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渔夫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这样不是将姐姐叫老了吗?我妈妈说,看见像姐姐这样大的女孩子都要叫姐姐,不能叫阿姨。”二娃人认真地说道。

    沈清澜闻言,忍不住笑起来,“不,我跟这位叔叔是夫妻,你要是叫我姐姐,叫他叔叔,那我叫他什么?”

    二娃认真想了想,点点头,“我明白了,阿姨。”

    傅衡逸的脸色有点黑,这已经不是第次有人叫他叔叔,叫沈清澜姐姐了,章嫂子家里的晶晶也是。他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自己,难道他真的老了?

    沈清澜的余光扫到傅衡逸的表情,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二娃,你家的地在哪里?

    二娃指了个方向,”往这边走,走到头就是我家的地了。“

    二娃走在前面,手里拿着沈清澜给的巧克力,并没有吃,沈清澜和傅衡逸跟在后面,傅衡逸低声在沈清澜的耳边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太苍老了?“

    见他还在纠结这件事,沈清澜心越发好笑,认真地打量着他的眉眼,傅衡逸长相很俊美,因为常年在部队,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匀称,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即便是现在身的休闲服,也没能掩盖他身上的尊贵气息,眼看去,还真是耀眼的存在。

    ”唔,看着是比我老了些。“沈清澜逗他,成功看到了傅衡逸黑脸,轻笑出声,”但是我喜欢。“

    傅衡逸瞬间阴转晴,握着沈清澜的手。

    走到底,大片稻田出现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眼前,金灿灿的片,眼望去竟然望不到边。正是丰收的季节,地里有不少正忙着收稻谷的人。

    ”那边就是我家的地。“二娃指着个方向说道。

    沈清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两个身影,正弯腰在地里忙碌着。

    ”我爸爸可会种田了,我家的稻谷每年都比别人家多。“二娃在前面带路,自豪地说道。

    沈清澜和傅衡逸是第次走在田间的小路上,说是小路,其实是田埂,被人用泥土堆出来的,踩在上面倒是挺结实,身边是丛丛弯着腰的稻穗,沈清澜伸手,仔细看了看。

    ”爸,哥,我来了。“二娃大声喊道。

    正在田里干活的俩人听到二娃声音,从地里抬起头来,在看见跟在二娃身后的两人时脸上都是惊讶。

    ”爸,哥哥,这是住在我们家的客人。“二娃介绍道。

    二娃的爸爸听儿子这话,看着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眼神里顿时就充满了不好意思,对着儿子轻声斥责,”这地里多脏啊,你怎么能带客人来这里呢。“

    二娃满脸的委屈,傅衡逸温声开口,”是我和我妻子让二娃带着我们来的。我跟妻子从小生活在城市里,没有见过稻谷,才打算来看看,没有给你们造成麻烦吧?“

    二娃的父亲许昌是个老实人,见到傅衡逸说话这么客气,脸上露出憨实的笑意,”这有什么麻烦的,你们想看就看呗,就是地里脏,你们走路当心着些衣服。“依着他看,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挺贵的,弄脏了很可惜。

    见许昌放下镰刀,打算陪他们,沈清澜开口说道,”你们忙,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你们不需要管我们。“

    许昌看了眼傅衡逸和沈清澜,见他们说的不是客气话,也没有客气,拿起镰刀继续收割稻谷。

    许昌的大儿子虽然直没有说话,但是却冲着他们笑了笑,弯腰干起活来也很是利索。

    沈清澜站在边观察着他们,”许大哥,现在都已经有自动收割的机器了,你们怎么还自己动手收割啊?“看了会儿,沈清澜开口。

    许昌闻言,将手里的把稻谷整齐地摆放在边,说道,”那机器太贵了,镇子上总共就这么几亩地,家家户户都是自己割的,要是买来那个大家伙,花钱不说,也没有地方放,还不如自己割来的划算。“

    说话的功夫,许昌已经再次割好了把稻谷,干活十分利索。

    ”你们年都种几次稻谷?“傅衡逸问。

    ”现在都是种两次,除了留下自己家里吃的,剩下的都卖出去,以前啊,在旅游没有搞起来之前,我们这里都是靠地吃饭的,现在是生活条件好了,大家都不愿意下地干活了,所以也有人家年只种次的。不瞒你们说,现在这土地精贵着呢。之前还有人来我们这里想要将这些地买下来,盖房子用,给的钱老多了。“

    ”那你们怎么不同意,有了钱你就可以去城里买套房子,住在城里,总比住在这里方便,孩子上学,学校也好啊。“沈清澜难得起了聊天的兴致,蹲下来跟许昌聊天。

    许昌抹了把额头的汗,说道,”嗨,你以为镇上的人不想卖啊,是几位老人不同意,这几位老人都是镇上的老祖宗,德高望重,几个人的意见统,其他人也没有办法,有几个人倒是想偷偷卖了,但是他们的面积小,人家开发商看不上。“

    说道这里,许昌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也不同意卖田地,这些田地啊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现在好多的地都被拿去盖房子,种粮食的地是越来越少,要是咱们不给子孙后代留点,以后他们可咋办?吃啥喝啥啊?“

    ”而且,我种了辈子的地,对这些土地都有感情了,是真舍不得卖。我还跟我大儿子说了,以后就算是我死了,这些地也不能卖。但是我看镇上的其他人就不是这么想咯,那个开发商来找过他们很多次,每次的价钱都比上次高,再来几次,就算是几位老祖宗拦着,恐怕也拦不了多久啦。“许昌深深的叹口气,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愁容。

    许昌的大儿子听到这话,抬起了头,”爸,你说这些干什么。“

    许昌笑笑,”呵呵,不说了,你们自己在这附近走走,这里的景色是你们城市里看不到的,别的不说,这里的空气是真的很不错。“

    沈清澜和傅衡逸起身,跟许昌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二娃是个贪玩的,现在早已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沈清澜和傅衡逸走在田埂上,傅衡逸见她脸的若有所思,问道,”在想什么呢?“

    沈清澜抬头,”我在想刚刚许大哥的话,你觉得这里的地理环境怎么样?“

    傅衡逸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开口,”这里如果不是因为交通不方便,恐怕现在早已经是个旅游发展的重镇。“

    对傅衡逸的这话,沈清澜很是赞同,这里距离京城很近,才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前两年在这里发现了两个天然温泉,所以这里的旅游产业才渐渐发展了起来,但是却依旧停留在起步阶段,除了因为温泉而兴起的民宿,这里的经济其实相对来说还处于个比较落后的水平。

    ”你看这里四面都是田地,而镇上的人其实很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都是些老人和孩子,我在想要是这里能建成农场,发展农家乐是不是会好很多?毕竟这里的建筑其实很有地方特色,要是被开发商买下全部拿来盖楼房,很可惜。“

    傅衡逸看着她,”想涉足这块?“

    沈清澜摇头,”只是想到这个主意,我哥的公司也涉足了房地产,但是这块却没有尝试过,我想改天可以跟我哥商量商量。“她没有亲自操刀的想法。

    ”你要是想自己干,我们的资金也是够的。“他在魅色和圣煊的分红也足够了。

    沈清澜微微笑,”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只是刚刚听到那番话,突然来了个主意而已,如果我哥有兴趣,倒是可以试试,我觉得这个项目很不错,既不会破坏这里的环境,也可以发展这边的经济。“

    傅衡逸点头附和道,”等我们回去了跟君煜商量商量。“

    ”叔叔阿姨,你们在这里啊。“二娃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满头的汗。

    ”叔叔阿姨,刚才我同学说明天镇里要起鱼塘,你们想去看看吗?“

    沈清澜好奇地看着他,”你们这里还有鱼塘?“

    二娃点头,”有的,就在小镇的另头,有几个很大的鱼塘,每年大人们的都要把鱼塘里的水抽干,然后将长大的鱼捞出来,去年我还跟我同学起下去捞小鱼呢,我还抓到了只这么大的螃蟹。“二娃用手比划着螃蟹的大小。

    沈清澜来了兴趣,”我们作为客人也可以去看?“

    ”当然可以,以前也有别人家的客人去看的,还有亲自下去抓鱼的呢。我们镇长爷爷说了,客人抓到的鱼都归他们自己,去年有个客人下去抓鱼,抓了半天都没有抓到条鱼,还弄得身上都是泥,跟个泥猴似的,可逗了。“

    沈清澜看了傅衡逸眼,傅衡逸笑笑,”那明天我们也参加,凑凑热闹。“

    沈清澜笑着点头,”嗯。“

    ”嘿嘿,叔叔阿姨,我明天跟你们起去,明天是星期天,我不上学。“

    听到这话,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估计是许大姐不许二娃去,所以二娃才想着他们起去。

    许大姐确实不让二娃去鱼塘,但是因为有沈清澜和傅衡逸在,所以最后还是同意了,而傅衡逸和沈清澜原本今天想去温泉的计划也因此往后延迟了。

    这次不用二娃带路,沈清澜也知道鱼塘在哪里,因为路上看见了不少人都往个方向走去,手里还拿着水桶之类的工具。

    随着人流走去,走出镇子,再穿过片稻田,沈清澜和傅衡逸就看见了几个大鱼塘,每个鱼塘边上都很热闹,围满了人,站在人群外,就能听见男人吆喝的声音。

    ”叔叔阿姨,已经开始了,我们快过去吧。“二娃有点迫不及待,他的手里还拿着个小水桶,这是出门前,许大姐给他的。

    沈清澜和傅衡逸朝着人比较少的那个鱼塘走去,走过去才发现,不是这个鱼塘人比较少,而是因为这个鱼塘里面的水已经抽干了,大鱼已经被捞起,剩下的就是些小鱼小虾,好多半大的孩子都在都跟二娃眼,提着个小水桶在里面捞鱼呢,不过他们只敢在鱼塘边上点的地方,间是不敢去的,边上还有大人时不时地叮嘱几句。

    虽然说是被抽干了水,但是鱼塘的间水还是不少,沈清澜目测半米是有的,加上鱼塘底部的淤泥,恐怕深度还不浅。

    沈清澜眼看去,就能看见鱼塘的央还有几条个头不小的漏之鱼,”阿姨,你看,是大鱼。“二娃抓着沈清澜的裤腿说道,眼睛晶亮。

    因为水被抽干,鱼塘边散发着浓浓的泥土腥气,混合着鱼腥味,其实空气里的味道并不好闻,傅衡逸担心沈清澜闻到这个味道会不舒服,时不时打量眼她。

    沈清澜侧头看他眼,”我没事。“她看着间的大鱼,也来了兴致,”傅衡逸,想不想尝尝我做的烤鱼?我的烤鱼做的还是不错的。“

    她的眼睛里带着丝小得意,傅衡逸不自觉点点头,”好,那我去跟他们买两条回来。“

    沈清澜拉住他,”买的鱼有什么意思,自己抓的才好呢。“说着,看向鱼塘。

    傅衡逸看了眼鱼塘,微微皱眉,很快又舒展开,”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说完,他朝着另个正在抽水的鱼塘走去。

    ”阿姨,叔叔干嘛去?“二娃问道。

    沈清澜微微笑,”去给我们抓鱼去。“

    没会儿,傅衡逸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套防水服,将手机、手表等东西交给沈清澜,傅衡逸换好衣服就下了鱼塘,他直接略过了鱼塘边的小鱼小虾,朝着鱼塘央走去。

    ”姑娘,这是你男人吧?“旁边位大妈看见了傅衡逸,跟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

    ”姑娘,跟你男人说,这鱼塘间深得很,不要过去,要是想吃鱼啊,直接买就是了,今天的鱼很便宜的。“

    ”大娘,没事儿,他不会往鱼塘间去的。“沈清澜淡淡开口,脸上没有丝毫担心的表情。

    大妈见沈清澜不着急,也就不再开口说话了,摇摇头。

    傅衡逸时刻注意着脚下,估算着深浅,直走到鱼塘三分之二的位置就停了下来,此时鱼塘的水正好在他的腰间。

    他的手里拿着个兜,静静的看着水面,没有下手。

    ”阿姨,叔叔能抓到鱼吗?“二娃脸紧张的看着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眼睛里满满的笑意,看着鱼塘里拿着兜神情严肃的男人。

    傅衡逸站了会儿,看准了机会,兜就下去了,只是很可惜,大鱼在他的兜里蹦跶了下直接就蹦走了。

    ”唉,差点点。“二娃遗憾地说道。

    傅衡逸倒是不在意,在手里轻轻掂了掂兜,再次下手。

    这次里的鱼没有跑,他往边上走了走,然后将兜里的鱼拿出来,直接扔到了岸上,二娃急忙跑过去,将鱼捡起来,放进自己的小水桶里。

    ”阿姨,你看叔叔抓的鱼好大。“

    小水桶里有水,鱼儿刚刚入水,就在桶里灵活地游来游去,而这条所谓的大鱼其实也不过就是斤左右的鲤鱼而已。

    傅衡逸又返回了鱼塘央,这次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更靠近了央的位置,大概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原本还在优哉游哉地游着的几条鱼瞬间就跑了个没影,傅衡逸找了好会儿也没有找到。

    他皱眉看了会儿,重新走上岸,沈清澜挑眉看着他,傅衡逸微微笑,”给你表演个节目。“

    还有节目?沈清澜眼底闪过抹趣味。

    傅衡逸去找了这里的老乡,不知道说了什么,等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个鱼叉,”叔叔,用这个抓不到鱼的。“

    二娃见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开口说道。

    傅衡逸笑笑,”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我厉害。“

    再次走进鱼塘,傅衡逸手里除了根鱼叉就连兜都没拿,这次,他在第二次下去的位置还有米远的地方就停住了脚步,观察了会儿,瞅准个机会,手里的鱼叉就飞了出去,等将鱼叉拿起来时,鱼叉上是条活蹦乱跳的鱼,周围看到这幕的人不禁鼓掌欢呼。

    ”太厉害了,叔叔太厉害了。阿姨,叔叔真的抓到了。“二娃扯着沈清澜的裤腿,很是激动。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傅衡逸也正在看着她,眼眸含笑。

    这次的鱼很大,估计有三四斤,加上刚刚的那条小的,其实也够吃了,所以傅衡逸也没有再下去,将鱼叉还给这里的老乡。

    二娃围着傅衡逸转,”叔叔,你刚刚是怎么抓到鱼的?“

    他看向傅衡逸的眼神满是崇拜,”我爸爸都没有这么厉害,他每次抓鱼都是用兜的。“

    傅衡逸笑笑,”因为叔叔比你爸爸年轻。“

    二娃不是个好忽悠的孩子,”那我哥哥比叔叔还年轻呢,也没有抓到鱼。“

    ”那是因为你哥哥力气没有叔叔大。“傅衡逸继续忽悠。

    二娃皱眉,有点不相信,但是又觉得傅衡逸说的好像有点道理,时之间有点纠结,沈清澜看着本正经忽悠小朋友的傅衡逸,很是好笑,看了他眼。

    想了会儿,二娃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头发现是同学,立刻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跟沈清澜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去找同学玩了。

    ”先回家?“

    沈清澜点点头,他们需要先回去将这两条鱼给处理了。

    回到许大姐家,许大姐正在家里的后院晒稻谷,傅衡逸找到她,听说是要借用厨房,许大姐很是痛快得答应了,还给沈清澜拿了不少烤鱼的调料。

    ”许大姐,镇子上的鱼塘是公用的吗?“沈清澜边看着傅衡逸处理鱼,边跟许大姐聊天。

    ”以前是,以前啊,都是每家出多少钱,然后请个老师傅负责养鱼,等鱼长大了拿去卖了,卖来的钱各家分。但是这几年镇上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也没人想养鱼了。现在鱼塘是镇长家的儿子承包的,今天大家只是帮着去起鱼。“

    正说话间,傅衡逸已经将鱼给处理好了,”许大姐,这里哪里可以烤鱼?“傅衡逸问道,手里还拿着刚处理好的鱼。

    ”出了镇子往南走百米左右,那里有片河滩,你们可以去那里烤鱼,冬天的时候,我们这里有很多人来泡温泉,他们喜欢野餐就会去那里。“

    沈清澜和傅衡逸听,收拾了东西就走了。那片河滩很好找,沈清澜他们很快就找到了。

    说是河滩,不如说这里原本应该是条宽阔的溪流,只是后来溪水干涸了,这里就变成了河滩,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下了雨,这里竟然还有溪水。

    在溪的对面是片小树林,傅衡逸将东西放好以后就进了树林,出来时手里抱着堆的树枝。

    傅衡逸负责生火,沈清澜用从许大姐家里拿来的铁棒将鱼插好,然后就将鱼放在了火堆上烤,时不时翻动下。

    傅衡逸看着她熟练的动作,心没有任何的欢喜,有的只是心疼,沈清澜对上他的眼神,微微笑,”傅衡逸,不要这样看我,我以前过的并没有那么糟糕。不过就是金恩熙他们几个比较惨,他们可是从我的黑暗料理下活过来的。“

    说着,沈清澜想起了什么,笑的很是开心,”我第次烤鱼的时候,将鱼烤焦了,而且是外面焦黑片,里面根本没熟,那次我们被扔在雨林里,就抓到了那么两条鱼,结果还被我毁了条,我还记得,当时恩熙看到我烤的鱼差点哭出来。很长段时间他们都不许我动食材。“

    ”那后来呢?“

    ”后来啊,我们的每次试炼也不都是团体行动,更多的是单人行动,没有他们在我身边,我只能自己动手,久而久之,手艺就变好了。“

    傅衡逸看着她,忽然问道,”你第次烤鱼是几岁?“

    沈清澜想了想,”七岁。“那是秦沐走了的同年,她认识了金恩熙和茜丝莉还有伊登。

    当时他们跟安德烈虽然在同个组织,但是却并不熟悉。

    ”傅衡逸你知道吗?在雨林有种红色的水果,很是甜美多汁,将它的果汁挤在鱼肉上,可以让鱼肉更加香嫩,而且还没有腥味,这是我无意发现的。“

    沈清澜兴致勃勃的想着自己以前的趣事,这是在那段痛苦里的时光里,她记得的仅有的些快乐。

    边跟傅衡逸说话,沈清澜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时不时翻动着手里的鱼,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往上面撒了点盐,继续烤。

    这条鱼很肥,烤着烤着,上面的鱼油就冒了出来,沈清澜又往上面撒了点孜然粉和胡椒粉,然后将鱼递到傅衡逸的面前,”你尝尝。“

    她的眼睛里带着期待,傅衡逸微微笑,就着她的手,低头咬了口。

    ”怎么样?“沈清澜问他。

    傅衡逸很是肯定地点点头,”很好吃,比你做的饭好吃多了。“

    沈清澜瞪他,”你这是在嫌弃我做的饭菜难吃?“

    ”哪敢啊,我老婆做的,就是再难吃,也是人间美味,只是这条鱼,是比人间美味更美味的存在。“边说,他又低头咬了口鱼。

    鱼肉外焦里内,烤的确实很不错。

    沈清澜见傅衡逸喜欢吃,将整条鱼都给了他,”你不吃?“

    沈清澜摇头,”我吃腻了,你吃吧。“她对烧烤类的东西早就吃腻了。

    傅衡逸从准备的东西里拿出个苹果递给她,”先吃个苹果,垫垫肚子,晚上我让许大姐给你炖了鸡汤。“

    苹果是洗好的,沈清澜拿过来咬了口,味道很不错,边吃苹果,边看傅衡逸个人解决了整条鱼。

    ”这么好吃吗?“沈清澜笑着问他。

    傅衡逸点点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鱼。“

    沈清澜微笑,这样平淡的生活直是她向往的。

    吃完的烤鱼,傅衡逸将东西整理了下,然后就带着沈清澜走进了刚刚去过的小树林。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笑而不语,只是带着她往里走,这片小树林是在座山脚下,山不高,目测也就五六百米,站在山脚下,沈清澜侧目看着傅衡逸,”要爬山?“

    傅衡逸点点头,在沈清澜的面前蹲下来,”上来。“

    ”我自己可以爬上去的。“这点高度,就算她现在肚子里揣着个包子,对于她来说也没有难度。

    傅衡逸没有起身,”你好歹给我个表现的机会。“

    沈清澜噗嗤笑,趴了上去,傅衡逸背起她,往山上走去。这里的山路都是这边的居民自己走出来的,并不好走,更何况傅衡逸的背上还背着个人。

    但是他走的很稳,沈清澜伸手揽着他的脖子,侧头看他,”傅衡逸,我重吗?“

    傅衡逸摇头,”你太瘦了,回去我让赵姨给你好好补补,下去我回来要检查的,要是没有胖,我可是会惩罚你的。“

    沈清澜神情淡淡的,只是眼睛里满是温柔的笑意,”好,但是要是我吃胖了以后你敢嫌弃我,晚上就不许上床睡觉。“

    傅衡逸轻笑,”绝对不敢。“

    傅衡逸的速度并不快,二十分钟之后他们才到达山顶,沈清澜站在傅衡逸的身边,看着山脚下的那片金黄,伸手握住了傅衡逸的手,”这里真的很美。“

    傅衡逸闻言,轻笑,他刚才进小树林捡枯枝的时候就想到了要是上山来,应该是可以看到整座小镇的景象的,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

    雪梨市。

    颜夕上完课,跟同学们起出来,刚刚走出校门,就看到了等在校门外的赵佳卿,颜夕眼睛亮,朝着赵佳卿走去,只是刚打算过马路,旁边辆自行车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直直地朝着她骑来。

    颜夕哎呦声,直接摔在了地上,骑车的是个男孩子,见状,连忙下车来扶起了颜夕,”对不起,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颜夕躲开对方的手,抬头,看见的就是张令人眼前亮的脸,剑眉星目,鼻梁挺翘,薄薄的嘴唇,嘴角向上轻勾。颜夕的眼睛轻轻闪了闪,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那里因为刚刚的擦伤,此刻正冒着血珠子。

    男孩子也看到了,看着颜夕,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骑的太急了,你的手现在流血了,我先带你去医务室。“

    只是还没等颜夕表态,在马路对面看见了切的赵佳卿就冲了过来,”小夕,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说着,看向撞人的男孩子,”你这孩子骑车是怎么回事,到底会不会骑,哪里有往人身上撞的。“

    男孩子脸的愧疚,低着头,任由赵佳卿数落,颜夕拉拉赵佳卿的袖子,”妈,我没事,就是点小擦伤,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而且刚刚是我乱穿马路,也不能全怪人家。“

    男孩子看了颜夕眼,”刚刚真的很不好意思,你的手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颜夕摇头,”不用了,就是点小擦伤,等下我自己去医务室包扎下就好,你刚刚骑车那么急应该是有急事吧,你先走吧。“

    男孩子深深地看了眼颜夕,从书包里掏出张纸,写了串数字,塞进颜夕的怀里,”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见颜夕收下了那张纸,男孩子才将地上的自行车扶起来,骑着车走了。

    赵佳卿嘟囔,”真是的,骑车那么快做什么,看把你撞的。“

    ”哎呀妈妈,我真的没事,人家也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就算了,你今天不是来借我去吃大餐的吗,我们去吃什么?我的肚子都饿坏了。“

    听颜夕说饿了,赵佳卿也懒得再去纠结刚刚的事情,说道,”今天去吃你喜欢吃的海鲜大餐,妈妈定好了位置,这家餐厅是妈妈查了很久的,吃过的人都说味道不错。“

    颜夕听是海鲜大餐,眼睛就亮了,挽着赵佳卿的手,”那妈妈,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等下,先去将你的手处理下。“赵佳卿拉住颜夕。

    颜夕摆摆手,”没关系的妈妈,那么点点擦伤,很快就好了,现在都已经不流血了。“刚刚她虽然是摔了,但是力度并不大。

    颜夕将手伸到赵佳卿的眼前,手心里确实已经不再冒血珠子了,”那也不行,我们先去医务室消毒,免得感染了。

    闻言,颜夕很是无奈,她总觉得自从她因为高烧从医院里醒来之后,她的母亲对她比以前紧张了许多,她但凡有点点的不适,她的母亲都会异常紧张。

    跟着赵佳卿去了医务室,医生只是给她的伤口擦了点酒精消毒,然后贴了个创口贴就完事了。

    坐上车,赵佳卿开车,颜夕坐在后面,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男孩子塞给她的纸条,上面是串数字加个名字——蒋哲晗。

    **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许大姐家已经是傍晚时分,许大姐已经做好了晚饭,“我正打算让二娃去找你们呢,你们就回来了,晚饭已经做好了,赶紧来吃饭。”

    沈清澜和傅衡逸道了声谢,在桌子前坐下来,许家家人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许大姐将盅汤放在沈清澜的面前,“这是傅先生让我给你炖的汤,已经熬了好几个小时了,赶紧尝尝。”

    “谢谢许大姐。”沈清澜微微笑。

    汤是鸡汤,上面的油花已经撇干净了,沈清澜低头喝了口,味道很是不错,“很好喝,许大姐,你的手艺这么好,怎么不考虑做个农家乐,这样家里也能多份收入。”

    许大姐笑道,“我们这里啊也就是冬天热闹些,平日里都没有什么人来,就是开了农家乐没人来吃饭也是白搭不是。”

    沈清澜想想,确实就是这么个道理,“我看你们这个镇子风景很不错,要是发展农家乐的话来的人应该不少。”最重要的是,这里离京城并不远,京城里有钱人多的是,在城市里生活久了,自然会对这样质朴的乡间生活产生些兴趣。

    “也不是没有人搞过,前两年温泉刚刚开发出来的时候,镇子上的人见冬天来的人多,就想模仿其他地方搞农家乐,只是来的人很少,加上来这里的路不是很方便,开了没多久就坚持不下去了。”许昌接口道。

    闻言,沈清澜的心隐隐有了个大致的想法,看了眼正在吃饭的二娃,没有说话。

    晚上的小镇是静谧的,这里多数是老人和孩子,也没有什么娱乐节目,所以吃饭完,沈清澜和傅衡逸就回房间了。

    “听了许大哥的话,心里的想法更多了?”傅衡逸见沈清澜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问道。

    沈清澜回神,听见傅衡逸的话,摇摇头,“也不是,只是突然有点想画画了,出门前应该将工具带上的。”

    “这简单。”傅衡逸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说着就下楼去了。

    等到傅衡逸再回来,手里拿着她常用的那个画架,还有颜料。

    “你怎么将这个带来了。”

    傅衡逸笑道,“谁让我老婆是个艺术家呢,我就是想,要是出来玩你突然来了灵感想要画画又找不到工具该怎么办,现在我老婆的话这么值钱,要是因为没有工具而让灵感跑了,那才是罪过。”

    ------题外话------

    嗯,这章有没有很温馨?

    其实我更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