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很介意年龄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老爷子大早起来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往门外看眼,傅靖婷看的好笑,不禁说了句,“爸,您先进来,衡逸和清澜马上就回来了,您在客厅里等着也是样的。”

    傅老爷子瞪眼,“谁说我是在等他们,我出来散步。”

    “行行行,您散步。”傅靖婷附和,刚说着呢,傅衡逸和沈清澜就回来了。

    “清澜丫头,现在还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沈清澜刚下车,傅老爷子就走了过来,关心的问道,早上沈清澜孕吐的事情他已经从沈老爷子的口知道了。

    “爷爷,我没事。”沈清澜说道,也就是早上那会儿有点不舒服。

    傅老爷子还是有点不放心,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孙子,“你说说你,清澜丫头怀孕了,你大早上的给她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做什么。女人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你作为丈夫的要多多体谅妻子。平日里你不在家也就算了,现在在家,怎么连自己的妻子也照顾不好。”

    傅老爷子数落着傅衡逸,傅衡逸默默地听着,眼神很是无辜,他也是第次当爸爸,哪里知道孕妇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沈清澜见状,连忙上前扶着老爷子,“爷爷,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吐,怎么能怪衡逸,而且早上吃的点都不油腻。爷爷,我好久没有跟你下棋了,我们下棋去吧。”

    傅老爷子是个棋迷,闻言,顿时将教训孙子的事情抛到了脑后,乐颠颠地跟沈清澜下棋去了。

    傅靖婷站在边,看的十分好笑,安慰了傅衡逸句,“你爷爷就是太紧张清澜肚子里的孩子了。”

    傅衡逸眉眼温柔,“嗯,我知道,确实是我不够用心,姑姑,女人在怀孕的时候还应该注意些什么?”傅衡逸脸的虚心求教的神情。

    他的这个样子,让傅靖婷的眼神有片刻的恍惚,笑了笑,开口,“清澜现在还是初期,除了孕吐应该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到了后期……”傅靖婷将怀孕时遇见的问题说给傅衡逸听,傅衡逸听得十分认真。

    “放心吧,家里还有你爷爷和姑姑呢,我们会好好照顾清澜的,等你假期结束,就让清澜搬回大院来住,我们也方便照顾。”见傅衡逸脸的凝重,傅靖婷笑着说道。

    傅衡逸点点头,“嗯,我不在的时候就要麻烦姑姑了,清澜性子坚韧,就是有事也喜欢自己扛着,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还请姑姑留意着些。”

    傅靖婷好笑,“行行行,姑姑知道了,姑姑会照顾好你的宝贝媳妇的。”

    傅衡逸有些不好意思。

    “你这次回来这么长时间,就打算跟清澜待在家里?”傅靖婷问道。

    “等两天吧,要是过两天,清澜的孕吐不严重的话,我想自己开车带她到周边小镇上住几天,那里风景不错,空气也好。”

    说这些话的时候,傅衡逸的眼睛里都散发着温柔的味道,傅靖婷看着这样的侄子,心是无限的欢喜还有感慨,要是她的哥哥嫂子可以看到这幕定很欣慰。

    “衡逸,现在你也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姑姑也放心了。”

    “姑姑,你跟姑父的事情……”傅衡逸没有往下说,但是傅靖婷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婚礼上,顾博明明也来了,但是却没有像以前样往傅靖婷的身边凑,而是自己坐在边,整天下来都没有跟傅靖婷说过句话。

    傅靖婷眼神微暗,“我跟他这辈子就这样了。”

    傅衡逸也没有继续说,傅靖婷和顾博之间的事情也不是时半会儿可以说清楚的,只是姑侄两个正说着这人,门外就传来了引擎声,顾阳从车上下来,人还未到,声先到,“外公,妈,我和我爸来了。”

    傅靖婷转身看去,就看到了顾阳风风火火的进来了,身后跟着顾博,依旧是旧时那脸和煦的笑意,手里拿着几个袋子,看见傅衡逸,徐徐笑开,“衡逸,你也来了。”

    傅衡逸叫了声“姑父”,视线落在顾阳的身上,顾阳立刻规矩站好,给傅衡逸行了个军礼。“首长好。”

    傅衡逸凉凉地看了他眼,顾阳放下手,嘿嘿笑,“大哥,我今天是来看外公的,我爸今天是来告别的。”

    顾阳说完,还特意看了眼傅靖婷,见傅靖婷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心里忍不住有些失望。

    闻言,傅衡逸的眉头动了动,“告别?姑父要去哪里?”

    顾博笑了笑,“去F国,公司打算拓展F国那边的业务,我先过去考察下环境,要是可能的话,也许就在那边常驻了。”

    傅靖婷眸光动了动,傅衡逸看了眼自己的姑姑,问道,“姑父是打算移民?”

    “现在只是去看看,但是也不排除这可能,顾阳已经长大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也是时候为自己考虑考虑了。”

    顾博说这些话的时候,注意力直在傅靖婷的身上,见她直没有什么表示,原本还在犹豫的心瞬间就落在了地上,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了让自己牵挂的人,那么就这样吧。

    顾博没有跟傅靖婷说话,直接略过她走进了屋子里,顾阳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妈,我爸都要走了,这次是真的,也许就不会回来了,你真的不去挽留下吗?你要是开口让他留下来,他肯定愿意的。”

    傅靖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跟你爸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他是走是留都是他的自由。”

    顾阳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傅靖婷,说道,“妈,你就倔吧,要是哪天我爸真的给我找后妈,你就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傅靖婷不说话,顾阳倒是先急了,恨声说道,“妈,你就真的不要我爸了?难怪我爸伤心地连国内都不想待了,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也不管了,爱咋滴咋地。”说完,就转身进屋了,为了他父母的事情,他是操碎了心,但是这两人可倒好,既然人家都不在乎了,他还管这档子事儿干嘛。

    傅靖婷看着庭院的角,很久都没有开口,傅衡逸刚想开口,傅靖婷先说话了,“衡逸,你先进去吧,姑姑想个人待会儿。”

    傅衡逸抿抿唇,“好。”

    走了两步,傅衡逸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姑姑,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不要折磨自己的同时也折磨别人,不管当初姑父犯了什么错,他等了你二十多年,这些也足够了。人生短暂,该珍惜的还是要珍惜。”

    傅靖婷身子轻轻颤,在傅衡逸没有看到的角落,泪如雨下。

    **

    京城某高档小区,丁明辉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刚刚因为他父母的问题,他跟刘慧吵了架。

    刘慧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从书房里出来,见丁明辉还在生气,冷笑,“丁明辉,这件事没得商量,明天就将你的父母给我送回老家去,不然以后的生活费我分都不会给他们。”

    丁明辉腾地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刘慧,那是我的父母,是将我养大的亲生父母,现在我好不容易工作了,生活条件也好了,你让我自己在京城里吃好的,住好的,却让我爹妈回乡下过苦日子,刘慧你说这些话亏心不亏心?”

    刘慧的脸也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丁明辉,“丁明辉,你说我亏心,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好好问问,到底是谁亏心,我好心好意给他们在京城买了套房子给他们住,是,面积是小了点,但是住他们两个人还是卓卓有余的吧,我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穿的,结果他们是怎么对我的?”

    说起这件事,刘慧也是满心的委屈,她自认对丁明辉的父母已经够好了,结果这两人竟然在背后跟丁明辉说自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又说自己年龄大,不够漂亮,配不上丁明辉,还说自己嫌弃他们,都不让他们跟自己住。

    刘慧当时正好买了些吃的给两人送过去,结果就听到了这番话,气得刘慧当场就将东西给砸了,回到娘家还被自己的亲爸亲妈好通话说。

    刘慧觉得她妈有句话就说对了,她开始就不应该对他们这么好,蹬鼻子上脸的。

    丁明辉呛声,“我爸妈就那么随口说,你跟两个老人家计较什么?每次你去家里,我妈有哪次没有给你做好吃的招待你吗?在亲戚朋友面前也是夸你好,对他们孝顺,这样还不够?刘慧,做人不能太过分。”

    刘慧冷笑,“丁明辉,我为什么没孩子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从他们在起开始,丁明辉每次都做措施,她要是能怀上才是奇怪了。

    “你别把我当傻子,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我会不知道?想借助我往上爬,然后脚踹了我,丁明辉,我实话告诉你,这样的念头你最好早点打消,我既然可以将你捧上去,那么我也可以将你拉下来,你可以试试我是不是有这个本事,还有告诉你爸妈,要想过好日子就给我将嘴巴闭紧了,少给我摆什么公公婆婆的款,我刘慧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他们想捏就捏。”

    丁明辉脸色铁青,手指着刘慧,“刘慧,你现在是逼我离婚是不是?”

    “离婚,不,我不会跟你离婚,想离婚去找方彤是不是?你做梦。”

    丁明辉脸铁青地直接出了家门,刘慧也不管他去哪里,就算是再给丁明辉个胆子,他也不敢给她做出什么事情来,顶多就是去找他爹妈去了。

    丁明辉从家里出来,本来是打算去找他爹妈去的,但是被冷风吹,他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想了想,打车去了酒吧,然后给以前的同学打了电话。

    酒吧里,丁明辉坐在吧台前喝着闷酒,陈海程进来,在吧台找到丁明辉,“我说明辉,你今天怎么想起约我喝酒了?”

    丁明辉将杯酒放在陈海程的面前,“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陪我喝。”

    陈海程见丁明辉的难看的脸色,笑笑,也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喝了口,丁明辉将人家叫来,但是却没有理他,只顾着自己喝酒。

    陈海程见他连续喝了三四杯,怕他喝醉了,将他手里的杯子抢过来,“行了行了,少喝点,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是兄弟的,你就将酒杯给我,我心里难受,你让我喝点怎么了。”丁明辉不高兴。

    陈海程见状,还以为他是知道了方彤的事情,难受呢,拍拍丁明辉的肩膀,“我说明辉,你什么时候知道方彤是方承志市长的女儿的?”

    丁明辉原本想要去抢杯子的手顿,看着陈海程,“你刚刚说什么?方彤是谁的女儿?”

    陈海程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原本在沈清澜的婚宴上知道了方彤是方承志的女儿之后,他是不打算告诉丁明辉的,毕竟丁明辉已经结婚了,现在再来说这些也没有用。

    “没说什么,你听错了。”陈海程否认。

    丁明辉把握住陈海程的肩膀,死死地看着他,“你要还把我当朋友,你就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刚刚说方彤是谁的女儿。”

    因为喝了酒,丁明辉的脸有些红,陈海程想了想,索性将自己知道的那点事都告诉了他。

    丁明辉越听,脸色越难看,等听完,这个人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海程理解地拍拍他的肩,“明辉,我理解你的感受。”这就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典型。

    丁明辉神色变幻不定,他站起来,“我今天有事,我们改天再约,今天这算是我欠你的,对不住了。”

    陈海程理解得笑笑,“去吧,喝酒有的是机会。”

    丁明辉走出酒吧,直接打车去了方彤家的小区,他给方彤打电话,但是方彤没有接,直接将电话掐了,继续打,就打不通了。

    丁明辉不死心,给方彤发了条短信。

    【我在你家的小区外面,你要是不出来见我,我就直等在这里,直等到你出来为止。】

    方彤看见这条信息,脸都黑了,拿起外套披在身上走了出去,付芳华见她出门,喊了声,“彤彤,这大半夜的你上哪里去?”

    方彤回了句,“我去小区外面的便利店买点东西,马上回来。”

    闻言,付芳华嘀咕了句,“这孩子,大半夜的买什么东西,明天买不成吗?”

    方彤刚刚走出小区就看见了等在边的丁明辉,丁明辉看见她,眼睛就是亮,视线落在方彤的脸上,舍不得离开。

    方彤皱眉,“丁明辉,你找我出来做什么?”

    丁明辉看着方彤,眼底是深深的思念,他已经个多月没有见过方彤了,以前跟方彤在起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跟方彤分手,尤其是跟刘慧结婚以后,看着刘慧对他父母的态度,他心里越发惦记方彤的好。如果换做是方彤,她定会对他的父母很好,将他们当做自己的亲生父母样。

    “彤彤,我只是想你了,所以想见见你。”丁明辉脸深情地说道。

    如果是以前听到这些话,方彤心必然是感动的,但是现在,她只觉得恶心。

    她冷冷的看着丁明辉,“丁明辉,你别让我看不起你。”

    “彤彤,我……”

    方彤打断他,“不要说了,丁明辉,给我们之间留最后点美好的回忆吧。”她转身要走,但是丁明辉不让。

    “彤彤,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方彤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丁明辉继续说道,“你父亲是方市长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方彤的眼睛里充满了冰寒,“所以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兴师问罪?丁明辉,我父亲是谁,与我们在起有关系吗?如果因为我父亲是方承志,你就不会背叛我,跟我在起的话,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喜欢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家庭?”

    “我爱的当然是你的人,彤彤,我的心意你难道不清楚吗?”

    “丁明辉,不要说这些话来恶心我,你这样会让我更加后悔曾经遇到你。”

    丁明辉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彤,“彤彤。”

    “不要这样叫我,我跟你不熟,丁明辉,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次单独见面,以后就算是在公司里遇见,也请你当做不认识我。”

    丁明辉把拉住方彤,“方彤,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件事,当初我们在起那么多年,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家里的情况?”

    方彤顿了顿,看向丁明辉,“原来你是知道这件事特意来质问我的。丁明辉,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你要是早知道我爸爸是方承志,你就不会跟我劈腿,跟个老女人结婚?”

    丁明辉语塞,他刚刚确实在想这个问题,要是方彤早点告诉他,那么……

    方彤冷冷笑,“丁明辉,别为自己的恶心找借口,我爸妈说的对,你我根本就不是路人。”

    方彤说完,甩开丁明辉的手就走,丁明辉在后面喊道,“方彤,其实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对不对?”

    方彤脚步微顿,说了句,“你既然这么认为,那就是吧。”

    “方彤,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是不是?”

    方彤的眼睛里闪过抹悲凉,淡淡开口,“你认为是就是吧,丁明辉,我最后说次,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

    方彤回到家,心里闷闷的,付芳华正在看电视呢,看着她空空如也的手,“彤彤,不是说买东西去了吗?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

    方彤扯扯嘴角,“没有买到,我想要的东西便利店没有,明天去超市买吧,时间不早了,我先睡觉了,妈,你也早点睡。”

    “嗯,去吧,妈妈将这集电视剧看完也就睡了。”

    方彤走进房间,躺在床上,将头埋在被子里,过了很久才起身,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本日记本,这是她刚跟丁明辉谈恋爱的时候写的,断断续续写了四年,她看也没看,将日记本扔进垃圾桶里,想了想,又捡起来,找了把剪刀,将日记本剪成了堆废纸,然后才扔进了垃圾桶里。

    **

    傅家,晚上傅老爷子留了顾博和顾阳在家里吃饭,以往定会留下来的顾博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拒绝了,“爸,我晚上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就让顾阳陪您吃吧。”

    傅老爷子看着顾博,“晚上还能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先吃了饭再走?”

    “爸,实在抱歉,我晚上还有个饭局,是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不去不行。”

    傅老爷子闻言,也就不继续挽留了,只是说了句,“那行吧,你就先走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顾博歉意的看了眼老爷子,然后就离开了,沈清澜见他没有跟傅靖婷打招呼的意思,挑眉,看向傅衡逸。

    傅衡逸回了她个不知道的眼神,倒是顾阳,开口了,只是开口就是拆自己的老爸的台,“外公,你听我爸胡说,他晚上哪里有什么饭局啊,是明天他要出国,今晚回去收拾东西呢。”

    “出国?”傅老爷子问道。

    “嗯,我爸说想去F国考察公司发展的前景,其实就是想在国外定居了。国内已经没有了让他留恋的东西,他就想离开这个伤心地了呗。”顾阳躺在沙发上,说道,时不时看眼傅靖婷,这话就是说给他妈听的。

    傅老爷子听就急了,“你爸要定居国外?那你妈怎么办?”

    顾阳耸肩,“什么怎么办啊,您也看到了,我爸等了我妈这么多年,但是我妈就是不肯回来,那我爸总不能真的这么等我妈辈子吧。”

    傅老爷子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顾阳继续说道,“其实我看我爸对我妈还是有感情的,但是我妈不是啊,我妈现在看见我爸就跟陌生人似的,搁谁身上受得了啊,我看啊,我爸走了也好,我妈眼不见为净,你说是吧,妈。”

    傅靖婷仿佛没有听见顾阳的这番话,垂着眸,不知道想些什么,过了会儿,站起身,“爸,我去看看赵姨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等到傅靖婷走了,顾阳脸上的无所谓渐渐变成了无奈,“外公,我是真的没有了,你看我都这么说了,我妈还无动于衷,我要是我爸,我也得伤心死。”

    傅老爷子也很无奈,“算了,他们的事情怎么管不了,就这样吧。”

    沈清澜抿唇,淡淡开口,“爷爷,我有个法子倒是可以试试。”

    在场的人都看向沈清澜,“嫂子,你有什么办倒是快说啊。”

    沈清澜微微勾唇,:“方法很简单,患难见真情。”

    顾阳疑惑地看着她,似乎依旧不理解她这话的意思,沈清澜想了想,对几人轻声说了几句。

    顾阳听完,狐疑,“嫂子,这个方法有用吗?”

    傅衡逸沉思了下,缓声开口,“应该有用,明眼人能看出姑姑和姑父之间是有感情的,但是姑姑直不肯回头其必定有内情,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内情,在生命面前都显得脆弱。爷爷,我觉得清澜的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试试,您认为呢?”

    傅老爷子背着手,摇摇头,“我老咯,这些事情我不管,我啊,还是去看看我的花儿吧。”

    这就是默认的意思了,顾阳嘿嘿笑,凑近沈清澜,“嫂子,这件事该怎么进行啊?”

    沈清澜刚刚也是灵光现,哪里有什么具体的方法,摇摇头,“暂时没有,不过这件事需要姑父的配合,你还是先回去将姑父说服了。”

    顾阳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只要是能让我妈回来的事情,我爸都会同意的。”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傅靖婷走过来,笑着说道,“该吃饭了。”

    顾阳拍拍手,“没什么,我在跟嫂子和大哥说我在部队里的事情呢,外公,我扶您去吃饭。”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眼睛里的笑意闪而过。

    吃过晚饭,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在大院里散步,傅衡逸牵着沈清澜的手,缓声开口,“怎么突然想起来帮姑父了?”沈清澜不是个好管闲事的性子,姑姑和姑父的问题也不是现在才出现的,之前沈清澜直也没有管过。

    沈清澜微微笑,“只是觉得有"qing  ren"都该终成眷属。”她低头看着自己与傅衡逸交握的手,忍不住笑了笑。金恩熙说她自从嫁人之后就变了,现在想想,大概是的。

    傅衡逸笑笑,沈清澜的变化他自然是最清楚的,也是最乐意见到的,“清澜,我们会直幸福下去的。”

    沈清澜抬眸,看着他认真的眉眼,点点头,“嗯,我们会幸福的。”

    接下去两天,沈清澜直没有什么孕吐反应,大概真是像沈清澜说的,肚子里的宝宝只是想提醒下某对爸妈不要忘记自己的存在。

    见沈清澜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傅衡逸跟两家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带着沈清澜出发去小镇上游玩了。

    这个小镇离京城并不远,但是与京城的恢弘大气不同的是,小镇十分古朴典雅,亭台楼阁,倒是有些江南的意味在里面,据说,这里以前还真的是个从江南来的富商集资建的,很多来北方经商的商人都曾在这里安家,只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小镇上的人口越来越少,那些来经商的商人更是离开了这个虽然风景很美,但是交通却很不方便的小镇。

    沈清澜刚到镇子口,就喜欢上了这个处处透着安宁气息的小镇。

    走在小镇的石板路上,沈清澜边打量着四周,边问傅衡逸,“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傅衡逸笑笑,“之前曾经听个战友提起过这个地方。”因为那个战友就是这里人,所以傅衡逸还问了许多关于这里的事情,就是想着有天可以带沈清澜来这里。

    “这座小镇上有许多的民宿,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这附近有个温泉,多泡泡据说对女人尤其是怀孕的很有好处,明天我们去泡温泉。”

    傅衡逸跟沈清澜说着自己的安排,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嘴角带着笑意,歪着头看着傅衡逸,傅衡逸侧目看向她,“怎么了?”

    沈清澜轻笑,“傅衡逸,我们这样像不像对普通的夫妻?”

    傅衡逸挑眉,“难道我们不是?”

    “嗯,我们是。”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

    小镇是安宁的,即便到了午,这里也没有忙碌的景象,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在小镇上走了圈,回来时,这家民宿的主人已经做好了饭菜。

    “你们回来地正好,我正想叫我家的二小子去叫你们吃饭呢。”女主人笑着说道,她是个四十左右的女人,脸上的笑容很亲切。

    “许大姐,谢谢你准备了这么丰盛的饭菜。”沈清澜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温和说道。

    被称作许大姐的女人笑笑,“这就是家常便饭,你们不嫌弃就好,你们先吃,我先去让我家的二小子将饭菜给他爸送去。”

    许大姐的家里还有几亩田,种着稻谷,现在正是稻谷收获的季节,许大姐的男人和大儿子早就出门去地里收稻谷了。

    许大姐重新走进厨房,出来时手里拿着几个大大的食盒,用袋子装着,上面是几个馒头,冲着楼上喊了声。“二娃,下来。”

    楼上很快就响起了脚步声,没会儿,个小身影就出现在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视线,是个**岁的男孩子,“妈,咋了?”

    许大姐将食盒递给小儿子,“给你爸和你哥送去,快点去,不许在路上玩知道吗?”

    二娃点点头,接过许大姐手上的食盒就跑了,许大姐不好意思地冲着沈清澜和傅衡逸笑笑,解释道,“我家二娃调皮又爱玩,要是不叮嘱他句,指定要在路上耽误时间。”

    沈清澜微微笑,“大姐,你家里有两个孩子很幸福。”看着许大姐的眼睛,沈清澜就知道,这个女人的生活定是幸福的,因为她的眼睛里有光。

    说道家里的两个孩子,许大姐也笑了,“我家的两个孩子都不错,尤其是我家那个大小子,今年其实已经工作了,但是知道家里稻谷丰收,特意请了两天假回来帮我们两个收稻谷,说是不想他爸那么辛苦。”

    许大姐说着自己身边的小事,沈清澜耐心地听着,没有丝的不耐烦。

    说了会儿,许大姐见两人都没有怎么吃饭,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这人话比较多,打扰你们吃饭了吧?”

    傅衡逸摇摇头,“不会,许大姐,等会儿吃晚饭,我们能不能去你家的地里看看?”

    “嗨,这有什么难的,想去就去呗,也不远,等下让我家的二小子带你们去。”

    沈清澜和傅衡逸吃好饭在许大姐的小儿子的带领下,出了门。

    二娃是个七岁的孩子,今年刚上小学二年级,正是好动的年纪,走路蹦跳,时不时往路边的草丛里看看,难怪午许大姐让他送饭的时候要叮嘱他不能贪玩。

    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来这里的游客很少,走在路上,只看到几个游客样的人,大部分都是这里的居民。

    “叔叔,你们也是从京城过来的吗?”二娃边走,边好奇地问道。

    傅衡逸点头,“你去过京城吗?”

    二娃摇头,“我没有去过,但是我在电视上和电脑上都看见过**,可好看了,我妈妈答应我,等我期末考试考了第,就让我哥带我去**看升国旗。”说道这里,二娃高兴地眯起了眼睛,“叔叔,**是不是很宏伟?”

    “嗯,特别宏伟。”

    “我们班上去过的同学都说很好看。这次期末我定可以考第,然后去看**。叔叔,我跟你们说,我们这里京城会有京城的客人过来,住在我们家,但是这位姐姐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人。”二娃偷偷打量着沈清澜,说道,脸蛋微红。

    沈清澜眼睛里闪过丝笑意,从口袋里拿出几颗巧克力,这是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傅衡逸放进去的,说是给她解馋。

    “给你的。”

    二娃摆手,“姐姐,我妈妈说了,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他的眼睛悄悄的看着沈清澜手的巧克力,明明眼睛里满是渴望,却依旧没有伸手拿,看得出许大姐是个很会教孩子的人。

    沈清澜笑笑,将巧克力塞进二娃的怀里,“拿去吧,叔叔和姐姐现在住在你们家,不算是别人,你妈妈不会说你的。”

    二娃眼睛里闪过挣扎,最后还是收下了巧克力,“谢谢姐姐。”

    沈清澜摸摸他的头发,她发现,自从怀孕以后,她似乎越来越喜欢孩子了。

    傅衡逸笑看着她,只是在听到她的自称时,皱了皱眉,蹲下来,看着二娃,“这位姐姐是叔叔的妻子,你要喊阿姨知道吗?”

    ------题外话------

    嗯,我们傅爷还是很介意年龄问题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