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新婚夜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回来时,沈清澜还没从浴室里出来,主卧的被单床罩都是喜庆的大红色,被子上撒了不少的花生桂圆。因为沈清澜怀孕,所以就连最闹腾的顾阳也没有提出来闹洞房。

    傅衡逸将床上的花生、桂圆都收拾干净了,沈清澜也从浴室里出来了,她的身上穿了件两件套的睡衣,外面是系腰带的睡袍,里面是吊带,因为月份很浅,所以她的身材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床的边躺下,沈清澜很是自觉地窝在了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看着她,手放在沈清澜的腹部,“今天孩子没有闹你吧?”

    “没有,它很乖,以后生出来肯定是个听话的孩子。”沈清澜说道,声音柔和,说到肚子里的孩子,就连眉眼都充满了温柔。

    “它以后要是不听话,就交给我,我保证让它听话。”

    沈清澜闻言,笑了,“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被爷爷打过?”

    “嗯,大院里的男孩子,基本都是在家长的棍棒下长大的,你哥哥小的时候也是,被沈叔叔追的满院子跑。”傅衡逸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大舅子。

    夫妻两个说着傅衡逸小时候的事情,只是说着说着,傅衡逸的眼神就变了,沈清澜的睡袍带子不知怎么的松了,睡袍从沈清澜的肩上滑落,露出了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

    自从知道沈清澜怀孕以后,这段时间,傅衡逸直都是老老实实的,每天晚上就单纯地抱着沈清澜睡觉,什么都没干,没有点火也就算了,但是现在看到这番美景,傅衡逸心底压抑的火气下子窜了起来,原本放在沈清澜小腹上的手也开始向上移动。

    感受到傅衡逸身体的变化,沈清澜脸上浮现层淡淡的粉色,闭上眼,将自己的红唇送到了傅衡逸的面前。

    这举动,就像是滚油溅了水,傅衡逸眼神变得幽深,低下头,深深的吻上了沈清澜的红唇,室内的空气温度越来越高,等到吻结束,傅衡逸的头埋在沈清澜的颈侧,呼吸粗重,沈清澜也是脸的意乱情迷,刚刚不止是傅衡逸,她的身体也来了反应。

    感受到小腹处如火般的温度,沈清澜犹豫了片刻,缓缓伸手,握了上去。

    傅衡逸的身子猛地僵,握住了沈清澜的手,粗声说道,“清澜,医生说不可以。”

    沈清澜俯身,在傅衡逸的耳边说了句,“嗯,我知道,所以我帮你。”说着整个人直接钻进了被子里。

    傅衡逸的身子瞬间紧绷,眼神迷离,忍不住发出了声喟叹。

    过了很久,傅衡逸才伸手抽了纸巾,将沈清澜手上的痕迹擦干净,沈清澜的脸蛋通红,看都不敢看眼傅衡逸,快步走进了浴室,傅衡逸跟了进去。

    等到两人清洗干净出来,沈清澜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消退,傅衡逸抱着她,在她的唇上狠狠啄了口,“我老婆真棒。”

    沈清澜垂眸,轻轻在他的胸前捶了拳,傅爷表示这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刚刚吃了肉,傅爷的心情极好,还拿起沈清澜的手,翻来覆去的看,越看越觉得自己老婆的手很美,忍不住将沈清澜的手放在唇边,挨个亲了亲,沈清澜脸上原本就没有消退的热度又有了上升的趋势,最后在傅衡逸越来越火热的目光下,把抽回了自己的手,神情微恼,“傅衡逸,我困了。”

    傅衡逸轻笑,“好,那就睡吧。”

    沈清澜闭上眼睛,在傅衡逸的怀装鸵鸟,刚刚那么大胆的人肯定不是她。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装鸵鸟的样子很是好笑,却不敢笑出声,就怕真的将老婆大人给惹怒了。

    给沈清澜盖好被子,俩人才睡去。

    **

    方家,李博明开车将方家家人送回家,刚刚离开,方彤就不高兴了,看着她妈说道,“妈,以后你在外面能不能不提我跟清澜是好朋友的这件事?”

    付芳华听这话,脸色沉,“我说的是事实,又没有胡说道,怎么就不能说了。”

    “妈,你的那点心思我明白,我知道我们家要是跟沈家攀上关系,以后不管是我爸还是我,在未来都能走的更远,但是妈,清澜是我的朋友,我只想将她当做我的好朋友,纯粹的朋友关系,不想让我俩的友谊沾上太多利益的纠缠。”

    “那我也没让沈清澜帮你爸或者是你做什么呀,怎么就沾上利益了?”被女儿说,付芳华不乐意了,她现在这么做都是为了谁啊。

    见母女俩又吵起来了,方承志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别吵了,彤彤,你妈妈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没什么坏心眼,你不能这么说你妈。”

    方彤看着方承志,“爸,我妈是没坏心眼,但是这话要是传到清澜的耳朵里,那我成什么人了,以后清澜怎么看我,沈家人怎么看我?他们还可以为跟清澜做朋友就是为了攀上沈家得好处呢。”

    方彤直都知道自己的母亲有点势利,从丁明辉那会儿就能看出来了,只是直不想说而已。

    “你跟沈清澜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人家是沈家的千金,他们不会怎么想你的。”付芳华说道。

    “妈。”

    付芳华摆手,“你别跟我将那些大道理,我跟你说方彤,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人家沈家怎么想的你怎么知道,或许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事。你以为你爸爸当个市长很了不起是不是?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京城的水有多深。京城里人际关系复杂,凡是有点身份的,身后的关系都是千丝万缕,你爸爸可以爬上今天的位置,你以为是爸爸的本事?”要不是前任京城的把手下台,两方人斗争,谁都想将自己人安插进这个位置,直争斗不休,还轮不到方承志这么个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人呢。

    “芳华,别说了。”方承志阻止她,他不想让女儿知道太多这方面的事情。

    “我今天就是要好好跟她说说清楚,承志,我们将方彤保护得太好了。”付芳华说道,她以前觉得让方彤生活在个单纯的环境,随自己的意愿生活就好,但是后来她发现自己错了,方彤太单纯,受伤害的其实是她自己。

    “方彤你觉得自己的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工作上他没有能力?不是,按照你爸爸的能力,早就应该被调回京城了,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直没有机会?你现在自己也工作了,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看明白了。不是妈妈势利,而是有这个条件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我们也不是想让沈家给我们走关系,就是想让其他人顾忌着点,以后在工作配合下你爸的工作,这点私心也不能有?”

    方彤语塞,面对她母亲的这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君澜集团的这几个月,她是学到了很多,有些事情她也看的明白。

    付芳华见女儿沉默,轻声叹了口气,“彤彤,妈妈知道你认为妈妈势利,但是妈妈可以拍着胸脯说,妈妈没有点私心,我不是为了自己。”

    “妈,你别说了,是我的错,是我太自私了。”方彤开口,她从来没有站在她妈的角度思考问题。

    方承志拍拍女儿的肩,“彤彤,你也别怪你妈。”

    方彤点点头,“爸,我先进去了。”说完,直接进了房间。

    客厅里,方承志看着付芳华,深深叹气,“你说你,你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付芳华坐在沙发上,脸的愁容,“你以为我愿意吗,你现在都到了什么处境了你自己不知道啊,外人只知道你现在多风光,是京城的把手,但是在京城,这个位置算什么呀?在你上面的人大把,随便来个人的位置都比你高,你看看二把手,他对你是什么态度,你这大半年的时间工作有任何的进展吗?上次开会,被点名批评的人不是你?”

    方承志脸也沉了下来,其实自从调回京城,他的工作就没有顺利过,最近更是有人抓住了他工作上无建树这点将要将他撸下去,说白了其实就是盯上了他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

    “我也不是没有去找过门路,但是上面的人我们个也不认识,我能有什么办法。”付芳华也委屈,方承志他就是个特别实诚的人,根本不会那些弯弯绕绕,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人挤出去,到临市工作就是这么多年。

    回来京城这么久了,也没见跟京城的人混熟了,这次婚宴是个好机会,她不想错过,就像她跟方彤说的,她也不想沈家帮他们家做什么,只是想让人知道他们家也不是毫无关系的,不要让其他人觉得自己的丈夫就是个泥捏的柿子。

    夫妻俩在客厅里说着话,根本没有想到方彤的房间门根本没有关上,刚才的话都被方彤个字不漏的听了进去,方彤悄悄关上房门,靠在门上,眼神晦暗。

    第二天早,方彤起床,走出房门就看见她妈已经做好早饭,“彤彤醒了,快来吃饭吧。”

    方彤在餐桌前坐下,没有看见方承志,“我爸呢?”

    “你爸已经上班去了。快吃吧,不是说今天约了晓萱逛街。”付芳华给女儿盛了碗粥。

    方彤看着母亲,欲言又止,“妈,我爸工作上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付芳华笑笑,“没有,昨晚就是妈时激动乱说的,你爸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了,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倒是你,你跟博明怎么样了?”

    方彤微愣,“我跟博明什么怎么样啊。”

    付芳华看了她眼,“你别跟我说博明在等你你看不出来啊,博明是个好孩子,你要是对人家有意思呢,就别拖着,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他,你也早点跟人家说清楚,总让人这么等着是怎么回事?我们家可不是那种骑驴找马的人家。”

    方彤微微低着头,看着碗里的粥,“妈,你觉得李博明好吗?”

    “妈觉得他好不好没用,最关键的是要你觉得人家好,毕竟最后跟他过辈子的人是你,不是妈。但是站在妈妈的角度呢,彤彤,不是妈妈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博明比那个丁明辉好的太多了。”

    自从方彤和丁明辉分手以后,付芳华再也没有在方彤的面前提起丁明辉,这次也是话赶话了,说完,看了眼方彤,见她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也就放了心。

    忽然提起丁明辉,方彤的眼底有瞬间的恍惚,却很快恢复了平静,她微微笑,“妈,你说的对,博明确实比丁明辉好很多,他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彤彤,你放下了?”付芳华试探着问道,女儿分手这么长时间,直也没见她跟其他异性接触过,心都扑在事业上,现在还被公司派到国外学习,落在付芳华的眼里,可不就成了因为失恋伤心欲绝,所以远走国外眼不见为净吗。

    看懂了母亲眼的意思,方彤有些好笑,“妈,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啊?丁明辉现在对我来说早已就是过去式了,我心里没有他。”

    “你放下就好,妈就怕你死心眼,既然你已经放下了,你心里对博明是怎么想的?前几天我跟你李叔叔聊天,你李叔叔的意思是想让博明回去接管自己家的公司了。”

    “他要离开京城了?”方彤问。

    “嗯,你李叔叔前段时间因为生病住了段时间的医院,出院后身体就大不如前了,就想着让博明回去接管公司,他也好退下来,享享清福。”

    “博明同意了吗?”

    “这个不清楚,你李叔叔也没说,你爸跟人家打电话,我也就是那么听,所以我才说,不管你对人家李博明有没有意思,你都要把话跟人家说清楚。你要是喜欢人家,我跟你爸不会反对,你要是喜欢上别人呢,我跟你爸也没意见,切看你自己。”

    方彤低声说了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知道方彤是个有分寸的人,付芳华也就不再多说了,而是说道,“你这次回国可以待几天?”

    “周。”原本方彤只请了三天的假期,但是是沈君煜后来又给了她四天的假期。

    “那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我看你都瘦了,说起这个,你们三个是个比个瘦,尤其是晓萱,都瘦成了把骨头,改天你叫她来家里吃饭,妈给她做点好吃的。”

    方彤笑着点点头,“行,我下午跟她逛街时候跟她说说。”

    “嗨,还等什么改天啊,就今晚吧,你下午跟晓萱逛街,晚上来家里吃饭,等下妈就去买菜。”付芳华说道,于晓萱的父母去世了,现在就剩了于晓萱个人,付芳华看着她也怪可怜的。

    “嗯。我会跟她说的。”

    **

    沈清澜今早刚刚睁开眼睛,第时间就捂着嘴往卫生间跑,傅衡逸正打算进来叫她起床吃饭呢,就听见了卫生间里传来的声响,面色变,快速走了进去,就看见沈清澜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暗地的。

    傅衡逸立马就急了,上前想将沈清澜扶起来,“清澜,怎么好端端的吐了,哪里不舒服?”

    沈清澜摆手,刚想开口说话,胃里就是阵翻涌。

    傅衡逸站在边,眼睁睁看着沈清澜最后吐得眼眶都红了,急的就要去打120,却被沈清澜把拉住了,“我没事,就是孕吐,不要紧,吐了就好了。”

    傅衡逸连忙给沈清澜递了杯水,给她漱口,沈清澜缓了缓,顺着傅衡逸的力道起身,见着他皱成团的眉头,轻笑,“我真的没事,肚子里的小家伙闹我呢。”

    听到这话,傅衡逸的眉头没有丝毫的舒展,直直地看着沈清澜的小腹,“不是说它很乖吗?”他回来的这些天,沈清澜也确实能吃能睡的,没有丝毫的不舒服。

    “大概是知道爸爸妈妈结婚了,所以想提醒爸爸妈妈自己的存在吧。”沈清澜看着自己的小腹,温柔地说道。

    傅衡逸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摸摸沈清澜的肚子,“这么小就知道刷存在感,以后长大了肯定也是个调皮的。”

    沈清澜轻笑,“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孩子的嘛。好了,我肚子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傅衡逸见她似乎没事了,也就放心了。

    只是这顿饭,沈清澜终究是没吃上,刚刚在餐桌上坐下,看着傅衡逸端到她面前的皮蛋瘦肉粥,沈清澜的脸色就是变,直接起身冲进了卫生间。

    傅衡逸跟在她的后面进去,轻轻拍着她的背,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心疼的无以复加,连忙给楚云蓉打了电话。

    楚云蓉听完,倒是没有像傅衡逸那么紧张,只是叮嘱道,“你早上给她吃得清淡点,等下去超市给她买点酸梅。”

    “这样就好了?”傅衡逸问道。

    “孕吐是正常的反应,般怀孕的女人都会这样,你不要太紧张,等下我就过来。”

    傅衡逸对楚云蓉的这个回答很是不满意,挂了电话之后直接给钟医生打了电话,大早上的被吵醒,钟医生也没生气,不过钟医生说的话跟楚云蓉说的差不多。

    “早知道当时我就小心点了。”等沈清澜吐完了,傅衡逸轻轻抚着沈清澜的背,说道。按照他的计划,这个孩子起码要到两年后才会到来,这样沈清澜现在就不会这么遭罪了。

    沈清澜闻言,很是好笑,只是现在的她眼眶红红的,鼻尖也是红红的,看着很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看的傅衡逸更加心疼了。

    见着他眼底的疼,沈清澜轻轻抱抱他,安慰道,“傅衡逸,我没事,相反的,我现在觉得很幸福。能和你起孕育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哪怕是吃再多的苦我都愿意。”

    “可是我不愿意。”傅衡逸说道,“等这个小混蛋出来,我定要好好收拾他。”

    沈清澜微微笑,“好,等它出来再收拾它。”

    吐过两次,傅衡逸也不敢让沈清澜吃什么皮蛋瘦肉粥了,走进厨房给沈清澜下了碗番茄鸡蛋面,这次,沈清澜将面吃的很干净,直到吃完,也没有其他的反应,傅衡逸看了松了口气。

    正收拾碗筷呢,楚云蓉就来了,沈清澜开门,“妈。”

    楚云蓉的手里提着个袋子,走进来看了眼厨房的方向,“衡逸在洗碗?”

    沈清澜点点头,“嗯,妈,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给你买了点东西。”楚云蓉从袋子里拿出罐酸梅来,“这个酸梅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看。”

    看着这些酸梅,沈清澜的口水都冒出来了,拈起颗放进嘴里,“唔,这个酸梅确实好吃,妈,你哪里买的?”

    “乐团以前的个同事,她母亲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刚刚我去她家里拿的。”

    楚云蓉早上刚刚喝了口粥,就接到傅衡逸的电话,然后就出门了,先去同事家里拿酸梅,又赶到这里,其实连早饭都没吃。

    “你喜欢吃就先吃着,但是也不能多吃,要是胃里泛酸了就吃颗,等你吃完了妈再去给你买。”楚云蓉说道。

    沈清澜点头,也没有跟楚云蓉客气,她要是客气了,楚云蓉就该哭了。

    沈清澜吃了两颗,虽然想继续吃,但还是盖上了盖子,将酸梅放在边,“妈,等下我跟傅衡逸要出去给宝宝买些东西,你要起去吗?”

    这次傅衡逸共有十五天的婚假,原本两人是打算出去度蜜月的,但是沈清澜现在怀孕,不适合坐飞机,只能先将行程取消了。

    “嗯,也行,你们没经验,妈妈跟着你们去也好给你们点意见。”

    等傅衡逸洗好碗,三人就驱车去了商场,只是没有先去买东西,而是进了家广式餐厅,“妈,我们先吃点东西吧。”傅衡逸说道。

    “不是刚刚吃过早饭?”楚云蓉疑惑。

    “清澜现在不是孕吐吗,钟医生让她少吃多餐,早上她也没吃多少,等下又要逛街,所以先带她来吃点东西。”傅衡逸解释,其实是因为刚刚在来的路上无意看见楚云蓉轻轻揉着肚子,猜想她应该是没吃饭就赶过来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很有默契,听到这话,立刻就明白了,“妈,我确实有点饿了,你再陪我吃点?”

    “行,现在你怀着孩子,确实容易饿。”

    傅衡逸没有点很多东西,足够两个人的量就停了,等东西上来,沈清澜倒是吃的不多,只是象征性地吃了点。

    “清澜,是不是这些东西不合胃口?”见沈清澜没吃什么,楚云蓉问道。

    沈清澜温声开口,“没有,东西很好吃,我是吃不下太多的东西,吃几口就饱了,妈,你吃吧。”

    到了现在,楚云蓉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沈清澜大概是看出了自己没吃早饭,所以才特意带自己来吃东西的,心里顿时又酸又涩。

    每次清澜对着她好分,楚云蓉心里的愧疚就更深分。

    等楚云蓉吃好了,三人离开餐厅,沈清澜跟楚云蓉走在前面,傅衡逸跟在后面。

    走进家婴儿用品店,沈清澜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顿时有些头疼,这些东西这么多,挑选起来肯定很麻烦。

    倒是楚云蓉,看见这些东西眼睛都亮了,抛下沈清澜和傅衡逸走进店里就是个大扫荡,“清澜,这个奶嘴不错,等以后宝宝出生了可以用,这个奶瓶也好,还能自动测量奶粉的温度,不怕烫着宝宝,这个也买个。”

    “衡逸,这张婴儿床不错,就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男孩的话应该选个蓝色的,女孩可以选粉色,要不,现在先选个黄色的吧。”

    楚云蓉满脸的笑意,看着货架上的东西真是怎么看怎么好。

    眼见着楚云蓉要将整个店都搬回去的劲头,沈清澜终于忍不住说道,“妈,我现在才个月,你买这么多东西现在也用不上,我们先买点现在用的上的,这些以后可以买。”

    楚云蓉想,这对,很是不舍地将手里的个奶瓶放回去,对傅衡逸和沈清澜说道,“那我们先去给清澜买点孕妇装吧,还有鞋子。”

    沈清澜和傅衡逸本来也是来买这些,自然没有意见。只是刚刚走去没多远,就遇上了秦妍。

    “沈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秦妍满脸的笑意,似乎看见沈清澜很高兴。

    沈清澜神色清冷,看了眼秦妍,“秦女士。”

    秦妍的视线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身上转了圈,“还没有恭喜二位新婚快乐,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沈小姐,相请不如偶遇,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三位共进午餐?”

    沈清澜唇角轻勾,淡淡开口,“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今天还有事,先不吃了,改天吧。”

    “沈小姐,其实我就是想单纯的请你吃顿饭,没有其他的意思。”秦妍说道,“我知道因为颜夕的关系,你对我有点误会,但是我对你和颜夕是没有任何的恶意的,颜夕现在跟着她母亲出国了,我现在也见不到她,现在在这里遇见你,也算是种缘分吧。”

    沈清澜的眼眸轻轻转,看了眼傅衡逸和楚云蓉。

    傅衡逸缓声开口,“这位太太,不是清澜不给你面子,而是等下我们还有事,实在不能陪你吃饭,十分抱歉。”

    秦妍闻言,满脸的失望,“那真是太遗憾了,沈小姐,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改天再约吧。”

    沈清澜点点头,跟秦妍告别。

    等秦妍走了,楚云蓉才想起来,她曾经跟沈清澜起出来时见过这个女人,也是在个商场里,“清澜,这人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沈清澜点头,“嗯,不过我跟他并不熟。”

    楚云蓉原先没有将秦妍放在心上,但是遇见的次数多了,难免就将这个人记住了。

    傅衡逸只是最开始的时候看了眼秦妍,然后就收回了目光。

    沈清澜倒是不认为秦妍是专程在这里等着她的,但是总是遇见秦妍还是让她的心里觉得有几分异样,跟在傅衡逸的身后走进了家母婴店,还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早已看不见秦妍的身影。

    “清澜,这件衣服怎么样?”楚云蓉的手里拿着件衣服在沈清澜的身上比划着。

    沈清澜看了眼,是件碎花长裙,“颜色太花了。”

    楚云蓉皱眉,“是吗,那我再去看看。”

    傅衡逸则是在看鞋子,他的旁边站着个店员,正在为他解释着每款鞋子的优缺点,傅衡逸的手上拿着双鞋子,大概是选好了,走过来,在沈清澜的身边蹲下,“先试试这双合适不。”说着,抬起沈清澜的脚,帮着她把鞋子脱了。

    个长得好看,看又有身份的男人现在竟然蹲下来给女人换鞋,还脸温柔地看着这个女人,这个画面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店里其他的客人忍不住时不时回头看眼傅衡逸和沈清澜。有的女人还脸幽怨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脸的“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的神情。

    沈清澜微微侧头,看着正脸认真吧帮她换鞋的傅衡逸如刀削般的侧脸,眼睛里闪着亮闪闪的光。

    “站起来试试合适不。”傅衡逸温声说道。

    沈清澜站起来走了两步,点点头,“就它吧。”

    等沈清澜坐下来,傅衡逸重新帮她把鞋子换好,然后递给店员,“这双包起来,还有另个颜色也帮我拿双。”

    这里的东西价格都不便宜,听到傅衡逸的这话,店员自然是满心欢喜。

    那边,楚云蓉也已经挑好了几件衣服,“清澜你看看这几件怎么样?”

    沈清澜看了眼,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傅衡逸,傅衡逸仔细看了看楚云蓉手上的衣服,开口,“妈,我觉得这几件不错。”

    楚云蓉将傅衡逸说的那几件拿出来,交给店员,“那就这几件。”

    走出服装店,傅衡逸的手上已经拿了好几个袋子,都是沈清澜的东西,刚走了没几步,个女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沈小姐,真的是你。”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沈清澜转身,就看见个打扮时髦的女人正脸惊喜地看着她,沈清澜的眼底划过丝疑惑。

    女人快步走过来,“沈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沈清澜抱歉地看着女人,“请问你是?”

    “去年我们在xx商场见过,当时我还怀着身孕,被个疯子劫持,是你上来替换了我,还记得吗?”

    她这么说,沈清澜就想起来了,原来她就是那个孕妇啊,也许是因为当时怀孕的缘故,女人比当时瘦了好多,所以沈清澜第眼并没有认出她来。

    女人见沈清澜想起来了,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沈小姐,直想跟你说声谢谢,当时要不是你,那我跟孩子恐怕就危险了,真的谢谢你。”想起当时的情景,女人至今依旧心有余悸,所以对救了自己的沈清澜也越发感激。

    “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你的孩子没事吧?”沈清澜问道。

    女人微笑,“孩子很好,是个女孩,很健康。”正说着呢,个男人手里抱着个孩子就走了过来,算起来,这个孩子已经十个月了,五官已经长开,白白胖胖的,双眼睛黑黢黢的,很是可爱。

    “这个就是我的女儿,小名团团。”

    沈清澜的目光落在孩子的身上,对上孩子黑亮的眼睛,眼神不自觉变得温柔,“你女儿很可爱。”

    “是你救了我妻子和孩子的命,沈小姐,我们家对你十分感激。”男人说道,脸的动容。

    沈清澜微微笑,“这点小事不用记在心上,换做任何个人都会这么做。”她当时也是因为对方是孕妇所以才出手的。

    尽管沈清澜这么说,但是夫妻俩还是很感激,或许沈清澜只是出于时好心,但是对于他们家来说,却是避免了场悲剧。

    “沈小姐,我们直想要感谢你,但是却找不到机会,这次难得碰上,就让我们夫妻请你们吃顿饭吧,也算是圆了我们的点心愿。”男人诚恳的说道。

    沈清澜眼睛里闪过丝犹豫,还没表态,傅衡逸温声开口了,“吃饭就不必了,你们的心意清澜领了,但是等下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所以十分抱歉。”

    那对夫妻闻言,十分的失望,却很快又重新笑起来,“沈小姐,那我们就先不耽误你们的事情了,以后要是有机会,还请定让我们请你们吃顿饭表示感谢。”

    女人说道,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张名片,“这是我老公的名片,要是以后有用得上我们夫妻的地方,还请沈小姐开口。”

    沈清澜接过名片看了眼,应了声好,然后才跟那对夫妻告别。

    从商场里出来,沈清澜三人就直接回家了,不过不是回新家,而是去了傅家。

    ------题外话------

    新婚夜傅爷无法吃肉,心表示很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