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婚礼(二)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在京城的街角,许诺和安德烈等人正在对峙。

    金恩熙自从追杀事件之后,就直在关注许诺的行踪,自然就发现了跟许诺起来的艾伦,看到艾伦出现的刹那,金恩熙等人就露出了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婚礼的前两天,安德烈就跟傅衡逸打过电话,交流过婚礼的安全问题,这场婚礼必须顺利举行。

    “你们让开。”许诺冷冷的看着金恩熙,要说她最恨的人,除了沈清澜就是金恩熙了,上次没能弄死金恩熙直是许诺心的遗憾。

    金恩熙靠在墙上,脸的闲适,但是身体却呈现防备的状态,“哎,老朋友见面,我们总要好好聊聊的,这么急着走干嘛,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杯?”

    许诺冰冷的眼睛里闪过厌恶,她冷冷的看着金恩熙,“我这次不是来找你们的。”

    “呵呵。”金恩熙笑,眼神冷漠,“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想破坏清澜的婚礼,想都别想,告诉艾伦,既然是癞蛤蟆就好好的在地上趴着,肖想什么天鹅。”

    许诺的手动了动,金恩熙摇摇头,“许诺,我劝你不要动,这大喜的日子,拿出那玩意儿多煞风景啊,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人,动动嘴皮子就成了,就算是真的动手了,你认为就你和这个男人能是我和安德烈的对手?”

    安德烈直没有说话,他的眼神看着是落在许诺的身上,但是却时刻注意着其他的方位。

    “啪啪啪。”安静的巷子里忽然想起了巴掌声,艾伦的身影从拐角处走出来,嘴边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十,几年不见,还是这么调皮。”

    被称为“十”的金恩熙眼神微变,死死地瞪着艾伦,忽而笑开,“教官,好久不见,看见您老还活着,可真是惊喜万分啊。”

    艾伦脸上的笑意加深,眼底的冰冷更甚,“果然是我教出来的人,看见老师还知道礼貌问好,不错不错,我没有白教。”

    金恩熙笑眯眯,“多谢教官夸奖。”话是这么说,但是却站直了身体,看着艾伦,眼神防备。

    艾伦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看着金恩熙和安德烈,“背叛了我次,还想背叛我第二次?”

    金恩熙脸上的笑容更甚,“教官你这话不对,我们是背叛了你,但是不打算背叛你第二次,因为这次我们本来就是站在对立面的呀。”

    “呵呵,十,你果然是和小七在起久了,好的没有学到,她的臭脾气倒是学会了不少。你们现在让开,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

    这话骗小孩就好,想骗他们,艾伦还以为他们还是五岁?

    安德烈沉声开口,“艾伦,我们不会让你破坏这场婚礼,除非我们死。”

    艾伦轻笑,“你以为我会在乎?”

    “你当然不会在乎,但是清澜会在乎,我们要是死了,她会恨你辈子,哦,或许你根本不在乎她恨你辈子,或者应该这么说,她会跟你同归于尽。”安德烈说道。

    艾伦眼睛里浮现丝怒气,他的确不在乎沈清澜是否会恨他,但是他在乎沈清澜的命。

    “呵呵,不错不错,个个翅膀都硬了。”艾伦脸上重新浮起笑意,挥挥手,身后走出几个人来,“我现在没工夫在这里跟你们废话,你们要是不让开,就别怪教官我不讲人情了。”

    安德烈和金恩熙脸防备地看着来人,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艾伦也不打算现在就杀了他们,留着他们还有用处呢。

    两方各不相让,动手在所难免,为了不引起麻烦,安德烈他们和艾伦的人都很有默契地选择了近身格斗,安德烈和金恩熙尽管身手更好些,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的,也落入了下风。

    艾伦站在边看着,嘴角轻轻勾,他养的猫儿即便是长大了,他也能剪去他们锋利的爪子。

    只是没等艾伦将他们制服,这边又出了变故。群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黑洞洞的q口指着他们,让正在动手的人瞬间停下了动作,。

    安德烈看清楚来人,眼底闪过丝惊讶,但是却第时间走到了来人的身边。

    艾伦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眸色很深,“奥斯汀,你确定要跟我作对?”

    奥斯汀微微笑,“艾伦,我不想跟你作对,但是我也不想让你破坏这场婚礼。”

    艾伦看了眼奥斯汀带来的人,是Y国某著名保全公司的保镖,这些人基本都是退役的特种兵,身手不用说,价格自然也是极为好看的,请个就要花不少的钱,现在奥斯汀下子请了这么多人,想必花的钱不少。

    奥斯汀其实原本并不认识艾伦,只是上次无意听安德烈说起,特意问了问,才知道了艾伦的身份,奥斯汀知道沈清澜大婚,曾给安德烈打过电话,知道艾伦很有可能会出现,这才请了这么多人。

    艾伦是个执着的人,见到这些人根本没有放弃的打算,双方再次动起了手,只是这次,奥斯汀带来的人将注意力集在艾伦身上,专门攻击他人,艾伦曾受过伤,尤其是双腿,现在等于是废人个,许诺为了保护艾伦,身上多处被打伤,艾伦带来的其他人自然不用说,最后无奈之下,许诺只能带艾伦先离开这里。

    离去前,艾伦狠狠地看了眼奥斯汀。

    “奥斯汀,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安德烈真诚的说道。

    奥斯汀微微笑,“我没有做什么。”

    “艾伦已经盯上你了,你……”安德烈担忧地看着他。

    “我毕竟是Y国皇室的人,艾伦暂时不敢怎么样。”奥斯汀无所谓的说道。

    安德烈却不这样认为,艾伦从来都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这件事也怪我,我不该将你牵扯进来,安要是知道了,肯定是要怪我的。”

    “不用放在心上,艾伦的事情我自己会小心,安的婚礼快开始了,我们先走吧。”

    安德烈点点头,看了眼艾伦离去的方向,压下心底浓浓的不安。

    “主人,你没事吧?”许诺见艾伦脸都白了,关心地问道,在刚才的打斗受了不轻的伤,就连许诺的身上也是满身伤痕。

    艾伦眼神阴沉可怕,“带人直接将沈清澜给我带回来。”他绝对不能让沈清澜嫁给那个男人。

    “主人,你已经受伤了,我们先撤吧。”

    “今天必须将人给我带回来。”艾伦看向许诺,“你要是不去,就给我离开,以后也不要回来了。”

    许诺垂眸,“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只是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婚礼的酒店四周暗都有人守着,他们刚靠近就被人发现了,就连进去都困难,不要说带走沈清澜了。

    无奈之下,许诺只能先回去。

    ***********

    花轿到达酒店门口,酒店的楼被布置的古色古香,间红毯铺路,两边坐满了宾客。

    轿帘被拉开,傅衡逸的大手伸到沈清澜的面前,她眼底漾着浅浅的笑意,将手放上去。

    优雅的古风音乐响起,沈清澜和傅衡逸缓缓走入大堂,沈清澜的头上的凤冠垂下流苏,让她的脸若隐若现,她能听见观众席上浅浅的轻吸声。

    于晓萱和方彤跟在沈清澜的身后,手里提着灯笼。

    证婚人是周海鸣老爷子,今天沈老爷子、傅老爷子和周海鸣老爷子都穿着身唐装。

    沈、傅两位老爷子坐在上首,看着牵手而来的两位新人,眼睛里满是欣慰和笑意。

    两边的观众席上,没有人开口,大家都静静地看着间的这对新人。奥斯汀和安德烈他们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周老爷子缓声开口,声音铿锵有力,“巍巍华源远流长,三书六礼国风浩荡,和平盛世伟业荣昌,震古烁今凤翥龙翔,今日宾朋喜聚华堂,秦晋之好五世其昌……吉时到,新人拜天地!拜父母养我身。”

    沈清澜和傅衡逸跪在早已准备好的蒲团上,向着坐在上首两位老爷子行跪拜之礼。两位老爷子满脸的笑容,眼是对新人的祝福。

    “再拜爹娘教我心。”

    沈清澜和傅衡逸转了个身,对着沈谦和楚云蓉跪拜。沈谦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眼底有泪光闪过。

    ……

    台下,奥斯汀静静的看着那个身着红妆,嘴角浅笑的女子,眼底闪过抹黯然,安德烈瞟了他眼,收回目光心底微微叹息。

    仪式完成,沈清澜和傅衡逸被送到楼上早已准备好的酒店房间。

    沈清澜坐在床上,忍不住伸展了下腰肢,傅衡逸走过来,帮着她将头上的凤冠取下来,沈清澜松口气,揉揉脖子,“我现在忽然很同情古代的女人,头上戴着几斤重的金子,而且戴就是天。”

    傅衡逸轻笑,帮着她揉着脖子,“你要是累了,就先在这里睡觉。”

    沈清澜摇头,“哪里有婚宴新娘不参加,只有新郎个人的。”

    “身体吃得消吗?”

    沈清澜微微笑,握着傅衡逸的手,抬头看他,“傅衡逸,我不是瓷娃娃。”

    “嗯,我知道。”傅衡逸笑,这时,傅靖婷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个托盘。

    “清澜,快过来吃点东西,等下的宴会你和衡逸还有的忙,哪里顾得上吃东西,你现在可饿不得。”

    折腾了这么久,沈清澜也确实饿了,走过来坐下,看着傅靖婷端过来的东西,“谢谢姑姑。”

    傅靖婷笑眯眯的,“谢什么,赶紧吃吧,衡逸也是,赶紧吃。”

    傅衡逸没有吃,他等沈清澜吃好了然后才端过沈清澜吃剩的饭菜快速地吃了个干净。沈清澜静静地看着他吃东西,眼神温柔。

    等吃完东西,有造型师和化妆师进来帮沈清澜换上礼服,她现在的这身衣服可不方便。

    傅衡逸和沈清澜换好衣服就下去了,酒店的二楼的整层的宴会厅都被沈家和傅家包了下来,酒席整整摆了五十桌,就连来这里的媒体都有桌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方彤和于晓萱也换好了衣服,她们是沈清澜的伴娘,今天就是负责给沈清澜挡酒的,韩奕见到于晓萱,多次想找于晓萱说话,于晓萱都没有理他,转头却跟人相谈甚欢,看的韩奕又是番咬牙切齿。

    这次婚宴来的人很多,不仅有两家的亲戚朋友,沈君煜公司的高层,甚至些重要的国家领导人都出现了,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毕竟曾经为国家做出过重大的贡献,他们的孙辈结婚,这些人肯定是要给两位老爷子个面子的。

    于晓萱亲眼见到些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大人物的时候,不禁在心唏嘘感叹,拉住方彤,悄声问道,“方彤,你次性见过这么多大领导吗?”

    方彤点点头,“见过,在电视上。”

    于晓萱翻了个白眼。

    沈清澜听到她们两个的小声嘀咕,轻声开口,“不需要紧张,他们今天的身份就是宾客。”正说着呢,个年男人就脸笑意地走了过来,“衡逸,恭喜恭喜。”

    傅衡逸手里的酒杯跟来人轻轻碰了下,微微笑,“刘局,谢谢。”

    被称为刘局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沈清澜,“上次的那件事还真是多亏了沈小姐,哦,不,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傅太太了,那次如果不是你,案子不会那么快告破。”

    沈清澜眼睛里闪过道疑惑,傅衡逸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句,“游乐园,儿童拐卖。”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微微笑,“这没什么,任何个公民看到那样的情形都会出手。”

    刘局眼睛里满是赞赏,夸赞道,“要是人人都像傅太太这样,那我们这个社会就安定多了。”

    沈清澜笑而不语。

    傅衡逸带着沈清澜来到最前面的桌子,挨个敬酒,坐在这里的不是跟沈家和傅家关系亲近的,就是身份贵重的。

    沈清澜的酒杯里装的是水,傅衡逸的酒杯里装的倒是实实在在的酒,这时候,于晓萱和韩奕这些伴娘伴郎是不方便替他们两个喝的,于是几桌下来,傅衡逸就感觉到有点不舒服了。

    趁着人不注意,沈清澜伸手扶着傅衡逸,轻声问道,“傅衡逸,还好吗?”

    傅衡逸笑着摇头,“没事,就是有点头疼,我先去上个卫生间。”

    沈清澜等傅衡逸走了,还是有点不放心,跟了过去,只是刚走出宴会厅,就碰上了奥斯汀,看样子,奥斯汀是专门等着她的。

    “奥斯汀。”沈清澜见到奥斯汀有点意外。

    奥斯汀微微笑,“安,恭喜你。”

    “谢谢。”

    奥斯汀的视线落在沈清澜的脸上,眼睛里是深深的思念,他的嘴角挂着笑容,将个盒子递给她,“这是父亲托我给你带来的新婚礼物,他说有时间让你去看看他,他很想你。”

    沈清澜接过礼物,“帮我跟公爵说声谢谢。”

    奥斯汀点点头,“好。”他看着沈清澜,“安,我可以抱抱你吗?”

    沈清澜对上奥斯汀的眼睛,无法说出那个“不”字,点头。

    奥斯汀轻轻地抱住了沈清澜,“安,你定要幸福。”他的声音里有些微的颤抖,沈清澜的心轻轻颤,伸手回抱了他下,在他的背上拍了拍,“奥斯汀,你也定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奥斯汀很快放开她,看向她的身后,“你的丈夫来了,我似乎给你带来了点麻烦。”

    沈清澜转身,就看到了傅衡逸,傅衡逸定定的看着她,嘴角挂着笑意,走过来,圈着沈清澜的腰,“清澜,这位是你的朋友?”

    沈清澜笑笑,“嗯,这位是奥斯汀,我以前认识的个朋友,他是Y国肯特公爵的儿子。”

    傅衡逸伸手,与奥斯汀握手,“你好,奥斯汀先生,感谢你来参加我和清澜的婚礼,进去喝杯酒?”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微微用力。

    奥斯汀想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男人握得很紧,神情不变,微微笑,“不了,这次只是代替我父亲过来给她送上份新婚礼物,马上就要离开。下次有机会邀请你和安来Y国做客。”

    傅衡逸放开奥斯汀,笑得绅士,“定定。”

    奥斯汀看了眼沈清澜,什么都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眉头微挑,“吃醋了?”别以为她没看见他刚刚的小动作。

    “嗯,吃醋了。”傅衡逸承认的痛快,伸手揽着沈清澜的腰,低头在她的嘴上轻啄了下,叹息,“媳妇太有魅力了也不好,桃花太多,剪都剪不完。”

    沈清澜好笑地看着他,“要是让人知道堂堂傅少帅竟然是个醋桶,你的高大形象可就没了。”

    “别人心里高大不高大我不在乎,在你的心里我是高大的就行了。”傅衡逸淡淡的说道。

    沈清澜微微笑,垫脚轻轻在他的下巴上碰了碰,“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高大的。排在第位。”

    傅爷对沈小姐这话很是满意,顿时就身心舒畅了,只是后来当某个小家伙出生之后,看着沈小姐无数次丢下他奔向那个小家伙的时候,傅爷都深深的怀疑今天沈小姐说这话的真实性。

    **********

    另边,韩奕终于忍受不了于晓萱对他的无视,将她拉到角落里,“于晓萱,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

    于晓萱定定的看着韩奕,挑眉,“现在是清澜的婚宴,这件事等结束了再说不行?”

    韩奕咬牙,“不行,现在必须说清楚。”要是等婚宴结束了,他还能找的到她的人吗?

    于晓萱耸耸肩,“那好吧,那就说吧。”

    “晓萱,我给你的录音你看过了吗?”

    “看过了。”

    “那你应该知道我说的真的,我跟那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于晓萱点点头,“嗯,我知道。”

    韩奕眼睛亮,“那你为什么都不理我。”

    于晓萱抬眼看着他的眼睛,“韩奕,我问你,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在酒吧买醉?”

    韩奕语塞,这让他怎么说,难道牙科告诉于晓萱因为她不给自己过生日,所以自己就像个深闺怨男样到酒吧买醉?这话打死韩奕他也说不出口。

    “那天工作上遇到了点事情,心情不好,所以拉着江晨希去了魅色,谁知道就喝醉了。”韩奕说道。

    于晓萱定定的看着韩奕,良久,才轻声叹息,“韩奕,我不是不相信你。”

    “那你既然相信你我跟那个女人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不理我?”韩奕无法理解。

    于晓萱犹豫看下,想着沈清澜跟她说的话,开口,“韩奕,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够信任你,没有像你样爱我、信我。”

    韩奕心里松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轻笑出声,“于晓萱,你就是个傻瓜。爱情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对等,只要你爱我,我也爱你就够了,谁付出多点,少点又有什么关系,你现在不够信任我,是因为以前我的前科太多,是我的错,不能怪你,但是以后,请你相信我,就像我相信你样。”他的神情认真,看着于晓萱,说的坦诚。

    于晓萱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这刻,看着韩奕,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韩奕抱住她,“于晓萱,不要想那么多,也不要认为自己配不上我,你很好,比你自己所认为的要好很多。”知道了她的心结,韩奕顿时就明白了于晓萱的顾虑。

    于晓萱的脑袋埋在韩奕的胸前,声音闷闷的,“韩奕,我是不是太矫情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了。

    韩奕温柔地笑笑,缓声开口,“于晓萱,你就算是再矫情点也没有关系,谁有意见让他跟我说,我惯的,我乐意,只是有点,以后你不能再说任何离开我的话。”

    于晓萱点点头,“好,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定不会离开你,就算是你赶我走,我都不会走。”

    韩奕闻言,顿时好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傻丫头,你抢了我的台词。”

    于晓萱微微笑,用力抱紧了韩奕的腰。

    ************

    李博明今天也来参加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到了才发现自己的位置和方承志他们是起的,方彤也看见了,想就知道肯定是沈清澜安排的。

    趁着间隙,过来跟方承志和李博明他们打声招呼。

    “爸妈,博明。”

    付芳华早就看见了女儿,只是见女儿在忙,也就没有找她,现在方彤过来了,见她脸色微红,关心道,“彤彤,吃了醒酒药吗?”

    “已经吃过了,刚刚喝的有点急,没事。”她的酒量还可以,这点量还不会醉。

    方承志给女儿盛了碗汤,“你先吃点东西。”

    李博明站了起来,让方彤先吃点东西,方彤今天忙了天,没吃什么东西,刚刚又光顾着喝酒了,现在也确实是饿了,跟李博明到了声谢,坐下来喝汤

    这桌来的基本都是跟方承志相识的,大家都在个地方工作,虽然是分属不同的部门,但是也是彼此认识的,今天来参加婚礼,不少人的心里都抱着想跟沈家或是傅家打好关系的意思,却没想到今天的伴娘竟然是方承志的女儿。

    “方市长,令千金跟沈小姐认识?”个微胖的年男人微笑着开口。

    方承志笑笑,“嗯,她跟清澜是室友,也是朋友。”

    微胖男人眼睛里笑意更浓了分,“没想到令千金跟沈小姐还有这么深的渊源,方小姐已经毕业了吧,现在在哪里高就?”

    方彤微笑,还没等她说话,付芳华就开口了,“谈不上什么高就,她现在在君澜集团上班,不过目前被公司派到国外学习去了,这次是专门为了清澜的婚礼回来的。”

    这话出,桌上的人看着方承志的眼神里就多了丝别的意味,方承志是今年才上任的京城把手,原以为是个没什么背景的,但是没想到私底下跟沈家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虽然只是方彤认识沈清澜,但是现在谁不知道沈清澜是沈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而且还是傅家的儿媳妇,有了这次关系,以后方承志的前途还有用说吗?

    付芳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政治这个东西复杂的很,尤其是京城,人脉关系错综复杂,不小心就会动了人家的利益蛋糕,方承志调回京城大半年了,但是在工作上却直不顺利,很多人看他身后没人,根本就不愿意配合他的工作,纵使方承志有心想做点什么也施展不开拳脚。

    付芳华有时候看见丈夫苦闷的样子也是心疼,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她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也不是没有想着借助方彤和沈清澜的这层关系去认识沈家人,但是奈何方彤不愿意配合她,而且丈夫也发话了,希望方彤和沈清澜可以维持最纯净的朋友关系。

    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意思,付芳华说了几次之后生了肚子气就不管了。

    方彤听见母亲的话,心有点不高兴,但是脸上却依然保持着微笑。

    微胖男人眼神在方彤的身上打量来圈,眼睛里闪过满意,“承志啊,你女儿现在有男朋友了吗?”

    方彤听这话,忍不住想要皱眉,方承志笑笑,“已经在谈了,这不就是嘛。”他指了指李博明。

    李博明是跟方承志坐在起的,大家开始还以为是方家的亲戚,没想到竟然是方彤的男朋友,微胖男人哈哈笑,“承志,你这未来女婿很不错,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方承志笑得温和,“现在的年轻人结婚都晚,加上现在都是他们拼事业的好时候,不急不急。”

    微胖男人笑眯眯地点头,附和道,“也是,方小姐才毕业不久,又是在君澜上班,确实不用这么着急结婚,年轻人嘛,有上进心是好事。

    李博明听着他们聊天,全程没有说话,只是直很是温柔地看着方彤,落在桌上其他人眼里,可不就是感情好嘛。

    方彤赶紧喝完了汤,“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婶婶,我先走了,你们吃好喝好啊。”

    “彤彤,等等。”李博明叫住她,递给她包东西,“这是醒酒的,你要是不舒服,就放在鼻子下闻闻。”

    方彤到了声谢谢,连忙就走了。

    李博明重新坐下来,看了眼方彤离开的方向,正好看见方彤在跟沈清澜说了句什么,这幕也被微胖男人看在眼里,微笑着看着方承志,“你家姑娘跟沈小姐关系这么好,以后可是前途无量。”

    方承志笑了笑,眼睛里的笑意淡了些,“他们就是单纯的朋友。”

    付芳华闻言,在桌子底下狠狠掐了把方承志的腰,笑道,“我们家彤彤就是太低调了,平日里在外面都不愿意让人知道她的爸爸是谁,就连我跟她爸也是年初时清澜来家里玩才知道彤彤和清澜是好朋友。”

    微胖男人的妻子闻言,撇撇嘴,眼睛里闪过不屑,但是却没说什么,微胖男人开口,“年轻人低调是好事,说明和你家姑娘是个做事情的,现在这个社会这样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了,像是我家的孩子,现在还在国外留学,我说了好几次想让他回来,死活不愿意,非要靠自己,我跟他妈也是愁啊。”

    桌上其他人笑笑,你眼我语地说起了自家孩子,于是方彤和沈清澜是好朋友的这个话题就这么揭过去了,但是却都默默放在了心上。

    酒宴上还有些是之前学校的同学,自然也看见了方彤走向方承志他们那桌,甚至还坐下来吃东西的情景,不禁在心里猜测方彤是不是认识他们。

    结果还真有个知道方彤身份的,指了指方承志,开口说道,“看见那位没有,那就是方彤的老爹。”

    方承志作为京城的把手,那也是在电视上出现过的,自然有不少人认识他,现在知道方彤竟然是他的女儿,心里震惊的同时,不免对丁明辉报以同情,尤其是某几个跟丁明辉关系不错,知道丁明辉的事情的那几个。

    ***********

    傅衡逸只是刚刚喝的太猛了,所以有点不舒服,缓过劲来也就没事了,剩下的客人不需要傅衡逸亲自去敬酒,所以回到婚宴上之后,韩奕和江晨希几人就开始了挡酒模式,最可怜的要数韩奕,不止要帮傅衡逸挡酒,还要帮于晓萱挡酒。

    几桌下来,饶是韩奕酒量好,也醉的不轻,等到婚宴结束之后,韩奕已经彻底醉死了过去,但是却直握着于晓萱的手不肯放开。于晓萱没有办法,只好在楼上给韩奕开了个房间睡觉。

    韩奕不肯放开于晓萱,就连于晓萱要去卫生间给他拧条毛巾擦擦脸都不肯,嘴里直叫着于晓萱的名字,于晓萱翻着白眼,像是哄孩子似地哄着韩奕,不知不觉就躺在韩奕的怀里睡着了。

    婚宴结束,等沈清澜和傅衡逸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回到新房,已经是半夜了,沈清澜靠在沙发上,傅衡逸进去给沈清澜倒了杯水,递给她,沈清澜摇头,她今天在婚宴上已经喝了个晚上的水了,现在看见水就想吐,哪里还喝的下。

    傅衡逸将水放在边,在沈清澜的面前蹲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是有点累了。”沈清澜笑着说道。

    傅衡逸放心了,站起来,“我去给你放洗澡水,洗完澡再睡。”

    沈清澜拿过边的抱枕抱在怀里,点点头,傅衡逸走进主卧室给她放水洗澡,出来时,沈清澜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傅衡逸无奈地笑笑,走过去刚想抱起她,沈清澜就睁开了眼睛。

    傅衡逸见她醒了,温和开口,“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先去洗澡,衣服放在浴室里。”

    沈清澜点头,却没有起身,而是定定地看着傅衡逸,“你抱我去。”

    傅衡逸挑眉,难得见到沈清澜向他撒娇,哪里还有不愿意的道理,弯下腰将沈清澜抱起来。

    “傅衡逸,你说我是不是重了?”沈清澜忽然问道。

    “没有,我看着反而是轻了,你以后要多吃点。”

    “那以后我要是吃胖了怎么办,变成个大胖子你会不会嫌弃我丑?”

    傅衡逸低头,在沈清澜的唇上啄了口,“你就是变成这世界上最胖的人,也是这世上最美丽的胖子。”

    沈清澜闻言,忍不住轻笑,“傅衡逸,你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

    傅衡逸微微笑,“那是老婆大人调教的好。”

    将沈清澜放下,看着浴缸,傅衡逸的眼神变得幽深,“要我陪你起洗吗?”

    沈清澜想了想,将傅衡逸推出浴室,“你还是出去等我吧。”

    傅衡逸很是遗憾的看了她眼,不死心地问道,“真的不需要我,今天累了天,我帮你按摩按摩。”

    沈清澜坚定地摇头,“真的不用。”说着,当着傅衡逸的面关上了浴室的门,浴室里铺着防滑垫,傅衡逸倒是也不担心,看着被关上的浴室门,傅衡逸笑了笑,去旁边的房间迅速洗了个澡。

    ------题外话------

    嘿嘿嘿,虚惊场!

    今天双十,你们剁手了吗?

    作为单身狗的我默默爬去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