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婚礼(一)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婚礼的前三天,沈清澜就搬回沈家住了,虽然说是结婚前三天男女最好不要见面,但是到了晚上,傅衡逸都会准时出现在沈清澜的房间,当再次看见傅衡逸从窗外翻窗而进的时候,沈清澜有些无语。

    “你不能走正门?”家里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这人还偏偏爬窗怕上瘾了。

    傅衡逸微微笑,“这点高度对我不算什么。”

    沈清澜无语,她当然这点高度难不倒傅衡逸。

    傅衡逸躺在沈清澜的身边,将手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眼神温柔,“今天孩子乖不乖?”

    “嗯,很乖。”沈清澜温柔说道,除了第天有点闹腾,让她吐了个天昏地暗之外,这个孩子真的就很乖巧,怀了就跟没怀样,哦,还是有区别的,现在她嗜睡了很多。

    傅衡逸将沈清澜抱在怀里,轻声问道,“后天就是婚礼了,你紧张吗?”

    沈清澜看向傅衡逸,“你很紧张?”

    傅衡逸点点头,很是坦然地说道,“嗯,我很紧张。”

    沈清澜来了趣味,没想到傅衡逸竟然也会紧张。见老婆打趣的目光,傅衡逸有些好笑,“我也是个普通人,马上就要跟心爱的女人结婚了,紧张不正常?”

    “正常,很正常。”沈清澜认真点头,她这样本正经的样子反而让傅衡逸更加无语了,看着她,无奈摇头,“明天还有很多事情,早点睡。”

    沈清澜窝在傅衡逸的怀,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其实傅衡逸晚上要是不来,她还睡不着呢。

    第二日,沈清澜起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有人在等着她,是这次婚礼的造型师和化妆师,今天专门过来给沈清澜试妆的。

    “沈小姐平日里都用什么护肤品,皮肤保养的真好。”化妆师边给沈清澜化妆,边赞叹道。

    沈清澜眉眼柔和,退去了平日的清冷,“我般不用护肤品。”她的皮肤还真的是天生就是如此,很有弹性。

    “那沈小姐可真是太幸福了。”化妆师笑着说道。因为沈清澜怀孕了,所以脸上的妆容很淡,就连所用的产品都是经过楚云蓉和傅靖婷精挑细选的,生怕对沈清澜的身体带来不好的影响。

    “好了,沈小姐你看看满意吗?”化妆师化好了妆容,对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看向镜子,点点头,“这样很好,就这样吧,谢谢。”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明天就按照这个妆容上妆了。”化妆师和造型师是看见过沈清澜的婚服的,所以今天的妆容跟明天的礼服也是相匹配的。

    “好。”

    傅衡逸进来,沈清澜看向他,“怎么样?”

    傅衡逸很肯定地点头,“我老婆就是漂亮,怎么打扮都好看。”

    还有外人在呢,这人说话也不顾忌点,沈清澜暗暗瞪他眼,傅衡逸眼眸含笑,温柔地回视着她,化妆师和造型师捂嘴轻笑,这对小夫妻的感情是真的好。

    因为沈清澜皮肤好,本身底子也好,所以她的试妆很快就完成了,他们却也没有离开,而是在等于晓萱和方彤。

    于晓萱和方彤是明天婚礼上沈清澜身后的侍女的扮演者。从知道沈清澜要举办式婚礼之后她们就主动报名了。

    于晓萱和方彤都暂时结束了自己的工作,今天约好了起来沈家看沈清澜,顺便试妆,知道沈清澜竟然怀孕了,于晓萱看着沈清澜的肚子觉得很是神奇,“清澜,你的肚子里真的有小宝宝了?”

    沈清澜笑着点头,“嗯,已经二十天了。”沈清澜摸摸自己的肚子,眼神很温柔。

    “没想到清澜是我们之最早结婚甚至是最早生孩子的,哎,想想还真是挺神奇的。”于晓萱感叹。

    方彤赞同的点点头,“清澜,等你孩子出生了我要当干妈。”

    “唉,方彤,你不厚道,竟然抢我台词。”于晓萱瞪眼,看向沈清澜,“清澜,我也要当干妈,我是大干妈,方彤是二干妈。”

    “凭什么?”方彤问。

    “就凭我比你大三个月。”于晓萱得意的说道。

    方彤默默不语,对着于晓萱翻了个大白眼,这对于晓萱来说,可是点杀伤力都没有,她转头兴奋地看着沈清澜。“清澜,你肚子里的小宝贝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要给它准备见面礼。”

    沈清澜无语,“它现在才三周,能看出来什么?”

    方彤嗤笑,“于晓萱,你的生物都还给老师了是吧。”

    于晓萱讪笑,“那什么,刚刚太兴奋了,我给忘记了。”她的眼睛直盯着沈清澜的小腹位置,眼睛里的好奇之色并没有丝毫的减少,“清澜,我想摸摸它可以吗?”

    沈清澜看着她眼底的渴望,点点头,于晓萱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咦,感觉跟以前也没有任何的不同,清澜,是要三个月以后才会显怀吗?”于晓萱总算还没将老师教的生物知识完全忘记。

    沈清澜点点头,“嗯,现在月份还早,医生说等到四五个月开始胎动就能跟孩子交流了。”

    于晓萱眼睛亮亮的,“你跟傅爷的孩子定很漂亮,要是双胞胎就好了,最好是龙凤胎,下子儿女双全,想想就美好。”

    沈清澜好笑,双胞胎本来就难得,龙凤胎就更难得了。

    于晓萱收回手,坐在沈清澜的身边,眼睛里满是亮晶晶的光芒,她喜欢孩子,更喜欢清澜的孩子。

    “清澜,你现在怀孕了,那明天的婚宴上你可千万不能喝酒,喝酒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和方彤,我们帮你喝。”于晓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

    方彤跟着附和,“对,明天我们负责帮你挡酒。”她看向于晓萱,“只是晓萱,你可千万在婚宴前吃颗醒酒药,不然我怕清澜好端端的婚宴就要被你给破坏了。”

    闻言,于晓萱气呼呼地瞪着方彤,“我才不会呢。”不过也知道方彤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倒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晓萱,你跟韩奕怎么样了?”沈清澜问道,前几天她就想问了,但是这几天直在忙着其他事情,而于晓萱也直在忙着工作,两人也没有联系。

    方彤是回国后才知道于晓萱和韩奕之间出事了,现在见沈清澜问到了,也看向于晓萱。

    于晓萱脸上的笑容淡下来,“我跟他能有什么事,我们很好啊。”这几天她虽然没有跟韩奕见面,但是韩家的消息也直有在关注,从那段录音里知道是夏菲算计了韩奕,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她嫁给韩奕开始,她就知道是自己误会了韩奕,心里早就消气了。

    只是……于晓萱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有点黯然。

    “晓萱,有些事情你可以时想不明白,但是不能钻牛角尖。没有人可以等谁辈子。”沈清澜温声开口。

    于晓萱神情有些黯然,低声开口,“清澜,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没有资格跟韩奕在起,不是因为家世,也不是因为性格,而是因为我不够信任他,我没有像他爱我样的去爱他,全身心的去信任他。”

    这样的于晓萱让方彤有些心疼,她揽着于晓萱的肩膀,“晓萱。”

    沈清澜轻声叹息,韩奕直以为是于晓萱不相信他,还在生气,哪里知道于晓萱现在是感到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于晓萱,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你觉得自己配不上韩奕,不够信任他,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你就好好去爱他,给他足够的信任。”

    于晓萱看着沈清澜,“清澜,我能做到吗?”

    沈清澜微笑,“我认识的于晓萱可从来不是这么不自信的人。”

    于晓萱沉默了片刻,缓缓笑开,“嗯,清澜你说的对,我会做到的。”

    因为方彤和于晓萱的礼服尺寸上出了点问题,前几天拿去修改,所以现在还没送来,等到衣服送来了两个人才去试装。

    “清澜,以后我也想举办场式婚礼。”于晓萱看着身上的衣服,脸艳羡地说道。

    “你们家傅爷这次可真是大手笔,就连伴娘的衣服都这么讲究。”方彤看着身上做工精致的伴娘礼服,不禁感叹道,她跟于晓萱是作为沈清澜的侍女出现的,但是傅衡逸给他们准备的衣服甚至比般婚纱店里准备的新娘礼服还精致。

    其实要是知道沈清澜现在会怀孕,沈家和傅家就不会举行式婚礼了,毕竟式婚礼新娘的礼服很厚重,他们担心沈清澜吃不消。甚至在得知沈清澜怀孕之后,两位老爷子还想将婚礼改成西式婚礼,要不是考虑到来不及制作婚服,恐怕他们就真的打算这么干了。

    给方彤和于晓萱试好妆,化妆师和造型师就离开了,明天他们会再来次。

    于晓萱和方彤见沈清澜脸上的困意,知道孕妇比较嗜睡,也很快就离开了。

    方彤刚走出大院,就看见了李博明,“你怎么来了?”

    李博明微微笑,“刚给叔叔阿姨打过电话,知道你在这里就过来接你了。”

    于晓萱见到李博明,朝着方彤投了个暧昧的眼神就笑眯眯地离开了。

    因为方彤的抵触,原本付芳华已经放弃了将方彤和李博明撮合在起的想法,甚至还无数次地跟方承志说过对于李博明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婿这件事感到很遗憾。

    后来方彤和丁明辉分手,方彤副心如死灰的样子,付芳华就更不敢跟方彤提体这回事儿了,就怕不小心适得其反,谁知他们不管了,方彤和李博明的联系反而多了。

    方彤现在去了国外学习,很少回家,倒是李博明,三不五时地会去方家看看方彤的父母,这样来,付芳华和方承志对李博明哪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方彤也知道李博明对自己父母的好,而且她跟丁明辉分手也这么长时间了,其实很多事她都已经想明白,李博明对她如既往的好,方彤心里要说没有点感动是不可能的。

    这点感动虽然不足以让她喜欢上李博明,但是她也愿意给彼此个机会,就放任了李博明接近自己。

    “彤彤,这是你明天的礼服?”李博明看向方彤手里抱着的盒子,问道。

    方彤点点头,“嗯,我今天忽然发现式婚礼的礼服也很美。”

    “你喜欢式?”李博明问道。

    方彤想了想,点点头,“以前只是在电视里见过,今天看见清澜的婚服,忽然觉得式婚礼比西式婚礼更好。”

    李博明暗暗记下。

    “对了,清澜的婚礼你也会参加吧?”方彤问道。

    李博明点点头,“嗯,我收到了请柬,到时候肯定会参加,我们起去?”

    方彤摇头,“到时候我会直接去沈家和清澜起出发,你跟我爸妈起去吧。”

    “也行,正好我跟沈家和傅家都不是很熟,有叔叔阿姨在我也安心些。”

    闻言,方彤莞尔,“你还怕生啊?”

    “有熟人在总会有熟悉感。”

    这倒是真的,现在方彤想通了,和李博明的相处相较于之前反而更随意些,两人路聊着天,很快就到家了。

    两个人到了方家,付芳华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在等着他们。

    “妈,我爸呢?”方彤没有看到方承志,问到。

    “在书房呢。”付芳华回到。

    方彤进去叫方承志吃饭,李博明自然是留在了方家吃饭。

    ***********

    国外某庄园。

    艾伦坐在书房里,脸色很是阴沉,许诺跪在地上,她的面前扔着份报纸,上面赫然就是安德烈受伤住院是其实是谣言,安德烈已现身辟谣的报道。

    “这就是你说的定会完成任务?许诺,你是将我当成傻子在耍吗?”艾伦的脸上酝酿着狂风暴雨,许诺的身子下意识地抖了抖。

    “这次是我的失误。”她哪里想到安德烈竟然会联合医生起骗她。

    “许诺,我的身边不需要废物。”艾伦冷冷地说道。

    许诺豁然抬头看向艾伦,“主人,不要赶我走,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我知道你不想沈清澜嫁给傅衡逸,我可以破坏这场婚礼,让他们结不了婚。”

    艾伦嗤笑,不是他看不起许诺,自己教出来的人有几分本事他会不清楚吗?许诺跟安德烈他们比起来就真的差远了。

    安德烈他们是艾伦教过的人里最出色的批,这话不是句空话,不然当初即便是他有心为之,凭借着他们几个人也不能毁了基地。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出去。”艾伦冷冷的说道。

    许诺眼神很是黯然,还想要再求个机会,但艾伦已经转过脸不去看她,最后许诺还是退了出去。

    艾伦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眼神很是复杂。

    ***********

    金恩熙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个平板,刷了会儿微博,看向安德烈,“安德烈,现在就对外宣布你受伤是假的这个消息真的合适吗?”

    安德烈的手里拿着把军刀,正在小心的擦拭着,“不管我现在是否宣布,只要艾伦拿着这件事没有威胁到安,他就会怀疑。他本来也没有打算让安的婚礼顺利进行,不如我们就正大光明的出现,面对面对抗,总比不断地防着他背后下黑手来的好。”

    “其实我直看不懂艾伦,别人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也就算了,他是我们的教官,对我们最了解,他要是将我们的身份告诉给别人,冲着以前我们得罪了那么多人,肯定会有人找我们寻仇,不需要他出手,也许我们就完蛋了,可是这么久了,他直不说,这是为什么?”金恩熙开口说道,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了,但是她直想不通。

    茜丝莉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想不通的,艾伦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他会让人知道自己是被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人毁了的吗?而且,他要是想教训人,肯定会亲自动手。”

    说道这里,茜丝莉笑起来,幸灾乐祸的说道,“所以我猜这次回去,许诺那个死女人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想到这个,金恩熙也不厚道地笑起来,“最好艾伦将她关进兽笼里。”

    茜丝莉抖了抖,“恩熙,你现在越来越狠了。”

    金恩熙笑得很可爱,“你敢说你不是这么想的?”脸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的神情。

    茜丝莉的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她看许诺这个死女人不顺眼很久了,她可不是艾伦那个死变态,没有什么定要亲自教训人的怪癖,只要可以看到许诺倒霉,她的心里就会很开心。

    “其实艾伦知道了也好,不管怎样,安的婚礼我们是定要参加的。”安德烈说道。

    这话受到了金恩熙和茜丝莉的赞同,要是因为躲避艾伦而不能出席沈清澜的婚礼,那对他们来说损失就太大了。

    *************

    今天是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大早,沈清澜就起来了,下楼的时候楚云蓉也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整理着个小箱子,看见沈清澜不由地说道,“清澜,怎么不多睡会儿?”

    沈清澜摇头,“睡不着就起来了。”她其实凌晨五点多就醒了,不知道是因为太兴奋了还是因为昨晚傅衡逸不在身边,总之醒的很早。

    楚云蓉很理解沈清澜的感受,笑了笑,“睡不着就先陪妈妈说会儿话。”

    沈清澜嗯了声,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楚云蓉伸手摸摸沈清澜的长发,看着女儿的眼神很慈爱,“没想到转眼你就要嫁人了,妈妈也没有什么好送你的,这里面是这些年妈妈给你准备的嫁妆,你收着。”

    楚云蓉说着,就将刚刚在整理的小箱子递给沈清澜,沈清澜接过来,打开看了眼,里面是几个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首饰盒子,不用打开也知道价值不菲,最上面是张银行卡。

    “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妈妈知道你不缺钱,但是这是妈妈的心意。”楚云蓉抢先说到。

    “谢谢妈。”沈清澜也没有拒绝,将盒子放在边,看着楚云蓉不舍的眼神,微微笑,“沈家和傅家这么近,走路也只是十几分钟的路,妈,你不用难过。”

    楚云蓉不是难过,是不舍,自己欠这个女儿太多,还没有偿还,女儿就要离开了,拍拍她的手,“妈妈不难过,妈妈很高兴,衡逸是个好男人,将你交给他我很放心。只是衡逸是军人,以后定会常常不在家,你作为妻子的要担待点,不过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也不用忍着,回来跟妈妈说。”

    沈清澜莞尔,“妈,不用担心,我跟傅衡逸结婚都年了,现在只是举行个婚礼而已。”

    楚云蓉微微叹息,“那不样,之前你们只是领证,妈妈的感觉还没有这么强烈,现在你们是真的要结婚了。”

    婚礼结束以后,沈清澜就真的是傅家的媳妇了,这对于楚云蓉来说意义却是大不样的。

    母女两正说着话呢,沈老爷子也从楼上下来了,他看见沈清澜,眼底映着清晰的不舍,轻轻叹息声,心安慰自己,孙女大了总是要嫁人的,而且嫁的还是自己最满意的小辈,马上自己的曾外孙也出来了,这么想,沈老爷子的心里多多少少舒服了些。

    “都准备好了吗?”老爷子问,沈清澜点点头,她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婚礼在下午黄昏时分举行,但是造型和化妆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所以吃了早饭之后,化妆师和造型师就来了,方彤和于晓萱来的时候沈清澜刚刚在换衣服。

    “清澜,你的婚服真的好美。”方彤的手轻轻拂过上面精致的刺绣,轻声赞叹,这件婚服真的是刺绣大师针线绣出来的,无论是针脚还是图案无处不精致。

    于晓萱也说道,“清澜,就你身上的这件婚服的造价就比人家精心制作半年的件婚纱还贵了。”

    这件婚服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完成,上面的金丝银线那都是真金白银打造的,千万造价点也不夸张。

    造型师在给沈清澜挽发,将所有的头发盘起,她的头上没有任何的饰品,那是要留给楚云蓉亲手给沈清澜戴上的,边的梳妆台上,整齐地摆放着首饰。这些首饰也是傅衡逸请人专门设计制作的,精美大气,仿若艺术品。

    方彤他们第次看见的时候就惊叹不已。

    新娘的妆容就是再简单也是繁杂的,等沈清澜这边结束,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后了。

    “清澜,你真是太美了。”温兮瑶进来的时候沈清澜的妆容已经完成,看着这样的沈清澜,即便是同为女人的温兮瑶也忍不住发出了声赞叹。

    “清澜,准备好了吗?傅衡逸已经来了。”温兮瑶说道,于晓萱和方彤还有裴宁已经下去拦傅衡逸去了。

    **************

    傅家。

    大早,傅衡逸就醒了,早早的下楼,吃过早餐,傅靖婷就拿着婚服过来了。

    为了这次婚礼,沈家和傅家请了专门的礼仪老师来讲解和教导婚礼的礼仪,两位老爷子甚至练习了许久。

    傅靖婷为傅衡逸穿上大婚的礼服。

    “看着你大婚,姑姑的心里竟然有点舍不得。”傅靖婷边给傅衡逸整理着衣领,边笑着说道,说着不舍,但是眼睛却全是喜悦。

    傅衡逸微微笑,“姑姑应该高兴。”

    “嗯,姑姑是很高兴。”

    傅靖婷拿起边的头冠,傅衡逸配合着低下身子,配合着傅靖婷的身高。

    原本这些应该是傅衡逸的父母来做,但是他自幼失去双亲,所以这些就由傅靖婷来做了。

    穿好了大婚的礼服,傅老爷子递给傅衡逸杯酒,“结婚以后你就不再是个人了,你是个丈夫,也将是个父亲,你要好好经营属于你的家,对清澜丫头好点。”

    傅衡逸郑重点头,看着老爷子眼的欣慰,温声开口,“爷爷,您放心。”

    傅老爷子从边拿出对木雁,这对木雁是傅衡逸专门请人雕刻的,就是为了大婚使用,傅家准备好之后,傅衡逸就带着对木雁去了沈家,身后跟着江晨希、韩奕、顾阳和顾凯。

    沈家的大门紧闭,顾阳上前敲门,“新郎来接新娘了。”

    里面传来方彤的声音,“开门可以,红包拿来。”

    顾阳和韩奕对视眼,韩奕的手里拿着几个红包,开口,“红包已经准备好了,你们不开门怎么给红包?”

    “从门缝里塞进来。”这是裴宁说的。

    原本想趁着开门给红包的时候冲进去的顾阳听到这话,顿时咬牙。

    顾阳蹲下身,将红包从门缝里塞进去,方彤捡起来,拿在手里看了看,感受到里面的厚度,不禁笑了。

    “傅爷就是傅爷,出手真是大方。”于晓萱笑眯眯地说道。

    “现在红包也给了,可以开门了吧。”顾阳说道。

    “急什么,现在才是刚刚开始呢。傅爷,清澜可是沈家的宝贝,可不能这么容易就被你娶走了,古人迎亲,都要作首催妆诗,我们也不要你作,你就念首好了。”于晓萱欢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这可是她昨晚特意查了古代婚礼的流程才知道的。

    顾阳脸的懵逼,看向傅衡逸,傅爷眼底闪过抹为难之色,催妆诗他是真的不在行,众人的视线齐齐看向江晨希,这位可是人民教师,总该知道吧?

    江晨希淡定的拿出纸笔,迅速在上面写下了首催妆诗,递给傅衡逸,傅衡逸接过看了眼,照着念到:

    “欢颜公主贵,出嫁武侯家。天母亲调粉,日兄怜赐花。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

    于晓萱和方彤对视眼,看向裴宁,询问:可以过关了?

    裴宁眼睛里满是笑意,点点头,但却在于晓萱要开门的时候拦住了她,冲着门外说道,“诗是合格了,就是红包不够厚。”

    闻言,韩奕立刻就懂了,将手里拿着的红包从门缝里塞进去,“现在够了吧?”

    紧闭的大院门打开,穿着汉服的于晓萱和方彤还有裴宁笑看着他们。

    傅衡逸的手上抱着对木雁走在最前面,进了屋子,沈谦和楚云蓉已经坐在客厅里。

    傅衡逸将木雁交给江晨希,在沈谦和楚云蓉的面前跪下来,磕头,随后将木雁交给二人,温声开口,“爸,妈,谢谢你们将清澜嫁给我。”

    沈谦看着傅衡逸,神情严肃认真,“以后清澜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是对她不好,沈家随时欢迎她回家。”

    傅衡逸郑重点头,“爸,妈,你们放心。”

    沈谦和楚云蓉自然是放心的。

    傅衡逸敬茶,楚云蓉喝完茶以后就上去了,房间里,沈清澜正坐在床上,身的大红喜服衬得她脸蛋十分的娇艳。

    温兮瑶在边陪着她说话,楚云蓉进来,拿去桌上的首饰盒子,将头花和簪子给沈清澜戴上,最后将顶镂空的凤冠戴在她的头上。眼底泪光闪闪。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没有说话,她的双手交握,掩藏在衣袖里,手心微微出汗。楚云蓉看着女儿紧张的样子,心里的不舍反而淡了不少,轻笑,“衡逸已经在下面等着你了。”

    闻言,沈清澜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妈,我今天可以吗?”昨晚她睡的不好,担心脸色不好看。

    温兮瑶噗嗤声笑了出来,“清澜,没想到你也有紧张的时候。”

    沈清澜扫了她眼,淡淡开口,“等你结婚的时候,你别紧张。”

    温兮瑶但笑不语,她肯定是不会紧张的。

    门外传来脚步声,沈清澜的仿佛听见自己的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双黑色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前,低沉磁性地嗓音随之响起,“清澜。”

    沈清澜抬头,跟傅衡逸四目相对,沈清澜紧张的心情在对上他视线的瞬间平静下来,她微微笑,将手放进眼前的大掌。

    傅衡逸把抱起沈清澜,走出房间。

    走到楼下,他将沈清澜放在地上。沈君煜望着盛装的妹妹,神情很复杂,他走上前,看着沈清澜,笑容温柔而宠溺,“澜澜,祝你幸福。”

    清澜也看着自己的哥哥,笑得温柔而恬静,“嗯,哥哥也要幸福。”

    “吉时快到了,我们该出发了。”江晨希说道。

    沈君煜在沈清澜的面前蹲下来,“澜澜,上来,哥哥今天送你出嫁。”

    沈清澜看着眼前宽阔的肩膀,趴上去,沈君煜起身,稳稳地将沈清澜背了起来,甚至还轻轻掂了掂,说道,“澜澜,你太轻了,记得以后多吃点,就是吃胖了也没关系,要是傅衡逸敢嫌弃你,哥哥帮你揍他。”

    沈清澜听到这话,心里酸酸的,她抱着沈君煜的脖子,重重点头,“好,我定吃得多多的。”

    沈君煜走的很慢,他多想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这样他就可以背着他妹妹走很长很长的路,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只是无论他走的多慢,这条路终究是有了尽头。

    看着停在大门外的大红花轿,沈君煜轻笑,“澜澜,哥哥忽然不想把你嫁给傅衡逸了。”

    傅衡逸就走在他的旁边,听到这话,脸色微黑,沈谦则是直接拍了把自己儿子的肩膀,“今天是你妹妹大喜的日子,说的什么混账话。”

    楚云蓉好笑地看着丈夫,你要是把你眼里的泪光收收,你这话会更有说服力。原本她以为自己才是最舍不得女儿出嫁的,没想到丈夫才是,刚刚沈君煜背着沈清澜出家门的时候,她还看见沈谦背对着众人偷偷抹眼泪了。

    沈君煜将沈清澜放下,送进花轿。这顶花轿也是傅衡逸早早就准备好的,花费了不少的精力。

    抬轿子的是孟良、钱飞、张卫还有几个沈清澜没有见过的,共个人。

    花轿要从大院出发,直走到酒店,总路程大概是半个小时。

    并没有吹锣打鼓,傅衡逸骑着匹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后面是沈清澜的花轿,花轿的两侧跟着于晓萱和方彤,在轿子的后面跟着串迎亲的人,里面有些是傅衡逸的战友,有些是沈君煜的朋友或者是沈清澜的同学,都是自愿来当迎亲的人的。

    长长的队伍,别具格的婚礼,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原本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就是京城关注的焦点,大早各大媒体记者就等在了外面,等着报道这场盛世婚礼。

    沈清澜坐在轿子里,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但是耳边却能听见路人对这场婚礼的评价,更何况,于晓萱直在跟她报告着时时的盛况。

    “清澜,我看见有人拿着手机在直播哎,你又要上热搜了。”于晓萱兴奋的说道,“还有许多的媒体记者。

    沈清澜坐在轿子里,听见于晓萱的话,嘴角轻轻勾起抹好看的弧度,她愿意让大家见证她的幸福。

    ------题外话------

    咳咳,下章预告:艾伦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