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算计的代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于晓萱闭上眼睛,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感受着心脏缓缓地跳动,她的脑海浮现的是今早女人来找韩奕时手里拿着的那块表,是韩奕锁骨上的女人的口红印,这些画面渐渐消失,然后浮现的是她父母去世时,韩奕时时刻刻的陪伴,是韩奕带她出去旅行散心时,遇到泥石流,差点死去时,韩奕抱着她说“我们现在也算是不能生同时,但能死同穴了,以后人们知道了,会不会成为被传颂的佳话。”

    当时她已经哭得满脸都是眼泪了,在听到韩奕的这句话时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脑海的画面幅幅远去,又幅幅清晰,于晓萱睁开眼睛,看着沈清澜,“清澜,我还是愿意韩奕,我相信他不会做让我伤心的事情,但是那个女人……如果说昨晚韩奕喝醉了,将她当成了我呢?”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她,“于晓萱,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吗?”她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但是从新闻上曝光的照片上来看,那个女人的身形跟于晓萱点也不像好吧,韩奕除非是瞎了,才会将二人搞错。

    再说了,按照韩奕说的,昨晚他到了酒店倒头就睡了,就连澡都没有洗,可见是醉的不轻。

    “那万是酒后乱性呢?”

    “你觉得当个男人已经醉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时候还能做那种事情?所谓的酒后乱性都是人们给自己的放纵寻找的借口。”

    于晓萱觉得沈清澜说的很有道理。

    见她神情放松,沈清澜就知道她是想通了,看着她,“想明白了?”

    于晓萱点点头,心情好了不少,至少不像是沈清澜刚刚见到她时那般的绝望了,“嗯,想明白了,但是我现在还是不想看见韩奕,清澜,我想自己个人静静。”

    “好,我会转告韩奕,但是晓萱,爱人之间最忌讳的是有误会不解释清楚,你跟韩奕之间有什么话都要说清楚,不要放在心里,知道吗?

    于晓萱点点头,“放心吧,清澜,我明白的。”

    “既然想清楚了就走吧。”

    于晓萱摇头,“清澜我想在这里待会儿,这段时间我工作很忙,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我爸爸妈妈了,这次我想好好陪陪他们。”

    沈清澜重新坐下来,“我陪你起。”

    等沈清澜将于晓萱送回圣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琳达看见于晓萱,见她精神状态还好,就没有再说别的,只是说了句,“下午的广告还能拍摄吗?”

    于晓萱点点头,“可以。”

    “行,那就开始工作吧。”

    **************

    韩奕经过沈清澜的提醒也缓过神来,他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打电话让人来将卫生间的镜子进行更换,然后就出门了。

    他去了昨天入住的那家酒店,直接找到了酒店的经理要求查看监控,经理开始还不肯,韩奕冷了脸,“不过是家酒店,大不了我就将它收购了,等我成了你的老板是不是就可以查看监控了?”

    酒店经理面色变,强笑道,“韩总说笑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韩奕冷冷地看着他。

    经理自然不觉得韩奕是在跟他开玩笑,无奈之下,只好说道,“韩总要看监控自然是可以的,韩总这边请。”

    韩奕冷笑,这世上就是有些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家酒店只有楼下的大堂和电梯里有监控,其余的地方都没有安装。

    从大堂的监控可以看到,女人跟韩奕是前后进的酒店,女人在前,韩奕在后,可是却是在韩奕进了电梯之后女人才跟了进去。

    只是因为进去的时候因为角度问题,看着像是女人在扶着韩奕,而进了电梯之后,女人几次想靠近韩奕都被韩奕躲开了。

    韩奕看着监控,神色不幻不定,看来昨晚自己是真的喝多了,竟然都喝断片了,连女人靠近自己都不记得了。

    到了楼层之后,就没有了监控,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也只有问那个女人了。

    向酒店经理拿了监控视频的原件之后,韩奕就离开了这里,他要去找那个女人。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他,不然……

    因为韩奕被疑似出轨,于晓萱当天就上了热搜,加上刚回公司时,她眼眶通红,神情憔悴,更是肯定了大家的猜测,公司里很多平日看于晓萱不爽的女艺人说话都阴阳怪气、幸灾乐祸的。

    于晓萱无视他们的嘲讽,直接去了摄影棚开始工作。

    韩奕在离开酒店之后就去了魅色,离开时,手里多了个u盘。他找了个私家侦探,很快就查到了那个女人的住所。

    女人听见门铃响,出来开门,看见门外的韩奕,眼睛里闪过抹惊慌,却很快消失不见,她妖娆笑,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韩总,您怎么来了?难道是那晚不尽兴,所以今日想要继续?如果你有这个意愿,我是不介意的,就是不知道韩总家里的美人介不介意。”

    韩奕冷冷笑,推开女人,走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下,跟个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说吧,谁让你这么干的?”

    女人脸色微变,笑道,“我听不懂韩总在说什么。”

    韩奕桃花眼微眯,嘴角勾起抹惑人的弧度,“我既然找到了这里就不是为了跟你扯皮的,聪明的就将事情的经过老实告诉我,或许我还能放你马,要是你不肯说,那就别怪我让你无法在京城立足,你可以怀疑我的话的真实性。”

    女人还想要狡辩,韩奕继续开口,“当然。别以为我没有证据。”他将从酒店拿到的视频监控放在女人的面前“这是昨晚那家酒店的监控,你大概没想到吧,那家酒店的监控不仅大堂和电梯里有,就连走廊上也有,你什么时候进的房间,又是什么时候出的房间上面都有记录,要不要放给你看看?”

    女人面色变幻不定,看着韩奕没有说话,韩奕从女人的神态里就看出了端倪,刚才他就是诈诈这个女人,果然就被他诈出来了,这个女人昨晚根本就不是整夜跟他在起。

    没等女人想明白,韩奕继续说道,“你要是愿意告诉我实话,告诉我是谁在幕后指使你的,那么我可以出那人的双倍价钱。而且那人还不敢打击报复你。”

    女人抬眼,“你说的是真的?”

    韩奕点头,“我韩奕说的自然是算话的。”

    女人说了个名字,“她让我跟你拍些暧昧的照片,如果可以跟你真的发生点什么最好,但是你昨晚醉的太死了,根本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就只是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

    女人不是没有试过撩拨韩奕,可韩奕躺在那里就跟块木头似的。她倒是想脱了韩奕的裤子,但是这人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装醉,她的手刚刚放在他的皮带上,他就巴掌挥了过来,她的手都被韩奕打红了。

    “我房间的钥匙你是从哪里拿的?”

    “是我找服务员说你是我的朋友,你叫我来的,但是你现在喝醉了,开不了门,让她帮忙给我开的门。”

    韩奕的眼神很冷,“那些照片也是你给媒体的?”

    女人点点头,连忙解释,“是她让我给的,她说只要我将照片发给媒体,然后早上再让记者拍到我们起出酒店的照片,她就将剩下的钱给我。韩总,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啊。”

    韩奕定定地看着她,确定女人没有说谎,站了起来,“如果被我发现你说的有句是假话,后果你自己清楚。”

    女人连连点头,“我明白的,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要是你需要,我也可以帮你去跟那位小姐解释。“

    韩奕冷冷地扫了她眼,“这就不需要你费心了。”

    韩奕走出女人的家,从口袋里掏出支录音笔,嘴角的笑意很冷。

    *************

    沈清澜送于晓萱回到圣煊以后,就给韩奕打了电话,韩奕知道于晓萱没事了,也就放心了。

    “小嫂子,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晓萱既然想冷静下,那么我后天再去找她。”正好他趁着这段时间将某些不安分的人给收拾了。

    “嗯。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韩奕挂了电话,直接开车回了韩家老宅。

    韩正山和妻子夏菲正在聊天呢,不知道聊什么,俩人之间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很是开心,看见韩奕进来,韩正山脸上的笑容立刻没了。

    夏菲笑着跟韩奕打招呼,“韩奕回来了,吃饭了吗?”

    韩奕桃花眼里带着笑意,走到客厅里坐下,“爸,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韩正山冷冷地看了他眼,“要是看不见你,我的心情更好。”

    韩奕笑眯眯,“爸,瞧您这话说的,要是让外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在家里多虐待您呢!”

    “难道你没有?”韩正山冷眼看着他,这段时间韩奕可没有给过他生活费,切的开销用的都是他卖股票得来的钱。

    “爸,你这话就扎心了,我可从来没有虐待过你,这不是你自己嫌弃我给的生活费少吗?”

    韩正山懒得跟他争辩,这儿子的嘴巴厉害着呢。

    韩奕回来也不是跟韩正山讨论这个的,见韩正山闭嘴了,他也就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交叠着双腿,靠在椅背上,很是悠闲,“爸,既然你今天心情不错,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呗,我相信你听完之后心情会更好的。”

    “我不想听关于你的任何事情。”韩正山口拒绝。

    韩奕说道,“爸,这可不是关于我个人的故事,这可是关于你的女人的事,你真的不想听?”

    边直没有开口的夏菲听到这话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勉强笑道,“韩奕,我能有什么事情是你爸不知道的。你就别开玩笑了。”

    “呵呵,我爸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你说是不是?”韩奕笑望着她,夏菲的脸上的神情越发不自在。

    韩正山不想看见韩奕,每次看见韩奕,他都觉得自己会短寿十年,“韩奕,你要是没事,就先将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别在我面前晃悠,我看见你眼睛疼。”

    韩奕挑眉,桃花眼里闪过丝冷意,“哟,你看见我只是眼睛疼啊,我还以为你浑身疼呢,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看我不顺眼。不过,爸,你消息够灵通的,这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是不是直暗暗关心我啊?你要是关心我你就直说呗,怎么着我们也是父子不是?”

    韩正山眼睛抽抽,看着韩奕在边自语自语,“你的事情都弄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我又不是瞎子。”

    韩奕点点头,附和道,“也对,我这边才刚刚从酒店里出来那边新闻就出来了,爸,你说现在的媒体怎么就这么厉害了,简直能未卜先知啊。”

    夏菲的心猛地跳。

    “既然知道自己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以后做事就小心点,免得公司的形象受你连累。”韩正山冷冷地说了句。

    “爸,你就不觉得奇怪,这新闻出来的太快了吗?报纸印刷总需要时间的吧?”

    韩正山看着他,“所以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是我算计了你?”

    韩奕摇头,“不不不,爸,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干的。只是是不是有人借着你的名义干的,那就不好说了。”韩奕这话别有深意,韩正山看了眼夏菲,见她神色有异,心里顿时就明白了。

    尽管心有些气怒,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还是要维护的,开口道,“不管是谁干的,你身上要是没有缝,苍蝇也不会叮你。”

    韩奕桃花眼满是寒凉,果然啊,只要事关夏菲,他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保护夏菲,看来还是真爱呢。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来好好的说道说道。”韩奕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只录音笔,放在桌子上,女人的声音从录音笔里面传来。

    “是个叫做夏菲的女人叫我这么做的……”对话的内容正是韩奕在女人的家问她的那些话。

    夏菲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她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这么没用,韩奕只是几句话就让她全说出来了,只是很快,夏菲就反应过来,她神情委屈地开口,“韩奕,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就来诬陷我吧。”

    韩奕似笑非笑,“那个女人现在还在京城,需要我找人来跟你对峙吗?看看这件事到底是你在背后搞鬼,还是是我手自导自演,想要诬陷你?”

    夏菲自然是不敢跟那女人对峙的,当时她是亲自出面找的人,对方自然认识她。

    韩奕嗤笑,“爸,这件事你看怎么办吧,现在因为她的原因,于晓萱要跟我分手,外面全在骂我花心出轨的,公司的形象也受到了影响,甚至股价都下跌了,你总不能继续包庇她吧。”

    韩正山看着夏菲,夏菲也正在看着他,韩正山给了她个安抚的眼神,“这件事就算是夏菲做错了,也是你有错在先,你要是早点跟那个戏子分手,夏菲至于出这样的主意嘛,那个戏子既然想分手,那就分,你的女人那么多,重新再找个就是了。”

    听着韩正山轻描淡写的话,韩奕的眼眸微微暗,心早就预料了结果,却还是忍不住对韩正山感到失望,只是那个失望的情绪来的快,消失的更快。

    韩奕放下腿,坐直了身子,冷冷开口,“爸,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于晓萱我不会放弃,就是她想要离开我,我也会重新把她追回来,但是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我韩奕不是那么好算计的,而且我这人心眼小得很,很记仇,敢算计我,就最好擦干净屁股,不要让我知道,既然被我知道了,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夏菲的脸色很是惨白,她看着韩奕,“韩奕,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是那个女人信口开河。”

    韩奕根本不愿意听她说话,只是看着韩正山,“爸,我今天过来呢,就是看看你打算怎么办,你要是你自己动手呢,这件事我就不打算插手了,但是现在看你的样子,也没有动手的打算,既然你舍不得,那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能让你为难,还是我自己来吧。”

    韩奕说着,就打算站起来离开这里。

    “韩奕你站住。”韩正山叫住他,“你想干什么?”

    韩奕没有回头,“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爸,不要心急。”

    而韩正山和夏菲也确实很快就知道了,因为那时候上、报纸上和期刊上铺天盖地都是夏菲的新闻,全国人民都知道他韩正山的头上是片绿油油的草原。

    当天晚上,上忽然爆出了几张照片,都是夏菲和个男人的亲密照,甚至还有床/照,而那个男人显然不是韩正山。

    韩正山年纪大了,很少上,所以开始并不知道,夏菲直陪着韩正山自然也不清楚,还是家里的佣人在背后讨论挖苦的时候正好被下楼喝水的韩正山听到了。

    韩正山死死地盯着佣人手里的手机,“拿来。”

    佣人神情忐忑,这种背后议人是非,却被当事人当场抓住的事情别提多尴尬了,将手机递给韩正山,韩正山看着上面的照片,自己的女人,还是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即便是打了马赛克韩正山也不会认不出来。

    韩正山浑身都在颤抖,在图片的下面,还有段视频,韩正山抖着手,轻轻点开,很快,就响起了令人羞耻的声音,佣人低着头,根本不敢看韩正山的脸色。

    “这个贱人。”韩正山吼了句,转身上了楼,很快楼上就响起了夏菲的惨叫声。

    佣人低着头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其个拿起手机给韩奕打了个电话,韩奕听完,笑笑,“只要不闹出人命,就不需要管。”

    他倒是要看看,这次韩正山还会不会包庇夏菲,要是这样他都可以忍,那么他也是无话可说了。

    韩奕并不怕被人家知道韩家的家丑,反正韩家也不是第次成为京城的笑话了。

    别看韩正山年纪大了,但到底是男人,打了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有的,夏菲刚刚在房间里躺着休息呢,结果韩正山进来,二话不说,举起手里的拐杖就打在了她的身上。

    好巧不巧的,正好打在她的肩膀上,夏菲的脸色当场就白了,还没等夏菲搞明白,第二下就落了下来,“贱人,竟然给我戴绿帽子,我打死你。”

    夏菲脑袋懵,还没明白韩正山话里的意思,接二连三的拐杖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夏菲想反抗,但是刚开始就落了下风,现在根本无从反抗,她只好跑,她跑,韩正山在后面追,时间楼上房间里热闹非凡。

    佣人时刻留意着楼上的动静,毕竟韩奕说了,不能闹出人命。

    韩正山到底是年纪大了,打了没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夏菲的情况有些凄惨。

    她刚刚洗完澡,身上穿的是件吊带睡衣,所以韩正山的很多下,都是直接落在她的皮肤上的,此刻身上青块紫块,脑袋上也肿起了个大包。

    “正山,你为什么打我?”夏菲委屈,她能不委屈吗?躺着好好的,忽然个人上来就跟疯了似的打她。

    韩正山听这话,立刻又炸了,拐杖都不要了,扔了拐杖,把掐住夏菲的脖子,扬手就是巴掌,“贱人,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说,你跟那个男人多久了?”

    夏菲剧烈挣扎,但是韩正山的手越收越紧,“正山,我没有,我只有你个男人,真的。”

    她的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来,韩正山见她这样了竟然还不肯承认,“好好好,不承认是吧,你跟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说完,韩正山放开夏菲,走到门口冲着楼下的佣人喊了声,“你们给我上来,给这个贱人好好看看。”

    两个佣人犹豫了下,对视眼,其个佣人走了上去,拿出手机,上面正是刚刚韩正山看到的新闻。

    听着从手机里传来的暧昧的喘息声,那声音夏菲自然是无比的熟悉。

    她浑身发抖,从地上爬起来,把夺过佣人手里的手机,看清楚上面的画面时,她的心下子沉到了谷底,根本不敢看韩正山。

    韩正山冷冷地看着她,眼睛里哪里还有什么温柔和深情,他此刻恨不得吃了夏菲。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夏菲低着头,“正山,这段视频是假的,上面的人不是我。”

    韩正山笑了,“夏菲,我是老了,但是我没有老糊涂,到了现在你还想骗我,上面的人不是你,需要我脱了你的衣服验证下你身上的那个地方跟上面的人是不是有个同样的纹身?”

    夏菲的私密处有个蔷薇花的纹身,这点韩正山自然是清楚的,而刚刚视频上的那个女人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个相同的纹身,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不仅早已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甚至在别的男人的身下是那么的Y荡。

    夏菲无可辩驳,心里在想着对策,只是还等她想明白,韩正山手里的拐杖又落在了她的身上,只是这次运气没有之前的那几次好,这次拐杖落下的位置刚好在她的额头上,夏菲白眼翻就晕了过去,血很快从夏菲的额头上流了出来,佣人下子就慌了。

    佣人给韩奕打电话,韩奕眼神微变,问清楚了伤势,说了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用,打120啊。”

    挂了电话,韩奕的桃花眼里闪过抹幸灾乐祸,看不出他爹还有这么“有血性”的面。

    韩正山其实也慌了,但是很快冷静下来,听见佣人给韩奕打电话,才想起这件事就是十有**是韩奕捅出去的,脸色顿时铁青,看也不看地上的夏菲眼,转身就去找韩奕算账去了。

    韩奕正想着怎么跟于晓萱解释呢,韩正山就冲了进来,声镇山吼,“韩奕,你个混账东西。”

    韩奕掏掏耳朵,“混账东西也是你生的。”

    韩正山抖着手,“说,上的那些东西是不是你放上去的?”

    韩奕点头,“是啊,不然你怎么能知道你的爱妻背着你养小白脸呢。”

    韩正山沉着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那倒没有,我也是最近刚知道的。”要不是无意间撞见过夏菲和个男人行为亲密,他也不会想着去调查她,自然就不会得到这么大的意外惊喜。

    “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私底下说,要闹到上,让他成为全国人民的笑话,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他韩正山是只绿毛龟的。

    韩奕斜眼看他,“我说了你会信?”

    韩正山哑然,“所以你就看我笑话是吧?你可真是个好儿子。”

    “爸,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知道以后不是就告诉你了吗,我还听说你打了你的爱妻?啧啧啧,爸,不是我说你。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而且你都大把年纪了,万没把人家怎么地,反倒是自己……”见韩正山脸色已经由青转黑了,韩奕不说了,免得真的将老爷子气的住进了医院。

    嗯,这样想,自己还真是挺孝顺的,多体贴。

    韩正山胸口剧烈起伏,但是却渐渐冷静下来,看着韩奕问道,“那个贱人她跟那个人在起多久了?”

    “这个啊,”韩奕故意拉长了音调,然后在韩正山想要吃人的目光缓缓开口,“也不久,大概也就十年年吧,那个男人是你那爱妻的初恋,他们从大学的时候就在起了。”

    韩正山的身子摇摇欲坠,十年年,也就是说她跟他结婚的时候就跟那个男人在起了。

    似乎还嫌不够,韩奕又加了句,“哦,对了,你爱妻没了的那个孩子也是那个男人的。”

    韩正山“噗”的吐出口老血,倒了下去。

    韩奕脸色变,从椅子上跳起来,连忙扶起韩正山,“爸!”

    韩正山没有反应,韩奕急忙拨打了120。

    韩正山因为被爱妻戴了绿帽子气的吐血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夏菲刚醒就得知了这个消息,顿时吓得不轻,她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但是电话关机。

    夏菲气的直接将手机给砸了,这个混蛋男人出事人就不见了。

    韩正山从昏迷醒过来,第件事就是找律师,他要离婚,他要夏菲那个贱人净身出户。

    *************

    最近的京城很热闹,不仅有韩家的出轨大戏,更重要的是傅家长孙傅衡逸和沈家千金沈清澜的婚礼即将举行。据说为了这次的婚礼,傅家特意定制了顶抬大轿,据说这顶轿子上面雕花玉砌十分精美,据说沈小姐的凤冠霞帔上的刺绣花了十个刺绣高手半年的时间才完成,据说她头上的凤冠是用真金打造,上面镶嵌了九十九颗价值连城的宝石,据说……

    周末无事,温兮瑶难得约沈清澜出来逛街,此刻俩人正坐在沈清澜的茶馆里,温兮瑶的手上拿着手机正在刷新闻。

    “清澜,外界对你的婚礼的猜测不少啊。”看到那些猜测,温兮瑶忍不住笑出声。要按照他们猜测的来办,这场婚礼可算是世纪婚礼的世纪婚礼了。

    沈清澜也看到了那些猜测,第次看到的时候也是哭笑不得。

    “清澜,还别说,你的婚礼关注度还是挺高的。”温兮瑶笑眯眯地说道。

    沈清澜给她已经空了的茶杯注入茶水,“兮瑶姐要是想要这样的婚礼还不简单,我立刻跟我哥说声。”

    温兮瑶连连摆手,“还是别了,我的婚礼我就想越简单越好,看见你这样还不够累的。”温兮瑶可是亲眼看见了沈清澜婚礼的筹备过程,很多事情沈清澜自己还不用参与呢,就已经累得够呛了,要是她也来这么出,温兮瑶觉得,她都不想结婚了。

    “不过婚礼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再有个星期傅衡逸也该回来了吧?”温兮瑶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距离婚礼还有十天的时间,傅衡逸昨晚给她打过电话,他会提前三天回来。

    温兮瑶想起前两天看见的沈清澜的婚服,说道,“我现在还真是有些期待看见你穿凤冠霞帔的样子,讲真,我可是第次看见咱们Z国的传统婚服呢,没想到这么漂亮,可是比电视上看见的精致多了。你们家傅衡逸对你可真是没得说,上的那些评论虽然夸张,但是这件婚服确实花了几个绣娘半年的时间。”

    影视剧的婚服即便做工很精良,很讲究,但是到底是道具,不可能像是傅衡逸那样,力求将婚服的每个地方都做的完美。

    沈清澜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点点头,“嗯,我家傅衡逸很好。”

    温兮瑶轻笑,“难怪人家说爱情可以改变个人,你现在的样子可是点也不像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沈清澜了。”

    沈清澜微笑不语,这些话已经不是第个人这样说了,只是沈清澜虽然笑着,但是眼底深处却闪过抹担忧,艾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这样的安静让沈清澜的心充满了不安。

    但是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艾伦在哪里,就是想找他也无从下手。

    压下心底的不安,沈清澜和温兮瑶说着话。

    ************

    “晓萱。”韩奕直等到于晓萱的广告拍完了才走过来,只是刚刚开口叫了声,于晓萱就加快了脚步。

    韩奕三两步上前,把拉住于晓萱的手,“晓萱,你听我解释,那件事我是被人算计的,我跟那女人什么也没有发生,真的,我有证据。”

    于晓萱被迫停下脚步,却没有看向韩奕,而是说道,“韩奕,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这些,也请你现在不要来找我可以吗?我们彼此冷静段时间。”

    “不行。”韩奕开口,“晓萱,我已经给了你两天的时间冷静,这是我的极限,小嫂子说有误会要及时解释清楚,我认为这话很对,所以今天,我是来跟你解释的,”韩奕将只录音笔塞进于晓萱的手里,“这是我给你的交代。”

    “你可以选择听,也可以选择不听,选择权在你,但是晓萱,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不会放弃你,我说过会陪你辈子,那么少分钟都不是辈子。”

    于晓萱眼眸颤动,她想开口说话,却最终闭了嘴,只是紧紧地握住了手的录音笔。

    韩奕说完就走了,留给于晓萱个背影,于晓萱转头看了眼,走进了休息室,她将录音笔塞进了包里,换了件衣服继续出去工作。

    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凌晨时分,于晓萱洗完澡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脑海全是韩奕的身影,她从床上爬起来,拿出了那支录音笔,犹豫了很久才按下了按键。

    ------题外话------

    没打算虐晓萱,放心放心哈,只是想借着这件事解决了韩奕的继母而已