,眼底满是受伤和失望,“好,我现在立刻就走。”说完,他转身就走,秦妍想去拉住他,却被颜安邦拉住,“不用去了,盛宇的性子我了解,他就是时想不开,等他想通了就好了。”

    秦妍无奈地看着颜安邦,“盛宇他就是个孩子,你何必跟个孩子置气,跟他好好说不行吗?现在赵佳卿和颜夕去了国外,身边就个盛宇在,你还这样的态度,不就是将孩子往外推?”

    颜安邦好脾气的笑笑,“真的没事,他对你有误会,你就算是再解释他也不会听的,还不如逼他接受这个事实,等到以后习惯了也就好了。你应该也很累了,先上去休息休息,改天我给他打个电话就好。”

    “盛宇真的没事?”秦妍狐疑。

    颜安邦给她个肯定的眼神,“真的没事,上去休息吧。”

    秦妍也是真的累了,也不再想这些,先上楼去了。

    颜安邦站在原地,想起刚刚说的话,心隐隐有些后悔,他其实不想这样的,但是刚才话就那样脱口而出了。看着颜盛宇带来的扔在地上的东西,似乎都是些保健品,还有两件男士的衣服,心的悔意更甚,想了想,给颜盛宇打了个电话,但是却被挂断了。

    颜盛宇走出颜家之后直接去了机场,买了张飞往雪梨市的机票。

    赵佳卿看到儿子,很是惊讶,“盛宇,你怎么来了?”

    颜盛宇微微笑,俯身轻轻拥抱了下赵佳卿,“我想妈妈和小夕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们,你们最近还好吗?”

    赵佳卿很高兴,点点头,“妈妈很好,小夕也很好,坐飞机累了吧,快进来,吃过饭了吗?”

    颜盛宇进门,听着赵佳卿的碎碎念,笑道,“还好不累,还没吃呢,家里有吃的吗?”环视了圈,“小夕呢?”

    “和同学出门采风去了,自从迷上了摄影,周末家里都见不到她人。”赵佳卿进厨房给儿子准备吃的,边说道。

    另边,颜夕和同学约好了周末起去郊外采风,结果她人都到了,同学的人的影子都没有见个,她给同学打电话,才知道同学走到半路,发现相机忘在家里了正回去拿呢,颜夕没办法,只好现在这里等人了。

    九月的雪梨市还是春天,天气很凉,颜夕找了家咖啡厅进去等人,点了杯卡布奇诺,颜夕坐在窗口,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街道。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像是只慵懒的猫咪,旁边忽然传来声轻笑,颜夕睁开眼睛,寻声望去,就看见了张陌生的面孔,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眸,英挺的鼻子,五官轮廓立体分明,二十五六的年纪,正脸笑意的看着她。

    颜夕眼底闪过抹疑惑,“你是在看我吗?”

    男人微笑着点点头,“嗯,刚刚你的样子很美。”

    颜夕不好意思地垂眸,“谢谢。”

    男人走近了步,“我叫道格斯,是来这里旅游的,很高兴能在这个小镇的餐厅里遇见你,美丽的小姐。”

    颜夕看着眼前的大手,视线停在道格斯的脸上,他的笑容很温暖,她伸手,握住了眼前的大手,只是她来到雪梨市之后第次握住异性的手,“我叫颜夕,很高兴认识你。”

    道格斯微笑开口,“你是在等人还是个人出来玩?”

    “我在等我的朋友,她有点事,在路上耽误了,还没来,看看时间她也应该到了。”

    “那很不错,这个周末天气不错,确实适合出来走走。”

    颜夕看了眼道格斯,“你是个人来的?”

    道格斯摇头,“不是,我是跟朋友起来的,我的朋友刚刚去卫生间了。”正说着呢,个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道格斯,我们走吧。”

    道格斯站起来,“那我们就先走了,小颜夕,很高兴认识你。”他从口袋里拿出张名片,放在桌子上,“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我是名心理咨询师,你以后要是有了烦恼可以随时找我哦。”

    颜夕并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尤其是陌生的男人,但是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让她反感,她将名片收好,回了道格斯个微笑,“再见,我的朋友。”

    道格斯笑笑,和朋友起走出了咖啡厅,朋友好奇地回头看了眼颜夕,颜夕已经低下头在看手机了,“你认识刚刚那个姑娘?”

    道格斯侧目,“嗯,她是我朋友的妹妹,以前见过次,不过不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就聊了几句。”他的眸光有着欣慰,能在这里看见颜夕确实就是个意外,但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心仍然很高兴。

    颜夕这个姑娘不是他遇见过的最严重的病人,但是却是最令人他心疼的病人,在那样花样的年纪遭遇了那般的事情,就是道格斯这样个可以说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忍不住对她起了两分恻隐之心。

    颜安邦第二天就带着秦妍去了民政局登记结婚,原本是想邀请几个亲朋好友吃个饭的,但是却被秦妍拒绝了,“安邦,能跟你在起我就很满足了,其他的切都不重要。”

    颜安邦只以为秦妍是担心自己会因为她而被人非议,心对她的疼惜更甚分,而那个男人知道秦妍第二天就跟别的男人登记结婚以后,气得当天就离开了南城。

    秦妍得知了男人离开的消息,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离开了也好,这样我才好办事情。”

    **

    九月底,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去医院做了次全面的检查,知道沈清澜和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任何问题就放心了,刚从医院出来,沈清澜就想去卫生间,傅衡逸想陪她起去,被沈清澜拒绝了,于是就在门口等着她。

    正在这时,沈清澜的手机就响了,傅衡逸拿起来看了眼,接了起来。

    “我是傅衡逸。”

    打电话过来的是丹尼尔,“傅先生你好,请问清澜在吗?

    ”清澜刚刚去卫生间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是这样,明天诺亚和弗兰克就要离开了,他们想在离开前邀请清澜吃顿饭,不知道清澜今天有没有时间?“

    傅衡逸想了想,开口,”那就今天吧,时间地点你定,发到清澜手机上,我等下带她过去。“

    ”好的。“丹尼尔报了个地址和时间,然后就挂了电话。

    沈清澜出来,傅衡逸就跟她说了,”刚刚我替你答应了丹尼尔,现在我们去找他们,爷爷那里下午再去吧。“

    对此,沈清澜并没有任何意见,到达餐厅的时候,才发现用餐的人当,还有个凯瑟琳。

    凯瑟琳见到傅衡逸,眼睛微亮,却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笑容很得体,”傅先生,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沈清澜微微笑,傅衡逸却没开口理会,凯瑟琳的脸上有些不自在,却很快恢复自然。

    她已经调查过傅衡逸,知道他是京城傅家的长孙,还是Z国最年轻的少帅,哪里是丹尼尔口的”个当兵的而已“。

    她看着傅衡逸的背影,眼底有些遗憾,这样个优秀的男人怎么就看上了沈清澜了呢,沈清澜就算是画画画的好,但是为人冷冰冰的,有什么情趣可言。

    吃饭的时候,傅衡逸直在给照顾着沈清澜,全程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点也不在意桌上其他人的目光,凯瑟琳看在眼里,心的遗憾更浓。

    傅衡逸的电话响,他拿起来看了眼,”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等傅衡逸出去了,弗兰克笑看着沈清澜,”傅先生对沈小姐可真好。“

    沈清澜笑笑,”谢谢弗兰克先生,这次十分抱歉,因为身体原因,我没能陪着你们到处看看。“

    弗兰克并不知道沈清澜怀孕了,听到这话,关心地问道,”沈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

    “弗兰克先生误会了,我并没有哪里不舒服。”沈清澜说道,温柔了眉眼,“我是因为怀孕了,医生让我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休息。”

    闻言,弗兰克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切了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恭喜沈小姐。”

    “谢谢。”沈清澜说道,眼角余光扫了眼凯瑟琳,见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很快收回了目光。

    凯瑟琳站起来,“我出去下,不好意思。”

    她走出包厢,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在找傅衡逸,转个弯,就看见傅衡逸正站在角落里打电话,不知道在说什么,神情很是严肃,见到她走近,傅衡逸挂了电话。

    “傅先生,你好。”

    “博伊德小姐有事吗?”傅衡逸淡淡开口。

    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凯瑟琳的耳,让她的心猛地颤了颤,她直直地看着傅衡逸,“傅先生直接叫我凯瑟琳就好。我跟你的妻子样是个画家,这次是跟着我的老师弗兰克来Z国看望沈小姐的,能够认识傅先生很高兴。”

    傅衡逸神情淡淡,听着这话,眼神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凯瑟琳咬唇,微微垂眸,轻声开口,“我那天见到傅先生就觉得你很优秀,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今天见到你对沈小姐的照顾,想必你也是个很顾家的男人,我想能不能跟你做个朋友?”

    见傅衡逸没有吱声,凯瑟琳解释道,“我听丹尼尔说过,你是个军人,你大概不知道,我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军人,他们是我心的英雄。我听丹尼尔说过些你的事迹,对你很是崇拜。”她看着傅衡逸的眼神晶亮。

    傅衡逸眸光淡淡,“博伊德小姐,我就是个当兵的,没有你口说的那么优秀,清澜还在里面,我先进去了。”

    凯瑟琳见傅衡逸要走,连忙开口说道,“傅先生,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拥有更好的可以配的上你的女人。”

    傅衡逸的脚步微顿,看向她,眸光凉凉,“在我心里,我的妻子就是这世上最优秀的女人。”

    凯瑟琳看着傅衡逸头也不回的背影,眼底片黯然。

    回到包厢,傅衡逸只字未提见到凯瑟琳的事情,过了会儿,凯瑟琳也进来了,只是进来之后,凯瑟琳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弗兰克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搭理。

    沈清澜想到什么,看向傅衡逸,傅衡逸给了她个无辜的眼神。

    将要离开的时候,凯瑟琳忽然开口,“沈小姐,下个月是我的生日,我想邀请你和傅先生起去雪梨市。你看方便吗?”

    沈清澜嘴角轻勾,还没开口,傅衡逸先开口了,“抱歉,清澜现在还在怀孕初期,并不适合坐飞机,怕是要辜负博伊德小姐的番好意了。”

    凯瑟琳眼睛里满是失望,扯了扯嘴角,“是我考虑不周了。”

    弗兰克就算是神经再迟钝,这时候也看出了凯瑟琳的不对劲,他的神情有些不好看,倒是诺亚,看到这里,脸的若有所思。

    回到酒店,弗兰克沉着脸,看向自己的学生,“凯瑟琳,不属于你的东西就不要去惦记,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沉下心来提高你的绘画技巧,你是个有天分的孩子,不要因为其他的事情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这话说的别有深意,凯瑟琳下子就听懂了。她垂眸看向地面,“老师,要是连努力都没有努力过,你怎么能知道这个东西它不属于你呢?”

    弗兰克看着执迷不悟的凯瑟琳,深深的叹气,“凯瑟琳,有些东西她在别人的手你看着很美好,但是到了自己的手里,那它就未必会有你看到的那么美丽,不要被表相给迷惑了。”

    凯瑟琳低着头不说话,过了好久,才低声说了句,“老师我知道了。”

    弗兰克深深看了她眼,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能想通就好。上次遇见你的父亲,你的父亲还跟我说起了你的婚事,不知道你现在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

    凯瑟琳咬唇,开口,“我现在还年轻,在绘画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我想先专心画画,至于婚事,先暂时放放吧。”

    弗兰克点点头,“行,下次遇见你父亲,我会跟他好好说说,今天很晚了,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早,我们还要赶飞机回去。”

    凯瑟琳点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诺亚从后面走过来,说道,“你的这个学生可没这么容易就放弃。”

    闻言,弗兰克深深的叹气,“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带她来,原本是想让她跟沈清澜多接触接触,让她好好学习下,但是现在,我似乎办了件蠢事。”

    诺亚拍拍他的肩膀,“也别想那么多,那位傅先生我看也不是个简单的人。”

    弗兰克深以为然得点点头,也是,能让沈清澜看上的,也不会是个普通人。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侧目看向正在开车的傅衡逸,“看不出咱们的傅爷的魅力已经大到走出国门了,就连外国的美女都对你见倾心。”打趣的口吻,带着笑。

    傅衡逸侧头看了她眼,笑容宠溺,“你就打趣我吧。”

    沈清澜微微笑,不说话,她相信傅衡逸,对于凯瑟琳她还没有放在心上。

    回到傅家,傅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里,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沈清澜和傅衡逸刚到家,发觉了家气氛不对。

    “爷爷,我们回来了。”

    傅老爷子抬头看了眼两人,“回来了。”语气很平淡,并没有像以往那么开心。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在老爷子的身边坐下来,“爷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闻言,傅老爷子深深地叹口气,“哎,刚才接到你姑父的电话,是来跟我道别的,明天他就要离开京城去国外了,也许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老爷子说,沈清澜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她给顾阳出了个主意挽留姑父,但是顾阳回去跟姑父商量之后,姑父并没有同意,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姑姑呢?”傅衡逸问。

    傅老爷子说了句,“在楼上呢,也不知道这两人在犟什么,都二十多年了,心结还是解不开,看事情还不如个孩子看的明白,都白活了。”

    傅衡逸笑笑,“爷爷,你平日里总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怎么现在反而想不开了?”

    傅老爷子瞪眼,“是我想不开的事情吗?我这是看的糟心。”

    “爷爷,您别愁了,我上去看看姑姑。”沈清澜说道,起身去了楼上。

    “今天你不是带清澜丫头去医院了吗,医生怎么说?”傅老爷子终于想起了正事,问道。

    “医生说清澜和孩子都很健康。”

    傅老爷子放心的点头,“那就好。不过衡逸,我去年跟你说的事情我还是希望你可以重新考虑下,我知道清澜丫头支持你,但是她现在怀孕了,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作为丈夫,不能陪在妻子的身边,对孕妇的情绪很不好。”

    傅衡逸闻言,沉默了。

    傅老爷子看着傅衡逸,深深地叹口气,“爷爷不是逼你,而是希望你可以考虑下清澜和孩子的感受,等以后孩子出生了,你难道你希望你的孩子跟你小时候样,爸爸回来都不认识吗?”

    闻言,傅衡逸的眼底闪过抹幽光,抬头看向老爷子,“爷爷,这件事你给我时间考虑考虑,我是个丈夫,但我也是个军人,我不仅要对我的家庭负责,我也要对我的兄弟负责,等我安排好切,我会考虑申请调回京城军区的。”

    “嗯,有你这话爷爷也放心了,衡逸啊,爷爷也老了,再也禁不起更多的打击了。”

    “爷爷,我知道。”

    **

    沈清澜敲门,“姑姑,你在吗?”

    里面没有人回应,沈清澜又敲了次,“来了,等下。”

    门打开,傅靖婷看到沈清澜,笑了笑,“清澜,你们回来了,进来吧。”

    沈清澜进屋,“姑姑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傅靖婷笑,“在给花浇水呢,都快干死了。”

    沈清澜走到阳台上看了眼,“姑姑的这几株花养的不错,看着就生机勃勃的。”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做,闲来无事就在家里养花种草。你和衡逸今天去医院检查,没事吧?”

    沈清澜摇头,“医生说孩子很好,也好健康。”

    “那就行,你现在怀孕了也要多休息,要是有什么需要就给姑姑打电话,姑姑给你准备。”

    “谢谢姑姑。”

    “家人不用说谢谢。你去看过你爷爷了吗?”

    “等下再去,刚刚回来见到爷爷心情不好,似乎是在担心姑姑。”沈清澜状似无意的说道。

    闻言,傅靖婷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老爷子就是想得太多,其实我真的没事,我跟你姑父都离婚这么多年了,之前我也直在国外忙工作,早就习惯了。”

    “姑姑没事就行。”

    沈清澜从楼上下来,见傅老爷子眼巴巴地看着她,笑着说道,“爷爷,姑姑没事,在上面浇花呢。”

    傅老爷子闻言,顿时恨铁不成钢地说句,“都什么时候还浇花,得,人家自己都不急,我急个什么劲儿,清澜丫头,走,我们找沈老头下棋去。”

    看着赌气的傅老爷子,沈清澜很是好笑,“行,我们去找我爷爷下棋去,到时候我给你们泡茶。”

    “嗯,这个好,你泡的茶可比你妈妈泡的好喝,上次我输给了你爷爷,这次我非赢回来不可。”

    沈清澜和傅老爷子走了,傅衡逸看了眼楼上,跟赵姨说了声晚饭不用准备他们的,也跟着出门去了。

    沈老爷子也正无聊呢,见沈清澜和傅老爷子过来了,高兴地带着二人去书房。

    两位老爷子对弈,沈清澜就在边看着二人时不时的争辩。

    “你这傅老头,又悔棋,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

    “胡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悔棋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我看你是老了,看不清楚了,说好了让我三子,我哪里还会悔棋。”

    沈清澜嘴角轻勾,将两杯茶分别放在两位老爷子的面前,“两位爷爷,先喝茶。”

    傅老爷子冷哼声,将棋子扔回去,“哼,我不跟你这老头计较。”

    沈老爷子不甘示弱,“这句话应该我说才是,每次下棋都悔棋,下棋不跟你玩了,你个臭棋篓子。”

    “你以为你不跟我玩,我就没人玩了是吧,我告诉你,我还真稀罕,下次我跟清澜丫头下,不要你。”

    “澜澜,我告诉你,你可不许跟这个臭老头下棋,他棋品不好。”沈老爷子说道。

    傅老爷子眼睛瞪,“嘿,我说沈老头,不带你这样的,谁棋品不好,清澜丫头,你看看你爷爷,这说的什么话啊这是。”

    沈清澜微微笑,“好了,别吵了,两位爷爷,在不喝茶,茶就凉了。”

    两位额老爷子相互瞪了眼,哼了声,相互不理睬。

    沈清澜看着两人跟个孩子似的行为,只觉得心好笑,她的神情很淡定,点也不担心这两人是真的吵起来,果然,喝了两杯茶之后,俩人又开始下棋了,完全忘了刚刚的不愉快。

    老话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话是点也没错,家里的这两位是越老越像个孩子,

    沈清澜看了会儿两人下棋,渐渐就有了睡意,“两位爷爷,我困了,先回去睡会儿。”

    沈老爷子摆摆手,“去吧去吧。”

    而傅老爷子此刻正捏着颗棋子低头沉思呢,沈清澜看了眼,笑笑,起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沈清澜直接躺下就睡了,傅衡逸上来先去书房,没有找到人,回到沈清澜的房间,沈清澜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上床,侧躺在那里,撑着头看着沈清澜安静的睡眼,眼睛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

    傅靖婷等到傅衡逸离开之后,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赵姨出来看了眼,见她那魂不守舍的样子,无声地叹口气,又回到厨房忙活去了。

    正发着呆呢,家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拉回了傅靖婷的思绪,她拿起电话,只是刚刚听了没两句,她的脸色就变了,“好,我马上过来。”

    匆匆挂了电话,傅靖婷站起来就走,就连鞋子就没换,赵姨出来问了句,“靖婷,你干什么去?”

    傅靖婷丝毫没有反应,神色慌张。

    沈清澜和傅衡逸是晚间才知道顾博住院的消息的,两人匆匆赶到医院,就看到傅靖婷正坐在医院的走廊上,脚上穿着双拖鞋,神情呆呆的,就连他们来了也没有丝毫反应。

    “小嫂子,大哥,你们来了。”顾凯刚交完费回来,看见沈清澜和傅衡逸,说了句。

    顾凯三个月前在部队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脚骨折了,傅老爷子在征询了顾凯本人的意见以后,就让他从部队里回来了,等脚伤好了些之后,顾凯就回了顾氏集团上班,虽然半路上退出了,但是几个月的军营生活还是让顾凯成长了不少。

    “姑父他怎么样了?”傅衡逸问道。

    顾凯的神情凝重,看了眼傅靖婷,有些犹豫地开口,“医生说伯父暂时醒不过来,他身上其他的伤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脑袋受到了严重的撞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清澜皱眉。

    “伯父今天原本是打算去公司交代事情的,谁知道在半路上出了车祸,有人酒驾,伯父为了避开他的车就撞上了路边的路灯柱子,然后就这样了。”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谁也不清楚,当时在那个路口,不止顾博发生了车祸,而是出现了场连环车祸,顾博虽然避开了那辆酒驾的车,但是其他人没有避开,有辆车跟那酒驾的车相撞之后,又撞上了顾博的车。

    说白了,要不是后来的那幢,顾博的伤根本没有这么严重。而酒驾的司机已经当场身亡。

    ------题外话------

    秦妍的真面目要慢慢浮出水面了,大家来猜猜姑父的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