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想要女儿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本来沈清澜的画就被丹尼尔炒上去了,上次参加了雪梨市艺术节,因为些重量级的大师对沈清澜的画的推崇,现在她的画在市面上是千金难求。

    只是从雪梨市回来以后,沈清澜虽然偶尔会画画,但是画出的作品自己并不是很满意,市面上倒是有段时间没有流传出沈清澜的新作品了。

    丹尼尔也不是没有说过这件事,但对于沈清澜精益求精的做法很是支持,所以说过次之后就不再说了。

    傅衡逸帮着沈清澜将画架放好,看着沈清澜画画。

    沈清澜画画的样子很是专注,神情认真,傅衡逸坐在边静静的看着她作画,直到两个小时以后,傅衡逸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才上前轻轻喊了声,“清澜。”

    沈清澜从画布上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你已经画了两个小时了,先休息会儿。”

    原本沈清澜还不觉得,现在听到傅衡逸这么说,才发现时间过去还真是快,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那就明天继续吧。”她来了灵感,不把这幅画作完成她没有心思做别的。

    傅衡逸帮着她将画架放在边,然后将画笔、调色盘清洗干净,这才拥着她上床睡觉。

    “傅衡逸,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半睡半醒之间,沈清澜忽然问道,昨晚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生了个可爱的小姑娘,扎着两根小辫子,叫着她妈妈。

    傅衡逸还没有睡着,听见她的话,想了想,“女儿。”

    沈清澜转了个身,看着他,“为什么,我以为你会说喜欢儿子。”

    傅衡逸摇头,“儿子太皮了,还是女儿好,最好长得像你,性格也像你。”傅衡逸只要想到将来会有个跟沈清澜长得很像的小姑娘对着他喊爸爸,他的心都化了。最重要的是,儿子会缠着妈妈,只要想到个男人缠着整天缠着他老婆,还不能拿他怎么样,他就恨得牙痒痒。

    沈清澜皱眉,“但是我喜欢儿子怎么办?”她的性子太过清冷,她不想自己的孩子性子跟她样。男孩还好说,要是女孩子也这样,不招人喜欢的。

    “那就生两个,个儿子,个女儿。”傅衡逸想了想,说道,老婆喜欢儿子,还是要满足的。

    闻言,沈清澜认同地点点头,“嗯,生两个,儿女。”

    她伸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几个宝宝。”

    傅衡逸的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还是个好,这样你可以少受点罪。”

    沈清澜微微笑,“为了你我愿意。”

    *******************

    雪梨市,c大。

    颜夕跟室友走在去食堂的路上,肩上忽然被人拍了下,颜夕转头,就看见蒋哲晗正笑看着她,“嗨,又见面了。”

    颜夕眼就认出了蒋哲晗,嘴角轻扬,“是你啊,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蒋哲晗点点头,“嗯,我是经管系的,你呢?”

    “我是服装设计的。”

    “你的手怎么样了?”蒋哲晗看着颜夕问道。

    颜夕举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早就没事了。”

    蒋哲晗见颜夕完好如初的手,放心了,笑了笑,“那天太急了我忘记问你的联系方式了,都不知道你去医院了没有,只能等着你给我打电话,但是过了好几天都没接到你的电话,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看见你了。”

    颜夕笑眯眯的,“本来就是小伤,很快就好了,你不用在意的。”

    见颜夕和朋友去的方向,说道,“你也是去食堂吃饭的?不介意起吃吧?”

    颜夕没有第时间答应他,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同伴,同伴点点头,颜夕笑着说道,“好啊,我听说今天食堂楼有新菜,我和我朋友正打算尝尝。”

    “那正好,开学后我就直不在学校,已经好久没有去食堂吃过饭了。”

    颜夕看着他,“你都不用上课吗?”

    蒋哲晗耸肩,“我和几个朋友起创业,所以除了上课时间,我们很少在学校里,上次就是为了赶去公司拿份很重要的件才……”

    颜夕惊讶地看着他,“你应该还没毕业吧?”

    “嗯,我今年大三。”

    颜夕竖起根大拇指,“你好厉害,现在就开始自己创业了。”

    蒋哲晗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几个就是小打小闹,趁着年轻,多经历些,就算是失败了也就当是积累经验了。”

    说话间,食堂也到了,蒋哲晗是个十分健谈的人,而且言谈间也能看出此人教养很不错,顿饭下来,三人也算是熟悉了。

    分开时,颜夕和蒋哲晗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来,颜夕才知道,原来蒋哲晗是Z国人,而且还是京城的,这也算是段缘分了。

    蒋哲晗和颜夕分开以后,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同伴见到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事这么高兴?”

    蒋哲晗神秘的笑笑,“这就不能告诉你了。”说着,将手里拿着的个件夹递给同伴,“这是我连夜赶出来的策划书,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同伴闻言,也顾不上问蒋哲晗了,拿着策划书就走,这是他们最近直在忙着的个项目,要是可以拿下,他们的公司也算是步入正轨了,所以这次的项目对他们有着不般的意义。

    过了两天,蒋哲晗从公司里出来以后,看看时间还早,就给颜夕打了电话,想要约颜夕吃饭。颜夕正好晚上有时间,而且蒋哲晗约的地方也不远,就答应了。

    到的时候蒋哲晗已经在了,颜夕在他的对面坐下来,“我迟到了。”

    蒋哲晗笑笑,“没有,其实是我早到了。”他提前半个小时就在这里等着了,“这家餐馆你别看店面小,但是东西的味道很不错。”

    将菜单递给颜夕,颜夕拿过来看了眼,又将菜单还给他,“这里你熟,还是你来吧。”

    蒋哲晗也不客气,点了几个菜,等菜上来,颜夕尝了口,眼睛瞬间就亮了,“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喜欢就多吃点,这些都是他们店里的特色,味道都很好。”自从上次在食堂起吃过饭之后,蒋哲晗就发现了颜夕的吃货本性。

    这个姑娘吃东西的时候总是脸的满足,你能从她的脸上很轻易的看到什么是幸福。

    “你尝尝这个,这也好吃。”颜夕将筷子菜放进蒋哲晗的碗里,蒋哲晗笑笑,将菜放进嘴里。

    等吃完饭,蒋哲晗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这个周末在现代美术馆有个画展,你有没有兴趣起去看,这次的展览品还有幅冷清秋的作品。”

    颜夕原本想要拒绝的话在听到最后句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

    周末,颜夕跟赵佳卿说了声之后就独自出门了,她跟蒋哲晗约好了在现代美术馆门口碰面。

    “你来的好早啊。”颜夕从公交车上下来,小跑到蒋哲晗的面前。

    “我也是刚到,我们进去吧。”

    颜夕点头,跟蒋哲晗进去。

    “我平日里没事会来看看画展,但是我最喜欢的画家是冷清秋。”边走,蒋哲晗轻声跟颜夕说话。

    颜夕好奇地看着他,“这个冷清秋很有名吗?”说完,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

    蒋哲晗倒是没有在意,解释道,“冷清秋是个十分有才华的青年作家,去年她在次国际油画比赛上夺得了金牌,是获奖的最年轻的华人艺术家。今年的雪梨市艺术节她也参加了,只是很可惜我没能见她面。”

    “听你这么说,这个了冷清秋是真的好厉害,她很年轻吗?”颜夕好奇地问道。

    “嗯,她今年才二十二岁,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她的画被人所知的时候才十岁。”

    颜夕听得愣愣的,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你见过她吗?有她的照片吗?”

    “我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是我特意在上搜过,只是她上的照片很少,不过我手机里倒是有张。”说着,蒋哲晗拿出手机,翻出了沈清澜的照片。

    “这就是冷清秋,不过冷清秋只是她的笔名,她的真名叫做沈清澜。”

    蒋哲晗继续说道,并没有注意到颜夕在看到照片的时候瞬间变了的脸色。直到说完,他也没有得到颜夕的回应,这次低头看着她,却见她只是拿着手机看照片不说话。

    “颜夕,你怎么了?”

    “我认识她。”颜夕低声说了句,抬头看向蒋哲晗,“我见过她,就在上次的雪梨市艺术节上。”只是她的脸上没有兴奋或者激动,似乎还有些难过,她想起了沈清澜上次跟她说她叫安。

    “你见过冷清秋?”蒋哲晗惊讶的问道。

    颜夕嗯了声,声音闷闷的,“上次碰巧见过次。你相信缘分吗?”

    蒋哲晗愣,似乎是不理解颜夕这话的意思。

    颜夕轻声开口,“我第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熟悉,觉得她好亲切,我很喜欢她。我还问过她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她说没有。但是……”

    颜夕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总觉得我以前是认识她的,而且跟她很熟,可是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来到底在那里见过她。”

    蒋哲晗闻言,轻笑,“或许你是上辈子见过她,在上辈子她是你十分重要的人,所以今生再见依然觉得熟悉。”

    颜夕听,顿时笑了,“哈哈,你说的有道理,也许她上辈子是我的亲姐姐。对了,你刚刚说她真名叫做沈清澜?”

    “嗯,对。”

    颜夕在嘴里重复了次沈清澜的名字,将这三个字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

    ***************

    第二天,沈清澜起床吃过早饭以后就钻进了房间里重新拿起了画笔作画,就连原先说好的温泉都不去了,傅衡逸见她正在兴头上,也没有打扰他,搬了张椅子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本从许家大儿子那里借来的书。

    沈清澜的笔下是大片金黄色的稻田,男女站在稻田间,男人牵着女人的手,脸的温柔笑意,女人低着头,看不清神情,远处的天空飞过群飞鸟。

    这明显就是前两天沈清澜和傅衡逸去稻田时看到的景象。

    正画着呢,外面忽传来喧哗声,沈清澜开始没有在意,等到喧哗声越来越大的时候,她才从画布上抬头,看向傅衡逸,“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

    傅衡逸直待在房间里陪着她,哪里知道外面的事情,“不清楚,我下去问问。”

    沈清澜跟着傅衡逸站起来,“算了,我跟你起去吧,现在这么吵,我也画不下去。”正好她画了好几个小时也累了,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

    走到楼下,才发现喧闹声是从隔壁传来的,许大姐正站在门口,看着隔壁的方向。

    沈清澜走到她的身边,问道,“许大姐,这是怎么了?”

    许大姐见是她,压低声音说道,“开发商又来了,这次开出的价钱比上次还高,隔壁家老王的小儿子心动了,偷偷瞒着老王夫妻两个想把家里的地卖了,结果就被刚好回来拿东西的老王撞见了,这不就吵起来了。

    正说着呢,沈清澜就听见了个年轻人的声音,“爸,现在这个地价钱那么好,你不卖了干啥,留着也没有种,还不如卖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去城里买房子,小娃子读书也方便不是。”

    老王瞪眼,“卖卖卖,这些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要是都给卖了,以后让你的子孙后代都去喝西北风吗?群眼皮子浅的东西!”

    旁边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听了这话,立刻就开口了,“老爷子,您这话就不对了,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人靠着土地过日子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哪里还愿意留下来种地的,这些土地你留着也是荒田,还不如卖给我们给您的儿子在城里换套房子。”

    老王闻言,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的地是荒地了,地里的庄稼是白长的啊。”

    “爸,就你地里那点稻谷,年能买多少钱啊,还年到头那么辛苦,我们将地卖了,以后去城里买房子,你不是就可以享清福了吗。”老王的儿子小王劝自己的父亲。

    老王不为所动,“你甭说这些,你就是说破了天,这些地我也不卖,你就死了这条心。”

    小王有点急眼,这次的价格是他跟开发商周旋了很久才谈下来的,要不是因为镇上就他们家的地最多,开发商还不愿意让步呢,结果他爸这个老古董倒好,守着这几亩破地死活不肯撒手。

    “爸,说句不好听的,以后等你去了,这些地还不是我的,我现在在城里工作,肯定不会回来种地,这些地最后还不是片荒地啊,还不如趁着现在卖了。”

    “那就等我死了以后再说。”

    父子两人僵持不下,开发商的人看的有点不耐烦,尤其是镇上的人越聚越多,将这个小院围得水泄不通,他给小王使了个眼色,开口说道,“你们的到底要不要卖,要卖就赶紧的,我也不妨告诉你们,我们老板已经找好了另处地方建楼盘,你们现在要是答应卖了,那么之前跟你们商量的条件不变,要是你们坚持不肯卖,我们也不是非买你们的地不可,等你们的这里的地不值钱了,你们就是想卖,我们还不要了。”

    开发商的人说的满不在乎,与前几次的态度截然不同。

    他这话出,围观的人群有些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这些都是想要买地,但是心犹豫的,原本是想等到开发商再次加价然后就卖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这次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他们预料之外。

    小王闻言,脸上陪着笑,“李总监,你先别这么说,这些地我们是肯定要卖的,我爸是老顽固,看不清现在的形式,但是我是知道的,你们公司开的价格绝对算是很公道的,你给我点时间,我先跟我爸聊聊。”说着,小王拉着老王走到了边,小声嘀咕着什么。

    其他人在边默默的看着,开发商的人站在院子里,看也不看周围的人,只是时不时看看手表,脸的不耐烦。

    周围看热闹的人里,终于有个人站出来问道,“这位……李总监,你们公司不打算收购我们这里的地了?”

    李总监闻言,看向问话的人,“你们不是不愿意卖地吗。我们公司的诚意已经给出来了,但是你们直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直加价不是,也不直等着你们,我们老总已经在其他地方看好了块地,地理环境不比你们这里差,最重要的是人家的要价比你们低多了。要不是看在之前我们打过交道的份上,就连这趟我都不乐意来。”

    群人听了李总监的话,神色各有不同,有些人是脸的愁容,有些人则是松了口气,认为终于可以不用卖地了,后者往往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沈清澜站在人群里,看着各人的反应,傅衡逸站在她的身边,也没有开口讲话,沈清澜看了会儿,也算是明白了,这就是开发商和老王的儿子起做的场戏,恐怕开发商暗地里给了老王的儿子笔钱,让他配合他们来演这场戏。

    而沈清澜的猜测也确实没有错,开发商久久拿不下这边的地,上头的老板急了,自然是要拿今天来的这位李总监开刀的,甚至下了最后的通牒,要是再拿不下,就让他收拾东西滚蛋。

    李总监急的是火烧眉毛了,这才想起镇子里土地最多的人家就是老王,只要拿下了老王,剩下的那些人就不成问题。

    只是老王太固执,无论如何都不肯卖地,无奈之下就找到老王的儿子小王,小王倒是很快就心动了,还给李总监个出了这么个主意,让李总监假装说已经有了别的目标,爱卖不卖,这样肯定会有不少人傻眼。

    李总监别看直在看手表,脸的不耐烦的样子,但是眼角余光却直注意着人群,见已经有人开始急了,心顿时得意起来。

    “李总监,不是我们不愿意卖地,而是你们开的条件实在是太低了,现在城里的房价多贵啊,我么把地卖了,也只能在城里付个首付,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农民,能挣几个钱,我们就算是付了首付,也没钱交剩下的。”刚刚发问的人说道。

    李总监的脸沉了下来,“你们出去问问,我们公司给你们的价钱低吗,我们也是要赚钱的,造房子的材料、人工这些都需要钱,要是都将钱给你们了。我们拿什么盖房?”

    发问的人沉默不说话了。

    “那就不卖,就像老王说的,这些土地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财富,我们要是糟践完了,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哪里还有地方种粮食。”沉默了许久的许昌说道。

    沈清澜听到这里,悄声问了句许大姐,“这个开发商是哪个公司的?”

    许大姐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叫什么沈氏地产?”

    沈清澜眼底瞬间闪过抹了然,原来是二叔的公司。

    自从拒绝了肖律师以后,沈清澜就没有管过二叔的公司的事情,甚至都没有关注过,她跟傅衡逸的婚礼,二婶儿和沈君泽虽然来了,但是沈清澜也只是在婚宴上跟他们打了个照面,可以说自从二叔走了以后,沈清澜和沈君泽和卢雅琴的关系已经是非常淡了。

    她虽然不会故意找人麻烦,但是也不喜欢被人针对,每次沈君泽见到她都是副防备的样子,让沈清澜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她不与沈君泽计较,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会直忍让他。

    正想着呢,那边老王和儿子已经吵起来了,小王坚持要卖地,老王抄起院子里的扫帚当着众人的面就要抽自己的儿子。

    小王闪到边,看着自己的父亲脸的愤恨,“你留着这些地干什么,这些东西最后反正都是给我的,我提前行使下权利怎么了?”

    老王黑着张脸,他生气的不是儿子坚持要卖地,而是儿子跟外人合伙起坑骗老乡,刚刚小王都已经跟老王说了,只要老王同意卖地,并且让人家跟着他们家起卖地,那么事后开发商就可以多给他们家五十万,这可是五十万呢,小王这辈子都还没有见过五十万。

    眼看着扫帚就要落在小王的身上,院子外面忽然来了辆车子,在院门口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个人,大家给来人让了条路,沈清澜定睛看,眼神玩味。

    来人并不是个人,身后还跟着个人,正是卢进才和沈君泽两人。

    李总监见到公司的老板,连忙走到卢进才的身边,喊了声“卢总。”

    卢进才看了他眼,“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总监讪笑,“他们还没答应卖地,但是我估计也快了。”

    卢进才冷冷地看了眼李总监,让李总监浑身发凉。

    老王放下扫帚,看着进来的人,皱眉,“你们是谁?”

    卢进才打量了眼老王,“你就是王德金?”

    老王点头,“是。”

    “我是沈氏地产的总经理卢进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沈君泽,我们是为了你们镇子上的土地来的。”

    老王冷了脸色,看着二人,“这土地不管你们出多少价钱,我都不卖,你们走吧。”

    卢进才闻言,眼怒气闪而过,却很快压制了下来,笑道,“这位老乡,你先别急着拒绝,先听听我们的条件,我知道你们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对这里的感情也深厚,肯定舍不得离开这里,这样,如果你们将土地卖给我们,那么等我们的房子建好以后,你们要是还想回来,我们可以给你们九折的价格,你们可别小看这九折,现在这房价这么贵,这里虽然交通不便利,但是我们在建房子的同时也会修路,等房子建好了,这里的交通也便利了,以后这里的房价也不会便宜,这成的让利,可是为你们省去了十几万,加上卖地的钱,里外里你们能得到不少的好处,这个条件是我们董事长念在你们生活不容易的份上,特意给你们的优惠,过了这个村可就这个店了。”

    老王看向沈君泽,眼神不屑,“就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就能管理好公司?”

    沈君泽顿时就生气了,想发火,却被卢进才按下来,他们今天来是为了解决问题的,不是来跟人吵架的。

    沈君泽对卢进才现在是言听计从,压抑下内心的怒气,看着老王说道,“我们沈氏地产可是跨国公司,难道这点要求会做不到?但是我们也不可能永远无条件地等着你们,现在是上午十点,我给你们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下到底要不要将地卖给我们,等到十点,我们再来问结果,要是你们依旧不同意,那么这边的地我们也不打算要了。”

    这话倒是跟刚才李总监说的话意思相似,只是眼前的年轻人说的更绝对些而已。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黑心的开发商骗老百姓血汗钱的事情还少吗?”人群,不知道谁喊了句,得到在场之人的认同,大家纷纷低语起来,其实刚刚卢进才说的第二个条件,很多人都心动了,只是见大家都没有表态,他们也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卢进才看了眼周围的人,却找不到说话之人,冷冷开口,“我们董事长是京城沈家的人,是沈元易老将军的亲孙子,会骗你们这点钱?”

    此话出,原本还在看戏的沈清澜顿时冷了脸,她透过人群,冷冷地看着背对着她的卢进才和沈君泽。

    沈君泽他们想要买这里的地她管不着,但是在外面打着爷爷的名号这种事情她绝对不允许。

    沈清澜淡淡开口,“沈君泽。”

    沈君泽原本正打算回应自家舅舅的话呢,就听到了沈清澜的声音,转身就看到了沈清澜正冷冷的看着自己,被沈清澜教训了几次,沈君泽的心其实对她有点发憷,看到她的瞬间,沈君泽心不禁发毛。

    他皱眉,冷冷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话,沈君泽,爷爷要是知道你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做事,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就连沈君煜,在商场上摸爬打滚这么多年,也不敢打着沈老爷子的名义行事。

    提起家里的老爷子,沈君泽也是满心的怒气,上次他们公司看了块地,但是审批手续有点麻烦,他就回家想让沈老爷子给那边的人打个电话,这个老头子拒绝了不说,还当着别人的面狠狠数落了他顿。

    事后卢雅琴知道了这件事,让他去给老头子道歉,老头子也是爱答不理的,就连沈清澜的婚礼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对自己也不冷不热,现在京城里谁知道他沈元易还有个孙子叫做沈君泽?

    因为这件事,沈君泽对老爷子也是满心的怨恨,自己的爸爸走了,这个爷爷明明答应了爸爸要照顾自己却做不到,算什么长辈。

    “沈清澜,你少拿爷爷来压我,你以为我会怕?”

    沈清澜神色清冷,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漠疏离的气息,是与面对许大姐家截然不同的神情。

    “沈君泽,你要做什么事情我管不着,但是你要是打着爷爷的旗号在外面行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可别忘了,我的手里还有二叔给我的股权代理书,我可以随时收回你董事长的位置。”

    沈君泽脸色铁青,指着沈清澜顿时就想要破口大骂,但是还没等他骂出口,只手将他指着沈清澜的那跟手指按了回去,“你的母亲没有告诉你,用手指着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傅衡逸冷冷的声音在沈君泽的耳边响起,沈君泽见是傅衡逸,气焰顿时就嚣张不起来了,乖乖放下手,根本不敢跟傅衡逸对着干,他这个姐夫是个军人,身的肌肉,他可不敢在他的面前造次。

    “沈清澜,公司是我爸留给我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休想拿走属于我的东西。而且这里的事情也是公司的事情,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多管闲事。”

    听着沈君泽这外强干的话,沈清澜扫了眼沈君泽,再次在心为沈让感到可惜,二叔的番苦心怕是要白费了。

    “你的事情我不会管,但是你不能在外面打着爷爷的旗号乱来,这是第次,要是再让我发现次,你的公司,就算是我不要,你也得不到。”沈清澜说的很平静,但是听在沈君泽的耳则是嚣张的过分。

    沈君煜的脸色会儿青会儿白,会儿红,会儿黑,很是好看,卢进才从沈清澜开口开始就没有说话,直保持沉默,沈清澜淡淡地看了他眼。

    沈君煜在原地站了好会儿,才冷哼声,转身就上车了,卢进才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两个大老板都走了,李总监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看了眼沈清澜,也离开了。

    小王见人都走了,想要上前挽留,毕竟生意还没谈成了,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车子就启动了,很快消失在镇口。

    沈清澜和傅衡逸转身进了屋子,上楼关上了房门,留下群好奇的人们。

    回到房间,沈清澜立刻给沈君煜打了电话,将自己的想法给沈君煜阐述了遍。

    “澜澜,你对这个农家乐有兴趣?”沈君煜问道。

    沈清澜淡淡开口,“谈不上兴趣,只是不想这么个山清水秀,宁静的地方被毁了,”

    沈君煜沉思了会儿,开口,“这个小镇的温泉我知道,面积并不大,但是要是真的想开发成个高档的温泉山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个镇子要想发展起来,就必须解决交通不便的问题,这也是笔很大的支出,给我点时间考虑下。”

    “嗯,你慢慢想,要是最后还是觉得不合适,你就当我没说。”沈清澜说道,她也只是个建议,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沈君煜的手上。

    “澜澜,你这几日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说完了公司的事情,沈君煜不忘关心妹妹的身体。

    沈清澜嘴角轻勾,“没有,孩子很乖,我吃得好睡得好,傅衡逸将我照顾得很好。”

    “他照顾你是应该的。”沈君煜说道。

    “明天我和傅衡逸打算去泡温泉,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哥,你周末的时候有空也带兮瑶姐出来玩玩,不要整天都忙着工作。”

    沈君煜闻言,笑了,“看来还是衡逸魅力大,我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妹妹现在竟然也会关心哥哥的感情生活了,等他回来,我要请他喝酒。”

    被自家哥哥打趣,沈清澜的脸色都没变。又跟沈君煜聊了几句,沈清澜才挂了电话。

    ------题外话------

    傅爷喜欢女儿,不喜欢儿子,你们猜猜傅萌宝出生以后傅爷的反应,会不会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